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特朗普服軟:我愛穆斯林 他們是好人]
shenmecaishiminzhu
·写给俄罗斯总统梅德伟杰夫和政府总理普金的情况报告材料与请求
·写给美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的请求报告( 第九篇章 )
·写给美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的请求报告( 第十篇章 )
·写给美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的请求报告( 第十一篇章 )
·写给美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的请求报告( 第十二篇章 )
·写给美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的请求报告( 第十三篇章 )
·写给美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的请求报告( 第十四篇章 ) 上篇
·写给美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的请求报告( 第十四篇章 )
·写给美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的请求报告( 第十四篇章 )下篇第一段
·写给美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的请求报告( 第十四篇章 )下篇第二段
· 写给美国维协会副主席茹陷阿巴斯和博士生热夏提阿巴斯兄妹俩发生父亲死讯致电通告
·写给美国维协会副主席茹陷阿巴斯父亲死讯致电通告附二供国际社会组织参考相关问题重要情况维文资料
·写给美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的请求报告( 第十四篇章 )下篇第三段
·严肃揭批08年制造西藏3.14事件和09年乌市7.5惨案幕后元凶总策划人之一的阴谋罪行
·严肃揭批08年制造西藏3.14事件和09年乌市7.5惨案幕后元凶总策划人之一的阴谋罪行(上篇)
·严肃揭批08年制造西藏3.14事件和09年乌市7.5惨案幕后元凶总策划人之一的阴谋罪行
·再次呼吁欧盟组织予以考虑我的请求
·再次呼吁欧盟组织予以考虑我的请求( 中篇 )
·提供社会历史发生相关政治问题的情报资料作参考
·请世界人民听我说,
· 再次呼吁欧盟组织予以考虑我的请求(下篇序言)
·再次呼吁欧盟组织予以考虑我的请求
·再次呼吁欧盟组织予以考虑我的请求(下篇续集二 )
·再次呼吁欧盟组织予以考虑我的请求(下篇续集三)
·深刻解剖中日钩鱼岛发生阴谋撞船事件背后隐藏的秘密 上文
· 解剖中日钩鱼岛发生阴谋撞船事件背后隐藏的秘密( 下文 )
·给国际社会组织紧急发出的积极倡议书
·请世界一切爱好和平关心社会民主人权自由得到健康发展形势的人民发出自己的意见呼声
·写给英国地区高级法官Howard Riddle先生的公开信(上篇)
·写给英国地区高级法官Howard Riddle先生的公开信
· 向世界反对战争要求和平民主自由的社会人民发布的通告
· 在美国华盛顿维吾尔族社会里所发生的一桩神秘政治阴谋迫害案。第一篇章
·在美国华盛顿维吾尔族社会里所发生的一桩神秘政治阴谋迫害案。第二篇章
· 在美国维吾尔社会发生的阴谋案.3.篇章 在美国维吾尔社会发生的阴谋.3.篇章 [ 3 ] bolum
·在美国华盛顿维吾尔族社会里所发生的一桩桩神秘政治阴谋迫害案。第三篇章
· 在美国华盛顿维吾尔族社会里所发生一桩桩神秘的政治阴谋迫害案。第四篇章
·在美国维吾尔社会里发生的阴谋迫害案.5.篇章
·在美国维吾尔族社会里所发生的政治阴谋迫害案.6.篇章
·在美国维吾尔族社会里所发生的政治阴谋迫害案.第7.篇章
·在美国维吾尔族社会里发生的政治阴谋迫害案。第8 篇章
· 在美国维吾尔族社会里所发生的政治阴谋迫害案第9.篇章
·在美国维吾尔族社会里发生重大政治阴谋迫害案.10.篇章
·写给美国维协会前任主席的公开信( 第11篇章)
·写给美国社会维吾尔族麦西来普主持人的公开信
·写给美国社会维吾尔族麦西来普主持人助理的公开信
·写给美国维吾尔族社会麦西来普主持人的公开信
·写给美国维吾尔族社会长老们的公开信。
·我的声明
·写给维吾尔族同乡们的公开信 (第十六篇章)
·祝贺与悲痛
·相关发生情况重要情报资料
·相关发生情况重要情报资料二
·我的声明
·相关问题发生情况资料三
·相关问题发生情况资料四
·写给世界维吾尔族人民的请求信
·写给哈萨克斯坦国社会读者朋友们的心里话
·向无署名发表意见者作出的严重警告
·奥斯曼的形势
·我的决定
·告美国人民的公开信
·最终决定
·通知案情审理经过(第一篇章)
·通知发生故意制造车祸事件案情审理经过(第二篇章)
·维吾尔族人民有权利知道在美国社会发生的政治阴谋迫害案内情(第一篇章)
·维吾尔族人民有权利知道在美国社会发生的政治阴谋迫害案内情(第一篇章)
·穿插话(第二段)
·热烈祝贺伟大的埃及人民和平发起倒搁穆巴拉克总统的行动取得胜利
·穿插话(第一段)
·穿插话(第三段)
·两只手沾满了人民鲜血的刽子手热夏提·阿巴斯(第一段)
·两只手沾满了人民鲜血的刽子手热夏提·阿巴斯(第二段)
·两只手沾满了人民鲜血的刽子手热夏提·阿巴斯(第三段)
·两只手沾满了人民鲜血的刽子手热夏提·阿巴斯(第四段)
·提请社会读者朋友们注意
·提请社会读者朋友们注意(下文)
·写给世维大会的公开信(上文)
·写给世维大会的公开信(中文)
·写给世维大会的公开信(下文)
·我的声明
·热烈祝贺伟大的埃及人民和平发起倒搁穆巴拉克总统的行动取得胜利
·告世界民主社会及伟大的美国人民公开信
·Plaintiff’s Statement(Date:05/05/05 )
·我最初提出的法律诉讼报告
·我的声明
·热烈祝贺伟大的埃及人民和平发起倒搁穆巴拉克总统的行动取得胜利
·告世界民主社会及伟大的美国人民公开信
·写给斯迪克·阿吉这个伪君子的公开信 第一篇章
·写给斯迪克·阿吉这个伪君子的公开信 第二篇章
·奥斯曼的法庭 第一审
·奥斯曼的法庭 第二审
·东土耳其斯坦流亡政府第一任外交大臣对世维大会的意见
·相关问题发生情况资料(6 )
·相关问题发生情况资料( 7 )
·相关问题发生情况资料( 8 )
·相关问题发生情况资料( 9 )
·相关问题发生情况资料( 10)
·相关问题发生情况资料( 11)
·相关问题发生情况资料( 12)
·呼吁国际社会组织作出呼呼考虑也门总统提出的要求
· 奥斯曼的法庭 第四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朗普服軟:我愛穆斯林 他們是好人


