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王先强著作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交通诊疗所里有个摘帽右派,叫林影,是名护士,四十多岁,与前夫育三女,与现夫育一子,为人精悍,颇有主见,不轻易屈服于时态压力。
   对于摘帽右派这个称号,林影很不以为然,甚么摘帽不摘帽,摘帽也是右派,不摘帽也是右派,总之是右派,就当一名正经八百的右派好了,何必加个摘帽,读来都不顺口的,烦人得很。不过,有人欺负她,叫她正牌右派的时候,她又会当即反驳:甚么正牌右派?我当年在市医院当护士,因为长得漂亮,那个副院长追我,我不答应,便把我打成右派了;我是因美成右,是一名美女右派!光荣的美女右派!你有我这么美吗?
   我从认识林影并与其共事的时候起,就并不觉得她哪里美,以至到风韵犹存都称不上,何以讲美?不过,我可十分尊重她,从不说她右派。她也尊重我,甚至还怜惜我。我们相处得倒是十分融洽,毫无芥蒂。
   有人当我面跟她半认真的说媒,指着我,要她将一个女儿嫁给我;道是有几个女儿,女大当嫁,总得嫁人,肥水不流别人田,就把个嫁给近身的,大家天天见面,好讲好谈好商量,可以互相照应嘛!她听后就望着我笑,笑得颇自傲,也笑得颇开心,但却不说话,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不知葫芦里卖甚么药?我在一旁,倒涨红了脸,非常的尴尬,无地自容。


   在斗争会上,林影不斗我,是少数不斗我的人之一;我很感激她。
   有一晚,开清理阶级队伍大会,宣布清理一批阶级敌人,送往农村去;宣布一个,押走一个,不容分说,阴森之极。突然,读了林影的名字;她因为是摘帽右派,自然也是阶级敌人,所以也被清理到农村去,劳动改造。事前没人知道有这回事,林影就更蒙在鼓里了,这就真的事出突然。只见在一边的林影,不慌不忙的站起来,镇定自若的说,没问题,让我回去宿舍安排一下家庭,安置好我的儿子,明天一大早我就自动到农村去。主持人不答应,不容分辩,立即命人押她上早就准备好的汽车,漏夜上路开向农村;她就这样走了。
   我在牛鬼蛇神堆里,看得目瞪口呆,为这个摘帽右派以及她的家人心痛,心沉;他们面临如此的、突如其来的袭击,日子怎捱啊?我也想到我自己,或许明晚后晚,也轮到我遭如此境地了。这种的同病,更是倍相怜!
   过了半年多后,林影回来了,正常上班,却未见有甚么宣布,案件大约也就是不了了之了。从此之后,她变得寡言少语,常常像皇帝般的威严,昂首阔步,一脚一脚的走着八字路。她大概是在展示高高在上,傲视一切,鄙视一切──我顽强自信,我行我素,看你奈何!有人说她右派的时候,她还是那两句:我是因美成右,是一名美女右派!
   十公里外的一个小码头,设了个医疗站,派驻一人,日夜为搬运工人治些小伤小病,环境简陋,条件差劣,似是在蛮荒之地上扎营般的。林影便被派了去,这带有流放的意思。料不到的是,她二话不说,高高兴兴的就去就任了。她是不屑于与诊疗所一群人为伍,而独处一处,正合其意,流放当是升迁了。
   我理解林影,钦佩她的骨气。
   土改与反右,催生出的地主与右派,是受苦难最深重的、死死挣扎近三十年的、涵盖两三代以至亲戚朋友的两大族群;他们大都是小人物,平白无故的被寃被屈,有许许多多令人悲伤的、动人的故事;这一切,该怎样的记述下来?林影,也创造了当中的一个故事。
   许多年后,我遇见林影的大女儿;她记性好,一眼便认出我来。她已结婚生子,生活还算安定。她望着我,笑得灿烂,眼瞇鼻尖,唇红齿白,脸上荡漾着的仍是少女时的纯真、美丽,正一朵娇艳的鲜花;她胸耸腰纤臀圆腿修长,细皮嫩肉,亭亭玉立,也依然一副天香国色相;她完全不像生育过的人。我也笑起来,说,你真美,还是那么美,你两个妹妹怎样了,也都结婚生子了吗,也都还像你这样美吗?她不否认,只笑着不作答。从她们那里,看到了林影基因的优异;她们身上的美,不就是林影当年的美?美女右派之美,在此可有真凭实据了。那年林影要是果决的说声同意,那她们之中有一个便可能是我的了,更可能属于我的,会就是眼前的这个尤物,正是王子对公主,地主仔配右派女,天造地设,圆满无缺,蝴蝶双飞,可惜,良缘错失,一桩好事从手指缝间溜走了;唉,望着这株已经种在别家花盆里的牡丹,我还能有啥好说?我只好问林影近况,过得可好?她说,妈妈跟小弟住在一起,有小弟悉心的、周全的照顾,很好,很好。
   林影的确很好。她活到九十多岁,脑子退化了,出了门就认不得路回家,可仍然快乐的活着。幸运的还有,她丈夫也健在,陪伴在身旁,互相扶持着,天天逍遥,逍遥不回家,逍遥复逍遥。
   看来,林影这个摘帽右派份子,历尽世道沧桑,阅遍人生百态,铁骨铮铮,屹立不倒,争到一口气了;她该还是常常昂首阔步,一脚一脚的走着八字路的吧!她还会常常反驳别人,说,我是因美成右,是一名美女右派吧!细细体味,也不得不承认,她果真很美,的确很美,从外到内都美;光看她那三个美女儿,就晓她有十足的资格炫美了!无愧一名美女右派!
   我说林影不美,是我错了;我只看见其时的外表,不究她的以往未来和全部的内在,看偏了人;我得承认错误。
   林影不只是人美,其故事也美。她的故事,肯定也是凄美的、很有美之韵味的故事!
(2018/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