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看 他 樓 塌 了]
半空堂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第十四回 吃榴槤其味無窮 逗猿猴妙趣橫生
·第十五回 搜盡奇葩綴名園 賠光血本枉經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 他 樓 塌 了

   
   ——王亞法
   
   看晚霞燒紅了半個天空,
   聽海外傳來的濤聲隆隆。


   莫非是山在崩裂,
   莫非是海在涌動,
   莫非是冤魂的化石,
   攪起了悽厲的腥風。
   莫非是強權下的沉默,
   炸開了封閉的蒼穹。
   莫非是正義的利劍,
   在搏殺千年的紅龍……
   
   啊——
   是墻裡的樓塌了,
   曾是擎天的柱子,
   扛不住秦磚漢瓦的沉重。
   曾是迷人的粉牆,
   剝落了昔日的殘紅。
   隱隱傳來的咯咯聲,
   罪惡之樓的地基已經鬆動。
   精明的耗子忙着搬家,
   逃往新筑的鼠洞。
   可悲的蟑螂走頭無緒,
   還企圖修補豁裂的牆縫。
   鍋裡的開水已經沸騰,
   憤怒的水沫激起魔鬼的驚恐。
   筵席的羹汁狼藉滿地,
   饕餮的食客人去曲終。
   只有蜷曲在角落裡的醉鬼,
   還在扮作牧師,癡人説夢……
   
   墻外的明智者在嘲笑——
   去你媽的什麽毛毛潤雨,
   去你媽的什麽習習涼風,
   吹什麼陽春美景,
   春亡秋盡,分明是最后的殘冬。
   坑矇拐騙的三十六計,
   已經支離破碎,黔驢技窮。
   
   啊——
   看他樓塌了,
   轟隆轟隆——
   朽瓦殘磚,灰飛煙滅,
   墜入血淚摻和的泥淖中,
   轟隆轟隆,
   轟隆轟隆……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一日於食薇齋北窗下
   
   
   
   
(2018/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