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贵州民运人士解剖《资本论》]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中国维权问题进行探讨
·贵州民权橱窗与阿拉伯世界
·感触茉莉花
·恐怖两会
·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社会和解与中国革命
·无产阶级构成分析
·马克思主义如何抢劫劳动者
·中国公民就马克思塑像致德国人民的公开信
·贵州民运人士解剖《资本论》
·给资本主义正名
·贵阳“六四”20周年纪念座谈会纪实
·又到315打假日
·自由的力量
·读徐沛《无耻的洋人》
·无产阶级构成分析
·马克思主义猛于法西斯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州民运人士解剖《资本论》


   
   捍卫人间正义
   
    世界人权年某日,贵州部分民运人士聚坐贵阳希腊广场一角,由申有连先生主讲,大家一起解剖马克思的《资本论》。他说: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核心,就是《资本论》。这本书的中译本分为三卷,有两百多万字。第一卷论述资本的生产过程,第二卷论述资本的流通过程,第三卷论述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这三个“过程”贯穿推出了两个理论,一个是“抽象劳动理论”,另一个是“剩余价值理论”。马克思把他这本书附名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并不仅仅是做副标题用,而是为他这本书定性。他要诋毁政治经济学。马虏们把它称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即违背他们主子的本意,也是对政治经济学的玷污。因为像《资本论》这种与政治经济学完全违逆的邪恶强盗理论,如何能进入政治经济学的圣洁殿堂。
   “抽象劳动理论”是理解马克思批判政治经济学的“枢纽”,这是马克思规定的。这个理论有两重意义和目的;一是商品的二重化,目的是将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对立起来,用否定商品使用价值的价值意义,彻底毁灭商品功能。二是劳动的二重化,目的是将劳动分解为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从否定具体劳动的价值意义,否定劳动者的创造物权,用抽象劳动置换、剥夺劳动创造,翻转文艺复兴到产业革命推翻的奴役劳动,重新将劳动者置于灭绝人类创造力的奴役劳动下。
   商品功能在政治经济学中有详尽论述,它是人类物质文明的基石。概括起来,商品有三大功能,第一是价值增殖功能;第二是财富创造优化功能;第三是利益均衡机制。
   政治经济学在此中讨论最多的,当数商品的价值增殖功能。假设A、B两位劳动者各自生产自己专长的产品。显然,他们各自的产品因为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会逐渐削弱其使用价值在自身的发挥。并且,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只享用一种享用物。这就会促使他们进行交换。A于是将其耗费了一天劳动生产的产品a与B交换了同样是B耗费了一天劳动生产的产品b。因为A如果自己生产他换回的等量产品b,会耗费他两天劳动。同样,B也是如此。这个过程让我们看到,A与B都同样实现了一天劳动得到两天劳动回报的结果,即1=2。并且,他们双方都是以享用有余交换了切待享用的物品。这样,他们也因此避免了边际效用递减带来的使用价值损失。这就是最浅显的商品价值增殖功能。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商品,是劳动创造的倍增品,是使用价值的增值品。这个通过交换增殖的价值,才是“商品价值”,是劳动产品作为商品实现的。
   使用价值就是财富价值,相信人们不会对此置疑。以往人们结论说,商品是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显然表述得太表浅。商品是用最简便的方式生产出来,并使用得最得当的物品,它能将使用价值,即财富价值倍增。
