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谢选骏文集
·1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谢选骏:“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美式开放”的存在,说明“网络主权”(而不是共产党中国的“压制网络主权的网络主权”)是可以实现的,至少是可以不断接近的。我所说的“网路主权”,是“思想主权”的必然延伸,是网络的自主权,而不是网络的听命权。
   
   《美国国会:以“美式开放”对抗中国“网络主权”》(2018年2月7日许宁)报道:


   
   美国国会议员正在推动一项法案,试图恢复美国国务院主管网络事务的部门,对抗网络审查在全球的蔓延趋势。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星期二(2月6日)举行听证,讨论如何通过外交努力确保互联网空间的开放。美国国会众议院上个月通过《网络外交法》(Cyber Diplomacy Act)法案,该法案的目的之一是恢复国务院的网络事务协调员办公室。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去年在重组美国国务院的过程中,关闭了国务院网络事务协调员办公室,把和网络有关的事务合并到了国务院的经济和商业部门。国会两党都有议员认为蒂勒森的决定欠妥。他们认为,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在网络空间面临两大挑战:通过网络舆论活动干预西方国家政治选举的俄罗斯、以及正在推行“网络主权”概念的中国。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艾德·罗伊斯(Ed Royce)在听证会上说,中国推行的网络主权概念强调国家对网络空间的控制,这与美国主张的个人自由和经济自由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他认为,网络主权的理念有正在扩张的趋势。
   罗伊斯议员说:“我们最近在伊朗看到了这种趋势,伊朗政权切断了移动互联网的接入,并封锁或命令公司切断那些伊朗人民用于自我组织和宣传抗议活动的社交媒体工具。独裁政权很希望让网络审查全球化,这是他们的目标。他们长期以来在国内实行这样的审查,现在他们希望诱导并帮助全世界的独裁政权做同样的事情。”
   
   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艾德·罗伊斯(Ed Royce)庆贺农历新年。他还说:“我们的外交官的任务是,让全世界抵制这种狭隘类型的网络空间,保证让美国对开放、安全、创新的互联网愿景战胜乔治·奥威尔式的预兆。”
   美国国务院官员强调,网络问题仍然是国务院的一项主要重要事务,部门重组决定是为了整合国务院的网络事务和数字经济政策制定工作。
   美国与欧盟建立了有关数据传输和隐私保护的协议,美国国会还正在推动提案,要加强美国和乌克兰的网络安全协调,对抗俄罗斯对乌克兰政治和安全事务的干涉。不过,美国国会议员认为,还是有必要加强国务院的网络事务职能。
   在众议院通过的《网络外交法》还需参议院进行表决。但目前参议院还没有议员提出对应的法案。
   如果《网络外交法》得以通过,国务院网络事务办公室恢复后的部门领导人的层级将升到大使级别。
   克里斯托弗·佩恩特是美国国务院最后一任的网络事务协调员,于2017年离任。他在听证会上表示支持恢复国务院的网络事务部门。
   佩恩特说:“显然,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更加咄咄逼人。中国大约在一年前推出国际战略,推行绝对主权的概念……中国也通过外交方式与其他国家合作,试图与发展中国家建立联盟,推进他们自己的网络空间观念。”
   他在听证会上表示,美国2011年成立了网络事务协调员办公室之后,中国和俄罗斯纷纷跟进,建立了自己的对应机构,美国不应该在这方面削弱职能。
   
   美国之音网民评论:
   美国国务院应该彻底改革
   2018年2月9日 3:58
   美国国务院就是一个专制集权国家的养狼人。历任国务卿,比如基辛格老贼完全是专制政权的老狗。
   
   不具名
   2018年2月8日 6:27
   现在不是中共封锁中国媒体。而是渗透世界各国特别是民主美国的媒体。很恐怖
   
   不具名
   2018年2月8日 6:25
   看看习近平怎样对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就能明白一二
   
   不具名
   2018年2月8日 6:23
   中共国所谓的“网络主权”就是,它可以进入任何国家网络,其他国家不能进入它的国家网络,流氓可以渗透骚扰他国网络空间,他国不能进入流氓网络空间!和记者不能自由采访流氓,流氓的奴才特务可以全世界流窜,自由出入他国,孔子垃圾全世界倒!自由信仰民主理念不能在中共国播放,传讲!
   
   不具名
   2018年2月8日 5:16
   看到这么多傻乎乎的说着中文的人,很庆幸中国很多人不是你们这样的智商,中国人很多人知道珍惜现在中国的完整统一来之不易,结束了几千年的分崩离析。而且取得了不错的经济发展,总有那么一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甚至唯恐中国不乱的人到处骂着自己的祖国。而不去通过自己的努力更好地建设中国,这种人活着也是死了。
   
   zfrane
   2018年2月8日 2:00
   中共国所谓的“网络主权”就是,它可以进入任何国家网络,其他国家不能进入它的国家网络,流氓可以渗透骚扰他国网络空间,他国不能进入流氓网络空间!和记者不能自由采访流氓,流氓的奴才特务可以全世界流窜,自由出入他国,孔子垃圾全世界倒!自由信仰民主理念不能在中共国播放,传讲!这些一边倒的流氓作风在国际上大行其道!无视他国主权利益,践踏他国信仰理念,如此邪恶歹毒政权正在祸害世界,人类到了清理共产垃圾的倒计时阶段!闲人?
   
