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读“明史”的感概]
非智专栏
·同学
·海 趣
·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二)
·初恋
·“罪犯”的国家
·澳洲国庆日
·有序与和谐
·大人民,小政府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明史”的感概

   
    非智
   
   一
   每逢读中国史,都吁嗟不已,拍案感慨。最近闲时翻了明史,并看了《永昌演义》一书,更是深有感触。


   
   明朝的建立,在中国历史上应该说是唯一一个由农民暴动成功而建立起来的王朝。我们常说刘邦是农民起义领袖,西汉王朝是农民革命的结果,实际上,如果说陈胜吴广起义成功,那么,就真地可算是农民建立了王朝。可是,刘邦好歹是个秦政府官员,是一个看押囚徒边戍的小警官,倘若从个人出身而言,也是秦王朝政权对付平民百姓的工具。刘邦是个枭雄,就像刘备是个枭雄一样,应运而生,崛起于烽火动乱之时,成功于群雄征战之日。当然,刘邦的成就远远大于刘备,建立了一个大帝国,刘备只偏安蜀地,而且应该说,刘邦还是刘备的祖先,只是刘备家族后来破败没落,刘备也流于民间,成了个编竹筐的小手工艺人,其身份,实际比刘邦起事前还低,虽然后来挂上了刘皇叔,但终究有点牵强附会。就像现在经常见到一些人,论起家史,都有着显赫的祖先,在东北的,一定是张作霖执刀骑马部下,在南方,则为孙中山的门徒侍卫。故此而言,刘邦刘备是不能归为农民起义之列,能归于农民起义之列的,历史上最有名的除了成功立国的朱元璋外,要数唐朝的黄巢和明朝的李自成,同样是暴动,规模巨大的汉朝张角的黄巾军及清朝的洪秀全的太平军,则应该归为邪教暴乱了。
   
   假若以之前大陆有些历史教科书给农民起义的定义来分,那么,就得将建立东汉的开祖皇帝刘秀、后梁的高祖皇帝朱温,以及奠基北齐的高欢等等起事成功者,都作为农民起义的英雄来说。刘秀、朱温和高欢同样起于细微,而且,朱温还曾是黄巢手下一员农民军大将,只是后来投降唐朝政府,并反过身来,同农民军开战,结果一路做到朝廷大官,最后大权独揽,把唐皇帝给废了,改朝换代,自己坐上皇位。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抢得了天下便是王,抢不到天下便是贼”。文雅说法,则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朱元璋最后抢到天下,威风地当了皇帝,他的一群过去一同放牛种地的伙伴,成了国家的大官及显赫的家族,于是,这个政权就合法了,就代表了人民的利益了。同样农民起义的李自成,虽然也在京城登位建立大顺王朝,但真正在皇帝位子上才呆了十几天,就匆忙出京,往西北撤,躲的不是明朝军队,躲的是清朝以及成为清朝军队的吴三桂大军,最后李自成被民团所杀,历史上就没了这个“李万岁爷”皇帝,只有“闯贼”李自成了。
   
   中国的历史很可笑,常常是一大群在孔子儒家教导下要“忠君爱国”的大臣官员,一到叛军占领京城后,就纷纷聚队跪拜在新的权势脚下。1644年3月李自成打入北京后,八百多曾大骂“闯贼”的明朝高官,包括总理国丈等最有权势最显赫人物,纷纷跑到这位“贼”前效忠,为的是图谋一官半职。这些享尽明王朝荣华富贵,原应为明王朝尽心献力,甚至为明王朝捐躯的官员,却为了自身的私利,迅速地抛弃旧王朝,俯拜在“窃国者”的“贼”的面前。这种历史现象,后来于49年建政时,又曾在北京这个城市重演了一遍。
   
