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中国战略分析
[主页]->[大家]->[中国战略分析]->[彭濤:”一帶一路“與中印巴三國關係]
中国战略分析
·丁毅:中国转型之“民国宪政方案”可行性研究
·欧阳楚荃:防火墙之外:中国的全球信息战略
·构建中国民主转型的高端智力平台 ——《中国战略分析》发刊词
·李凡 :《倒退:析当下中国的“晚期极权主义”》
·黎安友、张博树对话:如何评估近年来中国外交走向?
·乔木:“赵家人”流行的背后
·列宁的中国传人
·张千帆:极权主义的建构与解构
·吴祚来 : 《党内有党: 评中共党内的老人党》
·冯建维 :《改革的污名化:中国水务“改革”乱象》
·吴子良: 聚焦南中国海仲裁
·慕容雪村:花开时节醒来
·张小山述介:《中国崛起的终结? 》
·裴敏欣 /王天成 比你所想的更可能:关于中国民主转型前景与方式的对话
·张博树:重回丛林时代?——川普上任后世界格局的可能演变
·苏星河:分化的时代
·吴强 通向革命:中国新中产阶级的两种运动
·陈一鸣 述介: “普京主义”的背后
·前苏联人80后迪马谈俄罗斯
·黎安友:中国中产阶级谜题(陈万龙 译)
·郭于华:马克思社会思想再思考
·降英缤纷:当代中国的劳工运动
·边巴次仁、李伟东 : 中间道路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好途径---与达赖喇嘛驻北美
·张小山 述介:TPP已死,现在该怎么办
·彭濤:世界秩序分崩離析與威權固化下的中國民主化前景
· 程晓农 繁荣缘何而去?——中国经济现状和趋势的分析
·欧阳楚荃 述介:续写中国的未来
·邓聿文:平壤的崩溃及北京的了断
·秦晖 关于民族主义:合理的、极端的和假的——以前南斯拉夫内战、大屠杀和
·罗宇:对《如何评估近年来中美外交走向》的不同看法
·周舵 共产主义:理想,还是幻想?
·黄晨:民族主义:现代化的陷阱
·吴子良:中国民族主义对美国校园言论自由的影响:评杨舒平事件
·欧阳楚荃:墙之外:中国的全球信息战略
·何清涟:溃而不崩:对中国前景的一种分析
·张 钢:中国版“门罗主义”与“位移三角”时代
·郑 林:中俄邪恶轴心的形成 ——评2017年7月4日习-普两个联合声明
·夏明 李伟东:“通俄门”面面观
·丁毅:中国转型之“民国宪政方案”可行性研究
·张博树:红色帝国的政治经济学 ——兼论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
·霍莉·斯内普等 : 新法之下的中国NGO ( 杨子立 述介)
·王康:血腥烏托邦與紅色帝國的啟示 ——俄國十月革命100週年祭
·黎安友(Andrew J. Nathan): 中国的世界秩序 (徐 伟 译)
·滕 彪: 德性、政治与民主运动 ——郭粉现象的意蕴
·荣剑:朝鲜拥核下的东亚再平衡
·张 杰:习近平新极权主义时代
·郑宇硕 王天成:香港对民主的渴望:三周年之后谈“占中运动”
·李伟东:“六四”反思:十大分歧新解及今日中国之路
·程晓农:社会主义国家转型模式比较 (上)
·矢吹晋 : 此消彼长?中美两国政经走向的若干分析 ( 殷志强 译)
·彭濤:”一帶一路“與中印巴三國關係
·关于中国军力和台湾统独问题的辩论
·邓聿文: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及中国的立场
·石井知章 、 张博树:日本学者如何看中国?
·程晓农:社会主义国家转型模式比较(下)
·本刊编辑部: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2017年11月4日
·“中国政治转变的可能前景”研讨会纪要
·欧阳楚荃 (述介) : 不战而胜的贸易战
·迈克尔·D·斯温 (徐行健 译 ) : 川普时代的亚洲安全威胁应对
·季毅( 述介): 中国接待金正恩能得到什么
·李劼 : 對當今中國的強國梦之分析
·洪深 (述介) : 习近平恢复终身制的可能后果
·冯崇义、王天成 : 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过程
·王维洛 : 为了GDP 滇池水污染治理和滇中引水工程严重的生态环境后果
·周舵 : 围堵民粹,升级民主
·裴毅然 : 民主轉型的艱難與希望
·欧阳楚荃 (述介) : 意识形态输出——中国的称雄计划
·洪 深 (述介) : 世界如何应对新疆的镇压升级?
·邓聿文 : 政治谣言与政治现实
·蔡慎坤 : 中美何曾在一条船上:析中美贸易战
·李酉潭 : 借鑒臺灣經驗,推動中國和平民主轉型
·曾建元 、张杰 : 两岸关系与台湾未来
·彭濤 : 民主與威權的再較量:析“民主衰败”
·谭降英 : 析2018年上半年三起行业性劳工维权事件 ——兼论中国劳工运动和宪
·张博树 : 新极权、新冷战、新丛林 ——21世纪的中国与世界
·秦晖:关于“黄宗羲定律”的一些思考 (转载文章)
·张千帆:美国立宪时刻的制度之争 (转载文章)
·丛日云:精英民主、大众民主到民粹化民主 ——论西方民主的民粹化趋向 (转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濤:”一帶一路“與中印巴三國關係