   不具名
   2018年2月7日 10:09
   “民主”国家显现衰势,这是由“民主”基因决定的。不进行改革难有起色。网络不是关键,关键是经济的发展。
   
   天天
   2018年2月8日 11:12
   民主国家不要对独裁抱有幻想,坚决抵制和决裂才是对自己的最好保护
   
   打倒共产党,建立新中国
   2018年2月8日 0:16
   中共践踏网络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因为它甚至自己罪行累累,生怕民众揭露其罪恶。我想问共匪当局,纸能包住火吗?你们的专制、掠夺最新,已经昭然于天下。消灭中国共产党,只是早晚的事情!
   
   不具名
   2018年2月8日 0:11
   独裁、专制国家的基因更是灭亡基因——它导致权力集团和利益集团对平民的贪得无厌的掠夺(比如房地产)。民众清醒之后,自然是水覆舟!共产党封锁网络,自然做贼心虚。这也就印证共党倒台的基因和宿命。
   
   不具名
   2018年2月7日 9:57
   即使是民主制度要求推广公民拥枪武力和言论自卫权力,对立人性也不会同意---没有武力和言论自卫权力的奴隶明显比选民更具吸引力。
   
   不具名
   2018年2月7日 9:55
   中共本身就不是中国选民选举的合法政权,即使是基于少数人有枪的半民主制度?在权力斗争永远存在,对立人性永远存在下也容易重返基于少数人有枪的非民选独裁权力制度---没有武力和言论自卫权力的奴隶明显比选民对少数人里面的极端恶性,什么都可以卖的背叛者,给非民选独裁磕头的奴才,违反大多数人不自残人性的自认为神圣的傻子有吸引力,总有更具吸引力的奴隶状态和数量,总有更具利润的低标准,总有更具吸引力的非民选独裁权力,总有更极端的恶性。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尽力打击---包括建立没有自残人性,可以接受公平规则的大多数公民拥枪武力和言论自卫权力的民主制度,联邦法律,警察,国家军事力量,不论仇视民主制度的对立人性在哪里,都并非不可武力反击,击败。
   
   姜小猪
   2018年2月7日 9:14
   美国才是闭塞,还在用信用卡支付,还不准华为进入美国市场,中国已经用手机扫码支付,苹果每年在中国骗走多少钱?还以为自己开放。。。。
   
   不具名
   2018年2月7日 7:41
   美国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联合所有的民主国家屏蔽共匪对外宣传邪恶思想的网站,清理和关闭共匪在民主国家设立媒体机构,同时更应该立法禁止任何共产主义思想在民主国家传播。
   
   不具名
   2018年2月7日 6:46
   想一想,假设希特勒率先掌握核武器的二战,是什么结果。如今,中共掌握核武器,拼命发展核武器+AI,而且,习近平比希特勒更狂妄,更残忍,看看习近平怎样对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就能明白:美国,在习近平眼里,就是一个即将被屠杀的肥牛。美国在突袭的核战中死亡,指日可待。
   
   不具名
   2018年2月7日 3:49
   山姆大傻美國佬,蠢臚笨象輪換位!民主民王常窩粥,總統水桶煲飯桶!!!哈哈哈好
   
   不具名
   2018年2月7日 9:57
   确定精神没有问题?
   
   不具名
   2018年2月7日 2:56
   开放就意味着漏洞,对民主而言,这可能不算什么,大不了修复bug,容错率高。但对专制而言,开放是多令人恐惧啊,“错”了就回不了头了,这就是为啥共匪不被逼到墙角,都不会开放哪怕极小的一个领域的原因。
   
   不具名
   2018年2月7日 2:14
   谋攻为上。以开放对抗封锁无意是谋略上的高出一筹,但仅仅这样还略显粗糙。在开放中还应该加入限制的成分,应该加强对某些敌对势力的全面性的审查和监管。
   
   不具名
   2018年2月7日 1:37
   虽然民主有开放的优势,但在AI 飞速崛起的时代,专制有可能利用既有科技的进步速度,彻底压倒民主。
   
   谢选骏指出:美国之音和它的上述网民都不懂得,1、“美式开放”才比较接近“网络主权”,2、“美式开放”也是“网络主权”可以实现的一个证据。怎么说呢?1、因为“美式开放”还不够开放,还被一些公司霸权甚至国家主权操纵着,所以只能说“美式开放比较接近网络主权”。2、但是,“美式开放”的存在,说明“网络主权”(而不是共产党中国的“压制网络主权的网络主权”)是可以实现的,至少是可以不断接近的。我所说的“网路主权”,是“思想主权”的必然延伸,是网络的自主权,而不是网络的听命权。
(2018/06/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