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槟郎文集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16汉师2班 杨悦
   
     槟郎老师在文学院自然是很有名的,不过有名的点和其他老师着实不一样,很多人都说他很特别,说白了就是怪。这个怪人还有个很怪的名字,叫“槟郎”。据说他写了很多很多的诗,有的很好,有的又白又怪。说实话,我当初选李老师的课,完全是出于新鲜感和好奇,完全不知道槟郎是这样的槟郎。
     记不清是刚开始的第几节课了,老师给我们看了他的诗《诗人槟郎之墓》。“墓碑上千疮百孔字迹锈蚀/诗人槟郎之墓,这是/在巢湖岸边的青山坡上/还是在江宁大学城的方山呢?”一个才步入中年的人,写起自己的墓来,没有一丝惧怕的意味,悲怆又淡然,自知又憧憬,好像是越过生命直接去写永恒。这个墓在哪里呢?不知道的,可能在巢湖,可能在方山,反正是诗人生命中很重要的地方。那槟郎在里面吗?不在的。“枯瘦的荆棘向黄叶诉苦/它的根一直深扎到黄泉/却噬取不了墓主人的血肉/被引向听那条扬子江的潮声/诗人早已火化成灰烬飘散/流布了安徽江苏两省的江面/滋润着两岸绿油油的花草”。写得揪心又浪漫。诗人的血肉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他的灵魂淌进了有灵魂的水里,滋养着曾经滋养他的土地。看完了这首诗,我再次上下打量了讲台上的中年人,比他第一次踏进教室时看得更仔细。他真的太普通了,个子不高,肤色有些暗,诗里面那些孤傲、自卑、憧憬、敏感、悲怆、神经质,都通通哪里去了?这样看着好像跟他无关一样。大概只有下笔的时候才会喷发吧,谁知道呢。
     后来在讲韩国旅游的课里,李老师给我们看了他十几年前在韩国当外教期间的照片,我是吃了一惊的。老照片里的槟郎,皮肤白皙,虽然有时刘海有点奇怪,但气质始终是干净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可能更多人更愿意把“诗人槟郎”这几个字,跟曾经照片里的他联系起来吧,就好像很多人认为诗这个东西,是干净的、光鲜的。不过我们都知道,老照片定格的年轻身影,和讲台上侃侃而谈、有些啰嗦的小老头,共同构成了完整真实的诗人槟郎——一个你接近了就会开始有些理解他的怪人。
     可能是因为我一开始就给槟郎贴上了“怪人”的标签,我始终认为槟郎是有些孤独的,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孤独吧。我一直觉得孤独不是一个太坏的东西,它或是让无法释放的情感在你的一颗心里不老实地翻腾,或是把你整个的情感思绪都可得冰凉安静,能给你与自己独处的时间。李老师的孤独,集中外现在他在韩国又松大学做外教的那段时间里,这是有理由的、外现的孤独。在平时,我看到的槟郎可能一直有些比较内隐的孤独,大概傲气的人多是容易孤独的。槟郎给我们上选修课时,很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直保持比较高的兴奋度。不知道我是否感觉有误,槟郎在呈现他的旅游文学世界时,是不确定台下的学生是否能理解他的,有时我甚至会觉得学生的倾听,可能会给他一种安全感,一种会被理解的安慰。
     再回来说说槟郎的诗吧。槟郎很多诗都是很白的,还没有一些打油诗押韵,但如果读下来,会发现也不是味同嚼蜡,甚至会有些喜欢这种白白淡淡的图景。有一首《打菹草的回忆》:“打菹草的山乡少年/在自家的庭院里/切猪草,拌上米糠和洗碗水/大猪欢叫着奔向石槽/他抱着小狗,看着宠物吃得香/想象着遥远遥远的城/那里有香喷喷的大肉。”寥寥淡淡的,就勾画了一个乡间少年,稚气、纯净,少年的想象遥远又模糊。读起来没有饥饿话题那么揪心,接近是一种夹杂着憧憬又决不会兴奋的辽辽远远的情绪,淡得像粽叶的气味一样,即使有家禽家畜的叫声,还是让人感觉很安静。
