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谢选骏文集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谢选骏: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我前几天遇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经济难民,为毛泽东时代大唱赞歌,这个人是1965年出生的,所以我嘲笑他太“年轻”了,没有经历过大饥荒和文革的血腥。现在看到廖亦武美化“毛时代”比现在还好,我就以为廖亦武也是一个类似的“无知中年”,可能才三四十岁。谁知上网一查,廖亦武竟然也是1950年代生的人!这样看来,六十大寿的廖亦武就不是无知了,而是说话不诚实——他这样现身说法,如何对得起惨遭饿死的几千万农民?尤其令人气愤的是,廖亦武和毛泽东一样,都是出身农村(廖亦武生于四川省北部县城盐亭境内,一个叫“海门寺”的乡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农村里饿死的人口远远超过了城里?!廖亦武为什么也和毛泽东一样,对自己的农民兄弟这样冷酷无情?这就是“中国的索尔仁尼琴”?难道索尔仁尼琴是一个神经病?!我绝望地想到——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廖亦武—劳改营幸存下来的诗人》(2018年6月4日 转载法广RFI 瑞迪)报道:


   
   6月4日出版的法国全国性大报集中关注的两大凸出主题,一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遭遇中国与欧盟批评;二是日渐临近的美朝两国领导人新加坡峰会。八九六四29周年,法国各大报纸未见相关报道,但《费加罗报》前驻京记者Patrick Saint-Paul 发表长篇文章,介绍被称作是“中国的索尔仁尼琴”的旅德中国作家廖亦武,听他讲述六四事件如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中国的索尔仁尼琴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劳改营幸存下来的诗人。文章作者在柏林与廖亦武相会,称眼前看到的廖亦武会让人误以为是和尚。但他的光头是此前四年牢狱的记忆,是向那些仍被关押者致敬。他的诗人生活在1989年6月3日,也就是镇压开始的前夜,被彻底改变。他因创作诗歌“大屠杀”而被捕入狱四年。这四年的牢狱生活使他成为“中国的索尔仁尼琴”。他将自己在人民共和国的古拉格里地狱般的记忆汇集成书著“我的证词”。此书于2013年出版法文版,取名“在黑暗帝国深处”( «Dans l’Empire des ténèbres »)。
   
   廖亦武向《费加罗报》记者表示,六四于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六四之前,他是一个年轻的、理想主义也有点无政府主义的诗人,梦想着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在重庆监狱,他意识到自己什么都不是,连狗都不如,哪里还会有诺贝尔奖。《费加罗报》文章写到,他的《我的证词》既恐怖、暴力,又不乏怜悯之心与幽默。书中讲述了他那12平米的牢房,其中囚犯从18人增加到34人。他为狱友写申诉书,为死囚犯写绝命书。他历数狱中种种酷刑,表示,关押他的监狱是此前国民党为关押共产党人而建,那里深厚的酷刑传统一代传一代。他将中国比喻为一个粪便四溢的巨大的肠胃,一个被金钱腐败了的国度。对他来说,重庆犹如中国的一个直肠。
   
   廖亦武在德国政府的帮助下,最终逃离了中国。2011年,德国政府表示已无法帮助他离开,但给予他一份一年有效的签证,劝他自己想办法逃走。他向《费加罗报》记者讲述了他的历险逃亡。《我的证词》的两份初稿都被警方销毁,在他成功将第三稿的U盘转给德国出版商时,警方再次闯入他家搜查,并警告他,倘若出版此书,他将会被判刑十年。也就在那时,他决定逃离,取道云南,希望从那里进入越南。
   
   廖亦武表示,他不会再回中国。因为体制丝毫没有改变,甚至比毛时代更糟。他表示,六四之后,他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是被牺牲的一代人。很多朋友都已经死去,他活下来了。他感觉自己欠他们一份债。如今他全力以赴希望能救出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他每周几次与刘霞通话。他希望德国总理默克尔可以救出刘霞。但默克尔不久前在北京访问期间,北京当局为了不让她与刘霞见面,曾试图让刘霞去旅游。刘霞开始时拒绝了。但警方说,她如果接受去旅行,当局有可能在7月13日刘晓波忌日后还她自由。刘霞抱着这最后一线希望接受了。刘霞每天服用三种抑制忧郁症的药物,副作用很大。不断努力却看不到希望对于刘霞已经成为一种无法忍受的折磨。《费加罗报》文章就此写道:北京当局会毫不犹豫地说:每年都有刘晓波的忌日。
   
   美朝峰会:骗子游戏?
   
   美朝领导人新加坡峰会目前确认将如期举行。法国媒体纷纷关注这次一波三折的会晤可能的走向。《费加罗报》的报道认为,面对一度宣布取消后又恢复的新加坡会谈,美国总统面前处于有利地位。
   
   但美国总统在重新确认将赴新加坡与朝鲜领导人会晤的同时,也表示美朝两国新加坡峰会不会签署任何协议。《解放报》采访泛欧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事务专家顾德明,分析围绕新加坡峰会以及朝鲜半岛去核化问题的种种不确定因素。
   
   财经报刊《回声报》刊登法国国际关系问题专家、目前在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任教的Dominique Moïsi的专栏文章,指出,即将到来的金特会很可能并不标志美国外交政策取得胜利。对于平壤来说,此次峰会好处多多,但对于美国来说则并无意义。6月12日很可能是历史上的一个“骗子节”。作者将特金会比作是一次骗子游戏,指出,如今面对的远不是周恩来与基辛格的时代。重要的不是战略思维,不是长远目光,而是唬人艺术,是绝对自信。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美朝两国领导人将在几天后会晤,但6月12日以前还会有各种变数。作者称特朗普奉行的是“市场营销式”的国际政策。无论是在中东,还是在亚洲,他都认为只要执行与奥巴马完全不同的政策,就会大赢。但也会大输。作者认为,面对即将到来的骗子节暗自高兴的是中国。美国不断让自己在国际舞台、尤其是亚洲舞台失去信誉。中国难缠而又经常出其不意的朝鲜盟友,至少在短期内,会随美朝新加坡峰会得到加强。在亚洲地区的外交游戏中,韩国正在帮助朝鲜,而美国正在帮助中国。两个唯一真正努力维护自身利益或向前推动旗子的是朝鲜,更是中国。
   
   
   谢选骏指出:我前几天遇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经济难民,为毛泽东时代大唱赞歌,这个人是1965年出生的,所以我嘲笑他太“年轻”了,没有经历过大饥荒和文革的血腥。现在看到廖亦武美化“毛时代”比现在还好,我就以为廖亦武也是一个类似的“无知中年”,可能才三四十岁。谁知上网一查,廖亦武竟然也是1950年代生的人!这样看来,六十大寿的廖亦武就不是无知了,而是说话不诚实——他这样现身说法,如何对得起惨遭饿死的几千万农民?尤其令人气愤的是,廖亦武和毛泽东一样,都是出身农村(廖亦武生于四川省北部县城盐亭境内,一个叫“海门寺”的乡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农村里饿死的人口远远超过了城里?!廖亦武为什么也和毛泽东一样,对自己的农民兄弟这样冷酷无情?这就是“中国的索尔仁尼琴”?难道索尔仁尼琴是一个神经病?!我绝望地想到——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2018/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