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谢选骏文集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谢选骏: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有一次一个人问柳传志:未来联想是想做强还是想做大?柳传志犹豫了半天说:‘那还是做大吧。’”——这也难怪,就拿国家里说吧,大国也往往不是强国,强国也往往不是大国。只有美国,似乎是一个例外,似乎既大又强。其实,是也不是。因为美国不是一个“国”,而是一个“合众国”,也就是“一堆国家的组合”。各个州国,竟然可以向联邦抗命,到法院进行控告。以前的“大英帝国”多少也有些这个味道,但也远远不及美国。至于中国和俄国,显然都是大而不强;相比之下,德国和日本,则是强而不大。
   
   《柳传志的投机主义:联想集团没落的根源》(2018-05-13 文综合自快刀财经)报道:

   
   五四青年节,已经不年轻的联想被踢出了恒生指数的成份股。
   
   至于原因,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可以猜到的。那就是联想开始出现亏损了。
   
   联想曾是 PC 电脑( 个人电脑 )全球市场份额第一厂商,港股上市,被选入港股的价格指标 “ 恒生指数 ” 的成份股,收购 IBM 旗下 PC 业务 ThinkPad,一时间风光无两。
   但从五年前到现在,联想的市值已经蒸发近 60%,被外媒评为最差科技股。
   从曾经的中国骄傲到如今城池尽失,弃如敝履。什么让联想越走越远,直到失去联想?
   联想,失去联想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联想在每个人心中都有着无法替代的位置。
   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美国品牌环伺中国市场时,唯联想一枝独秀扛起IT行业民族品牌的大旗,令国人为之振奋。彼时,对于中国人而言,联想已不再是一家简单的公司,它更像是一支来自IT行业的国家队,其中所包含的情谊已上升到家国情怀的高度。
   这一公众情绪到了2004年联想收购IBM PC业务后达到了顶点。在这期间,联想虽然当上了PC行业的老大,但无论是产品创新还是产品质量,并没有与其老大的地位匹配,它的进步并没有达到国人心中的高度。甚至在其接手Think Pad品牌后,各种质量问题不断,虽然大家还在依靠惯性选择联想品牌的产品,但每一次失望都会在心里积聚起怨恨。
   当中国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本该借此壮大山河的联想却不可思议地浪费掉诸多机会,用户在心中的积怨终于爆发,最终这种由期望带来的失望变成了口诛笔伐和饭后消遣。
   从当年的依靠运营商渠道获得移动先机,到互联网手机时代疲态初显,再到今时今日砍掉无数业务被逼走上MOTO单品牌战略的道路,联想移动走过了一个过山车般的人生。
   