2017年5月 14至15日,中國在北京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印度外交部發言人明確表示,印度不會派高階官員參加。對於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和其中至關重要的"中巴經濟走廊",印度是從南亞的地緣政治框架來理解的。新德里認為,中巴經濟走廊的實施,會增強巴基斯坦的國力,削弱印度在和巴基斯坦力量對比中的地位。
   
    另外,在印度看來,中巴經濟走廊是在加強南亞的反印同盟。南亞其他國家對於倡議的響應,使印度更加擔心自己在南亞的地位受到中國的威脅。其結果是,印度把更多的資源和精力投入到抗衡中國影響力的行為中去。印度不認可中國與周邊國家發展關係的模式,認為這種模式建立在密切經濟聯繫、經濟依賴的基礎上,旨在降低印度在南亞的影響力。
   
   印度對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和中國發展模式究竟有哪些憂慮?中印關係緊張的主要問題和背景因素是什麼?中印和印巴戰略互疑和地緣衝突是否有化解的途徑,或其究竟有沒有改善的可能?哪些方案具有化解功能?

   
   本文將對"一帶一路"的戰略意涵、印度對"一帶一路"的態度及其原因、中印巴三國關係發展前景及其衝突化解之方案等,進行簡略地梳理和分析,並從國際關係理論中現實主義和理想主義的一些視角,如進攻性現實主義、建設性現實主義和理想主義論中的自由主義觀(參見文末註釋),對中印戰略路線對沖之原因及其解決途徑等,做一個較為"通適性"的解釋與論述。
   
   
   一、"一帶一路"的戰略意涵
   
   
   "一帶一路"計劃是習近平2013年就任国家主席後提出的一個針對21世紀全球秩序與發展的大戰略,包括"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兩個部分。為"一帶一路"計劃配套,中國於2015年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其成員已經增加到80個,超過歐洲及亞洲開發銀行的規模。迄今為止,其他與"一帶一路"配套的項目還有:一、由中國主導的兩個不同範圍的大型自貿區,即RCEP與FTAAP,其目的是彌補世界貿易組織(WTO)的不足;二、人民幣國際化,配合"一帶一路"先實現人民幣的區域化和人民幣的亞洲化;三、朝"車同軌"方向規劃的中國特色的高鐵建設。
   
   "一帶一路"被外界和學者認為是習近平對外的"一號工程",具有戰略意義。在外界看來,中國一直在設計遠大宏圖,比如:90年代後期,中國就討論"亞洲貨幣基金"和"地區金融結構";在亞洲金融風暴中,中國採取積極措施幫助亞洲國家穩定貨幣,同時與具有冷戰背景的東盟國家建立正式關係。中國更在2001年採取重大步驟,建立了"上海合作組織",在共同的政治、經濟、外交和戰略利益上將中亞國家和俄羅斯拉到一起建立盟友關係。外界認為,中國希望通過"一帶一路"達到多重目的,試圖藉助該計劃打造以中國為中心的區域秩序,以及實現歐亞大陸的融合。
   
   目前,"一帶一路"又適逢有利於中國的國際環境條件,即:在經濟全球化遭遇各種挑戰的現實情況下,如美國在川普總統治下正把政策重心轉向國內事務(推行經濟保護主義),歐盟則忙於應對英國脫歐、難民危機等挑戰,中國卻推出了以北京為核心的"一帶一路"區域和全球戰略計劃,打算利用自己的資金和建築能力在歐亞區域修建港口、公路、鐵路等基礎設施,為習近平提出的新世界秩序創造條件。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計劃實被視為一個"政治工程",是為了擴大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影響力,強化其"軟實力",有改變或擺脫西方戰後設立的概念和秩序(西方意識形態和大西洋秩序)的意图。"一帶一路"是要讓歐亞大陸在中國主導下形成經濟貿易區,與由美國主導的跨大西洋經濟貿易區相抗衡,表達了中國不想做美國附庸、希望建立新世界秩序並在新秩序中得到平等待遇的願望。
   
