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贵州人权研讨会就中国维权问题进行探讨]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贵州人权研讨会
·马克思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中国维权问题进行探讨
·贵州民权橱窗与阿拉伯世界
·感触茉莉花
·恐怖两会
·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社会和解与中国革命
·无产阶级构成分析
·马克思主义如何抢劫劳动者
·中国公民就马克思塑像致德国人民的公开信
·贵州民运人士解剖《资本论》
·给资本主义正名
·贵阳“六四”20周年纪念座谈会纪实
·又到315打假日
·自由的力量
·读徐沛《无耻的洋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中国维权问题进行探讨

   
   
   《民主中国》编者按:在中国当局严酷镇压公民社会的环境下,贵州人权研讨会有关人员长期来遭到判刑、软禁、隔离等等,使曾经定期召开的人权研讨被迫中断,然而,最近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冲破当局重重限制、阻扰,再次成功召集一批维权人士对中国上访维权问题展开研讨。
   
   2017年7月某天,贵州部分民运人士和上访维权人士聚坐贵阳市河滨公园。大家就当前的公民上访维权状况、上访人士的不幸遭遇,和导致这一切的根源展开了讨论。讨论会由申有连主持。主持人首先针对在坐人士中的一些上访维权个案,和这些上访人士几十年艰难、漫长的上访却没有丝毫结果,提出一些问题,请大家讨论。讨论的侧重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为什么现今上访维权的人越来越多?
   2、为什么上访人员屡屡遭受截访者的欺凌、毒打,甚至被关黑监狱,被送精神病院,仍然义无反顾?
   3、为什么明明知道上访就如同上刀山,下火海一般艰难,却都总是抱着一线希望,永不放弃?这是国之殇,还是民之殇?这种社会伤痛,是我们整个一代人的,还仅仅只是不幸的上访者们的?
   楚先生首先发言,他说:他只是一个普通职工,与共产党没有丝毫关系,自己本来也不想加入任何党团组织,只是一心一意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干好,但却因为他退休的父亲和他工作的现任领导有一些矛盾,导致工作上处处小心还是难免被穿小鞋。但即使他们栽赃的事成了报复的理由,他一个无党派的平民百姓,凭什么共产党用党纪来对他进行处分。他为此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一切。他说:我也知道和共产党讲理很难,但没有办法,你只有上访这一条路,明知道走不通,你也只能走下去。我上访了几十年,我的工作籍不能解决,我的退休也解决不了,到现在不但孤独一身,连生活也难维持。
   张先生说:共产党从它起家的时候起,九十多年来,就走的是一条与人类文明和社会通行的规则完全相反的道路。现在他们掌权了,他们更要坚持他们的道路方向,你要想和这些人讲道理,如何可能讲得通?他们的思路,他们的思想、理念、行事方式,和正常社会,正常国家是相反的。所以没有人能够和他们讲得通道理。他们的道理,就是你,小老百姓们,永远都没有道理,你们要再纠缠什么权利被侵害,就送你们进监狱,再不服气,就叫你家破人亡。他们在中国存在了九十多年,有哪一件事是按照常理来做的?没有。我倒不是要给上访人员泼冷水,破灭他们的那点希望,我只是可怜他们。但是话又说回来,我自己也经常遭遇权利被侵害的事情,我是可怜他们呢,还是可怜我自己?我不得不选择忍气吞声,是为了避免更深的侵害发生。我的这种处置方式,才是今天能活下去的正确方法。否则,都是死路一条。
   杜先生不同意张先生的这种生存法则。他说:我认为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还是应该有黑社会才好。人家黑社会都是有严格的规则的,而且特别愿意主持公道。哪个要是胡作非为,不管他是地方恶霸也好,还是不讲理的官员也好,黑社会都会收拾他。否则,那些不讲理的人就会为所欲为,而且社会也会变成一盘散沙,没有一点凝聚力。你们看杜月笙,他就不是乱来的那种……。杜先生说到这里,被大家七嘴八舌,把他的话打断了。有的赞同他的观点,有的觉得不应该这样认为。
   申先生待大家平息了一点后,说:杜先生说的应该是这样一种情形。其实他要表达的所谓黑社会,只是被影视化的民间组织。这其实很重要,现今的文明国家中,民间组织都非常多,它们和政府没有任何瓜葛,更不会从属于任何党派或政权。表面上,他们的组织形式和行为一般都不介入政治,他们只管好自己行业的政治,也就是秉持行业正义。这对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和一个民族,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某个个体的权益受到侵害,那么相关的民间协会或组织就会出面为他主持公道。是他本人的责任,还是他的合法权利受到了侵害,都会清清楚楚。而且还有法律的保护,可以确保任何人的权利不会受到非法侵害。
   民间组织主持公道,一般采取软硬兼施的方法——这往往成为好事者编写影视剧本的素材。当然写作者们都会夸大、渲染和突出暴力情节。这就是杜先生说的,黑社会还能更有效的为老百姓主持公道的情况吧(大家笑)——而法律则是用钢性的规则判断合法与非法。所以在文明国家,就不可能出现上访这样的奇葩事情。任何一个公民遭遇不公,都会有人为你主持公道,有团体组织为你申雪冤屈。在这样的文明国家,你就是选择忍气吞声,恐怕还行不通。因为与你相关的协会组织、民间团体等等,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受到侵害,自忍委屈,就袖手旁观的。那里,人人都有路见不平的勇气。不像我们这里,看见上访的人和事,大家都选择沉默。认为与己无关,就不要惹火烧身。一旦自己被侵害了,胆小的,就躲在家里偷偷的哭,实在忍无可忍的,就只能去上访。我们这里也有法律,可这里的法院是向东开的,你有理,哪怕你还有钱,没有党票,你就莫进来。
   懂先生说:我认为我们应该清楚,我们在做什么。他慢条斯理的,稳沉地说,我们要维权,就应该抱团。不要我们维权人士连自己的权利被侵害了都不能,或者不敢伸张,那么,怎样去为那些权利被侵害的上访人员伸张正义呢?我看,这就是一个问题。
   刘先生说,这个问题提得好。维权,就是为了伸张正义,为了公道。一定要抱团。这虽然表面上是为了某个个体,但实质上就是为了社会的公平正义。无论是我们在坐哪一位的权利被侵害,还是其他任何人的权利受到侵害,都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公平正义遭到了践踏,受到了挑战。勇敢地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支持、帮助那些上访维权人士,就是对社会不公的回击。同时,这也是对我们自身权利的保护。
   原载民主中国
   
    紫电执笔
(2018/05/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