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东海曰】善有善报,吉人天相;恶有恶报,邪恶天灭。这是天理的必然,良知的必然,因果的必然,是历史逻辑和道德逻辑的必然。邪恶即反常,反人性之常、人道之常、人类之常,必然脆而不坚,坚而不久,必有后患和恶果。古往今来所有恶人恶势力,无不以害人始,以害己终,根本原因在此。

   【儒眼】世人包括一些儒生,对特朗普的思想观点、政治立场和政策倾向等普遍判断错误。其实特朗普上台伊始,东海就指出,这是个厉害角色,将会成为极权主义和恐怖主义的灾难性麻烦。详见《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和大量关于中美、中西的微博。可惜老人之言无人听得进去,东海微博不断被删除和封杀。

   【内斗】或问,穆斯林为什么要炸穆斯林?很多人不明白。其实道理很简单:内斗。内斗是邪恶的宿命。古往今来所有邪教和恶势力无不善于内斗。邪恶度越高,内斗起来越凶残。君不见,秦法家集团、洪秀全集团、斯大林集团、毛泽东集团等等,无不热衷于内斗,惨烈惊心。

   【东海曰】正义会迟到,但迟早会来到。对于正人君子的掌声和恶人恶势力的惩罚,会迟到,但迟早会来到。正义暂时性的缺席,对正人君子,是培养和考验;对恶人恶势力,是给它们改恶从善、回头觅岸的机会。如果不能回头,等待它们的就是天诛地灭和万劫不复。积恶灭身,大恶绝世,此之谓也。

   【天眼】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这一两年,国内人心和国际局势大变,是中国转型的关键时刻,也是中共内外交困而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只有通过文化、制度双重性、结构性、革命性的改革,中共方有可能逢凶化吉,获得新生。如果继续巧言令色大忽悠,或浅尝辄止伪改革,只能自取灭亡,万劫不复。

   【天眼】马帮统治技巧越来越高明精致了,但人力有时而穷。内忧外患,越来越深,各种危机,此伏彼起,愈演愈烈,防不胜防。无道之至,天下厌之,人民怨之,亲信弃之,亲戚畔之。到了最后,任何本来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小问题都会变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小草。

   【看西方】民主制有很多不足,大处有三:一是所依据的自由主义,文化品格和道德资源不足,既未能培养圣贤君子,又未能对民众导德齐礼;二是民意过重,侵蚀治权,政治品格高不上去;三是总统任期太短,连任也只能八年,严重影响硬性制度外某些良好的方针政策的连续性。唯儒家新礼制可以避免这些不足。

   【电视剧】《舞乐传奇》中大将军一心要篡权夺位,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的妻子和子女都被野心更大的义子暗害,最后自己也死于义子之手。这让我想起安禄山、史思明父子的故事。安禄山造反作乱,被长子安庆绪所杀;安庆绪被安禄山部下史思明所杀,史思明又被其子史朝义谋杀,史朝义最后自杀。

   【天网】邪恶之徒死于义刑义杀义战等正义的惩罚,固然是恶报;恶人死于暴君、恶棍的迫害和恶势力的内斗,或者死于它们的亲信、家人和儿女之手,同样是恶报,死于疾病、天灾、人祸和各种意外事故,仍然是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因果律就是一种任何人都无法逃脱的天网。

   【天网】“富不过三代”是盗贼之家的一大共同点。而且,盗贼后患无穷,余殃不断,很容易被刑被杀,甚至被灭门和绝后,不仅仅是悖入悖出、容易返贫而已。而真正的勤劳致富和正当手段致富的人家,取财有道,用财有道,自有后福。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此之谓也。

   【天网】马邦影视和小说中,邪恶者身边往往会有忠心耿耿、至死效忠的亲信奴婢。这种情况或许有,但非常罕见,因为不符合人性。相反,自古以来,暴主恶棍最易众叛亲离。最易死于部属、亲信、家人乃至子女之手。死在自己人亲人手里,人生之可悲可耻,天道惩恶之狠,莫甚于此。

   【天网】弱势群体有两种:一种是弱于权利和利益,容易受到强权的欺压,无依无靠;一种是弱于文化和道德,容易招引人祸和天灾,害人害己。特权集团貌似强势,其实非常脆弱,极易失势。一旦失势,便会遭到各种方式的清算,付出各种惨重的代价。

   【天网】文化道德的强大才是真正的、最根本的强大。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东海倡仁道而马贼物奴惧,就是这种强大的体现。因此,绝无君子惧盗贼,只有盗贼惧儒家。自古以来,一切胆敢敌视、反对、封杀儒家的政治人物和势力,无不反常而反动,大多暴亡且绝后,一亡永亡,再无后续。

   【天网】东海所言都是真话,也自信都是真理。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我信仰天命,信仰圣言,信仰良知,字字句句从大良知心所发,考诸圣经而不缪,放之四海而皆准。所有反儒而行、反我而动、防我之口的人物和势力,都是反常反动、悖天逆理而没有未来的。它们反儒防我的恶行,只会为自己加深罪孽加重后患!

   【真理】没有人权而讲主权,不爱国民而爱国家,不关心本国人民而关心异国异族,不保障弱势群体的生活、医疗和教育而热衷大规模外援,热衷援助那些与文明为敌的邪恶政权和劣等民族,都是悖德逆天的恶行和殃民祸国的罪行,不仅是自欺欺人耍流氓而已。

   【计生】计生让中国少生了四亿多人。这四亿多人中,有多少胎儿和婴儿?计生积极分子中有多少人犯有堕胎杀婴之罪?姑不论制造了空前严重的人口危机,仅堕胎杀婴一项,计生集团就罪恶累累。这是一个大量堕胎杀婴、绝了无数人家的后嗣和希望的犯罪集团!

   【王道】未来儒家为政,当务之急有九。其一、废除一切侵犯言论自由的刑法条款,坚决保障国民的言论权;其一、将反儒分子、拜物教徒和一切邪教徒驱离三界,削职为民。这两种举措相反相成,同为仁政之所必须。反儒派和邪教徒享有言论信仰自由,但没有从政从教的权利。

   【尊严】邪师邪道是没有师道尊严可言的。师之尊严源于道之尊严,无道则无尊严。学是邪学,教是邪教,言是妄言,理是歪理,误人子弟,毁人不倦,更莫奢谈什么尊严了。一切反人权、反人道、反人类的东西,都是无知无畏无耻、可悲可恶可鄙的,与尊严绝缘。2018-7-16

(2018/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