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谢选骏文集
·3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谢选骏: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之后,或许出现一个新的大学。
   
   《「一旦曝光,震骇全美」 哈佛拒公开招生「密件」》(编译张玉琴 2018年07月10日综合)报道:


   
   哈佛大学被控招生作业歧视亚裔学生后,随着诉讼的进行,哈佛秘密而复杂的招生审核作业,也将进一步公诸于世;目前哈佛仍拒绝控方要求,公开招生相关文件,其中包括内部沟通电邮、录取学生的统计和「院长感兴趣的名单」。
   不过,反对大学对招生对象按族裔分类的「学生公平入学」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SFFA)对哈佛的这项提控,已促使哈佛公开审核申请学生时,依照「勇气」、「人缘」等个人特质来打分数;此案预定10月开庭审理。
   「学生公平入学」创始人布朗姆(Edward Blum)发表声明说:「哈佛为不公开秘密招生作业,宁可官司打到底,是因为该校清楚,该校如何的对待亚裔申请人一旦曝光,将震骇美国民众。」
   
   哈佛:申请人将操弄招生体制
   哈佛向法院表示,公开这些档案将侵犯隐密的内部作业,为前所未见之举;哈佛声称,这么做将让未来申请学生「操弄招生体制」,并让其他菁英学校模仿该校做法,得以竞夺最优异的学生。
   在川普总统3日宣布废除大学招生可考虑种族因素的指导原则后,哈佛的这项诉讼已受到全国关注;数月前,司法部也曾宣布,将调查哈佛招生将种族因素列入考虑的作法。
   美联社询及哈佛的回应,哈佛重申先前的声明,该校主管在此声明中表示,布朗姆的官司无疑是控诉该校建立一个多元校园的努力,他们并承诺,将捍卫其他采行平权的学校。
   
   SFFA:关系公众利益 应透明
   「学生公平入学」组织反驳表示,哈佛招生不公平地偏爱白人和非裔学生,使学业成绩优异的亚裔学生录取机会大受减损。
   控辩两造最近提呈法院的文件,使该校筛选新生的过程曝光,其中包括对学生从学业表现到人格特质,以数值量表做评比。
   「学生公平入学」的分析发现,招生委员对亚裔学生的人格特质评分一向偏低,即使校友面谈在这些方面给予他们好评。
   目前两造为哪些文件应予公开相持不下,哈佛要求法官编整或禁止公开「学生公平入学」曾浏览并希望公开的数十件档案;但该组织表示,此案应该透明化,因为它关系到公众利益,也因为哈佛虽是私立大学,却每年获得5亿余元的联邦补助。
   「学生公平入学」指出,类似案件的相同性质档案不曾禁止公开,法律专家也表示,他们不曾见到其他学校,像哈佛一样,将招生作业视作行业机密;但部分专家说,「学生公平入学」要求公开的档案范围之广,异乎寻常。
   不过,「学生公平入学」指出,该组织要求公开的档案中,包括两名哈佛人员「含有罪证和令人尴尬讯息」的往来电邮。另外双方对于「院长感兴趣名单」可公开多少,也争辩不休。
   
   谢选骏指出:哈佛大学的作弊不是偶然的劣迹,而是一个无奈的垂死挣扎。因为——
   
   《全美白人快速减少 将不再是多数族裔》(记者胡玉立 2018年07月10日)报道:
   
   全国一半以上的州,白人死亡率高于出生率;有朝一日,白人将不再是美国人口中的多数族裔,而且这种转变,快得超出预期。
   
   人口统计学家发现,全国一半以上的州,白人死亡率高于出生率;有朝一日,白人将不再是美国人口中的多数族裔,而且这种转变,快得超出预期。
   人口普查局曾预计白人人口将在2045年左右,降到50%以下。但本周新发表的报告发现,全美有26个州的白人死亡率高于出生率,2年前有这种情况的只有17州。
   该报告作者、圣安东尼奥德州大学人口统计学家圣昂兹表示,这种情况发生得比想象中的来得快许多,他们还差点以为是自己分析错了。
   而这种变化,将对美国人的身分认定和政治经济生活,产生广泛影响。美国将从一个主要由白人婴儿潮一代构成的社会,转变为多族裔汇集的国度。美国最年轻的一代已经是非白人了,他们看起来和美国现代史中任何老一代人都不同。圣昂兹教授说,加州52%的儿童家里,至少有一名家长是移民。
   从年龄上来看,西语裔的中位年龄为29岁,是生育率最高的人群;白人的中位年龄则是43岁。白人老龄化早就在农村地区展开。年轻家庭愈少,儿童人数当然也就愈少。
   人口快速变化,成为2016年总统大选中的有力议题,促使白人选民支持川普总统出线。
   白人死亡率高于出生率的26个州,有13州支持川普,13个支持喜莱莉.柯林顿。其中,俄亥俄州、密西根州、宾州和佛罗里达州这4个州,2012年支持欧巴马,2016年支持川普。
   政治专家特谢拉指出,全国合格选民仍将有一段时间是以白人、尤其是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为主。2020年,没有学士学位的白人将占合格选民的44%。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约23%。
   特谢拉认为,如果投票模式维持稳定的话,共和党可以一路到2036年,都还是继续赢得总统选举、同时失去普选票。
   这也让政治人物更乐于强调移民和种族议题,因为这些议题因为教育程度不同,在观点上存在着极大差异。特谢拉指出:「这就是为什么共和党能够抵挡这样的人口变化,全靠没有大学教育程度的选民支持。」
   
