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谢选骏文集
·18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谢选骏: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习近平四天三度喊话 政坛新星困扰中南海》(2018年7月8日 转载明报)报道:
     
   中国官僚体系仿佛一头巨兽,或明或暗的规则极为庞杂。人们逐渐发现,既有的政治标签比如海派、红二代、团派等越来越难以清晰地界定一个人的政治属性,中共的政治菁英未来会被冠以越来越繁复的标签,更多人可能不只一两个”关键词”便可以概括,这也从另一面向体现转型过程中中国政治的复杂性。无论怎样,培养政治新世代的要求,对于中共而言,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


   
   中国是一个建立在科举选拔和儒家官本位基础上的精英选拔制度国家,历朝历代统治者一直重视人才选拔,但是自中共十八大后,统计数据显示,当下中国官场正在面临一个“危机”,那就是当下庞大的官僚系统中,新生代的政治新星仍然毫无踪影。在胡春华被称近十年的“政治新星”后,实行菁英选拔的中共政治制度,忽然陷入了后继无人的尴尬。
   
   时至今日,中南海决策层似乎也意识到了“年轻干部断档”这一政治现实,北京时间6月29日,政治局审议通过《关于适应新时代要求大力发现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的意见》,7月2日,习近平在同共青团中央新一届领导班子谈话时要求,必须把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作为根本任务。一天之后,习近平在出席全国组织工作会议时指出,各地区各部门要着眼近期需求和长远战略需要,培养选拔一定数量规模的优秀年轻干部,对有培养前途的,要不拘一格大胆使用,表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关键在党,关键在人,归根到底在培养造就一代又一代可靠接班人。这是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百年大计。”
   
   四天三个会议谈论年轻干部问题,中南海忧虑之情,已然浮现。
   
   今天中国官场之上,尤其是“65后”、“70后”年龄段官员的匮乏,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
   
   为什么年轻干部晋升缓慢
   
   对于今天中国三十一省地方常委班子进行梳理,可以发现,虽然“65后”官员的数量已经初显规模,但身为“少壮派”的他们还处于一种尴尬的发展境地,并未成为接班梯队的核心力量。如果对比“60后”的越级提拔现象可以发现,“65后”官员的越级提拔可谓凤毛麟角。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60后”官员破格录用的情况较为普遍。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刘俊生教授指出,“60后”晋升到副部级的最短年限是14年,晋升到正部级官员的最短年限为22年,几乎每位“60后”省部级官员都有破格录用的经历。
   
   
   
   
   今天中国官场之上,尤其是“65后”、“70后”年龄段官员的匮乏,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图源:Reuters)
   
   2008年,45岁的胡春华成为河北省省长。2009年,46岁的孙政才成为吉林省省委书记。故外界并没有看到“65后”官员百花齐放,主政一方的景象,“65后”官员整体也并未跟上接班的梯队规模。
   
   政坛70后晋升“缓慢” 与现任中共领导层官员的晋升规律相比,70后更为缓慢。 而于2013年最早成为70后部级官员的时光辉,在44岁才晋升为副部级。据《人民论坛》杂志调查,从职务晋升的速度来看,“60后”担任副部级领导干部时平均任职年龄为43.8岁, 回看60后,他们大多在44岁以后已经开始主政一方,如46岁时孙政才由农业部部长转任吉林省委书记;46岁时周强成为湖南省省长;45岁时胡春华成为河北省省长;陆昊也在46岁时成为黑龙江省省长。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这里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早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提拔年轻官员主要用以解决当时的官员结构严重老化问题。中共《人民论坛》杂志曾调查指出,80%的“60后”都有破格提拔的经历。而今官员年轻化的迫切性已大大降低。
   
