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谢选骏文集
·1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谢选骏: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逆转:哭泣女孩照震撼全球,父亲说真相是》(2018-06-21 转载 苹果日报)报道:
   
   一张年幼女童在美国边境大哭的照片,不仅撼动全球人心,也迫使美国总统川普改变相关政策,不再让非法移民父母和子女被分开拘留。媒体找到这张照片中的女童父亲,他所揭露的真相可能和外界的感受大不相同,因为这名女童其实并未和母亲分离。

   
   路透找到这名2岁宏都拉斯女童的父亲瓦雷拉(Denis Valera),他在宏都拉斯接受电话访问时表示,妻子桑切兹(Sandra Sanchez)在未告知他和其他3名子女的状况下,偷偷把小女儿带走,前往德州边境城市申请庇护,想投靠在美国的亲友。桑切兹被边境安全人员搜身,而小女儿在身边嚎啕大哭的这一幕刚好被媒体拍下。
   
   瓦雷拉说,他在电视新闻上看到女儿的照片时,心都碎了:“看见她当时遭遇的状况,让所有人都心碎了”、“我女儿成了美国边境遭骨肉分离儿童的象征。她可能感动了川普总统的心”。不过瓦雷拉说,女儿当时并未被带离母亲身边,而宏都拉斯外交部也证实他的说法。
   瓦雷拉还说,若母女两人最后被遣返回国也没关系:“只要他们别让孩子离开母亲身边。我正在等候她们可能面临的遭遇。”
   虽然只是误会一场,但这张由Getty Images摄影记者摩尔(John Moore)所拍下的画面,已经深深烙印人心,成了被迫与父母分离的非法移民儿童象征。《时代》周刊最新封面,合成小女孩和川普的照片,让川普低头看着狂哭的小女孩,旁边还写着“欢迎来到美国”字眼,讽刺味十足。
   
   谢选骏指出:可怜的川普!他虽然天天斥责假新闻,结果还是成了“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为何如此悲催?因为川普出身投机商人,耳濡目染几代人了,怎么可能不受市场情绪的左右呢。可怜的川普,成为自己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了。川普啊川普,你又中了共军的奸计了。
   
   《非法移民儿童每天被喂镇静药 两月胖35斤》(2018-06-22 转载观察者)报道:
   
   特朗普打击非法移民,“骨肉分离”还不是最惨的——近日曝光的法庭文件显示,美国政府的难民安置办公室(Office of Refugee Resettlement,ORR)对非法移民的孩子们做了更触目惊心的事。
   
   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6月20日援引法庭文件称,美国难民安置办公室的雇员通常会在没有得到儿童父母同意的情况下,向其收容管理的移民儿童投喂精神类药物和镇静药物。
   
   截至目前,上述药物对被收容的移民儿童的健康已经产生了严重影响;而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个例,在全美多各收容所中都很普遍。
   
   非法移民儿童被狂喂镇静药物,副作用明显
   
   一份法律文件中记录着这样一段来自孩子的描述,“我早上被喂9个药片,晚上又被喂7个药片,而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药片”。
   
   于4月16日被提交给法庭的起诉方备忘录这样写道,“在没有被合法授权的情况下,难民安置办公室经常支配有一定量的儿童精神药物……当儿童们拒绝服用这些精神类药物时,难民安置办公室的雇员就会强迫他们吞下去……在这里,这些政府雇员做这些惨无人道的事情不会、也不需要去征得儿童父母的同意,他们更加不会去寻求合法的权威机构来替父母们作出决定;相反,难民安置办公室或其被授权机构的工作人员认为他们自己就是‘权威机构’,他们自行签署‘知情同意书’,赋予自己对这些儿童投喂精神类药物的权力。”
   
