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谢选骏: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巴山老狼不懂,1989年的绝食行动不是学生们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来自文革经验。有关此事的回忆,《老井》的作者郑义曾经详细写过,大家可以找来看看。我可以佐证的是,1989年4月21日,我就亲耳听见郑义本人讲过绝食计划,他还说要去找学生组织去传播这一经验、组织这一行动,因为他自己在文革期间曾经亲力亲为地绝过食,十分有效。而且他还进一步引证,南非的黑人领袖曼德拉也曾经这么干过。我当时表示怀疑绝食的有效性。因为,1、文革的绝食上面有毛泽东罩着,2、南非的绝食上面有英国传统的法治罩着——这两点条件在1989年的中国都不具备,所以很难复制成功。但郑义不以为然。
   

   根据我现场观察,我相信郑义的本意不是故意造成流血冲突,而是他被自己的文革经验局限了。郑义本人承认,他在文革期间是一位狂热的毛派人士,曾把毛泽东的金属像章直接穿刺在自己的胸肌上,又因他本人的出身并不很红,所以被人讥为“郑二狗”。
   
   我和巴山老狼说这些,是要说明“历史过程极为复杂”,很难简要概括归纳的,而“历史结论”往往又是胜利者写的一面之词。呜呼哀哉。
   
   
   《再反思六四: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们:你们是历史罪人!》(作者:巴山老狼)
   这样写道:
   
   二十九年前,一场伟大的民主运动在中国的首都北京以及全国各大城市如火如荼地开展。谁也想不到这场伟大的民主运动因学生愚蠢的绝食行为走向失败。二十九年来,海内海外对这场民主运动只有赞扬,没有反思。一场失败的民主运动二十多年来都没有人认真总结反思,这是不正常的。巴山老狼不经意间成为全球华人世界反思“六四”的第一人,也就是那世界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老狼写《红朝演义》(博讯发表的书名是铁血中共》)时就指出学生不该绝食。二○一六年“六四”纪念日,老狼写了《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一文发在《博讯》网上。二○一七年“六四”纪念日,老狼再认真思考后,将《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一文发在《万维》网本人博客上。二○一八年,老狼对六四再反思,在以前反思的基础上,提出自己新的见解!
   一九八九年是中国在共产专制的统治下实现民主转型的最佳时机,当时的天时、地利、人和,都有利于中国走向自由、民主的新时代。在国际上,苏联与东欧的共产党极权国家多数在主动地进行政治改革。此乃天时。国内经过十年经济改革后,具有当代民主理念的赵紫阳坐在了最高领导的位置上。此乃地利。(中共最高层领导人,唯赵紫阳的思想实现了从专制到民主的转变。其他的都没有。胡耀邦只能算是开明的、有人性的政治家。谈不上有民主理念。)有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苏晓康、包遵信、金观涛、王军涛、……等无数的民主启蒙大师唤醒了一代国人。上乃人和。令人遗憾的是面对百年难遇的机会,中国没有把握住。以致今天中国人民还在独裁专制的泥潭中痛苦地挣扎。
   反思之一:学生代表不该下跪。4月22日,胡耀邦的追悼会后,数万学生高呼“对话、对话!”“李鹏出来!”的口号。但无人理睬。学生们又推举的三名代表郭海峰、周勇军、张智勇在人民大会党东门外要求向李鹏递交请愿书。十二点十五分,郭海峰等三名学生代表为见李鹏一面并递交请愿书,竞采取了中国几千年老百姓见封建皇帝老儿的古老方式:下跪!老狼以为:以下跪的方式争取民主自由是很愚蠢的行为。要争民主,首先得树立人人平等的观念,也就是学生代表与李鹏总理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下跪是把李鹏置于主子地位,自己成了奴才。下跪是对自己人格的自我矮化。下跪让学生们的对话别一方李鹏等统治者们打心眼里看看不起学生代表!下跪方式勉强求得的对话也是皇帝老儿对臣民们的训话、主子对奴才们的责骂。
   
