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讀完碩士課程後,兩年的繁忙生活告終,可以舒一口氣。有了這個學位,我可以說是香港教育界的精英了。學校的同事紛紛向我祝賀,可是這學位給我的好處還未嚐到,煩惱卻立即出現在眼前。由於成為教育學碩士之後,我的學歷是全校最高的,比校長還高,於是有些惟恐世界不亂的人在這方面作出挑撥。這個校長是個新人,只是來了兩三年,平時已經對我有所忌諱,因為我特立獨行,不逢迎上級。這校長我曾和她談過話,其對教育行政和教育制度的一知半解令我驚訝。不過,如果不滋擾到我,我是不理她的。

   因為我有一個較高的學位,這位校長開始整我了。她不能開除我,因為我在這學校資歷比她長,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在學校聲望高,咸認為是公正盡責的老師,也沒有錯處給她逮著。她於是用以下的狡計來整我﹕在學年末的某一天,她著我到校長室,和我商討下學年的教務。她著我教一個中一班的中文! 這真是匪夷所思。我大學並非主修中文,我的教育文憑主修科目是英文和經公兩科,我也從來沒有教過中文。而且,我一向是高年級的老師。這真是不知什麼路數的用人策略。我的教育學碩士,主修是教育輔導,如果她尊重我的專長,她應該讓我負責這方面的工作,可是她卻視而不見。對於她這無理的要求,我干脆搖頭表示不能接受。

   同一時候,我又有另一事和她有衝突。這其實不關我的事,而是關係學生的利益和老師的職務。從上一年開始,這個校長無端端,也沒有徵詢老師的意見,便在學生成績表加進‘智力’一欄,要求老師填寫。這給老師一個難題,因為不可能望望學生,便可以填寫學生智力是什麼級別。成績不好的學生,也不能說他智力必然差劣。恰巧我的碩士課程有‘智力’這一科,我對這有所認識。一個人的智力不是隨隨便便可以填寫或測度的,是懷疑一個人智力不正常才測度,而且填的時候,要用標準的智力測量表,由曾經接受訓練的人施行。試問一般老師怎能給學生填寫這個欄目﹖對學生是否公平﹖老師若對‘智力’一知半解,把成績差的學生評為‘智力’低下,可能會影響學生前途。想想這個校長的作為,真令人心寒。

   由於成績表已印好,我也不想讓人認為我生事,有同事問我怎樣填時,我便著他們填‘良好’。這起碼不會對學生前途造成禍害。同時,我請一位和這個校長可以溝通的同事給她作出勸告,著她檢討這個措施,因為我知她對我有成見,我跟她說她必然不接受。

   那知第二年,這校長又如法炮製,老師群起鼓譟,(當然是暗地鼓譟,大家要知道校長是學校的小皇帝) 但無補於事。我想,她是要堅持這個錯誤的做法下去了。這是損害學生利益的措施,我不能忍受,必須予以制止。於是在一個有所有教師出席的校務會議上,我站起來問這個校長她為什麼要在成績表上填寫學生的智力。從她的答覆中,我知她是混淆了學業能力和智力。填寫學業能力我也是不贊成的,因為不能據一兩年的成績便能評定學生的學能。沒有聽過“大器晚成”嗎﹖不過,如果學校要填這個,我可以勉強接受,但填寫‘智力’卻萬萬不行,因為這會傷害到學生。我在會上和她激烈地爭論,我說這是錯的,違反教育原則。最後她搬出由科主任等組成的校務委員會,說這是該會的決定,所有教師必須遵行。

   我決意抗命不行,我不能昧著良心辦事。於是此後我一有機會便在學生面前訴說此事,解釋此舉十分不妥,會影響學生的前途,而且根本的問題是學校無法探知學生的智力。我的觀點特別得到畢業班的同學的認同,因為他們會是最先受到影響的一批。他們很快便要升學或就業,成績不好再加上被評智力低劣的,可稱翻身無望。

   我對學生說,如果他們也覺此事關係重大的話,他們可以團結起來,向學校表示不滿,或向教育司署投訴,在兩種情況下,我都會支持他們。結果他們選擇了後者,因為他們知道和學校說是沒有用的。收到投訴後,教育司署派來心理學家調查,認為學校此舉有問題,但他們提出的解決辦法卻也是匪夷所思。他們沒有明令禁止這不符教育原則的做法,而是要學校詢問家長的意見,同意的便填,反對的便不填。試問,家長對智力認識有多少﹖對給自己子女填寫智力的影響有什麼認識﹖叫他們做決定,那不是笑話嗎﹖不過,我再沒有好氣理會這事了。我只能在我力所及的範圍內,給我班的學生填上優或良,以免造成傷害便是了。不過,也有收穫,學校在下一年便取消了這陋習。

(2018/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