   同時,"一帶一路"也是為了解決國內經濟出現的產能過剩等問題。中國希望藉由投資基礎建設,為中國(目前多為低利率的美國政府債券)的巨額外匯存底,找到更有利潤的駐足地,也希望能為中國企業創造新市場,並出口部分產能過剩的產品,如水泥、鋼鐵及其他金屬等。
   
   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國家戰略是其優先考慮的因素,經濟方面则處於較次要的地位。"一帶一路"計劃是中國外交和國家發展戰略發生根本性轉變、北京告別鄧小平“韜光養晦"外交戰略構想的標誌性舉措。中國這一戰略轉變的背景是,北京在國際社會中的經濟和政治地位的空前提升,以及西方國家實力弱化、內部分裂和世界權力重心由西向東轉移等大環境條件的變更。至少,北京"積極外交"戰略思想和規劃的誕生,是基於這種對世界格局向有利於東方新興國家和中國的方向演變的考量。
   
   從國家、區域和全球戰略的角度來看,習近平倡導和決計推行的"一帶一路"項目,在當今世界秩序分崩離析、東西方權力移轉的發展趨勢下,具有其地緣政治、經濟和文化的戰略意義,對區域和世界秩序的改組或重構將產生影響,或有加速世界權力"由西向東轉移'的進程,不管該計劃未來將有多大的成效或是否得以長期推行下去。
   
   
   二、印度對"一帶一路"的態度及其背景因素
   
   
   在印度眼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以來強推的"一帶一路"對印度形成了夾擊。南邊的海上絲路繞經緬甸、孟加拉、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北京在這些國家大肆投資建設具有軍事基地潛能的港口,如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緬甸的皎漂,以及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這讓向來把印度洋視為後院的印度海軍感到芒刺在背。而"一帶一路"中的兩個計畫"中巴經濟走廊"(CPEC)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BCIM),對印度的地緣政治布局產生壓力。"中巴經濟走廊"途徑印巴兩國有爭議的喀什米爾領土段,"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則鄰近印度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東北七省份。
   
   新德里認為,中國借助"一帶一路"把在東南亞實施的先由雙邊關係開始並逐步推展到區域內其他有疑慮的國家"2+X"的勸誘策略,意在压缩印度的勢力範圍。對尼泊爾、孟加拉及斯里蘭卡送出經濟援助以及投資大禮,邀請它們參加"一帶一路"計畫,從而孤立對"一帶一路"有疑慮的印度。中國的這些動作逼使印度直接干預其鄰邦,讓區域小國繼續留在印度的保護傘之下。
   
   印度人民黨(BJP)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執政後,將印度洋區域內的"同安共榮",以及擴展鄰邦關係作為其外交的主軸之一。該策略的精神和目標,是建立由印度主導的區域安全體系。然而在中國經濟國力起飛和"一帶一路"戰略的推動下,印度感覺到要維持以往在南亞後院的影響力愈發困難。
   
   令新德里對中國發展戰略和模式持不信任態度的一個關鍵因素是印巴之間歷史性的緊張關係,以及中國和巴基斯坦之間長期緊密的戰略夥伴關係。自擺脫英國殖民統治、分別獨立建國伊始,印度和巴基斯坦間的關係一直充斥著零和博弈的特性。迄今為止,兩國都視對方為本國安全的第一大威脅源。冷戰期間,印巴先後發生了三次戰爭。冷戰之後,兩國又多次因跨境武裝滲透和跨境恐襲等問題而屢起外交爭端,致使在克什米爾實控線與兩國國界線一帶兵戎相向,且小規模流血衝突也不斷出現。發生在1999年的卡吉爾地區的軍事衝突,險些釀成第四次印巴戰爭。多年來,印巴雙方几次開啟和解努力,但均未能成功。
   
