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父辈谈缅甸烈士节]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国内外形势说变就变?
·缅甸掸族领袖如何看昂山素姬和登盛政府
·独裁者守望台对“新缅甸”的评价
·赛万赛对缅甸局势是否太乐观?
·掸公主 Sao Noan Oo 对英国有话说
·佤邦联合军保家卫邦不怕空袭
·匈牙利布达佩斯一日游
·捷克布拉格一日游
·缅军与克钦军交火不断 中国参与斡旋
·赠神州红尘众生的锵锵劝世良言
·忆10年前云南8日游
·最美教师张丽莉与日日向善的中国人民
·最美司机48岁吴斌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谈白岩松与昂山素姬为民请命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温教授貌强谈若开宗教种族暴乱
·谈缅甸古今大小民族主义
·1962年缅甸学生七七惨案
·缅甸前国防总长谈罗兴迦人来龙去脉
·赛万赛谈登盛政府一年多政绩
·温教授点评大缅族主义/缅甸军队
·嚴家其谈中国民主法治轉型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昆吞武讲话
·缅甸众少数民族点评停战和谈
·罗兴迦悲剧迴光返照众生相
·给8888学生领袖哥哥基的公开信
·赛万赛盛赞登盛总统最近言行
·缅甸民主同盟DAB对和解停战声明
·掸邦进步党成立41周年纪念
·缅甸2012年五大民主服务奖章得主
·缅甸联邦众土族在泰缅边境开会
·缅甸联邦众土族开会声明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赴美领奖
·美国之音访问掸邦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
·缅甸有了选举就成真正民主国家吗?
·赛万赛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温教授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廉萨空博士回缅甸参加研讨会
·赛万赛谈缅族缅邦一分为七
·鲍彤吁温总出面澄清家族财富
·缅甸若开邦又爆发新暴力冲突
·温教授痛斥大缅族主义祸国殃民
·从外援谈到非缅族众原住民的权益
·转基因与新瘟疫SARS
·中国缅甸油气管道
·美国逼中国在其中国近海包围圈开战
·缅甸南传佛教禅修法
· 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昂山素姬面对“中國問題”严厉考验
·未来20年两大权力转移
·马英九与昂山素姬关心刘晓波
·莫言的自述与诺贝尔委员会的评价
·襄助缅甸,中国能比美国做得更多
·神州边防武警见义勇为,海外炎黄子孙惊喜交集
·缅甸非政府众组织反对中缅油气管道与深水港
·震惊大陆法庭的法轮功辩护词
·諾貝獎得主134人聯名要求釋放劉曉波
·勿忘邓小平上世纪末10点警告
·缺维生素B2易患痔疮溃疡肿瘤癌症
·让戒定慧佛光普照缅甸大地
·热烈欢呼粟秀玉老师荣获缅甸佛学奖!
·2013年初谈缅甸缅甸人中国中国人
·缅甸中国必须互利双赢
·缅甸卑谬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缅甸政府与众少数民族半世纪内战复燃
·中缅边境军民要以正视听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1)
·缅甸中国边民有话说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续1)
·绝密档案 招标中标 鸡的屁
·少吃长寿送煤气炉
·缅甸海归谈缅甸中国关系
·昂山素姬弃美投华?
·铜矿村民愤概昂山素姬调查报告
·缅甸斗士海归责怪昂山素姬
·独裁观察家点评昂山素姬
·缅甸评论家奉劝昂山素姬
·于建嵘与柴静的中国梦
·美国反式脂肪与中国粮油食品奶粉
·缅甸会成卢旺达第二吗?
·中国贪官与美国梦
·诺奖得主的健康长寿秘诀
·古人的劳逸养生与食疗
·中国摩登僧尼与时俱进
·中华五千年文明遗产馆
·吴内昂谈缅甸2008年宪法与人权
·与中国渐行渐远的缅甸
·为老外所描述的中国人而痛哭
·科学地话说杨桃
·中国人为何多会早死
·奥巴马应赦免斯诺登
·推荐斯诺登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习近平贺马英九当选国民党主席
·旅美华人谈美国生活和房价
·经济动物在英国皇家音乐厅表演
·中缅天然气管道开始向中国通气了!
·建滇缅公路为中印经济走廊
·赛万赛谈和平奋斗建真正缅甸联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父辈谈缅甸烈士节

