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谢选骏文集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谢选骏: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刘路新:为何中国很少思想家》(2018年6月6日 转载华夏文摘)报道:
   
   读中国历史,你会发现,中国有很多的读书人,却很少有思想家。为什么?

   
   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中国历史上,多数时候,思考的范围是由当权者划定的,思想往往也是他们垄断的;其次,中国的读书人,向来具有政治化的传统,他们对异端思想的容忍度较低;其三,中国哲学侧重于求“道”,西方哲学侧重于求“真”,二者有很多不同,对后世的影响也迥异;最后,是制度性因素,比如科举。科举制度为社会流动提供了阶梯,同时,也成为思想的桎梏。
   
   没有思想家又怎样?
   
   没有思想家,就只要技术,没有科学。没有思想家,中国文明就停留在物质的阶段,没有上升到精神的层次。没有思想家,就没有理性的思考和哲学的超越,历史就无法摆脱改朝换代的轨道。
   
   没有思想家的原因
   
   一, 当权者对思想的垄断
   
   周公制礼,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思想规范运动,也奠定了后世文明发展的路径和框架。
   
   周公之“礼”,经过孔子的“述而不作”,成为儒学。又经过汉武帝的“独尊儒术”,成为治国之工具。从周礼,到儒学,再到儒术,思想也就成了政治的奴仆。不过,这样一来二去,这一特定的思想便得以正统化,成为中国文化的主流。
   
   时至今日,儒学对读书人的影响,还是十分明显。“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有意或无意地限制了很多人的思考。
   
   秦始皇“焚书”,是不让人读某些书。汉武帝“独尊儒术”,是让人只读一种书。这两种做法,从不同的侧面,划定了人们思考的范围。
   
   历代的统治者莫不费尽心思地去规范人们的思想。隋唐用的是科举,元明用的是镇压。朱元璋出身寒微,对读书人,便十分敏感。有时因一两个字,便怀疑别人是在讪笑他的过去,要杀人灭口。对拒不出仕的读书人,如江西的夏伯启和苏州的姚润,更是不会放过。
   
   大清朝采取多种办法,规范人们的思想。严酷的文字狱,只是其一。柳诒徵说,“文人受祸之烈”,没有超过清代的。有清一朝,文字狱祸延数百年,殃及数万人。
   
   除了文字狱,大清还用其他手段规范人们的思想,比如,编辑《四库全书》。这部历时九年才完成的书,在编纂过程中,“变乱旧式,删改原文”,剔除统治者认为不妥的作品。在鲁迅看来,这是统治者发动的一个庞大的文字清查工程,是以“最阴险的手段”,改变历史,疏导读书人。后世不少的历史学家也感叹,“清人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
   
   中国历史上,任由人们自由思考的朝代,不是很多。
   
   一般来说,越是“治世”、“盛世”,思想就越一致,如康乾盛世。而在“乱世”,或是改朝换代的间隙,则可能出现思想繁荣的局面,因为这个时候,思想的束缚较少。
   
   在朝代建立的过程中,因为需要读书人的帮助,当权者对于不同意见,往往采取宽容态度。一旦建立政权,为了巩固统治,态度就会转变。朱元璋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不过,即使在夺权的过程中,对异己思想的容忍也有一定限度,因为,统一的思想是统一行动的前提。延安时期,形势刚刚稳定,毛泽东就开始统一思想,为此,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讲话提出,为了革命的胜利,就要有革命的文艺,要有群众的文艺。1949年建政后,这种做法得以持续加强。
   
   思想的统一,是中国文明得以延续,而且,很多的时候,得以维持大一统局面的重要原因。
   
   二、 读书人的政治化
   
   中国的读书人,向来具有政治化的传统。这一点,从他们的起源也可以看出。
   
   西周时,读书人称为“士”,居于贵族的底层,介于卿大夫和庶民之间。他们有自己的“食田”,受过礼乐训练,可做卿大夫的家臣宰邑,也可服务于诸侯的宫廷;可充任武士,参与战争,也可参与基层的社会治理。
   
   进入战国时期,随着礼乐崩坏,“士”们失去了生活的保障,但是,他们拥有六艺知识,或是开设私学,成为知识文化流向民间的桥梁,或是游走于诸侯之间,成为各国的谋士。
   
   乱世的读书人,既有希望恢复周礼的孔子,也有合纵连横的苏秦和张仪。既有坐而论道的庄子,也有赤膊上阵的商鞅。
   
   不过,无论从思想上,还是在人格上,他们从未真正独立,总像是依附在某张皮上的“毛”。这一点,从诸子百家的起源,也可以看出。
   
   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一一列出他们与政治的关系:道家出于史官,儒家出于司徒之官,墨家出于清庙之守,法家出于理官,名家出于礼官,阴阳家出于羲和之官,农家出于农稷之官,纵横家出于行人之官,杂家出于议官,小说家出于稗官,等等。
   
   举例来说,儒学就是孔子站在官方立场上创造的民间思想,目的是为统治者寻求治道,恢复过去的辉煌。虽然思想是独立的,立场却是官方的,这也是后来儒学成为官学的依据。
   
   很多的读书人,不仅他们的思想服务于政治,很多本身也是高度政治化的,孔子便是。终其一生,孔子一直在寻找机会,涉入政治,服务政治,为此而周游列国。
   
   这就是“士志于道”的传统。
   
   “志于道”的读书人,对异己思想的容忍程度,往往不高。历史上,从诸子百家开始,很多思想家的著作,没有流传下来,不是因为统治者的焚毁,而是因为读书人同行的排斥。
   
   举例来说,孟子生活的时代,最为流行的两种思潮,是杨朱和墨子的思想。“天下之言,不归杨,即归墨”,可见这两种思想在当时的影响。对此,孟子很是不屑,曾愤愤地说,“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
   