   中國與巴基斯坦長期以來建立了"特殊友好關係"。2015年4月,中巴兩國達成協議,提升兩國戰略合作關係,并使中巴經濟走廊成為"一帶一路"先行示範項目和試驗田。在北京看來,中巴經濟走廊一定要建,也一定會建成。中國的決心不容懷疑,不管新德里如何理解。中巴經濟走廊對中國"一帶一路"大戰略具有极其重要的意義。對於中國來說,在政治上,該走廊有中巴獨特的全天候戰略合作伙伴關係和雙方長期積澱的政治互信的支撐。在戰略上,它又肩負著疏解"馬六甲困局"和打造"一帶一路"倡議樣板的多重使命。而中巴關係的緊密和中國對中巴走廊的重視,更加劇印度對中國一帶一路發展模式的戰略疑慮,並把中國視為在其南亞後院威脅印度影響力的戰略對手。
   
   中印關係近年來之所以出現了大幅波動,主要原因即是,中印在發展戰略和路線上出現了衝突。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倡議,而印度認為該倡議給印度帶來了安全威脅。印度之所以有安全威脅,其基本因素是中印之間的領土爭端、印度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和印巴爭端。印度意圖對抗中國這一戰略,勢必引發中印之間的戰略互疑和地緣衝突。
   
   除了巴基斯坦因素外,中印長期存在戰略疑慮的根源還在於:一、歷史遺留問題。由於邊界爭端,中印兩國1962年交戰,致使兩國關係降至冰點。此前,中印關係良好,巴基斯坦反倒是美國反共反華包圍圈的组成部分。中印邊界戰爭和印巴戰爭,對印度民族國家建構的過程產生了巨大影響。由此,拒斥中巴兩國,成為印度國家認同的一部分,至今仍牢固難變。二、西藏流亡政府問題。流亡西藏與中國的關係涉及到印度的切身利益。如果流亡藏人和中國關係改善,將使印度在中印邊界爭端中的立場遭到削弱。達賴喇嘛的兄長嘉樂頓珠稱,在印度干預下,1980年代,流亡西藏失去了自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以來同中國談判達成協議的一次最好機會。當時,中國和流亡西藏進行秘密接觸,嘉樂顿珠代表達賴喇嘛負責同中國的斡旋。中方表現出高姿態,讓達賴喇嘛選擇談判地點和時間。但由於印度單方面透露消息,"激怒了中方,令談判胎死腹中"。三、中美日益尖銳的地緣戰略博弈。近年來,美國將一個強大的印度視為牽制中國崛起的戰略資產。歐巴馬政府提出的"亞洲再平衡",將印度視為該戰略的"關鍵"。川普內閣提出"印太戰略",也想將印度拉進美日同盟體系,抗衡北京提出的"一帶一路"大戰略。2017年7月,印度、日本和美國海軍進行了一系列演練,針對的目標是潛入印度洋深海的中國潛艇。印度海軍稱,近年來進入印度洋的中國軍艦數量"大增"。四、民族主義情緒。中印兩國都被強大的民族主義所困擾,這種"近乎沙文主義"的民族情緒,使雙方解決爭端的努力變得困難。洞朗對峙事件讓中印民間的對立情緒在各自國家的社交媒體上廣泛擴散。
   
   
   三、中印巴三國關係前景
   
   
   印巴關係的零和性決定了任何包括印巴在內的三邊或多邊互動的零和性,致使中國與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多邊互動一直難以擺脫零和博弈的魔咒。如果找不到化解印巴間安全困局的有效路徑,任何包含印巴在內的多邊關係(如中印巴三國關係)都難形成良性互動。長期困擾印巴关系的重大問題,如克什米爾和跨境恐怖主義威脅問題,帶有強烈的不可調和性。任何第三方支持一方立場,即意味著反對另一方立場。比如,在克什米爾問題上,巴基斯坦強烈要求第三方介入,但印度堅決反對。任何試圖介入的國家必然會得罪印度。在反恐問題上,印度的反恐對象日益指向巴基斯坦。這就導致其他國家在此問題上的任何政策傾向,不是得罪印度,就是得罪巴基斯坦,从而使任何與印巴同時打交道的國家都会陷入"選邊站"的兩難。而中國由於與巴基斯坦的特殊戰略利益和關係,令印度將中國視為與其宿敵巴基斯坦一样的戰略競爭對手,從而選擇與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大戰略對抗的姿態。但如果中國選擇"棄巴拉印"的策略,則勢必嚴重損害其"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和危及新疆等邊境地區的安全。顯然,北京是不會因為印度而選擇這一路徑的。也正因為如此,中印兩國在戰略上的互疑就難以有效地消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