   对于中共官员这种代际更替减缓的趋势,有分析人士指出,之所以“60后”世代官员成长速度更快,和当时的政治环境有关。“当时十分提倡干部年轻化,要求在班子中配备一定数量的年轻干部,所以当年不时会出现‘破格提拔’的现象”。在对“60后”副部级及以上官员履历进行分析后,这位专家发现,80%的“60后”官员都有破格提拔经历,其中从副科到正厅6个职务都有不同比例的破格晋升者。但在“70后”官员的仕途中,这样的“破格提拔”却变得越来越少。大部分官员的成长路径都是在“按部就班”,他们从大学毕业到成为正厅级干部基本都经历了十七八年的历练。
   
   其二,中共以往对于年龄“一刀切”的措施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提拔年轻干部需要谨慎,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70后晋升的步伐。
   
   这无疑引发人们对于中共接班梯队断层风险的担忧。毕竟对于未来接班人的发现与培养提拔是攸关大局的。
   
   谁是“新星”
   
   那在今天中国官场中,有哪些“70后”的官员会独树一帜,将来有可能站在官场金字塔的顶端呢?
   
   分析人士指出,坦率的说,目前就做这种预测,为时尚早,因为摆在他们面前还有近20年的历练才能站到真正的一线。不过在赢在起跑线的“70后”,总是让人充满期待的。例如现任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生于1971年10月,湖南永州人,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早在90年代末开始在广东省政府办公厅任职,并协助时任广东省委常委的王岐山处理金融方面的工作,后来在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并伴随王岐山长达20年,可以说周亮具有丰富的金融改革方面的经验。
   
   再例如现任银保监会纪检组组长李欣然,法学硕士。1995年8月参加工作后就开始任职于中共反腐部门,并在西藏自治区拉萨市纪委锻炼。中共十八大后,出任中共中央纪委第六、七纪检监察室主任。 与周亮一样,同为经济学硕士的时光辉,1970年1月生于安徽阜阳,曾长期在上海任职,是一名典型的“上海牌”官员。而像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等官员也是“上海牌”官员的代表人物。 同样隶属于“上海牌”官员的诸葛宇杰也是70后中的一员,工商管理硕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高级经济师。现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秘书长诸葛宇杰,是上海本土官员,2016年7月,任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2017年5月诸葛宇杰成为中国最年轻的省级常委。
   
   与周亮同龄的费高云江苏人,公共管理硕士学位,出身共青团系统,2014年1月正式走上常州市长岗位,时年42周岁,是当时江苏第一位70后省辖市市长,曾临危受命处理“启东事件”(因居民抵触排污设施引发的群体事件)。2018年1月31日,费高云当选副省长,成为“70后”副省部级官员,也是江苏省首位70后副省长。 与时光辉同龄的江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刘捷江苏丹阳人,在职研究生,工学博士,高级工程师。早在38岁刘捷出任湖南省商务厅厅长时,已成为中国第一位70后省级政府组成部门厅(局)长;2013年8月刘捷出任新余市委书记,成为江西本省当时最年轻的地级市委书记。当地媒体解读称,“代表着年轻的70后佼佼者正脱颖而出走上政治前台,初试锋芒”。
   
   中国官僚体系仿佛一头巨兽,或明或暗的规则极为庞杂。人们逐渐发现,既有的政治标签比如海派、红二代、团派等越来越难以清晰地界定一个人的政治属性,中共的政治菁英未来会被冠以越来越繁复的标签,更多人可能不只一两个”关键词”便可以概括,这也从另一面向体现转型过程中中国政治的复杂性。无论怎样,培养政治新世代的要求,对于中共而言,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
   
   谢选骏指出:明报愚昧,只知“中国官僚体系仿佛一头巨兽”,却不知这头怪兽在鱼肉人民的同时,大量吞吃自己的孩子——因为中共向来不是“一党专政”,而是“寡头专政”或“个人专政”,连帝国时代的制度规矩都没有了。“培养政治新世代”,结果成为“培养政治新食物”,因为怪兽喜欢吞吃的,正是他自己的孩子。历次政治运动,就是历次党内斗争,就是怪兽在历次吞吃自己的孩子。政治新世代谁敢出头,谁就是下一波政治新食物。呜呼哀哉。现在过河之鲫们逡巡观望,大都不敢出头了,因为中共怪兽的饥渴,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了。
(2018/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