   特朗普服軟:我愛穆斯林 他們是好人
   (博訊北京時間2015年9月21日 轉載)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5/09/201509210628.shtml#.Vf9Wd1JRGzc
   

   
   
   
   
      18日因沒有糾正一位支持者稱奧巴馬總統是穆斯林的言論,而被輿論口誅筆伐的美國大選熱門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 20日在艾奧瓦州面對公眾時終於“服軟”。
   
      據美國CNN新聞9月20日報導,這位元從來嘴上不饒人的“大嘴”19日在接受CNN記者關於“穆斯林是否是對國家的威脅”的問題時說,“我愛穆斯林,我認為他們是好人。”這位正在共和黨候選人競爭中領跑的地產大亨是在19日晚上對正在舉辦舞會的艾奧瓦州厄本戴爾高中的學生們發表這番言論的。
   
      在演講後和學生們的互動問答環節,特朗普終究沒有避開困擾其近來順風順水的選戰的最新麻煩:就在18日,因為他沒有糾正一位支持者稱奧巴馬是穆斯林的言論,遭到各方輿論的猛烈抨擊。
   
      真的是一時沒聽清?回顧特朗普四年對奧巴馬身份和信仰的質疑
   
      9月18日,特朗普在新漢普郡的羅切斯特市發表演說,在演說後一位特朗普的支持者發言稱:“我們國家現在有個問題,那就是穆斯林。你知道我們現在的總統就是其中一個,你知道他甚至不是一個美國人。”
   
      而據CNN新聞的報導,當時特朗普微笑回應道,“我們需要這個問題,這正是第一個問題。”
   
      這位支持者繼續說道,“現在有很多的(極端分子)訓練營,他們想殺了我們。這就是我的問題,我們什麼時候能躲開他們?”
   
