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文集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人如斯槟郎

   
   
   
   
   


   
   
   
   
   
   
   诗人如斯槟郎
     16汉师 戈于晴
     我想,我是幸运的。因为我遇见了“旅游文学”,遇见了那位名叫“槟郎”的诗人。
     依稀记得在寒假的时候,我紧盯着电脑,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地进行着“抢课大战”。眼看着“旅游文学”这门课仅剩下几个名额的时候,我便眼疾手快地将它收入囊中。后来才知道,这么受欢迎的选修课是李槟老师开设的,而我也早就在学长学姐口中听说了李槟老师授课的独具魅力。现在想来,这或许是一种缘分,也许那时的我便注定会成为这位笔名为“槟郎”的诗人的忠实读者。
     后来,在课程快结束的时候,槟郎给了我们三个论文的题目:旅游文学的特征、关于南京的旅游文学的研究以及赏析中国现当代的旅游文学作家作品。对于第一个题目,听起来就觉得枯燥乏味,我便果断放弃了。而对于第二个题目,我来南京两年不到,好多景点都还没有去过。虽然槟郎在课上带领着我们领略了南京的许多名胜,但毕竟没有亲身的经历,谈不上研究。况且,我想前人对于这方面的研究肯定比我透彻得多,便也放弃了。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题目了。说起旅游文学作家,我认识的还真不多,可现在我的身边不就有这么一位旅游诗人——槟郎吗?在写小论文的同时,可以再一次细细品读槟郎的作品,又何乐而不为呢?
     首先,让我们来谈一谈诗人槟郎。若是之前有人与我谈及槟榔,我的第一反应定是那一种质坚硬,不易破碎,气微,味涩,微苦的果实。而现在,我的眼前定然会浮现出这样一幅幅的画面:一位老夫子模样的诗人,衣着朴素,走在夫子庙,立在桃叶渡,赏着秋天的栖霞山,漫步在爱情隧道,徜徉在韩国的滑雪场……画面的留白处则飘荡着槟郎所作的一篇篇诗歌散文,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在我看来,槟郎却也像极了槟榔,同样坚韧,同样昂然,同样需要细细品味,不是么?
     不知是谁跟我说起,槟郎是安徽巢湖人。自安徽至南京,这个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可是离家几十载,又怎会不想家,再坚强的人,也始终会有一些眷恋。于是,《巢湖西坝口》《忆巢湖姥山岛》《故乡的半汤镇》《怀念我那巢湖故乡》等诗歌散文作品便在他的笔下诞生了。
     这么多年的工作与生活,槟郎应是把南京当做了他的第二故乡,不然他的笔下又怎会有那么多关于南京名胜的美丽篇章,不然他在给我们介绍南京景点时又怎会是那样的向往与怀恋。
     似乎每个人都会喜欢那些流传着美丽爱情故事的地方,我也不例外。所以,在槟郎的课上,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听他讲说“桃叶渡”。不得不说,槟郎与师娘在秦淮河边桃叶渡的浪漫爱情故事令人沉醉。“不觉间又来到这里,夫子庙一角的二人桃园。桃叶渡口的美少女啊,执子之手已十六年!”
   原来,当槟郎写下这篇《执手桃叶渡》时,他们已相恋不少岁月,可他们恩爱依旧啊,时间似乎并没有让他们的爱情变质,这样的爱情又怎能让人不顿生羡慕之意。这首诗,让我看到了爱情最纯粹的模样,也让我对爱情有了更多的向往。
     槟郎的爱情,也许不是爱的那般轰轰烈烈,可是他与妻子的爱情简单而纯朴,真挚而动人。就像他在《南京爱情隧道》中所写的:“重温最经典的姿式,各踏一条铁轨前行,两只手却在轨道上方握紧。看我们努力走得更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道路悠然地深入远方的密林。”就这样,时光未央,岁月静好,看天上云卷云舒,观庭前花开花落,直到白发苍苍。
