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藏人主张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亚洲未来水源争夺战
·为什么要保护雪域高原?
·印度未来水源困境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追踪观察西藏生态现况
·联合国纪录片揭示喜马拉雅山平川快速融化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亚洲水塔”的消融13亿人的水源噩梦
·关于西藏生态环境保护的几点思考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直面最尖銳的質疑《訪談袁紅冰之三》【逐字稿之三】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台灣跟一夥不打算平等的對待我、不能保護我自由和尊嚴的人組成一個國家,那我不是自願為奴了嗎?】


   6月8日袁紅冰教授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自由中國之聲》接受專訪,由主持人馬可及現居加拿大賴建平前律師,針對袁紅冰呼籲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提出敏感尖銳的問題。袁紅冰教授闡述、分析、釋疑的【「逐字稿」之三】。(續昨)
   【成立「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會激起中國包括自由派在內的很多人強烈的反對。這對整個大陸追求自由民主是非常不利、、、、、、】
   賴:袁老師,抱歉我想再談一下這個問題,因為這實際上是一個很宏大的問題,專門就這個問題談上幾個小時其實其實都不夠用的。
   我個人也有一個思想上很大的掙扎,因為原來我也一直覺得用中華民國比用自由臺灣要好,因為我覺得中國人總是有一種大國家的概念,也就是說在我們的國人裡面,或者說用自由派吧,很多自由派他是要把兩種最高價值放在一起,一種叫統一,一種叫自由;而且總希望把兩個價值同時實現。
   這個不是很多人理解的那個大一統,因為我曾經也就這個問題做過講座,在我看來最好的國家是又大又自由的,比如說像美國,其次的國家是小而自由,第三類國家就是小但是不自由,第四類是大又不自由的國家,那就是地獄。像現在中國大陸大又專制,那是最不可接受的。
   所以,很多人就覺得中國變成中華民國,又是個自由國家但是又維持統一,所有價值都放在一起。
   我原來也一直有這種想法,原來我也算是您說的第二個層面的民國派。
   但是,我確實也有思想的轉變,越來越覺得您說的有道理。
   台灣兩千多萬人她憑什麼去幫助大陸解放大陸?去把大陸統一了,整個大陸不是共產黨的國家變成臺灣管的一片土地。我覺得她自己沒有這樣的能力,也沒有必要承擔這樣的道德義務,臺灣人就是自己過自己的日子。
   我覺得還有另外幾個因素,除了自由主義的角度來看,我想自由派、民主派應該有一個基本的自由主義的理念,自由主義的理念必然會得出一個邏輯的過程,最高價值應該是自由,統一應該服從自由,所以為了自由,統一這個概念要讓位。
   統一會成為自由的障礙的時候,他不利於自由的時候,這個概念你就要把他拋棄。這樣的話,臺灣人民就會得出一個結論:道義上她有權力獨立。甚至在我看來她為成為一個基本人權,
   因為,我們說國家是做什麼的?國家是為了保護人的生命、財產、自由、安全、尊嚴,國家唯一的目的只有這個,既然國家只有這個目的,那就是基本人權。
   那我跟誰組成一個國家?我跟一夥我不喜歡的人,我跟一夥不打算平等的對待我、不能保護我自由和尊嚴的人組成一個國家,那我不是自願為奴了嗎?
   所以,我既然要保護我的的自由人權、生命財產、安全,那麼我的邏輯上很優先的權力就是我有權力決定我跟誰一夥,因為國家就是主觀意志的夥群關係,我們願意跟誰一夥,我們大家都沒有意見了,外面的人他想有意見他反對不了,那麼這個時候就產生了所謂的主權。
   在我看來,跟誰組成一個國家是一種基本人權,也許現在的民族自決權一定的地區、民族她有權力,而且是一種基本權力,甚至比其他人權邏輯上還要優先,這樣台灣當然有理所當然的權力保持自由獨立的國家,我就是獨立建國,我就是不願意跟你大陸人再一起建國。
   我為什麼沒有這項權利?蘇格蘭、加拿大的魁北克都進行過這樣的公投運動,雖然最後他們是留下來了,但是自由意志的表現,通過投票少數服從多數,多數人覺得不應該獨立,就尊重多數人的意見,從這個角度來說,她有權利獨立。
   第二個,從國際法的角度說,台灣和大陸當時是標準的國家分裂,原來的大陸分裂成兩個國家了,誰也管不了誰,有了主權、居民、土地、政府,有所有做為國家所應該有的因素。
   正因為如此,臺灣才在過去的七十多年裡面,承認她的國家逐漸減少,一直到了71年的時候,到了數量減少的逆轉的時候,所謂的中華民國退出了聯合國。
   但是,一個國家是不是真的是一個國家,他有沒有國家的本質屬性,是由他本身的現象決定的,不是外部人承認數決定的。
   比如說,我們就是一個人,我們在任何方面就是人,但是有人說一夥人投票說:對不起你不是人,我們不承認你是人,你不應該享受人的待遇,那是沒有道理。
   臺灣原來是一個獨立國家,只是因為承認她的國家逐步減少,減少到一定程度她就退出聯合國了,但是到至今為止還有二十來個(按:應為十八個)承認她,並沒有說所有人都不承認她;就算是沒有任何人承認她,法律上、道義上臺灣仍然是國家,誰也管不了我,對內對外我有主權,唯一欠缺的是國際法中的承認,就是大家不認為你是獨立國家。
   但是事實上、從根本性質上她就是一個國家。
   對此您能不能做一個簡單的點評,我囉嗦半天,因為這涉及到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就囉嗦那麼幾句,請袁老師點評一下,謝謝。