   反思之二:《四、二六》社论出台让学生领袖们产生了畏惧。
   四月二十三日,北京市二十九所高校的代表四百多人在圆明园开会,成立了“北京高校临时学生联合会”,北京政法大学学生周勇军为第一任主席,王丹、吾尔开希、马少芳等七人为常委。四月二十八日,该组织正式定名为“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吾尔开希担任主席。学生们提出了开展民主运动的宣传纲领和行动目标:(1)耀邦下台谁之过;(2)政治公开;(3)惩办贪官污吏;(4)废除特权;(5)政治平等;(6)废除终身制;(7)废除世袭制;(8)官倒曝光;(9)注重人权;(10)反对通货膨胀;(11)人民军警爱人民;(12)依法治国、教育治国。
   四月二十四日,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的万里在听了北京市委关于学潮的汇报后,不敢擅自表态,赵紫阳又在朝鲜访问。万里向李鹏等人建议听取邓小平的意见再作决定。四月二十五日,李鹏、乔石等人向邓小平汇报,邓小平说:“这是动乱”。李鹏等人连忙回去组织秀才们写了一篇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次日的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上发表。身在朝鲜的赵紫阳对这一社论表示同意。
   “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的领袖们看到这一篇社论,感觉到共产党要镇压学生运动了。四月二十七日,十多万高校学生在“拥护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维护宪法”、“坚持改革”、“民主万岁”、“科学万岁”、“人民万岁”、“反官僚、反腐败、反特权”等口号下游行到了天安门广场。在众多的标语口号中,其中一幅颇具幽默:“毛主席说:‘镇压学生运动决无好下场。’”把专制魔头毛泽东搬出来反对另一大独裁者,是想以毒攻毒还是真的不知毛泽东是何物而盲目加以崇拜?若是后者那么学生们的民主意识真的不到位。
   反思之三:赵紫阳系列开明讲话与邓小平的支持有极大关系。
   从朝鲜回来的赵紫阳面对学生运动发表了系列讲话:五月三日赵紫阳说:“关于《四、二六社论》有所不妥,应该纠正。”
   五月四日赵紫阳在接见亚洲开发银行会议代表时就学生爱国民主运动一事说的话:“现在北京和其他某些城市一部分学生的游行仍在继续。但是我深信,事态将会逐渐平息,中国不会出现大的动乱。我对此具有充分的信心。”“学生们对我们的工作是又满意又不满意,他们决不是要反对我们的根本制度,而是要我们改正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赵紫阳的讲话得到了当时邓小平最信任的元老杨尚昆的大力支持!
   五月六日赵紫阳召集中共主管宣传、思想工作的负责人胡启立、芮杏文、王忍之等人说:“放开一点,游行作了报道,新闻公开程度增加一点、风险不大。”“面对国内人心所向,面对国际进步潮流,我们只能因势利导。”
   ……
   现在回头看,赵紫阳连续几天的的开明讲话决不只是赵紫阳个人的意思,当时中共邓小平一个人拥有最高权威,赵紫阳再大的胆子也不敢与邓小平公开唱对台戏!邓小平对赵紫阳有天大的知遇之恩,赵紫阳抗战初投共后就在邓小平手下快速升迁直到总书记。赵紫阳系列讲话表明了一点:赵紫阳从朝鲜访问回来后与邓小平或电话交谈,或私下见面进行过勾通,邓小平同意赵紫阳有关《四、二六社论》不妥的看法。并同意赵紫阳关于启动中国政治改革的建议。并由赵紫阳出面冲锋陷阵推动政治改革,邓小平在幕后观察。邓小平与赵紫阳之间似乎有某种默契:如果赵紫阳启动的政治改革顺利,邓小平有支持赵紫阳发动政治改革的首功。如果赵紫阳改革失败,由赵紫阳承担责任,邓小平随时以掌舵人身份出面拉赵紫阳下马并收拾残局。邓小平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赵紫阳赴汤蹈火,士为知己者(邓小平)死!
   此时邓小平与赵紫阳的关系如同一九五三年毛泽东与高岗的关系:毛泽东暗中支持高岗倒刘少奇、周恩来。当高岗四处煸动并表示有毛泽东支持时,中共高层几乎都站在高岗一边。但随着刘少奇、周恩来对高岗的反击,毛泽东立即抛出高岗,站到刘少奇、周恩来一边,所有对高岗的承诺概不认账。邓小平也是暗中支持赵紫阳搞政治改革,赵紫阳将邓小平的支持传达到最高层五人常委,才有后来新闻改革的大手笔。但学生们一绝食,中国政局一乱,在顽固派陈云、李先念、王震等人的逼迫下,邓小平只有抛弃赵紫阳!
   反思之四:五月十一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启立、书记处书记芮杏文、中宣部长王忍之连续三天到新华社、人民日报社、光明日报社、中国青年报社等新闻单位,与编辑、记者们座谈对话。胡启立说:“新闻改革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已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了。要在民主、法制的轨道上改革新闻。”胡启立的行动表明了一点:当时的中央政治局五人常委:赵紫阳、李鹏、姚依林、乔石、胡启立就启动政治改革和新闻改革开了会,通过了相关决定,并得到邓小平支持!否则胡启立决不可能没有常委会的决定和邓小平支持自作主张到新闻单位召开什么座谈会!也没有后来三天中国真正的新闻自由!
   反思之五:学生们的绝食行为毁掉了赵紫阳刚刚启动的政治体制改革。毁掉了中国政治民主化的大好前程。
   1989年5月13日,这是一个中国历史,也是世界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日子。这一天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市数千学生发起绝食。与此同时,全国很多大城市的大学生也起而响应北京“高自联”的呼吁,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成立学生自治会、开展绝食活动。
   学生们以天下为己任的政治热情是应充分肯定的,但凭着青春的冲动,凭着贲张的热血,凭着书生的意气去投身于复杂的政治斗争,这本身就是一种极不成熟的表现。最终换来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结局!
   学生绝食请愿的目的有三个:一是要中共当局明确承认四、二六社论是错误的;二是宣布学潮是爱国的;三是承认高自联为合法组织。可这三个目的与赵紫阳的加快政治改革的表态和采取的相应措施相比较就真的那么重要吗?第一、让政治家们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是艰难的,更多的是政治家们明知道自己错了,宁愿用行动默默地改正错误,也不会公开承认错误。因为承认错误有损统治者的脸面、尊严、权威。所以学生们完全没有必要以绝食方式逼统治者公开认错。第二、学生运动的性质千秋史册自有公论,何必非要以绝食方式逼中共来宣布是爱国?有这个必要吗?第三、中共没公开取缔“高自联”而且已经在与之对话,这实际上是默认的态度,只要赵紫阳的政治体制改革能持续下去,“高自联”的合法性是早一天与晚一天的差别,学生们又何必非以绝食方式逼当局立即承认?赵紫阳在邓小平的支持或默许下启动了政治改革是承担了巨大风险的,弄不好就会被顽固派们赶下台,学生为了这三个非常小的、不值一提的、甚至近乎于荒唐的诉求搞轰轰烈烈的绝食行动,说明当年王丹、吾尔开希、柴玲、周勇军这帮子学生们真的是幼稚可笑、没有头脑的一群政治白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