     其实槟郎的很多诗都是有起伏的,我觉得他有情节的诗好读一些,或者说诗里的故事算是一种故事化的情绪。比如《弯弯的小巷》,基本的情绪起伏就是安静,安静,恐惧,然后吓你一跳。“怎么走进来的?/不知道,仿佛从记忆起/就在这小巷里走/弯来弯去的小巷。”前半部分,安安静静的,主要的画面就是走、弯来弯去,读起来晕晕的。接下来就开始铺垫恐惧的情绪了:“墙上有斑驳的字迹/已给岁月的雨水冲洗/仍能辨出是吓人的话/新贴的字一样吓人/感到阵阵恐惧/脚下是冰冷的青石板/前后是低头不语的人/偶然相互道路以目。”安静是继续了,不过主人公是被吓到了,压住内心的恐惧与周围的安静保持和谐,气氛逐渐酝酿出压抑。接着高潮总算来了:“忽然,前面有人叫:/就是他!就是他!/从后面跑过几个/大汉,与前面的同伙/将一个前面的人扑倒/又押着消失在前方。”压抑的气氛一下子崩破,受攻击的对象确定了不是自己,主人公也骇了一跳,安静随着那伙人的离去又回来了,紧接着还是压抑。“硬着头皮往前走/觉得不应退回/感到再坚持便到尽头/一弯蓝天给我勇气。”都走了这么远,总不能再退回去了,一弯蓝天给他鼓励,壮着胆子前进。最后的结尾太有意味了,结束得很压抑,故事在未知的迷茫和硬着头皮的孤勇中戛然而止。
     槟郎的诗里我比较欣赏的、可以形成类别的,是写别人的爱情的诗。槟郎也写了很多给自己的爱情,不过那是基于他自己的真情实感切身经历的,好像让人觉得更容易些。把听闻的别人的琐碎,借自己对感情的体会,或代入或旁观姿态地艺术化还原、诗化的讲述,更是一个熔炼的过程。槟郎不是传声筒,他是个酿酒的,还很贪杯,容易把自己陷进去。《大力寺的尼姑》就很美:“她走向庵堂/救她命的师太如亲娘/多少个二十年都弹指过/只是隧道里吐出的车辆/熙熙攘攘的朝山客里/不会有她的俊美的情郎,”寥寥数语,就了结了这个没有结局的故事,平淡忧伤。起头青涩、中间激烈,最后归于平静,槟郎的情绪随着情节起伏,字眼没有千锤百炼,却字字踩在鼓点上。
     从读到《诗人槟郎之墓》开始,我就知道槟郎对于生死这个话题有种不忌讳的偏爱,好像非常不介意去触碰它、解读它、甚至调侃它,态度可轻松可沉重。而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学生而言,这个话题好像带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有一种冷冰冰的刺激,好像越神秘的东西我们就越想去洞透。我挺喜欢的一首诗,是槟郎的《生命的尽头》。如果一个抽象的东西,我们非要用形象的甚至诗化的语言去阐释它,那一定是非常有意思的。“那里有一扇门/通过长长的甬道走进/如梦一般的地方/丢下肉体的灵魂/更时时地回头似留念/似走似飘又似飞行。”小的时候,我也想过生死交替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我想过会不会是在长长的白色管道里,我们透明的灵魂排队漂浮着,等待通过。原来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槟郎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只是他诗的开头、臆想的开始。“地狱与天堂/截然相对的不同/却都在那扇门的后面/藏着永恒的秘密/活着的人暂时进不去/进去的人永远出不来。”诗人的想象是远很多的,他把死亡吊着世人的好奇,写成一道隔开的门,这个门还是单行道,死后世界的秘密被紧紧关着,谁也放不出来。最荒唐可爱的是诗的结尾:“没关系!待准备好/我将去尽头探险/长绳子牵在你的手里/我一摇铃,你就使劲拽/回来写些新槟郎诗歌/一切便会真相大白。”简直是疯了!一根可以跨越生死、逆反自然规律的长绳子,亏槟郎想得出来!
     这个怪人的思绪,也像是一根有鬼才的长绳子,串起了槟郎老师的诗,不知延到哪里去,是巢湖岸边的青山坡,还是江宁大学城的方山呢?
     2018-6-5
(2018/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