   谢选骏指出:一方面是民主依靠少贫困的数民族,一方面是“共和党全靠没有大学教育程度的选民支持”——这就是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的历史背景。但是无论哈佛大学如何垂死挣扎,也螳臂当车,改变不了这一文明兴衰的千年趋势了。文明兴衰的千年趋势与其人口的扩张与萎缩显然密切相关——即使哈佛大学捏造一个“文明冲突”的胡说(毛泽东“西方的真理”),也无济于事啦。
   
   《美国国债30年后破百兆 救不回来了》(世界日报社论 2018年07月10日)报道: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上月底公布国家长远预算分析,未来30年政府支出扩大、税收成长缓慢,每年都将出现巨额赤字,2048年国债可能达100兆元,成为灾难性债务负担。川普上任时曾誓言,「八年内(假设能连任)彻底降低国债」,如今执政未满两年,国债已增加近2兆元。情势如无法扭转,可能成全球金融危机的超级炸弹,但如何化解危机,目前还无解。
   
   美国政府财政恶化,是国势走下坡的主因。虽然政府举债度日是全球发达或开发中国家常态,但美国政府和民间都过度消费,寅吃卯粮、借债度日,恶化太快。未来庞大债务「父债子还」,包括华裔移民后代都背负巨债。美国预算赤字年年增加,国会每年都须通过举债上限,国债爆增,已成「国家癌症」。
   谈到国债历史,很多人先入为主,尤其拥护川普者认为,欧巴马大肆举债,任内国债从10.6兆元增加到19.9兆元,须负最大责任。但其实这里有误解。美国近代总统除了柯林顿执政后期预算有盈余,短暂使国债减少,两党总统都增加举债,欧巴马2009年上任时遇全球金融危机,政府推纾困计画,收拾李曼兄弟倒闭的乱局、挽救大汽车厂,造成举债大增,和滥发福利等无关。
   从不否认自己是商界「举债天王」(King of Debt)的川普,上任时曾发豪语,八年内彻底解决国债问题。他主张排干沼泽、削减政府支出、减少福利和外援。如今大部分进展有限,反而大增军费500亿、加强边境执法等都需花钱,而推动十年内大规模减税1.5兆,十年至少将增加15.45兆国债。估计2023年起,联邦政府支出几乎全部须用于支付国债利息,国防、卫生、教育、福利等例行开支将无以为继,势必要「以债养债」,挖深国债窟窿。
   政府无法增加收入、减少开支,最终美国会不会被债务压垮?虽然美国国债信用被全世界信赖,中国也持有约6%的美国国债(形容这是美国向中国借钱并不正确),因为美债每年支付约4%利息,满30年后可赎回,不致发生违约倒债,有像黄金一样的信用。但这种情况能否保证永久不变?显然有顾虑的人越来越多。
   专家认为,美国如今就靠强势美元和发行债券两项武器,维持政府运作,也提供世界经济动力。美元背后的支撑,除了美国经济实力,还有强大军力作后盾。全世界国际交易绝多数以美元计价,各国外汇存底常用美国国债形式持有,让美国成世界经济的龙头和中心。即使未来中国GDP超越美国,成世界第一,仍难撼动这个局面,这才是真正世界霸权。
   但美国「不可持续」的财政状态如无法改善,局面会改观。有人悲观认为,美国国债已超越可解决的临界点,走上不归路,最终甚至可能赖债不还,引发国际纠纷。
   可能解决途径寄望:一,日后税收增加、支出减少,逐渐填补赤字。有人期望川普执政扭转局势,改变美国经济体质,实现减债目标。但随着婴儿潮退休、人口高龄化和劳动人口、税收都减少,政府福利和社会服务支出增加,减债不易。川普违反共和党传统扩大支出,共和党也听之任之,任内如能实现预算平衡,就是重大功绩了。
   二,听任债务扩大,终致爆发违约倒债,等于美国破产,不承认或仅部分承认已发行的国债。但这样必然引发全球金融大风暴,美国信誉永久伤害难再修复。而国债五、六成是美国地方政府和民间持有,倒债等于对国民失信违约,两党谁执政都不敢倒债。不少中国人忧虑,「美国欠中国的钱今后不可能还了」,也有人认为国债膨胀的最坏结果是引发战争,以一笔勾消解决债务,虽非不可能,却不光明磊落。
   三,排除极端,藉美元优势,联准会继续操作货币政策,让「以债养债」拖下去,债留子孙、恶性循环,但等到国债利息支出超过全年预算时,国家如同破产,将何以为继?
   美国国势衰退,除了国债,社安基金2030年前后将入不敷出,两大危机比「中国威胁」严重十百倍。除了期待国会能早日立法挽救,美国更需要贤能总统恢复财政体质健康,也期待「新经济」能刺激税收,解决债务,否则国势日降,贸易战救回不了美国。加税减福利既不可能,「狼来了」喊多了,美国如今债多不愁,但终有爆破的一天,国家前途如何再乐观和伟大?
   
   谢选骏指出:“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文明的衰落和家族的没落一样,都是由于贪图享受、腐化颓废导致的。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不过是掩盖并且加剧了这一坠落过程。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之后,或许出现一个新的大学。
(2018/07/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