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的诗与远方]
槟郎文集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的诗与远方

   
   
   
   
   


   
   
   
   
   
   
   槟郎的诗与远方
     17汉师 唐瑶
     诗与远方不仅是指槟郎的诗歌与他旅游过的风景,之于槟郎,更是一种情怀。
     ——题记
     大一下学期无独有偶地选了李槟老师的旅游文学课。初上李老师的课,便觉得他是一个很随和、平易近人的老师,内心暗想,李槟老师为人一定很谦和。刚进教室,老师给我的印象便深留在心:李老师个子不高,有着圆圆的肚子,戴了副黑色方形边框眼镜,发量比较少;身着一件白色衬衫,一条黑色西裤,松松垮垮的,会随身带着一杯茶杯,说起话来很快有时候也很模糊。总而言之,我对李老师的第一印象深刻。
     在第一节课上老师就和蔼地告诉我们他的笔名是“槟郎”,这可不是吃的槟榔!而是取义为“一个名叫槟的男子”。初听此名,我便想到甄嬛传,甄嬛唤皇帝为“四郎”,所以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匠心独运。这既和他的本名有联系,又是古代对男子的一种称呼,颇具文化底蕴。其次,“槟郎”与“槟榔”同音,李老师在给自己取笔名的时候也一定想到了这点,我也猜测二者或许也有联系吧。或许槟郎想让自己的作品像槟榔一样,越读越有味,越仔细咀嚼品尝越能得到更多的感悟和这里。确实,每次读槟郎的作品,总能让我身临其境,感受到他是一位浪漫有情怀的旅游文学诗人。
     在随后的第二节课上,槟郎就向我们坦述他是孤独的,而我后来一次一次上槟郎的课,确实也感受到他的孤独与不被世人理解。也许槟郎注定是痛苦、孤独的,因为他是诗人,而诗人就是如此!他们的笔触或是锋利而揭露事物本质,或是抽象而隐含深刻意义。他们能够洞察世界,说明真理,却难以被世人接受,我从内心感到惋惜。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里,槟郎不同流合污,他怀着赤子之心,用最纯洁的语言向我们诉说他内心最独特的感受。他的诗中有太多的隐含意义、假设与期望,可是也有更多的不可能难以实现,甚至于有些被扼杀在摇篮之中。让我感到安慰的是,槟郎以另一个老师的身份,让他的精神能够继续传播。我更庆幸的是,我有这份运气能够选他的课。
     其实一百个人去过同一个地方便会有一百种感受,但是槟郎并没有把他的意志强加在我们身上。让人感到舒服的是,槟郎会用他的摄影、诗歌和散文带我们一起走进他的世界,向我们展示都属于他的记忆。有异国风情的韩国济州岛,有令人向往的南京爱情隧道,有凄美的樱花等等。
     槟郎的那篇《济州岛记游》给我留下深深的印象。通过《济州岛记游》,我了解到关于韩国济州岛的一些特色,感觉像是自己去济州岛玩了一趟。“济州岛,是一般中国人较熟悉的地名,因为中国与巴西的一场世界杯足球比赛就在这个岛上举行的,这里也是中国人不需预先签证而能到韩国的一个地方。”文章开篇就对济州岛做了一个总结,让我这个毫无经验的人也能大致认识济州岛的面貌。同时,阅读完这篇文章,通过槟郎的笔触,让我看到了我去不到的地方的人文风景。
     文中第一个吸引我的景点便是“怪坡”啦。“面包车到了怪坡,便熄了火,车子神奇地爬起坡来。我们便议论起来,有的说是下面有一个特殊的磁场,有的说下面有铁矿石。到怪坡的上端,我们下了车,导游拿来一个水平仪放在公路上,水银球偏到了下坡。路边的一家店铺免费提供自行车,我们都一个个骑了,下坡时要用力踩,上坡时则用很小力就行。”读到文章的这里,我很迷惑,想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跟随着槟郎的思维才得知原来怪坡附近并无磁场,而是周围的景色使人发生错觉,误将上坡看成下坡,下坡看成上坡,好不有趣!
