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东方安澜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

   义警

   义警,和和调。(和调是唱曲时的和声)

   有一天放学,我们在站岗值勤,来了三个外地人,一女二男,叽叽喳喳了一会,就过来问我这里是不是某某学校,是不是这样那样,看样子好像是执行其他任务,我一脸懵逼,没得到孙队长什么吩咐哇。

   还是老夏仔细,微信圈里问了一下,才知道他们是义警,来协助我们维护秩序。我说,既然这样,怎么不见他们佩戴任何标识。没有马甲、没有帽子、没有胸牌、没有徽章,就一身平常打扮。

   老夏朝我抬了一下额头,“和和调、和和调”。

   我问他们,他们说,报名匆忙,人多,去领,马甲什么的已经没有了。我明白了,中国人的事情不能细究。也不见他们的头领过来,只见他们自个儿拍了个照传微信,做义警,挣积分,用于孩子入学等等的事宜。老夏说,他们也是和和调,搭得够的外地人,用不着挣积分,用钱就可以直接铺路。

   我本来抱怨,所谓义警,就干立着,低头划手机,什么作用也起不了,老夏这么一说,我也就释然了,哎,“一生穷忙到白头,为谁辛苦为谁累;打工生活两行泪,双脚不蹬不出头”,本质上我们都是奴隶,身处社会底层,混日子都不容易。唯一不要看的是:两个小青年,一次值勤下来,烟头丢了一地。

   三个义警,义警了三四天,跟我们也不搭话,突然出现又突然没踪影了,不知是“新箍马桶三日香”还是另有别情?

   18、5、12

   石墩

   早上站好岗后,有一个小空闲,我溜出去吃馄饨,回来,大门口多了四个石墩。石墩上还残留着新鲜的石粉。

   石墩的意思是教育局要求,立在门口,防止坏人撞击,起到保护学生的作用。至于能不能起到保护作用,天知道。领导有领导的考量。我们学校的大门口就沿着马路,没有纵深,如果大门凹进去的,就必须在大门口设立防止撞击的隔离栏,实现人车分流。

   四个石墩,我只觉得过分蛰眼,突然增添了门口的森严。

   不知坏人会不会望而生畏、知难而退!

   孩子是花朵,是未来,保护学生,人人有责。但我想,只有坏人狠,不见坏人笨!有意要破坏,他会撞到石墩上来自寻死路?有这么不识好歹的坏人吗。但行政命令,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学校也无可奈何。

   上面歪歪嘴,下面跑断腿。反正有了石墩以后,苦了保安。早晚放学要拿绳子拖一下,车辆进出要拿绳子拖一下,虽然不重,但也不轻。重量和地面摩擦力加起来正好必须要你摆正身姿、卯点劲才能的程度。众人不识保安苦,只因保安在此中。保安员收入低,随之而来积极性就不高,保安秘诀:能少做事,决不揽事。

   拖拉石墩,我最担心的,是闪了腰。

   18、5、12

   安保

   不知何时起,校园事件接二连三,弄得整个社会神经兮兮。敏锐的教育局未雨绸缪、也相应加强了戒备,时常来检查学校的安保措施,对安保设备甚是严格,要求不折不扣配备到位。

   经过几次检查,钢叉、电警棍、辣椒水、警用电筒、武装带,还有灭火器,我们按照要求,到指定专营店买好,校长开了安全会议回来,嘱咐我们把这些装备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以随时应付教育局的明查暗访。

   一个外地民工子弟学校,安保硬件面面俱到,真是中南海的安保地沟油的命,“厉害了,你的国”!我们站岗,头戴钢盔,身穿防刺马甲,手拿橡胶棍。晚上值班,开启学校围墙的电子围栏,大门的红外线对射报警,小小学校,打造的铜墙铁壁,真是处处坏人处处防。

   孙队长过来,看了,叹声说,这下子,总算整改到位了吧,领导不知还有啥挑剔的。另一个说,实在要挑,总有不完善的地方。不挑点毛病,显不出领导的水平。又说,这么装备齐全,弄的紧张兮兮的,真的对付坏人,动用时会不会手忙脚乱。

   我接着话嘿嘿一笑,真的有坏人来,我第一个撒丫子,他奶奶的,赚一点点刚够活命的可怜工资,去搏掉小命,犯不着的。

   大家心领神会,都哈哈大笑。

   18、5、13

(2018/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