   貌强 Maung Chan (南洋伯)
   
   南洋伯这一代人,一谈及缅甸烈士与烈士节,就直指安葬于仰光烈士岗的国父昂山等7烈士和1947年7月19日被枪杀的烈士节!同时黯然神伤,追忆缅甸版瑜亮之争,感叹世事多变与物极必反,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领悟政坛与政治人物”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但父亲告诉我,他们知道20世纪三十年代,当时也有烈士与烈士节:


   
   *烈士名BO昂觉——参加示威游行的仰光大学生!
   
   *遇难地点在仰光内政部门口!(见下图)
   
   *杀害BO昂觉的凶手是英国骑警,夺命凶器是英国警棍 + 马蹄!(再下两图)
   
   *烈士BO昂觉1938年12月20日伤重入仰光大医院,1938年12月22日死于急症室!
   
   
父辈谈缅甸烈士节

   
   
父辈谈缅甸烈士节

   父亲说:
   
   *同一个BO昂觉,在小学中学时期叫貌昂觉(Maung Aung Kyaw);读仰光大学时期叫哥昂觉(Ko Aung Kyaw);1938年12月20日受重伤,22日光荣牺牲后,我缅人协会、缅甸全国学生总会、仰光大学学生总会等联合发动,在佛教僧尼一路念经、父母沿途哭诉、仰光市民夹道哭别之下,缅甸各界人民一致尊称他为BO Aung Kyaw! 大家筹款为他树立铜像(听说当时铜像被简换为木质涂上铜色,把尽量节约下来的捐款,改作30志士赴日本军训的开销——为日后联日反英、再联英美中三国反日做出极大贡献)。
   下图是当时在仰光大学为他竖立的纪念碑。
   
   
父辈谈缅甸烈士节

   
   *1940年12月20日,缅甸全国学生总会就以两年前BO昂觉铜像之竖立日订为“烈士节”。
   
   
   且续让父辈们一边追思、一边感概万千慢慢道来!
   
   
   君知否?
   
   *BO字来自Bala = 力?
   佛教的精进力、信力、念力、定力、慧力——不是叫Pinsa Bala(五力)吗?
   *Bala缩写为BO后,就专指——强人、杰出者、首脑、军官、警官等。
   *缅甸人对军官、警官,不是都叫BO某某吗?如BO昂山、BO奈温,BO Se Kyar,BO Let Yar…….
   *BO昂山带30志士去日本接受军训、然后回来抗英、驱中国远征军——该潜回缅甸的30志士名字前,不是个个都有BO吗?
   
   说起BO
   
   *英国1886年占领全缅甸,一直殖民统治至1948年。缅甸不管乡下人、城里人,习惯上不是都叫洋人为BO吗?洋妇与洋屋为BO食与BO屋吗?对崇洋媚外、洋头洋脑洋短发者,不是一律讥为BO烂头吗?既然所有骑在缅甸人头上的洋军警、洋军官、洋马队、洋大人,都被冠之以BO,显示其伟大、光荣、正确,那么,英雄的哥昂觉被尊称为BO昂觉——天经地义吧!千该万该吧!
   
   且说貌昂觉(Maung Aung Kyaw)
   
   他1916年2月27日出生于Hinthata市Me Za Li镇Yong Zin 村,其父为Yong Zin 村的中学教师。
   
父辈谈缅甸烈士节

   貌昂觉在其父执教的缅文六年制“村小学”毕业后,就到Me Za Li Kong镇续上四年制“英文缅文中学”。
   
   村童貌昂觉来自农村,进城读中学后,就被大家叫为哥昂觉(Ko Aung Kyaw)了,
   
   若父辈们不说,我辈可能不知:
   
   哥昂觉头上还是留着“村童发”,脚蹬木拖鞋,身穿缅甸传统粗布衣;他尊师厚道,勤劳勇敢,有话直说——故跟崇洋媚外的城镇青年格格不入!
   