   
   二
   毁灭明王朝的不是李自成,而是明王朝的那些贪官污吏,这是我读了明史后的感概。
   
   李自成有二次基本就处在被完全消灭的绝地中,尤其是第二次,在1634年,李自成军被挂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四川五省总督之职的陈奇瑜堵在峡谷中,只要明军四面夹击,李自成部就绝无退路。可是李自成用了其谋士顾君恩之计谋,采用假降之策,用重金贿赂了太监监军杨应朝。被重金所收买的杨应朝竟然弃朝廷利益而不顾,极力为李自成的假降说辞,结果,朝廷接受李自成的假降,令李自成死里逃生,故此,留下了王朝最后被覆灭的祸患。如果,当然,历史是没有如果可言,但如果崇祯帝的大臣不是如此贪官污吏,我想,明朝也不会在1644年灭亡,就不会有一个外国政府对中原的入侵并在汉人之地建立了外族政权清王朝;也不会令汉人屈辱地被外族强权奴役近三百年;当然,更不会有了后来孙中山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的辛亥革命。
   
   明朝的灭亡,完全是灭在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上。在官场腐败成性的体制下,即便出现怎样“英明”励精图治,怎样严惩官吏的皇帝,政权的最后灭亡,已是历史的必然。
   
   三
   据说毛泽东很喜欢李自成,尤其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就有了以李自成自比之念,他读了李自成同乡米脂人李健侯所写的《永昌演义》后,于1944年给当时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李鼎铭写了一封信,特意评介了这本书及李自成。毛泽东写到:“《永昌演义》前数年为多人所借阅;近日鄙人阅读一过,获益良多,并已抄存一部以为将来之用。作者李健侯先生经营此书,费了大力,请先生代我向作者致深切之敬意。此书赞扬了李自成个人品德,但贬仰其整个运动。实则吾国自秦以来,千余年来推动社会向前进步者主要是农民战争,这是两千余年来几十次这类战争中的极著名的一次。这个运动起自陕北,实为陕人的光荣,尤为先生及作者健侯先生们的光荣。此书现在如按上述新历史观点加以改造,极有教育人民的作用,未知能获作者同意否?又健侯先生近来健康如何,能来延安一游否?统祈转致李健侯先生为祷!”
   
   因为在很多方面,毛泽东同李自成有着共同之处,都是起事于民间;都是发源于延安之地;都是农民为主力军;都是目标打到北京。但毛泽东比李自成更精明,用赞美的话说,更“伟大”,他看出了李自成进京后的骄傲自满以及前朝官员的腐败,故此,毛泽东不断告诫底下人:骄傲万万行不通,腐败绝对不能被容忍。
   
   为了避免同李自成一样攻下北京后不久又匆忙退出,毛泽东为进入北京做了精心设计,他考虑很多,其中最重要一点,就是不当李自成。历史上有段传说,讲的是毛泽东进入北京前同周恩来的对话:临行前,毛泽东兴致勃勃地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不睡觉也高兴啊。今天是进京‘赶考’嘛。进京赶考去,精神不好怎么行呀?”周恩来也笑着说:“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毛泽东进入北京后没有退回来,原因有几:其一,是因为入侵中国的日本军队已经被前一个政权所打败,没有像李自成时的外族清军入侵的威胁;其二,那是因为毛泽东入城低调,基本没有惊动京城百姓。据记载,当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进入北京城时,德胜门、朝阳门、正阳门、宣武门、阜城门,皆大敞开。午时,三十八岁的李自成头戴斗笠,身披缥衣,乘乌驳马,从德胜门进入北京。北京群众焚香结彩,夹道欢迎,各家门上贴着“大顺永昌皇帝万岁万万岁”等标语。当然还有,毛泽东进入北京城后,没有像大顺朝政权一样四处向前朝高官“拷银子”;更重要的是,当时毛泽东的官员没有明目张胆地贪腐和抢民女,如果不是大顺国大将刘宗敏抢了明三海关总兵吴三桂的小妾陈圆圆,历史上也不会出现“怒发冲冠为红颜而引清兵入关”的事,那么,就不会有“一片石战役 ”大顺军被清军击溃的发生,那么,也就有可能不会有大顺朝迅速的灭亡。
   
   历史不存在如果,更没有假设,但是以历史为鉴确是很必要的。毛泽东就是以历史上李自成的失败警醒自己和部下,故此,终于有了稳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并延续到现在。由于贪官污吏泛滥而灭国,这在历史上最应该成为教训的就是明王朝了。
   
   读史有感,常感叹于历史发展的相似及周期性,目前如此广泛的贪污腐败的政权,是否也面临着崇祯帝国的危险?是否人们可以从明王朝历史的兴衰,看到现代中国的变迁?
   
   
(2018/07/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