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公德
·1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我出生於上世紀四十年代初期,其時雖然仍是處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但勉強可
   說是戰後第一代。我的兒女出生於七十年代,是戰後第二代。至於我的孫兒女,則
   屬戰後第三代,已是出生於新世紀,亦即廿一世紀了。
   
   我們這三代人雖然聚在一起,也雖然同在香港,但走的道路卻是十分不同了。


   
   日本於1941年進擊香港時,我父母在香港,在灣仔開了一個洗衣店。業務不錯,據
   說是香港第一個用機器洗衣的店子。日軍佔領香港後,我父親仍在香港支撐下去,
   但經過了一次地毯式轟炸後,見到通街都是死屍,他受不住了,於是舉家回鄉,暫
   避戰禍。
   
   和平後,我父親第一時間帶同我先行回港。那時我大概三四歲吧。他當然不能夠恢
   復他灣仔的舊業,因為什麼也沒有了。他在香港的窮鄉僻壤莦箕灣租了一個街鋪,
   經營汽水麵包的生意,自然也包括他熟悉的洗衣業。我母親遲一點也攜同兩個女兒
   自鄉間來了。我記得的場景是﹕我父親在裝修鋪面,釘釘敲敲,我不知為什麼在哭,
   此時我母親帶著兩國女兒,手拖一個、背負一個,突然進入店來。後來事實顯示,我
   和這兩個女兒在稍年長的時候,都要協助店舖工作。
   
   和平後,香港百廢待舉,但卻步入坦途,基本上有一段很長的承平時代,人們有許
   多發展機會。本身有錢的不用說,貧困出身的,發了達的人所在多有。就拿我一家
   來說,我幾個妹妹,讀書不多,就靠做一點小生意,或開山寨工廠,胼手胝足,到
   後來都可以積攢了幾個物業,晚年無憂。至於我店舖後面的木屋區,其中一家人和
   我們相熟,更是神奇。他們的大女兒嫁了給一個開工廠的,生意愈做愈大,後來更
   在大陸設廠,接來自世界各地的訂單,現在儼儼然是一個富家婆了。
   
   當然,不是個個人都飛黃騰達,有些是一世人也是這個樣子。我想指出的是,戰後
   的第一代,有很多上升機會,把握得到便可以出人頭地。因此,當時人的發展,可
   以分殊很大。不止是不同家庭之間分殊很大,即使是同一家庭裡,兄弟姐妹之間也
   分殊很大。我認識一個家庭,有五六個子女,其中一兩個特別聰明好學,後來一個
   成為醫生,一個成為銀行家,其他的則營營役役,做一些一般的勞力工作。
   
   拿我來說,我七個兄弟姐妹,出自同一家庭,一同住在一起,我卻讀了大學,他們
   除了一個之外,小學也沒有畢業。我努力奮鬥,刻苦向上,現在屬中產階級的頂端。
   他們雖然學歷沒有我這樣高,卻也勤勞工作,現在是穩妥的小康之家。
   
   正如我上面說過,不止家庭之內有分殊,不同家庭之間也有。我想,我住的莦箕灣
   東大街,直至亞公岩,在當時的數百戶中,能夠出大學生的家庭,可能只有兩三戶
   而已。我的家庭應該出不到大學生,我能夠讀成大學,可稱是一個異數。記得我後
   來在大學任職時,碰到兩個小時的朋友,他們一個是實驗室助理,一個是保安,他
   們都深覺奇怪,為什麼這個小時候在店鋪幫人熨衣服的瘦弱小子,竟然成了大學的
   高級職員。
   
   勤奮、有少許聰明,這些條件配合在香港開放和充滿機會的戰後社會,造就了很多
   成功的人物。相對而言,我的子女輩和孫子女輩,亦即戰後的第二代和第三代,和
   我們比較,便乏善足陳,缺乏精彩了。戰後的第二代,假設家裡掙得到錢的話,一
   般都會完成大學或中學以上的學業,然後投身社會。他們是七十後,出身是九十後,
   那時社會一切已有了規模,不容易出人頭地了。如果他們在職場順順貼貼,並得遇
   明主,那麼他們或許可以逐步拾級而上,晉升高層。翻天覆地,是很難的了。
   
   至於新世紀出生的戰後的第三代,例如我的孫子女,現在仍是在不同的學習階段。
   他們的未來怎樣,可稱未卜先知,便是完成學業之後,(他們可能讀至碩士或博士)
   進入建制工作。這和第二代差不多,但有一點不同的是,他們是‘撒嬌的一代’。
   第二代的父母一般忙於工作,根本沒有時間和心情容許子女撒嬌,所以那時的孩子
   比較聽話。到了第三代,那時他們父母的環境比較好,加上都是一孩或兩孩,有些
   還有祖父母照顧,溺愛少不了,造成‘撒嬌的一代’,女孩男孩都是如此。我經常
   批評我太太,為什麼穿衣服都要問孫女的意見,多此一舉,造成孩子的驕縱。
   
   香港第三代出來工作的社會,是很成熟的社會了,其機會只有比第二代少,不會多。
   但是麻煩的是,這‘撒嬌的一代’能否適應和融入這社會,能否面對困難而不氣餒,
   恐怕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吧。
   
   

此文于2018年07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