   在特朗普20日签署行政令、撤回“骨肉分离”政策之前,特朗普政府一直坚持认为其于过去六周内实施的“骨肉分离”和移民驱逐措施是符合人道主义的。
   
   对于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法律层面的诉讼已经完全铺开。一系列的“佛洛雷斯法案”(Flores settlement agreement)诉讼都指控难民安置办公室在执行收容合同时有着严重的不法行为。“佛洛雷斯法案”出台于1997年,其中规定了一部分美国现行的移民儿童收容管理制度,而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要推翻这部法案。
   
   这起法庭文件得以披露的集体诉讼案,大部分指控针对的都是位于美国特克萨斯州曼维尔(Manvel)的夏洛伊住院治疗中心(Shiloh Residential Treatment Center)。但“佛洛雷斯法案”诉讼案的律师称,据其掌握的当事人病历资料,用精神药物虐待和控制儿童的行为在其他移民儿童收容机构也很普遍。
   
   “这不是夏洛伊治疗中心独有的现象”,被虐待儿童的代理律师质疑霍利·库伯(Holly Cooper)说。他表示,集体诉讼受害人律师团中的律师们调查发现,在政府设立的所有非法移民儿童收容中心里,都存在着政府雇员对无监护人陪伴儿童使用精神药物的情况,但联邦文件中唯一有所记录的一例强制注射行为就发生在这家夏洛伊治疗中心。
   
   法庭文件记录称,一位名为Julio Z.的孩子声称,夏洛伊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会将他扔在地板上,强迫他吞服药物。Julio还说,他曾亲眼目睹有工作人员粗暴地撬开另一个孩子的嘴,将药片塞进去。当Julio明确向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不愿意服用这些药片并发出请求时,“医生完全没有理睬我的不情愿”。
   
   另外一位名叫Rosa L.的孩子则说,“他们有时候会强制给我打针,一两名工作人员负责抓胳膊,另外还有一人负责扎针”。
   
   这样的药物注射和投喂对孩子们的健康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因为精神类药物通常有着严重的副作用。法庭文件指出,Julio在被关进收容所的两个月内体重增加了45磅(约合35斤);而另一位母亲,Isabella M.,则在对法庭发表证词时称,药物的强大药性已导致自己的女儿无法走路,因为神经系统受到损伤,一走路就会不停地摔倒。
   
   对于此事,夏洛伊治疗中心拒绝对《赫芬顿邮报》的采访要求予以回应,告诉媒体“有问题去问移民安置办公室”,但截至《赫芬顿邮报》记者发稿,移民安置办公室也尚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治疗中心接收精神异常儿童,律师难以证明机构恶意
   
   因为此前的“骨肉分离”政策,全美已有近2000名儿童被迫与父母分开。通常情况下,移民安置办公室会在为这些无人陪同移民儿童找到父母或亲戚后就将其释放。但近几年来,就算是人数最少的时候,也有超过200名儿童处于被联邦政府监管的状态之下。这是因为,移民安置办公室无法找到这些儿童的家属或监护人,或者,联邦政府就是想要把这些儿童“圈养”在所谓的“安全设施”或住院治疗中心。
   
   当然了,表现异常或者有心理问题的儿童可能会被送到住院治疗中心接受治疗。这些治疗中心的儿童中有不少都患有严重创或需要接受专业医疗护理的精神疾病,比如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们强迫儿童们服用精神药物可能是对上述疾病的治疗。
   
   但律师们虽然不排除上述可能性,但坚持认为,就算这样,在没有得到父母同意的情况下给儿童投喂如此大量且强效的精神类药物也违反了得克萨斯州法律、《佛洛雷斯法案》以及“普遍尊重”原则(common decency);更何况,较长时间的监禁会加剧这些颠沛流离的移民儿童的心理问题。得克萨斯州社会工作学院院长路易斯·扎亚斯(Luis Zayas)在与数十名被收容移民儿童交谈后得出了这一结论。
   