   商品的第二大功能,是财富创造优化功能。这是政治经济学历来最为关注的。如果说商品的第一大功能能为劳动者带来幸福和满足,那么这第二大功能将决定一国的繁荣和富强。
   从前面的例子我们看到,A与B各自远远超过自己需要专心生产。这对他们擅长的技能提高和生产效率提高尤为重要,而他们又始终在A2、A3……及B2、B3……等等的竞比、督促中。商品的市场较量,能够通过使用价值的比较,甄选出最优秀的生产者,用最少的劳动耗费和资源消耗,生产出最多、最优的使用价值,创造更多的财富。这对国家的繁荣富强,人民过上安逸舒适的生活,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商品的第二大功能:财富创造优化功能,或者叫财富创造效率倍增功能。
   商品的第三大功能,是利益均衡机制。在商品市场中,谁都可能买,谁都可能卖,生产者和消费者永远是不确定的。每一个参与者都会根据自己的专长、优势和需要,生产或消费某一商品。劳动者A如果通过技术、工艺改进或新品开发,使产品赢得市场消费偏好,他会获得一个超过其他生产者的额外利润(这是对他努力的奖励)。但是,市场立即会顺应倾斜。劳动者A当然有专利保护,但它也会促使、启发劳动者A2、A3……甚至B、D等等积极创新。劳动者A的超额利润就不会永远保持,利益会趋于均衡,使等量劳动相交换。这其中的利益追逐,都是为了利己,但却为社会,为消费大众创造了丰裕的享乐品。这一切全都是在使用价值的比较、评估、选择中进行的。如果商品失去使用价值的比较、评估、选择,商品就不成其为商品,国家繁荣必每况愈下。
   从商品的三大功能,可以清晰地看到商品使用价值在维系和指导商品生产,决定交换中的作用。可马克思却否定了商品使用价值的价值意义。他说:“在商品交换关系中,商品的交换价值表现为同它们的使用价值完全无关”。殊不知使用价值才是商品交换的决定性因素。相信马克思自己去买面包时,也是冲着面包的充饥和美味去的,而不是冲着面包中包含的劳动去的。可马克思这个大白痴竟本末倒置,将人类劳动和商品生产的目的完全颠倒,将商品功能彻底毁灭。这个白痴主义就是二战后举世繁荣,马白痴主义国家尽皆衰落的原因。
   “抽象劳动理论”从商品的二重性,导出劳动的二重性。即所谓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具体劳动创造具体的享用物,即使用价值,如面包的充饥,上衣的保暖等等。这些就是具体的使用价值,即财富。但马克思却说这些具体的财富并没有价值意义,有价值意义的只是这些使用价值中包含的劳动量,即抽象的同一人类劳动,商品交换只能以其中耗费的抽象劳动量为依据。
   从现象上看,面包和上衣的使用价值确实难以等同,它们如果交换就需要一个交换的依据或尺码,这个尺码似乎只有劳动量,即一日劳动交换一日劳动。政治经济学对此曾有大量论述。但人类劳动从开始起,就没有对此为难过。因为每一个劳动者都非常清楚自己劳动和付出的目的,自己的能力、优势和需求会指引他如何劳动,盘算如何交换。等量劳动相交换从来只是一种趋势,政治经济学论述它,是在讨论、研究自然交换率。商品的利益均衡机制会使不同使用价值的劳动收益和付出平衡。等量劳动相交换绝不能作为商品交换规则,更不能作为商品交换的强制性法规。可这却是马白痴理论的原则,被马虏们强制推行,导致马白痴主义国家尽皆衰落。
   马克思的这些主义原则,到很像我国古代商鞅的驭民术。贫民、疲民于技巧中。
   具体劳动与抽象劳动的划分,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这一点并不亚于剩余价值理论中的可变资本与不变资本的划分。马克思在此将劳动者的具体劳动创造的具体物质财富价值全部否定,声称一切价值都是抽象劳动创造的,具体劳动创造的具体物质财富即使用价值并没有价值意义。这听起来与一般常识是那么格格不入,可却被强迫当作真理一直沿用至今。人类理性如何会堕落到如此境地?
   马克思连篇累牍地陈说,反复强调劳动者的具体劳动创造的使用价值不能作为交换的依据,也不能作为劳动者获取劳动报酬的依据。只有劳动者的劳动时间形成的抽象劳动量才有价值意义,才能作为劳动者领取劳动报酬的依据。而这个抽象劳动量即劳动符号能领取多少使用价值量的报酬,却是由统治者任意决定的,与劳动者创造的物质财富量,即使用价值量完全无关。这种歪理,纯粹的强盗逻辑,也能叫理论?