     有人说,槟郎时常会给人一种很风流的感觉,但看了槟郎的这些诗,我们都可以发现他着实很爱他的妻子。在他的诗中,我们不难找出他与师娘爱情的影子。除了上面提及的,还有《秦淮女郎》
   中所写道:“千年来的胭脂色褪尽/河水诉说着古老的艳情/颓废的残柳摇曳新绿/红墙绿瓦执著不朽的余韵/长发婆娑娇羞若惊鸿/眼如泮池秋水深刻又清新/夫子捋髭须挪步欣赏/女郎是秦淮河的现代佳景/踯躅人世漂泊到六朝旧京/流不去大江的是相伴的双影/从此后庭花间有烟月人家/秦淮女郎,我诗意的栖居城。”
     对于从未出过国的我来说,槟郎的韩国之行也是让我很难忘的一次“旅行”。课上,他给我们展示了去韩国的茂朱滑雪场和济州岛写下的游记,他还叙写了他在韩国的点点滴滴,包括他在韩国过的白色情人节、圣诞节、平安夜等等。我还记得他给我们讲述的那一次难忘的篝火晚会,那师生欢聚的场景。因为课上看得不尽兴,所以我特地找来了几篇作品,坐在桌前,细细赏来,如《济州岛记游》《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异国圣诞平安夜》等等。槟郎在《济州岛记游》的结尾处这样写道:“祖国,我什么时候能再回你怀抱呢?爱妻呀,我多想回国与你快快相见!书桌上的石头老公公在保佑着我,我的愿望很快会实现吧。”槟郎的字里行间,我读到的,是他与同学同事之间相处的欢愉、离开祖国后浓浓的乡愁以及对于对妻子孩子深切的思念。他把这些复杂的情感都倾注在文字中。又如《我的中国心》《访问韩国大田的华侨小学》等等,这些都是他十分优秀的散文作品。
     近段时间,我亦拜读了他的作品《有火的石头》,感触颇深。我对这首诗印象深刻,因为它的名字就很别致。“我最喜欢一种石头,是有生命的石头,是很独立的石头,是有特别脾气的石头。这便是有火的石头,不能当做普通石头欺负,不能随便敲打它,否则就容易冒出火。是的,它很另类,孤独而不能随群,更不比螺丝钉或万金油,因为它心中有火。”
     是谁将这样一块普普通通的打火石,变成了一块有个性、有脾气的、有火的石头?它不是平凡的石头,不会屈服,不会将就,不会任人欺负。确实是颗可爱的石头,我断定,它的作者一定也是一位独具匠心、与众不同的诗人。这样值得我们细细品味的诗歌还有很多,诸如《小小的地球》《清晨的大雾》《美味的桑葚》《春归的燕子》……所以说,艺术源于生活,这些诗篇就将这个道理很好地诠释了出来。微小处见真知,可见身边的事与物都是我们创作的源泉。
     这样看来,槟郎定是一个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热爱祖国的诗人。同时,这样一位痴迷于旅游文学的诗人也是孤独的。他的诗歌散文作品装订成册后,似乎可以装满我家的那个书橱。可惜的是,知音难觅,伯乐难求。现在的人太浮躁了,能够静下心来,品读诗歌的人很少,更别说去创作。许多的人,或许也去过很多地方,或许也为风景痴迷,但他们之中又有多少人能够像槟郎一样,把所到的每个地方都用文字细细地记录下来。他的诗歌,他的散文,无一不是一笔财富,值得人们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捧一杯香茗,揽一缕清风,慢慢品味。
     这学期的课很快就要结束了,此后,便再也听不到槟郎上课前播放的动听歌曲,再也听不到槟郎亲自朗诵的一首首优美的诗歌,那一篇篇极富感染力的散文,惋惜之感油然而生。确实,能够在我的大学生涯中遇到这样一位有才华且平易近人的老师是我的荣幸,我很庆幸自己选择了旅游文学这门课,庆幸自己遇见了这位老师,这位老夫子,这位诗人。感受着他的朴素,他的张狂,他的风流,他的专情……既然不舍,那就再一次闭上眼,细细品味,静静聆听,就如缓缓的小溪,沿着曲折的山径,款款而来,丝丝萦绕,袅袅展开,一遍又一遍……
     槟郎在旅游文学方面的成就毋庸置疑,这寥寥数千字又怎能完全描摹出槟郎的风情。只能说,所谓诗人,大抵如斯。
     2018-6-12
(2018/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