      “我們將要看到很多不同的東西,”特朗普的回應似乎並不明確,“你知道有很多人在這麼說。也有很多人說很多壞事正在發生,我們將要看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並去面對它們。”
   
      活動結束後,特朗普的首席競選顧問萊萬多夫斯基連忙向CNN記者表示,其實特朗普“並沒有聽清楚”這位支持者第一部分的問題,只是禮節性地回答。
   
      “他真正聽到的只有關於(極端分子)訓練營那部分的內容,也就是他說必須去面對的,”萊萬多夫斯基說,“媒體總是想要一篇(特朗普)關於奧巴馬評論的稿子。”
   
      然而這種解釋顯然難以讓人信服,畢竟關於奧巴馬的身份和信仰問題,四年來特朗普一直是直言不諱的懷疑論者。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早在2011年年初,特朗普就曾組織過一次對奧巴馬的施壓,要求他給出自己的完整版出生證明,甚至表示如果總統拒絕這樣做,會派遣調查者前往夏威夷挖掘真相。此事雖然無果而終,但這對那些陰謀論者來說可謂火上澆油,他們一直懷疑認為奧巴馬出生在肯雅——特朗普甚至想過,奧巴馬的出生檔可能會給他打上穆斯林的標籤。
   
      “他(指奧巴馬)就沒有出生證明。他也許有,但上面肯定有什麼內容,也許是宗教方面的,也許上面寫著他是個穆斯林。”2011年特朗普對著福克斯新聞說,“反正我不知道,也許他不想讓這(出現)。”他的指控到2011年4月達到了最高峰,導致奧巴馬不得不公開譴責特朗普,並公開了其完整版出生證明。
   
      “我們沒時間跟這種愚蠢行為較勁,”奧巴馬對記者說,“我們都有正事要做,我也有正事要做。”作為對那些還有額外問題的記者的永久性答案,奧巴馬政府把奧巴馬的出生證明列印並貼出來供媒體使用。這個出生證明現在在白宮網站上還看得到。
   
      偶爾奧巴馬還會以他的方式去諷刺特朗普。在2011年的白宮晚宴上,奧巴馬說他會公開他的官方出生影像——然後他播放了一段電影《獅子王》的開場畫面(獅子王辛巴降生),引發現場觀眾的一片笑聲。而出席了這場晚宴的特朗普當時的表情可想而知——他甚至拒絕擺出笑臉。
   
      事情並未到此為止。2012年當美國歌星麥當娜在音樂會上稱奧巴馬是“黑人穆斯林”之後(她後來將此事稱之為“諷刺性”言論),特朗普在推特上又評論,“麥當娜是不是知道一些我們所不知道的關於奧巴馬的事兒?在音樂會上她說‘在白宮裏有個黑人穆斯林’。”
   
      而就在這一年早些時候在艾奧瓦州的一個候選人論壇上,當被問及奧巴馬對美國做出的承諾時,特朗普回答,“我可不知道他是不是愛美國。”
   
      紐約時報認為,在此之前特朗普在政壇上並不引人注目,因此這些言論很快就被人遺忘。但如今正炙手可熱的特朗普無論做什麼都會引來品頭論足,所以週四的這次舉動難免讓人懷疑特朗普是不是真的想鼓勵他的支持者相信他的這些言論。
   
      面對支持者的爭議性言論,其他候選人怎麼做?
   
      白宮在18日猛烈抨擊了特朗普。
   
      “還有人真的會對發生在唐納德•特朗普先生的選舉集會上的任何事情感到驚訝麼?”白宮發言人歐尼斯特(Josh Earnest)在他的每日簡報中說,“那些抱有攻擊性觀點的人們正是特朗普先生的大本營他完全無法鼓起我們曾經在麥凱恩參議員身上發現的那種愛國主義精神,真是讓人傷心。當七年前他的支持者在選舉活動中發出類似的錯誤言論時,麥凱恩先生立刻做出了直接了當的回擊。”
   
      歐尼斯特說的這件事在美國確實很有知名度。在2008年總統大選的一次選民集會上,當時和奧巴馬展開競爭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約翰•麥凱恩下令拿走了一位稱奧巴馬為“阿拉伯人”的女士的話筒。“不,女士,”麥凱恩說,“他是一個重視家庭的優秀美國公民,我和他只是碰巧有些分歧而已。”
   
      但根據CNN本月早先時候組織的一次調查問卷的結果,這位無意間惹了麻煩的提問者卻代表了特朗普支持者中的一種主流思潮:他們確實認為奧巴馬懷有對伊斯蘭教的信仰。調查結果發現,有54%的特朗普支持者認為奧巴馬是個穆斯林;而當調查對象擴大到整個共和黨人的範圍時,也有43%的共和黨人認為奧巴馬是個穆斯林;即使在全美民眾中也有29%的人抱有相同觀點。
   
      即使在政界,特朗普也不是唯一一位質疑奧巴馬宗教信仰的共和黨候選人;今年2月,威斯康辛州的斯科特•沃克就向《華盛頓郵報》表示他並不確定總統是否信仰基督教。
   
      “事實上我從未談及過這一點,我也並不知道情況是什麼樣的,更沒向他本人詢問過,”沃克對記者說,“您讓我對一個我甚至從來沒有談話過的人(的信仰)作出評論,打個比方說,我怎麼能知道您是不是個基督徒呢?”
   
