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风筝》面面观]
张成觉文集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中国会跟美国“一拍两散”吗?
·望七抒怀
·答非所问与只听不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图未穷而匕已见——评沪公安称“只有一国,没有两制”
·美国人心思变,中国呢?——奥巴马当选的思考
·不把人当人的狗官
·莫把华府作燕京---《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背后
·“大王”并非在彼岸——再谈《城头变幻大王旗》
·57右派没有“明白人”?——与张耀杰先生商榷
·将军一去大树飘零——漫议学术大师与中国
·国家对你做了什么?——有感于《追寻流失的全民财富》
·法学权威的高论与杨佳案的现实
·杨佳案了犹未了
·特区高官如此不堪?
·经济学大师的悲哀
·特区政府亟需认真“查找不足”
·旷世昏君与一代英才——读《才子邓拓》有感
·高官问责岂容官官相护?
·“神七三雄”与农民工两亿
·从李鸿章想到“一二·九”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陪都重庆理应宣扬
·文革是这样的吗?与XXX先生商榷
·国师的锦囊妙计
·“劳改”-中共暴政的标志,读《劳改手册2007-2008》有感
·历史岂容随意篡改?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怎么回事?——与陈破空先生商榷
·李鸿章的“四个第一”和“三个代表”
·“医者父母心”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筝》面面观

   據說,《風箏》現時在大陸熱播,而且好評如潮。筆者趨時,上網看完51集,深受震撼。連續多晚夜不能寐,滿腦子晃動著那些人物的身影。實在是骨鯁在喉,不吐不快。遂為文一抒胸臆。

   一言以蔽之,該劇集固然不乏人性因素,但立足于一個大謊言,觀眾或論者不可不察也。

    一劇中女主角韓冰,受戴笠派遣,以“影子”為代號打入中共多年,1946年春即於延安官居保衛科長,專責搜捕國民黨特務。而男主角共諜鄭耀先,1931年潛入軍統,化名“風箏”,抗戰勝利後國共和談期間,奉戴笠命親赴延安與“影子”接頭不果。此後兩人較量33載,至1979年底終於互相證據在握,確認對方真實身分。而此時韓已愛上鄭,為免落敵手,於其面前服毒自盡。

   上述情節乃徹頭徹尾之編造!

   據軍統負責人唐縱日記1942年8月23日所載,唐稱當時延安很亂,“可惜我們沒有一個內線”。足見韓冰之存在子虛烏有。而中共參加過其時之延安整風的一眾老幹部無不回憶稱,在此前後的“搶救運動”中挖出大批“國民黨特務”,全部是假的。由此更證明韓冰之設置根本站不住腳!

   眾所週知,藝術的第一生命在於真實。離開真實,便屬謊言,可信度為零。

   至於鄭耀先隱身軍統38年的神話,也同樣經不起推敲。中共建政後大力頌揚的間諜有“前三傑”;李克農、錢壯飛、胡底;“後三傑”熊向暉、陳忠經、申健。分別滲入中統或胡宗南身邊,並無打入過軍統也。

    二有論者指出,該片之與眾不同,不在於體現了反右、文革的那段歷史,而是第一次以正面角度揭示了“國民黨方面的特工也是有信仰的”這個基本事實,不分陣營地歌颂了這群為了信仰而献身的人們。竊以為,誠哉斯言!

   劇集裏中統負責人田湖臨刑前雖遊街示眾而神色不變,大義凜然;軍統隊長趙簡之遭鄭耀先告密,為掩護上級宮庶慨然現身就擒,隨後於獄中撞牆殉難;上校指揮官宋孝文惑於鄭耀先的義氣身陷重圍仍手持雙槍奮勇衝殺,並視死前能一見“六哥”為“值得”;官至少將的宮庶被鄭誘捕寧死不屈,昂首挺胸要求正面受刑;其妻延蛾明知敵眾我寡仍闖刑場救夫,中槍倒地後繼續拖著血流如注的傷腿爬向夫君,並聲言下輩子仍要嫁他。凡此種種,無不令人感嘆唏噓!

   更震聾發聵的是高君寶在養母秋荷墓前對當時的紅衛兵周喬說的一段話:“你等著,或許有一天,你不願意看到這樣一個情形:一些中國人,將一無所有。無產、無知、無情、無法、無德、無美,最後都變成無賴,睜著眼睛說瞎話,張著大嘴說屁話,昧著良心說假話。荒唐無恥到不知道自己的靈魂為何物。什麼誠信廉恥?什麼正義禮讓?階級鬥爭轉為利益之爭。實用主義,甚囂塵上。沒有信任,沒有責任。道德淪喪,甚至貪污腐敗,唯利是圖,勾心鬥角,爾虞我詐。這些,都是今天大家互相揭發、互相批鬥、互相出賣,人整人、人鬥人的結果。你也會步入中年,到那個時候都已為人母,或者是祖母。面對你的後代,你將如何敘述這段歷史?會掩蓋和推卸責任,成為一個不能說也說不得的人。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錯事。不去面壁思過自己的以往。悔,是自陳其罪。懺,是請求別人的寬恕和原諒。懺悔的人,會真正感覺到別人的痛。這些痛,痛到自己的靈魂深處。這痛,還是自己給別人做下的。我會等著你的懺悔。”

   說出這番擲地有聲話語的高君寶,是新一代軍統特工。身為中統負責人高尚龍之子,他於四歲時目睹父親喋血而被嚇成為傻子,其後在“新中國”由妓女出身的秋荷撫養成人,歷盡艱辛,看透文革的罪惡,預言了十幾年後的社會面貌。何等發人深省啊!

