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陈汉中对本人的攻擊污蔑]
徐水良文集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陈汉中对本人的攻擊污蔑

   

徐水良


   

2018-6-13日


   

   
   你理論上一竅不通,只是在民運中挺盛雪挺特線說胡話。竟然還要到你一竅不通的理論領域出大醜,說胡話!
   
   胡平在理論上能頂我一個角嗎?許多年前,我早已對與你類似的牛樂吼等一些人,當他们大放厥詞,說了许多與你類似的胡話,污蔑本人要與胡平爭民運第一理論家地位等等时,我就說過,你們所謂的第一第二第三,根本不在我眼裏,所以我根本不會来争你们的第一第二第三,也不会與他們去爭第几。胡平和你們的第一第二第三,與我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我需要争吗?你不僅理論上一竅不通,而且連當時我與牛樂吼等的那場辯論,你都一点不知道。
   
   即使不懂理论的中共特务机构,好多好多年以前,都已经知道胡平与本人的理论差别。他们自比阿凡提,把胡平比作阿凡提自己的带把子小锅,把我比作地主老财不带把子的大锅,对胡安宁强調:他们既要胡平这样带把子的小锅,又要争取本人徐水良这样不带把子的大锅。只有你陈汉中这样什么都不懂的人,才会永远一派胡言。
   
   二十五年前,我批判马克思主义的两篇文章出来,中共就派人找我,说他们还没有看到过比我理论水平更高的人,希望今后我写文章,都给他们一份,他们保证送到最高领导人手里。这也是后来他们最高领导人决定驱赶我出国的原因之一,說你這樣的理論水平,留在國內埋沒,可惜了,你出去,對我們、對你自己都好,否則,你不出去,對我們對你自己,都沒有好處。你陈汉中理论上一窍不通,还要懷著恶毒的心理,满口胡话,大發誅心之論,恶毒污蔑攻击本人,也不怕出醜?
   

在 06/13/2018 03:55 AM, Chongjian Gonghe 写道:

   
   胡平保重,漢中並非刻意為你辯護,你是我們這些趟了幾十年渾水的朋友中有名的大理論家,用不著,也輪不到我來替你辯護。只是覺得好笑,那些對『胡平們』橫加指責的人,最起碼應該知道「胡平,何許人也?」拜託他們能夠下一點功夫讀多一些胡平的文章,才能夠「一劍封喉」呀!
   
   如果有人以為『挑戰』了理論大師,自己就可以與大師平起平坐,也成了『大師』,這種心態,似乎過於投機取巧,只能夠讓人們看到幼稚和淺薄。
   
   陳漢中
   06/13/2018凌晨一點於美國加州
   

在 06/13/2018 03:58 AM, Shuiliang Xu 写道:

   
   谢谢三妹。越是接近决战的时候,就越是要揭露那些企图强迫中国民主运动重复八九失败道路的一切谬论。为了争取中国民主事业走向胜利,必须坚定不移地驳斥这些谬论,别无他法。谢谢三妹,让我们一起努力。
   
   胡平呀,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你无数文章,白纸黑字摆在网上,写在纸上。大家有目共睹。想采取用一万句废话,来掩盖一千句谬论的策略,恐怕没有用。
   
   我这次的文章,你和鲍彤这次写的话,(他和他儿子多次说过类似的话),也白纸黑字摆在下面,哪里有故意歪曲的地方?
   
   徐水良
   
   2018-6-13日
   

再駁鮑彤胡平


   

徐水良


   

2018-6-11日


   
   鮑彤們永遠不反省自己和趙紫陽一起,在可以號召軍隊和全民暴力反抗的時候,卻軟弱無能,不敢反抗,無所作爲,葬送千年一遇歷史機遇,導致89失敗的巨大教訓和歷史責任,永遠要用軟弱不敢反抗的懦夫精神,來引導中國人走向失敗。當中共極權的走卒當慣了,即使表面上站起來,精神上還是跪着的。
   
   尤其是,已經有當時反抗規模遠遠不如中國的蘇聯,因爲葉利欽反抗,卻取得勝利的事實,作爲鮮明對照,說明趙紫陽不敢反抗,是89失敗的主要原因。他們卻仍然沒有任何反省!
   
   更可惡的的是,鮑彤們不僅對自己和趙紫陽因爲懦弱跪着,不敢站起來反抗,而對中華民族造成的災難和損失,沒有任何反省,而且還要攻擊、污蔑和抹黑別人一切站起來反抗的努力。
   
   胡平們和鮑彤們,還有其他許多許多可疑人物,他們不僅自己永遠跪着,永遠反對革命,永遠無的放矢反暴力,反對任何一丁點暴力反抗,還要拼命污蔑攻擊那些想站起來或呼籲站起來的人,是“叫别人去干,自己坐在那儿喊”,從道德上抹黑和貶損別人。
   
   即使像本人這樣的人,最早第一個發起當代中國民主運動并为之命名,在國內鼓吹革命二十多年,多次坐牢長期坐牢,差點掉腦袋,最後被中共趕出中國大陸,又在海外鼓吹革命二十年的人,還是不斷被中共特線和這些沒有坐過牢,或者坐牢時間遠短於本人,以及沒有經歷過掉腦袋風險的人,咒罵成“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讓別人去冒險”的人。
   
   鮑彤一家,即使現在,也仍然屬於權貴階層,當中共最高層的高級祕書和高級待遇的高幹,微微諾諾當奴才當慣了,看來他們的立場,很難擺脫權貴階層的慣性。他們父子兩人,多次發表此類謬論。
   
   而中共情報機構及其特線,炮制出這類謬論後,幾十年如一日,不斷給人洗腦,不斷重復污蔑抹黑革命民主派,反映了中共在這方面的高度擔憂。
   
   我早已經一再論述,暴力非暴力,取決與掌握暴力,尤其是掌握現代化軍隊暴力的統治者,而不是取決於手無寸鐵的民衆和反對派。中國民主運動從來沒有使用過暴力,因爲他們手中沒有暴力。胡平們鮑彤們,不去對掌握暴力的統治者反暴力,卻堅持不懈地、無的放矢地、喋喋不休地對手無寸鐵的反對派和民衆反暴力,完全是搞錯了方向。
   
   附:
   
   胡平:鲍彤说:现在讲暴力的人都是叫别人去干,自己坐在那儿喊。
   
   鲍彤说:现在有人要把"和理非"搞臭,说中国这些年来就是吃了刘晓波的亏,他搞什么"和理非",弄得我们28年什么事情都没干成。现在应该怎么办?应该搞暴力革命。我说:可以,阁下,请你暴力一下吧。没有一个主张暴力的人自己出来搞暴力的,暴力都是放在嘴巴上的。所以比较而言,我赞赏汪精卫,他还确实暴力了一下——阴谋刺杀摄政王。我还赞赏秋瑾、徐锡麟啊,他还谋刺过安徽巡抚恩铭嘛,他还干过这个事儿。我说我的主张是"和理非",你主张暴力,你就去做你的暴力,咱们个人做个人能做的事情,各显其能。其实现在也没有一个人能搞暴力革命嘛。现在讲暴力的人啊,都是叫别人去干,自己坐在那儿喊。
   
   引自:鲍彤再看六四(四)
   链接: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80611/bao-tong-talks-89-li-nanyang-part4/

此文于2018年06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