   但哥昂觉学业成绩独占鳌头,因此还是被全校师生青眼交加而荣当不二精英!
   
   1934年,哥昂觉以优秀成绩考上大学入学考试,遵照师长指导,报读了Jacson 大学预科学院——专攻经济学与缅文。
   
   凡学生晚会或大学庆典,哥昂觉总是脚拖木鞋,像战斗的孔雀昂首挺胸,发出木鞋巨响进进出出,讲话又大咧咧的——令时髦同学个个侧目不言!
   
   每年在缅甸贡榜王朝末代国王锡袍(Thipaw)被英军掳逐印度孤岛的蒙难日(1886年1月1日开始),哥昂觉总是在大学壁报上,写反对英帝国主义的激昂言论——令崇洋媚外的时代青年敬而远之!
   
   1938年7月缅甸发生反印度人大暴动,被捕入狱的“暴民”众多,哥昂觉大义凛然地到Hinthata市监狱探访老乡亲——为被囚村民勇士们撑腰打气!再顺路回到出生地Yong Zin 村,向村民们发表反英言论——乡亲们既大受鼓舞,也对无畏无惧的昔日村童肃然起敬!
   
   请看下图:
   
   *20世纪30年代末的哥昂觉顶天立地,身穿古缅甸王朝将官服,脚踏拖鞋,手举工农矛旗,请注意起义旗上的锵锵缅文“爱民族、爱国家、爱宗教”——这些不是走在时代前锋吗?!
   
   *那时俄国十月工农联盟革命胜利已风靡亚洲,觉醒了的缅甸人已组织了“我缅人党” 即德钦党(Thakhin Party),党员个个自称“缅甸主人翁” !接着这些缅甸主人翁们紧锣密鼓筹建缅甸共产党。
   
   *英雄的BO 昂觉1938年末牺牲后,1939年8月15日,德钦昂山、德钦梭、德钦丹东等缅甸主人翁们创建了缅甸共产党,德钦巴瑞、德钦觉迎等则建立了缅甸社会党——大家高举工农联盟红旗闹革命!并1941年引领日本法西斯进缅甸抗英兼驱中国远征军!1944年各党各派再秘密组织“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又秘密联合英美中三国共同抗日驱日!
   
   *1947年德钦昂山等7烈士被政敌克龙吴素(Galon U Saw)刺客枪杀!正所谓道路上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1948年缅甸人民终于获得国家独立!
   
   *国家独立后,德钦主人翁们全变回缅甸人民公仆,于是就自动改冠词“德钦”为“吴“——退居为“有学识有社会地位的大人们” !
   
   *令世人仰天长叹的是: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在1948年国家独立前夕,就迫不及待地驱逐并镇压共产党,迫使德钦梭缅共红旗与德钦丹东缅共白旗,先后转入农村闹革命;掌权的“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本身,十年后也闹分裂而成两党——吴努成为“联邦党”主席,吴巴瑞与吴觉迎成为“巩固党”正副主席,继续互相谩骂、混战;1962年奈温将军领导“革命委员会”政变夺权,宣布缅甸社会主义路线、大打杀光烧光抢光内战——续演缅甸版“瑜亮之争”大舞台连续剧,淋漓尽致地表现“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父辈谈缅甸烈士节

   
   毫无疑问:
   
   *如果哥昂觉当年参加德钦党,一定自称德钦昂觉;
   
   *如果哥昂觉1938年末没有光荣牺牲,在国家未独立前,一定和德钦国家主人翁们在反法西斯自由人民同盟中共同奋斗而自称德钦昂觉;缅甸独立后也必然改称吴昂觉,以人民公仆身份,在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你争我夺的大时代洪流中——选边站或靠边站或孤军作战或左拥右抱!
   
   俱往矣!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数英雄人物,还看今朝!
   但作为“爱宗教”的佛教徒,就请别忘佛的教导:
   
   (1)戒贪!戒嗔!戒痴!
   
   (2)勤修三学——戒律!禅定!智慧!
   
   芸芸众生只有这样:
   
   *才十拿十稳、百发百中——永离生死轮回!
   
   *永获涅槃四德——常!乐!我!净!
   
   
   
   
   

此文于2018年07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