   扎亚斯对“大多数儿童需要用精神类药物治疗疾病”这一说法表示怀疑,但他也补充道,就算是这样,理想情况也应该是,医疗机构与父母进行协商、约定后,通过完整彻底的心理科及儿科评估后作出用药决定。
   
   扎亚斯还提到,用精神类药物控制人的行为,在监狱和住院治疗中心都被很常见。
   
   “这真是令人痛心的情况——我们的政府和它的合作机构竟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儿童。”
   
   扎亚斯将法庭文件中提及的7中药物一一辨别了出来,分别是氯硝西泮、度洛西汀、胍法辛、齐拉西酮、奥氮平、鲁拉西酮和双丙戊酸钠;这些药物的主要作用是抑制抑郁症、焦虑症、多动症、双向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症、躁郁症、躁狂、癫痫、情绪障碍等精神疾病。
   
   法庭未查明有儿童提出的注射针剂中是何种药物。
   
   一位名为罗蕾莱·威廉姆斯(Lorilei Williams)的律师,为十几名被收容在夏洛伊治疗中心的儿童提供辩护服务。她说,自己的当事人经常会在没有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接受药物治疗,孩子们自己也对此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
   
   据她观察,她代理的这些孩子做事说话都会表现得很轻柔、很小心翼翼,但短时间内,体重增加了很多。
   
   “在我看来,他们确实非常像被投喂了精神类药物;这些药物会使他们的情绪更加柔和,更加容易被控制。”
   
   不过威廉姆斯也承认,她是律师,但不能扮演专业药剂师的角色——她也无法根据自己的感觉来证明治疗中心给儿童们投喂药物是别有用心。
   
   父母来接不放人,父母走了又莫名其妙放人
   
   在这种情况下,威廉姆斯选择把中心放在为儿童争取自由上。
   
   移民儿童的几位律师表示,移民安置办公室将收入住院治疗中心或“安全设施”的移民儿童释放的流程和系统非常不透明。
   
   根据威廉姆斯向法庭递交的文件,2011年,美国边境巡逻队曾逮捕了一名9周岁的萨尔瓦多裔儿童,两周后,该儿童被移民安置办公室遣送至夏洛伊住院治疗中心。
   
   该名儿童患有PTSD、多动症以及双向情感障碍,这样的精神疾病部分是源于他小时候曾在萨尔瓦多遭受过性虐待,随后被他的大家庭所遗弃,流浪街头一年后偷渡到美国。
   
   在被遣送至夏洛伊治疗中心后,这名儿童的父母从飞往美国,表示想要带走他,但申请遭到了移民收容办公室的无理由拒绝。在夏洛伊治疗中心呆了一年半后,移民收容办公室又于某天突然释放了他,同样也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
   
   威廉姆斯和几名律师想挑战移民收容办公室的不透明制度其实非常艰难,因为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所做的移民儿童援助案件是由该机构提供资金的。
   
   但包括威廉姆斯在内的三名律师还是向法庭递交了文件,称法律援助团体不鼓励他们向移民收容办公室发起攻击来达到胜诉的目的,
   
   “这真的很难,对移民收容办公室做太多不仅会失去办案资金,甚至还会连这些儿童都接触不到。”
   
   重点被针对的治疗中心早有虐待前科
   
   而这间夏洛伊治疗中心早就臭名昭著,曾因强制用药和无理由限制人身自由等严重的不当行为而受到指控和抨击。
   
   据《休斯顿纪事报》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得州曾在2011年时被迫关停了另外一家住院治疗中心,该中心和夏洛伊治疗中心共属同一个老板,原因是一名儿童被禁闭在衣柜中死亡。
   
   此外,根据另外一项调查报道,这个老板后来建立的治疗中心同样也有两例儿童命案发生。该报道还说,与移民收容办公室签订合同的夏洛伊治疗中心有着严重的违法记录——包括对儿童的性虐待和身体虐待。过去四年,这一治疗中心因接受移民儿童共获得超过15亿美元的政府资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