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谢选骏文集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谢选骏: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上百只孔雀在温哥华民居安家 他简直要疯了…》(2018-06-05 温哥华港湾)报道:
   


   如果有天一觉醒来,自家院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大群孔雀,竞相开屏、争奇斗艳,你会是什么感觉?想象中的反应一定会是欣喜若狂、像个孩子似的尖叫不已了吧——毕竟这一直都是传说中土豪、皇室才能养的宠物,居然就这样飞入寻常百姓家了?
   
   别说,还真是。在大温哥华素里市的沙利文高地(Sullivan Heights)社区,就生活着上百只孔雀。
   
   它们的羽毛五彩斑斓,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般的光泽,长长的尾巴写满了骄傲,一言不合就开屏给你看,有了这么多美丽的邻居,一定是幸福感满满,夜里做梦都会笑醒吧?
   
   然而在现实中,却并不是。不仅如此,当地居民还嫌弃这些房前屋后的孔雀们扰乱了自己平静的生活。
   
   据当地媒体报道,多年以来,沙利文高地社区的居民一直都在抱怨,野孔雀不仅频繁破坏车辆,还在交配季发出令人抓狂的噪音,让人觉得不堪其扰。
   
   原来,野孔雀的颜值虽高,但却心胸狭窄。每天都要像白雪公主里那个可怕的皇后一样,担心自己是不是世界最美的一只。
   
   就连汽车表面上映出的漂亮孔雀本人,也会让它们心生嫉恨,非得与之争个高下。
   
   它们会用尖尖的嘴啄,用利爪抓汽车上的另一个自己。
   
   它们到是解恨了,可车主们昂贵的爱车就遭殃了,有的简直立马破相,修补好要花上千加元。
   
   但没过多久,很可能就又会遭到新一轮的恶毒攻击……唉,心痛、肉痛、钱包痛……
   
   “透过深色汽车的表面,孔雀们能相当清楚地看到自己,然后它们就把它当成另外一只孔雀来攻击。”当地居民克拉格(Ryan Cragg)在接受CTV采访时说。
   有时,为了和自己的影像较劲,孔雀会僵持好几个小时。
   它们围着车转,啄车的前面板、侧面板、后面板,然后,再绕到车的另外一侧,开始新一轮的动作……感觉真是戏精附体啊。
   
   除此之外,每年3月至10月长达半年多时间的交配期,孔雀们都会大声尖叫,发出不可描述的声音,吵得大家晚上都无法入睡。
   “这就像你一直和一个哭闹的婴儿生活在一起一样”,克拉格说。
   当地居民布拉(Parm Brar)感觉自己简直要疯掉了。他家附近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吸引很多孔雀聚集、筑巢。
   每天傍晚,总有多达40多只的孔雀会爬上他家的屋顶,然后跳到附近的树上栖息。
   
   这些孔雀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在他家后院闲庭信步,在屋顶、后院、车道上解决三急。
   结果,粪便铺满了后院,露台整天脏兮兮、臭烘烘的,根本无法使用……
   感觉孔雀们倒是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可真正的主人布拉却发现自家孩子连个玩的地方都没有,反而像寄人篱下一样。
   
   更让人生气的是,布拉的父亲去年还因为这些粪便滑了一跤,手臂骨折,脸也被严重割伤,后来不得不去医院缝针治疗。
   在过去3年来,布拉一直要求市政府协助他处理此事,忍无可忍的他只好砍掉了这棵孔雀筑巢的大树。
   
   因为没有得到许可,他被罚款1000加元,但他坚称不后悔。
   就这麻烦还不算完。有关方面在重新评估之后,据说有可能会采取法律行动,或者对房主以及砍树工人罚款高达1万加元。
   
   感觉房主都快要崩溃了,可孔雀们还是这样无辜地美丽着,
   
   时不时在房顶上扬起高傲的头。
   
   不仅如此,孔雀问题还引起了社区的撕裂。
   
   当地的居民们有的非常同情屋主的处境,表示孔雀虽然漂亮,但也的确需要管理。“换了是我也不想住在那所房子里,因为所有的东西都乱七八糟。”
   
   另一些居民却认为孔雀的现状太可怜了。“它们的家没有了,不知道该去哪里”,
   还有的人直接表示“真的很生气,美丽的孔雀已经成了社区的一部分,到底是谁同意你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就砍树的?”
   
   最近几个月,孔雀在社区引发的问题成了当地的头条,各大媒体似乎都有过相关报道。
   据说,这些孔雀开始时是由布拉的邻居当宠物喂养的,最初只有几只。
   可邻居搬走的时候却并没有把孔雀带走,现在社区内至少已经有了100到150只野生孔雀。
   
   更加悲催的是,布拉先是花钱找人砍树,后来又面临巨额罚款。可现在看来他似乎是白折腾了,
   大树砍倒之后,无枝可依的孔雀们并没有就此而东南飞
   恰恰相反,它们似乎是展开了复仇行动,现在改成栖息到他家的屋顶上了……
   
   
   好吧,别人家的故事,从来都不会让我们失望。
   没想到现实生活中,就连头顶皇冠、号称鸟中之王的孔雀居然也有这样不招人待见的时候。
   看起来,只有美丽的外表,还真是远远不够的。
   
   孔雀的新闻也引来了很多网友感叹:拿动物园里的动物当宠物,也就只有在你们加拿大了吧。
   
   自家后院里出没的,动不动就是黑熊……要不就是美洲狮来串门,或是会过马路的加拿大鹅之类的……
   
   在这个神奇的地方,你家周围要是只有些松鼠、浣熊或者是白鸟什么的,感觉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提起,这未免也太稀松平常了吧——
   
   谢选骏指出:报道说“原来,野孔雀的颜值虽高,但却心胸狭窄。每天都要像白雪公主里那个可怕的皇后一样,担心自己是不是世界最美的一只。就连汽车表面上映出的漂亮孔雀本人,也会让它们心生嫉恨,非得与之争个高下。它们会用尖尖的嘴啄,用利爪抓汽车上的另一个自己。它们倒是解恨了,可车主们昂贵的爱车就遭殃了,有的简直立马破相,修补好要花上千加元。但没过多久,很可能就又会遭到新一轮的恶毒攻击……唉,心痛、肉痛、钱包痛……‘透过深色汽车的表面,孔雀们能相当清楚地看到自己,然后它们就把它当成另外一只孔雀来攻击。’当地居民克拉格(Ryan Cragg)在接受CTV采访时说。有时,为了和自己的影像较劲,孔雀会僵持好几个小时。它们围着车转,啄车的前面板、侧面板、后面板,然后,再绕到车的另外一侧,开始新一轮的动作……感觉真是戏精附体啊。”——其实,这哪里是什么戏精附体啊,这是生物竞争的实相。这种“挑战自我”的行为不是孔雀专有的,而且也是人类的通病。例如,强盗杀人,其实也是在挑战自我。独裁者排斥异己,也是如此。他们都是在对手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像,在同类身上看到了自我。所有的生命热情,所有的生物热闹,都来源于此。
(2018/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