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柏林的马克思坐着恩克斯站着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昂山素姬呼吁尽快停火和谈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貌强 Maung Chan (南洋伯)
   
   Rainy Season雨季光临了!Monsoon夏季风暴也尾随而来了!
   报载马圭省城镇农村被大水淹,一小孩两大人死亡,汽车、马车、牛车无法走,在Minbu镇有一辆汽车被洪水冲走,好多地区河水泛滥、简陋桥梁倒塌、老木桥旧隔板被激流冲垮——劳苦大众衣食住行又成大问题……
   衮衮诸公是否觉得:时间老人在缅甸独立十年后,一坐下休息——就是70年不变了???


   追忆小时故乡板庭梧被季节风大吹特吹时,河水泛滥、大街小巷被水淹。因大街道住屋都是高脚顶着、巨柱撑着,所以显得高枕无忧——还可居高临下、冷眼看着屋下水哇啦哇啦流,鱼、虾、蛇、龞、树叶、花朵、坛坛、罐罐…….随波逐流!
   内战杂牌军烧杀抢掠时,我们就是躲藏在地底栋梁旁阴暗隐蔽处静默保命——才侥幸逃过一劫又一劫哟!
   但大劫难逃——故乡全镇最后被内战杂牌军洗劫一空,然后纵火烧毁!
   可怜的我们坐牛车马车,先到克伦族亲戚家乡避难——那虽是原始森林区,但狂风暴雨还是吹得树倒下、茅顶飞走,足够我们小孩子们吓破胆!
   后来终于辗转逃难到久仰大名、如雷贯耳的首都仰光。
   正所谓闻名不如见面——定居后才知原来如此:狂风怒号时茅屋倒塌,雷雨过后,街道水淹….
   在雷神、雨神、风神的第三天眼中:仰光还是70年不变也!
   请看:
   下图是最近被暴风雨大发神威过的——下缅甸(Lower Burma)旧首都仰光!
   像刘备“三顾茅庐”的市郊“茅庐”类、杜甫写诗作词的“草庐”类、劳苦大众的“贫民窟”…、、纷纷迎风倒塌了!
   
   
   
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屋倒塌而扯断大路边的电路线——缅甸 = 免电了!
   
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树横倒在铁路与公路上——汽车喇叭直响、行人怨气冲天、火车呜呜哭泣…….大家寸步难行哟!
   
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女灾民呆坐在被狂风暴雨摧残的废墟似的杂物堆前——无语问苍天,更欲哭无泪!
   
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这些不是比唐诗“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更惨吗?
   请默默心领神会:
   八月秋高风怒号⑴,卷我屋上三重茅⑵。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⑶,下者飘转沉塘坳⑷。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⑸。公然抱茅入竹去⑹,唇焦口燥呼不得⑺,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⑻,秋天漠漠向昏黑⑼。布衾多年冷似铁⑽,娇儿恶卧踏里裂⑾。床头屋漏无干处⑿,雨脚如麻未断绝⒀。自经丧乱少睡眠⒁,长夜沾湿何由彻⒂!
   安得广厦千万间⒃,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⒄,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⒄!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⒅,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请再看缅甸西部若开邦——印度洋此岸的中国石油天然气管、“一线一路”21世纪丝绸陆路与快铁的起跑点:
   
   
   
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实兑-仰光公路因大水与滑坡出现三处中断!许多村庄被被水淹!风吹倒茅房!
   实兑-安县道路积水不断上涨,积水深度3英尺,车辆无法通行!许多村庄被被水淹!
   
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请再看看上缅甸(Upper Burma)——人字形一带一路必经要道的风灾水灾惨况:
   
   
   
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缅甸时间老人呀!
   您老人家见到鱼米之乡、中印经济走廊、人字形一带一路沦为泽国、废墟,您不伤感吗?
   当然您老完全可以耸耸肩,用地理科学论证:完全因为西边若开山脉与钦山脉的夏季风 + 暴雨,使激流沿着山腰山脊滚滚东下——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时间老人仰天摇头长叹:实在无能为力哟!无可奈何哟!……、、难道衮衮诸公能水来土掩吗?
   
   唉!我回嚼年轻时期的雄伟豪迈歌词:
   ~~要高山低头!~~要河水让路!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下定决心!
   ~~不怕牺牲!
   ~~排除万难!
   ~~去争取胜利!
   说实话:没有那种愚公移山、发奋图强、无畏无惧、勇往直前的艰苦奋斗精神:
   *半世纪不变?七十年不变?壹世纪不变?~~也不算久哟!
   *即使完完全全不变~~也不要大惊小怪哟!
   *阿弥陀佛!
   
   

此文于2018年06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