   曾经“盈天下”的这两种学说,后来都消失了。我们只能从其他人批判他们的引文中,一窥管豹。
   
   除了政治化,中国读书人的另一个缺陷,是知识传递的方式。这一点,把中西比较一下,会看的更清楚。
   
   西方哲学史上,大师层出不穷,苏格拉底以后,有柏拉图,然后有亚里斯多德。彼此之间,不仅有师道的传承,探索的范围也不断扩大。这是因为苏格拉底永无终止的追问,成为学生通向更高思维历程的“助产士”。
   
   中国的读书人传给弟子的,往往是知识,而不是思维;是结论,而不是得出这一结论的推理过程。这样,知识的积累便缺少了阶梯,大师之后再无大师。
   
   不仅如此,对大师的崇拜,也使得我们一直生活在“至圣先师”的阴影里。从圣人孔夫子、亚圣孟夫子,再到“圣人”康有为,对大师的崇拜,限制了我们的思考。
   
   三、 中西不同的文明之路
   
   中国文明和西方文明,虽然没有优劣之分,却有着不同的发展路径。一路走来,所产生的影响,就很不一样。
   
   中西文明的这种不同,从发轫之初,从启蒙时期,就有所表现。几乎是在希腊哲学繁荣的同时,中国处于春秋战国时期,也出现了诸子百家,成为中国思想史上最为辉煌、群星灿烂的时代。余英时先生称中西两种文明同时出现的这种现象为“哲学的突破”。在这以后,两种文明的差别就更明显了。
   
   举例来说,中西哲学家思考的问题,就很不同。西方哲学求“真”,中国哲学求“道”。“求真”可以将自己置身事外,去探索周围的世界。遇到未知事物,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归类,如何描述,如何解释。“求道”则看重外界和自己的关系,有什么价值,有什么用处,然后去尝试和利用,以实现世界的平衡与和谐。
   
   “求真”的传统产生了基督教,创造了“上帝”。基督教认为,上帝是自有永有、全善全能的永恒真神,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和维护者。“求道”的传统则创造了“天子”。“天子”是人中之王,受命于天,代表“天”治理人间世。
   
   亚里斯多德的著作涵盖了物理、生物、经济、逻辑、诗歌、政治、伦理学等十几个领域。其物理学思想不仅塑造了中世纪的学术思想,影响力还延伸到文艺复兴时期,直到牛顿的物理学理论。
   
   相比之下,中国哲学求“道”,则限制了人们思考和探索的范围。“道”是天地万物的运行演化机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既神秘,又自在无为。我们所能把握的,就是和我们自身的关系了。
   
   久之,中国哲学就形成了只关心世事,只关心和自己有关系的事务,非常世俗的学问。
   
   所以,季路曾问孔子,人死了以后会怎样,孔子答:“未知生,焉知死”?庄子也有“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的说法。这种实用主义态度,与苏格拉底的不断诘问、凡事质疑,很不同。
   
   从诸子百家开始,中国哲学就沿着“道”这个方向发展,从孟子、董仲舒、朱熹、顾炎武到康有为,都是围着“道”考虑问题,没有摆脱它的的束缚。
   
   四、 科举制度进一步束缚了思想的传递
   
   另外一个限制人们思考的因素,就是科举了。
   
   在长达1300多年的时间里,科举是人们社会流动的主要阶梯。可是,它对人们思想的束缚,也越来越紧,越来越明显。
   
   隋唐时,科举分为“明经”和“进士”两科。宋代王安石执政时,取消了贴经、墨义和诗赋等考试内容,代之以经义、论和策。元朝改革经义的考试内容,开始以朱熹的《四书集注》为主要依据。
   
   明朝不仅以《四书》命题,而且要求考生用八股文作答,“代圣人立言”。到了明清时期,四书的内容,和八股的形式,把考生变成了考试机器,以至于周作人将之和鸦片、缠足、宦官同列为中国的“四大害”。
   
   没有思想家的后果
   
   一、 没有思想家,中国就只有技术,没有科学。
   
   公元1500年,科学革命之前,科学与技术基本上是分开的。农业社会,掌握技术的是工匠。他们制作鞋子、家具、马车。所有的技术活,都是工匠行为,以师傅带徒弟的方式,代代相传。
   
   在中国,这种工匠作品也多见。从南方的水车,到北方的牛车,从都江堰,赵州桥、到长城,从张衡的地动仪,到蔡伦造纸,所体现的,基本上都是工匠精神。
   
   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就是这种工匠精神的具体体现。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也是继承了这种工匠传统,其基本程序是:尝试 – 失败 — 再尝试 – 直至成功。
   
   之所以说他们是技术行为,是工匠作品,因为没有系统的科学研究作理论基础,也没有严密的逻辑推理过程。
   
   因为没有理论支撑,就无法推而广之。因为没有系统化,就难以复制。工匠死了,他的技术就亡了。张衡死了,就再没人能制造地动仪了。修造赵州桥的石匠不在了,就无法再造一个赵州桥。
   
   就整个人类来说,科学与技术的结合,是近代的事,特别是在工业革命后。随着工业化,技术行为 越来越复杂,就需要以科学研究为基础。系统的科学研究,为技术进步提供了理论基础。这一点,在欧洲更加明显。虽然欧洲从古希腊时期就有活跃的科学研究,中世纪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要到文艺复兴以后,特别是公元1500年的科学革命后,科学研究才开始突飞猛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