   劳动者从来都是凭借劳动创造的具体物质财富的使用价值来主张和获取劳动报酬。这是他们唯一的创造物权。如果失去了这一权利,劳动者的处境会如何?马白痴在这里成了马强盗,他剥夺了劳动者的这一权利,规定劳动者在产业军团中集体劳动,按劳分配,并最终按需(生存必需)分配。
   这就是奴隶劳动的理论实现,却被称为共产主义理论,几千年来从未有人想到,商鞅也远远不及,马克思却做到了。这一点,他超越白痴,是个十足的恶魔,他的“抽象劳动理论”提供了抢劫劳动的理论依据,并将商品方式的社会协作生产彻底毁灭,也将人类自由的基础完全摧毁。
   《资本论》的第二个内容,是剩余价值理论。就剩余价值来说,它是劳动的必然。凡劳动,就必为有剩余。马克思说的剩余价值,就是通常说的资本利润和其他收益。他说剩余价值是劳动即可变资本创造的,与生产工具、原材辅料等等生产资料即不变资本完全无关,但资本家却剥削了这部分财富。
   把资本分割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是马克思渲染资本剥削劳动的手法。但这个手法未免太流氓。有哪一个创造者会明知道资本投入生产后就会立即半身不遂,还会去投资组织生产?并且,另一半可变的资本,也并不是资本的期盼,到成了资本的祸根。马克思说它在生产周期完成后,恢复了旧价值,形成了新价值,创造了剩余价值。一切都是可变资本变化创造的。孙悟空只有七十二变,可变资本却有无穷变,似乎天下的一切都可以凭空变化出来。这个骗子,为了抢劫,竟然编出这种强盗理论。他以此号召抢劫资本,剥夺生产资料。这个时候,他一心只在抢劫上,完全忘记了生产资料和剩余价值都是以使用价值表现的,而不是以他的所谓“抽象劳动”表现的。这个时候,他才认为使用价值才有用,抽象劳动并没有用。可他却把这个抽去了效用,且布满枷锁的“抽象劳动”强加给劳动者,还恬不知耻地把它作为共产主义理论精髓大肆夸耀。
   马克思的剥削理论从谴责资本对剩余价值的占有,到诅咒剩余价值的产生。他咒骂资本家用提高剩余价值率残酷剥削工人。而他说的剩余价值率,竟然就是生产率。从他对剩余价值率的计算公式:m(剩余价值)/v(劳动力或工资)中我们看到,如果剩余价值m相对劳动力v越大,表明剥削越残酷。可m相对v越大,正是劳动生产率越高的表现。马克思在这里公开叫喊,生产率提高,就会使剥削越残酷,工人的处境越悲惨。甚至恬不知耻地说,资本的利润率降低,也会使剩余价值率升高。
   利润是资本的收益。利润率降低,表明资本占的份额减小,这应该是剥削减轻的现象。可按照剩余价值率=m/v的公式,m相对v增大使剥削率提高了。可这明明就是生产率提高,使资本一般利润率降低,劳动者和社会消费大众获得的利益增加(不管是量上还是比例上)。这是公认的生产率提高带来的社会繁荣,人民生活的改善。可马白痴竟白痴、邪恶到了极点,硬说生产率提高导致劳动者处境越来越悲惨。他就是以此为理由,鼓动抢劫资本、强制集中劳动。
   马克思的这一整套理论,与商鞅的《商君书》如出一辙。商鞅论述贫民、辱民、愚民、疲民、弱民等等方法时非常直白,比较起来,马克思的表述要隐晦、高明、狡诈得多。他的《资本论》比《商君书》更凶煞,成就了无数更凶残的专治恶魔。《资本论》实为现代版的《商君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