   袁:
   很簡單。對於現在的台灣而言,支撐著中華民國這個政治概念的台灣而言,中華民國就是一個偽概念。
   為什麼這麼講?因為他有一個謊言憲法。他荒謬地要求臺灣的2300萬人對東亞大陸上的十五億人承擔主權責任,他有一個不能夠表述臺灣自由民主生活方式的國歌和國旗,所以中華民國是一個一定要被臺灣拋棄的政治概念。
   這是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這是問題的一個方面。
   問題的另一個方面,是我們很多民國懷舊派的朋友,我完全尊重你們懷舊的情感,看著你們唱著跟民國有關的歌曲時,雙眼含淚,我的心也會跟著你們一起顫抖;但是我希望你們可以正視一個現實,什麼現實?就是中國未來的前途。
   你們知道中國現在面臨著是什麼一種惡運嗎?在我看來,由於中共暴政六十九年兇殘的荼毒,不僅山河破碎、自然資源毀滅,面臨瀕臨毀滅的崩潰前景,人的道德底線徹底崩潰,十五億人正在成為道德之外的存在,中國人民在中共暴政的教唆之下正在謊言化、奴性化、自私貪慾化,正在變成道德之外的存在,中共的極權主義全球擴張將把中國的國運帶到一個極其危險的道路上。
   歷史早就證明每一次極權主義擴張給人類帶來多少的存在。這種苦難都會成倍的反加在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策源地國的身上。
   知道中國現在面臨的是什麼嗎?面臨的是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之後的大分裂、大流血、大動盪。
   共產黨已經把新疆變成了人間的地獄,維吾爾人生活在人類歷史上從沒有過的如此殘酷、如此巨大的集中營中;廣闊的西藏地區,藏人被迫已經將近一百五十個人,不得不以自焚的方式、以把自己的生命埋葬在烈焰中的方式,表達出他們自己對過去故國的懷念、表達出他們對自由的苦戀。
   你們看到這一切了嗎?
   中國面臨的是前所未有的大劫難,我們的祖國,不要再做什麼民國海棠葉那種美夢了,如果你們是真實對自己祖國未來的命運負責,就要面對這樣一個殘酷的現實──我們如何能夠(面對)在中共暴政必然垮台之後。
   中共暴政被人類歷史淘汰是一種不可改變的宿命,而我們要做的是強化、加速這種宿命的進程;當這個宿命實現以後,我們如何來挽救、拯救我們自己的祖國,拯救我們自己祖國人民的靈魂,拯救我們破碎的山河;我們如何實現一種具有現實可行性的政治理想,來應對這種大分裂、大流血、大動盪的局面?
   這才是我們應該考慮的。
   再也不要讓我們的國民、我們的同胞沉睡在那種海棠葉的夢幻中。懷舊雖然溫情脈脈,但是解決不了現實的問題。
   賴:袁老師您談到現實問題我正好要問下個問題。很多人認為這一舉動,我們成立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他會激起包括自由派在內的很多人強烈的反對。這對整個大陸追求自由民主是非常不利,您怎麼看這個問題?謝謝。
   袁:首先我覺得你口中的自由派在我看來很多都是偽類。有人現在對偽類這個詞極端的憤怒,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憤怒。
   偽類是什麼?偽類就是,你不是一個真實的存在,或者說你的存在和你所表述的意涵不一致,你是個虛假的人、虛偽的人。
   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自由派,你怎麼會反對別人擁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力?
   你怎麼會把你認為好的,就像賴前律師剛才所說的又大又自由的國家這樣一個概念強加給別人呢?
   臺灣有一位著名詩人,也是我的朋友,叫李敏勇先生,他就覺得台灣是個小而美的國家,挺好的,他喜歡這個小的國家,因為他美麗。難到不可以嗎?(按:原文見《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李敏勇先生序)
   真正的自由派永遠不會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別人,這是第一點。
   更重要的是,保衛自由台灣獨立於中共暴政的存在,不被中共暴政所統一、征服,這符合政治自由哲學的理念。
   你做為一個自由派,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自由派,你怎麼會想要把你的意志強加給別人?你怎麼會不遵從這個最高的政治自由原則?
   所以賴前律師剛才說的這些,我毫不擔憂。
   我在做一件事情之前,首先考慮的是這件事情,做它是對的還是錯的?我不會考慮其他因素。
   如果是對的,雖萬千人而吾往矣;如果是錯的,六十億人都做的事,我袁紅冰也絕不做。(待續)
   
   (影音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zPlpCnu_ao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直面最尖銳的質疑《訪談袁紅冰之三》(6/8/2018)
   
   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照片來源:網路擷取與本社資料)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
   
   -------------------------
(2018/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