   二下面不妨對若干主要角色的命運略加評述。

   先說韓冰。她以一介女流處身於刀光劍影陷阱重重的險境,1951年之前倒也瀟灑不羈,遊刃有餘。但被“俘”後便遭“組織”疑忌,墮入深淵,失去自由。1958年被“投票”成“右派”,一度押赴刑場陪法場。此後掃街多年,飽受凌辱。尤其難堪者批鬥大會上被追問“亂搞男女關係”細節,簡直痛不欲生。文革後平反。未幾與海外歸來的君寶接上線,口授最後一份情報:鄭耀先即周志乾,亦即“風箏”。而此時其“影子”身分也被自己深愛的鄭確認。於是含恨服毒而亡。死時孑然一身,無子女亦無親人,可謂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她當然值得同情。其淒涼身世或者可視作報應,請聽她“成仁”前向對手兼戀人的一段話:“可笑,太可笑,表面上你比軍統還像軍統,我呢,比共產黨更加布爾什維克!”誰叫她幾十年間一直賣力扮演“比共產黨更加布爾什維克”的角色呢!那豈非意味著她更加滅絕人性,傷天害理嗎?

   相比之下,她的“伴”鄭耀先堪稱自作自受,粵語叫做“抵死”。其手上亡魂累累,首先是國民黨特工,這裏面不少連他也承認屬於“志士仁人”,不過信仰相異而已。還有共黨游擊隊因他而死者也大有人在。長相英俊武功高強的他情場卻失意之至,雖有一女而彼拒絕相認,離世時孤家寡人一個,用“寂寞身後事”形容殊為貼切。

   他自稱愛過三個女人,均為美女。頭一個程靈兒是奉命打入中統的同志,第二個是中統派遣到他身邊的林,第三個相處時間最長的韓冰又是敵人。三位俱屬紅顏薄命,不得好死,惹人熱淚!程死於軍統布局的汽車肇事。林則於發現枕邊人是共諜後割脈且毀容。鄭真是一副剋妻命!

   就這麼一個鐵桿共諜,被樹為兼具黨性與“哥們義氣”,國共雙方無人能敵處處奪得先機的大英雄,試問編導是何居心?燕京大學高才生,抗戰前投筆從戎的宮庶被誘捕和被鎮壓後,鄭都曾暈倒入院臥床流淚不止,應該說,此乃不折不扣的鱷魚的眼淚!它掩蓋不了鄭的人面獸心!

   和鄭同一陣營的江萬朝與袁農,分別是1926,1927加入中共的資深地下黨員,兩人均曾出生入死立下不少汗馬功勞,但於新朝卻未獲當局重用,江官居公安局副政委,袁以地下市委書記之尊初則任公安局副主任,江受審查自殺後接替其職務,至文革之初上吊一命嗚呼。江無子嗣,他本有一女,也是地下黨且打入敵營,卻於1946年春奉派延安時死於軍統。袁跟江一樣斷子絕孫。

   倘論本質,“出污泥而不染”的秋荷當稱劇中最佳。獨力撫養“傻兒”君寶和孤女周喬,愛心滿滿。精神境界高出於所有其他角色。其設置屬於本劇的“亮色”。 儘管她沒有生養,但君寶對她顯然比生母更親!

   說起來,全劇大小人物大多屬“不孝”-斷子絕孫,只有徐百川晚年得享父子天倫之樂,這大概是“四哥”忠厚待人的福報。他固然作過惡,可是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他身陷囹圄,直至1975年特赦,當了政協委員,算苦盡甘來了。團級幹部陳國華為人正派,不整人,文革受衝擊,吃點苦,也可看作上天對共幹的一點懲罰吧。他和錢重文都無子女,是否可看作象徵延安一代後繼無人?至於馬小五,似乎頗有喜劇色彩,家庭生活則屬悲劇。其妻冷眉姍之父屬愛國資本家,卻不堪勞動改造之苦綁石沉江自盡,眉姍瘋了。小五還算有良心,守著瘋子過日子,難道是上蒼安排,有意讓他也吃點苦頭?

   此劇曾被禁五年,由51集刪減為46集後得以解禁開播,但所描繪之歷次政治運動慘絕人寰兼荒謬絕倫,有論者謂活脫脫是葛優鞏俐主演的《活著》之翻版。在某種意義上,它能在大陸播出,也不失為社會的一種進步。

   不過,劇集之硬傷實在比比皆是。除了對話中許多用詞屬於新世紀流行語外,時代背景亦不乏顛三倒四之處。例如將文革期間的口號提前搬到1958年之類。此皆不足為訓。末了,

   不妨借用文革時期家喻戶曉的一句毛語錄:假的就是假的,偽裝應當剝去。此一“最高指示”用於“風箏”,無論是對鄭耀先,或是劇集本身,都最恰當不過了。不知讀者諸君以為然否?

   2018-4-18完稿

(2018/05/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