     第二个吸引我的点便是石头公公了。文中这样描述道:“我们走在园中,导游指着一个石头雕成的老人像说,这是济州人的祖先,也是当地的守护神,名叫石头老公公,它的身上有灵气,摸它的鼻子生儿子,摸它的肩膀发财运,摸它的帽子身体健康。”通过对石头公公身体的各个部位描写,使得石头公公的形象活灵活现。也正是因为这样细致的描写,让我感受到槟郎对于异国文化探求的精神。
     另外,在我拜读的槟郎作品的过程中,总能感受到他对于祖国、家乡、妻、子深深的热爱之情。“现在坐在宿舍的电脑前写文章,我想到了西归浦这个地名,祖国,我什么时候能再回你怀抱呢?爱妻呀,我多想回国与你快快相见!书桌上的石头老公公在保佑着我,我的愿望很快会实现吧。”这段话是这篇游记的结尾,一个问号一个感叹号让我深深地能够体会到槟郎身处他乡的发自肺腑的思乡之情。
     关于爱情,槟郎的《爱情隧道传奇》、《南京爱情隧道》也让我久久回味。在《爱情隧道传奇》里,以“每年的8月13日,她都孤独地过一个节日,她都要到一个荒僻的地方,泪水滴在燃烧的纸钱上。而今那儿以爱情隧道而闻名,而她只好悄悄地躲在附近”为开头。
     孤独、荒僻、泪水、燃烧、纸钱,这些字眼无不奠定了一种悲凉的氛围。“你也发现这儿很美?还认为只有我一个人幸运。看两边被车厢刮齐的树,却在天空枝叶交错,构成一个绿色的铁路隧道,好一个美丽的童话国。”故事继续发展,男女主人公邂逅于爱情隧道,于是,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展开。他们在这里爱得忘我,爱得忠诚。可结尾,却好似晴天霹雳。写道:“而今被好事者发现,如乌克兰的爱情隧道闻名。谁知男主角已经死了,代她告御状而被截的途中。8月13日,她的心在那儿破碎,他的左撇子焦急地摆动。”我读到这,心猛然一颤,为何美好的爱情不能得到美满的结局,我气愤我也伤心,这段爱情让人唏嘘不已!抛去设计精妙的故事,8月13日这一线索也很独特,槟郎是左撇子,而8月13日又正是国际左撇子日,这样的安排独具匠心!
     再次读到另一首诗《南京爱情隧道》时,我总觉得这是对上一首诗的一种怀念。“亲爱的,每年的这一个神圣的日子,它是我们心愿的永恒见证,我们都来龙吉山麓的南京爱情隧道留念。”这是《南京爱情隧道》的开头,这颇具仪式感的陈述,像是男主人公的内心独白,冷谈平静地诉说着他对女主人公的思念。接着,无论是男女主人公双手在轨道上方握紧,还是女主人公在单轨上嬉笑着奔跑着,都是女主人公美好时光的再现。这样的美好与现实的反差令人痛苦。“亲爱的,此生不管是相守还是分离,不管是生前还是死后,我们都共有一处守望,便是南京爱情隧道的现场。”结尾刻骨铭心的誓言让我感动。
     除此以外,《李后主的樱花》我也很喜欢,因为它有着厚重的历史感。“江南春早,故国名花还有心开放吗?一树树的白玉,如琢如云如雾如缎如雪。”开头,诗人便将樱花拟人化,并且连用五个比喻,将樱花洁白如玉的特质描绘得很有质感。南唐后主李煜在金陵肉袒出降,被北宋军所俘沦为下囚押往开封汴梁,南唐灭亡。槟郎从花开篇,来写亡国的凄凉感。花还在,国已亡,物是人非!用樱花承载这份沉重却也曾浪漫过的感情契合了“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意境。“江南春早,故国名花还有心开放吗?补封你为中华圣花第三佳丽吧,梅花牡丹后。归来吧,柔洁的花?何时能梦回南唐!”诗仍以花结尾,首尾呼应,也包含了作者复杂的情绪,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呐喊。
     槟郎的诗还有很多,每一首都有它独特的内涵。可是还有很多人都没有到读槟郎的作品,就像一颗颗珍珠等待着被发现,我为此感到遗憾。作为拜读过槟郎作品的一员,我真的觉得幸运,并且获得了很多知识。我深切地感受到槟郎的作品不仅是诗与远方,更诉说着他的情怀。如果有机会,我还想继续上槟郎老师的课,做他的“弟子”。
     2018-6-12
(2018/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