      自從2008年以來,關於奧巴馬的種族問題和信仰問題在總統競選中就是一個爭論不休的點。2012年,當時的總統競選人裏克•桑托勒姆(他也正在參加本次總統競選),同樣也沒有對其一位競爭者指控奧巴馬為一位“非法總統”,是“一個公開的穆斯林”的言論做直接回應。
   
      “我從來沒有稱奧巴馬為奧巴馬總統,因為從法律上說他不是,”當時在佛羅里達州的一次選舉活動上,一位女士對桑托勒姆說道,“他經常說我們的憲法過時了,他常常無視它。他是個公開的穆斯林,我的問題是,為什麼還沒有什麼把他清出政府的動作?他沒有合法權利稱他自己為總統。”
   
      桑托勒姆認為他不可能在每次支持者做出不恰當的陳述時都有責任去糾正。“我並不覺得我有責任在每次誰說些什麼我不同意的內容時,就要去和他們爭辯。總統是個成年人,他能夠為自己和自己的情況辯護。我確實和總統有分歧,我想在選舉中打敗他,但這完全是為我們國家的未來考慮”,他當時對CNN的記者說,“我的位置和總統的位置都很清楚,我不認為總統是個穆斯林,我也不認為我有必要在每次有人說總統是穆斯林時我就要重申這一點。”
   
      而在2008年,希拉蕊•克林頓卻因面對類似問題時稱“據我所知,奧巴馬不是個穆斯林”這一不夠肯定的回答而遭到了批評。因此本週五,她也對特朗普這次的處理不當加以譴責,稱她感到“驚駭”。“這種評論完全越線了,完全不真實,”她說,“他應該一開始就該把這種充滿了憎惡的修辭糾正過來。”
   
      為總統寶座改弦更張,特朗普罕見“借坡下驢”
   
      其實稍加關注這次大選的人都知道,特朗普因其各種言論受到各方攻擊早就不是新聞了。但和之前他幾乎對批評不加回應,或者乾脆用更具爭議性的言論回擊的做法不同,也許是由於這次的言論直接針對現任總統;也許是按照《紐約時報》的分析,他現在畢竟是共和黨最有競爭力的候選人之一,不可能再肆無忌憚地“放炮”;週四這起事件之後,特朗普罕見的暫時沒有發聲,而是想盡辦法避免壓力。為此他取消了原定週五在南卡羅來納州的競選活動,而選擇在週六在艾奧瓦州提前面對媒體群。
   
      不過大概是“本性難移”,為了回應密集的批判火力,在週六前往厄本戴爾高中前,特朗普還是發了一系列推特,為其週四沒有糾正那位支持者的爭議性言論而辯護:“每次什麼人發表對總統的不利言論,難道我就有義務為總統辯護麼?我可不這麼看!”特朗普寫道。這觀點倒是和桑托勒姆不謀而合。
   
      在另一條推特上他又說,“我要是不支持他,媒體又要搞一個大新聞,說我干擾了這個人合法表達意見的權力。這種情況下我說什麼都是錯的!”不過當他週六晚上出現在高中生的舞會上的時候,特朗普明顯控制住了情緒。他建議這些學生們遠離酒精和毒品,並鼓勵他們在有興趣有激情的領域開創一番事業。按照共和黨人的說法,這多少有一些總統候選人的樣子了。
   
      一位女生對特朗普說,她認為美國的穆斯林是國家重要的組成部分。學生們問這位億萬富翁如果當選總統,是否會考慮在其未來的政府中選擇穆斯林官員,或者為一位穆斯林投票。
   
      “哦,絕對的,”特朗普立刻回答,“絕對沒問題。”
   
      至少在年輕人心中,特朗普的形象並沒有因週四的這次事件受到太大影響。一位厄本戴爾高中的三年級生泰勒•多納穿著晚禮服聆聽了特朗普的這次演講,對能看到這位參選人感到很興奮。“我是他的粉絲,我不認為我們還曾見到過如此重要的人物。”
   
      當然,儘管這次演講十分成功,也並不是每個厄本戴爾高中的學生都喜歡特朗普。多納表示,他的其他朋友們就支持不同的候選人。在全美範圍內,特朗普需要征服的民眾還要更多。但這次罕見的“服軟”,似乎預示著這位之前給人不按套路出牌印象的,桀驁不馴的“暴發戶”,為了總統的寶座也在產生微妙地改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