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大教育學院的教育文憑課程是一個兩年的夜間兼讀課程,我日間仍在原校教書,晚上一星期兩天到中大教育學院上課。這時中文大學的所有學院都已集中在新界馬料水校園,離我的學校和住所頗遠。在要上課的日子,我是早上六時許便要出門,到晚上過了十時才回家。教育文憑的課程相當沉重,不過那時我是卅餘歲的壯年,還是挺過來了。完成課程取得文憑之後,即時的報酬便是增加人工。那時剛好我的學校轉制,由私立受助轉為津貼中學,我的待遇提高了不少。這兩年的辛勞沒有白費。

   這便完成我和中大之緣。這個緣前後有六年,完全是進修性質,為了取得學業資格。這之後我便告別中大了,有三十多年之久,直至幾年前我回流香港,並聯絡到一些舊同學而現在已是中大管理層的,捐贈了一個獎學金以回饋母校,也找到了一些同班舊同學,時有聚會。

   (二) 香港大學

   我和香港大學的緣,和中大一樣,也是為時六年,但跟中大純粹進修不同,這六年分兩段時間,前二年為進修,後四年則為全職工作人員。

   前一段時候為1979-81。當時我已是一個教齡十年的資深教師了,而即使在現職學校,也已服務了八年。此時我已不他想,以教育為我的終生職業或事業了。為了充實自己,也為了在事業上追求更上一層樓,有必要再作進修。由於我已經有了教育文憑,再持續進修便應是教育學碩士博士之類的較偏重學術的學位了。

   在當時香港的兩個大學中,(香港科技大學是時仍未成立)我知道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有一個課程是接引至碩士學位的。它是兩年獨立課程,其特色是第一年結業頒高級教育文憑,成績過關的可繼續讀第二年,功課和論文及格則授碩士學位。

   這個碩士課程分三組,每組有一個主題,包括教育行政、教育研究等,每組收六個學生,因此申請入學的競爭性是相當大的。我選的組是教育輔導,同組的學員有一位中學校長,她是修女,一位教育署高級官員、一位不在學校任職純粹為了興趣的西婦,其餘三位,包括我,是中學教師。我們這三位教師一位畢業自台灣、一位港大、一位中大。(即是我) 因此這個組的成份非常多元化,不知是不是學院有意促成。

   上課是每星期兩個下午,但不是放學後五六點鐘,因此學校要特別安排,給我空出兩個下午,但由於是老師進修,學校也有義務這樣做。 這樣,在有課的日子,我於上午放學後,便匆匆吃午飯,然後趕往港大上課。我學校在深水埔,往港大的路程是不短的。

   課程非常緊迫,因為每一科都有功課,而功課都要在大假之前完成,因為教師們在假期是不工作的,他們不會在假期中接收你的功課。試想,我們日常在學校的教學已很忙碌,讀港大這個課程差不多增加我們一倍的工作。我記得有一年農曆新年的時候,我因為趕功課,拜年也沒空了。而且,港大的要求也高,不是輕易可以過關的。第一年,我們便有一個同學遭淘汰,不讓讀第二年的碩士課程。他便是那位台灣畢業的同學,原因聽說是英文不夠好。

   我僥倖過了第一關,繼續讀第二年的教育學碩士課程。 這年的主要功課,是寫一篇碩士論文。系主任 Prof. Brimer 告訴我,醫學院的兒科醫生 Dr. Baber 十多年前曾經做了一個調查,是關於一批新生嬰兒的家庭背景的。她有一大堆的數據在她的辦公室裡,放著無人用,我可去看看,是否可以據此寫一篇論文。我於是約了這位醫科教授,查閱她收集的資料,憑著我的社會學訓練,我覺得可以做一個家庭社經背景和教育關係的研究。由於會涉及一些個案研究,我曾試行打電話到這些家庭,有時竟然是這些已經長大了的兒童接聽,十分有趣。

   做這篇論文確是費了我許多時間,但整體來說是順暢的。這論文被接受了,我於1981年被港大頒授了教育學碩士學位。但也不是所有同學都順利過關。五人中有一個被要求重寫論文,他後來找我幫忙,我於是向他提點意見。

(2018/07/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