   谩骂、失望、遗忘,曾经在IT领域叱咤风云的大佬,如今陷入到重重危机中。但对于联想而言,最大的危机或许并不是危机本身,而是看见了危机,却无解决之道。
   有人认为这是柳传志的错,而非杨元庆的,或者至少应该各打五十大板。他们认为,那位七十多岁的老者应当为联想集团这个烂摊子负起责任来。
   著名的IT评论家方兴东先生是此观点的主要代表。也有一些人,在杨元庆位置最岌岌可危的时候,突然对柳传志进行了定性,认为柳传志是联想集团深陷泥淖的“罪魁祸首”,杨元庆先生不过是追随者,应当“胁从不论”。
   柳传志错了吗?
   作为1984年创业的中国第一批高科技企业,联想本应该像美国的IBM、惠普,像日本的索尼、松下,像德国的大众、西门子,像韩国的三星、LG,承担起振兴本国科技产业的光荣使命。
   但意外的是,联想的老掌门柳传志却带领联想毅然决然走上了多元化投资之路,地产、投资、农业、互联网出行、互联网金融、白酒与医药,其不肯错过任何一个风口,却不知联想集团正处在时代最大的风口。相反,业绩曾远落后于联想的华为却肩负起了振兴中国科技产业的使命,在取得巨大商业成功的同时,也在全球范围内赢得了赞誉。
   很多人把联想没落的根源归罪于杨元庆,但我认为,柳传志的投机主义才是联想集团的没落之源,柳传志的投机主义又源于联想始终是一家没有使命与愿景的企业,而只是踩着改革开放大潮成长起来,但最终沦为平庸的一家普通企业。
   我想起一个关于柳传志的故事。很多年前,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还在长江商学院教书的时候,他问过柳传志:“未来联想想做大还是想做强?”柳犹豫了半晌,说:“那还是做大吧。”
   十几年前,我在《联想局》的“绪论”里是这么写的:
   他们(注:柳传志一代企业家)中的大部分,都有一个500强之梦。他们并非空想,而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有一次一个人问柳传志:未来联想是想做强还是想做大?柳传志犹豫了半天说:“那还是做大吧。”他也知道,很多企业因为掌握了一两项核心技术,在某个人们容易忽略的领域内几近垄断,它们不追求上市及扩张,而追求直接的利润。他们同样是杰出的企业,人们称之为“隐形冠军”。柳传志希望联想至少不仅仅是“隐形冠军”,他希望联想成为作为经济体的中国里值得尊敬的一个数字,希望作为经济体本身联想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数字。所以,联想的战略取向便是做大,其布局本身便体现了做大的欲求。以此判断,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柳传志希望联想在国际化的道路上快速前进,为什么他脑海中是一幅“联想海图”?
   杨元庆秉承了柳的意旨,通过一系列的并购,将联想集团的PC业务一度做成了全球第一,并且依靠成本优势,获取了来之不易的利润。那段时间,作为首席执行官,杨元庆干得算不上坏,只是与其薪酬比起来,给人“性价比”太差的印象,就像是NBA里的洛尔·邓、莱恩·安德森,高薪低能的烂合同。
   可是今天的联想集团呢?
   时至今日,即使对联想集团未来始终充满信心的那些迷妹迷弟,也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联想集团已经岌岌可危了。联想某位高管私下对我说,联想的移动业务已经完了,PC业务最多也只能维持现状。
   管理传统丢失
   虽然联想远远没有达到国人的预期,但联想对中国商业的发展贡献巨大。联想是中国最早建立起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企业,它学习惠普、IBM等西方企业建立起的经营管理体系是中国企业管理的典范,为中国各行业企业输送了大批人才。联想培养出来的人才遍及中国的互联网、智能硬件、零售连锁与家用电器等行业。
   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更是联想一直引以为豪的管理传统,曾培养出联想“18棵青松、54棵白杨”的干部管理体系更是被很多知名企业效仿。
   柳传志、杨元庆、郭为、朱立南、马雪征、刘军、赵令欢、陈国栋、陈绍鹏、陈文辉、蓝烨、、、、、、.看到这一串名单,便可想象到联想集团昔日的人才盛世。如果再加上融创集团董事长孙宏斌,乐视网新任CEO梁军,联想这个阵容堪称豪华,在国内鲜有企业匹敌。
   但那终归是昔日的人才盛世,今日联想已是另一番景象。
   讽刺的是,老联想一直以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著称,而最近几年的联想,始终面临着组织与人员更迭频繁,战略摇摆不定,员工军心不稳等企业大忌,联想昔日的优良传统正在消失殆尽。
   如果说联想失败的根源是柳传志的投机主义,那么联想优秀管理传统的丢失,杨元庆责无旁贷。
   2017年5月16日,杨元庆发表内部信,召回刘军,让其担任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领导中国平台及中国区个人电脑及智能设备集团(PCSD)业务。
   刘军重返联想集团,并且担任高位,多少让人有些意外,要知道,两年前,杨元庆在内部讲话中还以“拿着榔头也敲不醒”的话语批评刘军带领的移动团队。可是两年后,刘军重返联想,不仅依然负责原有的智能手机业务,还又开始操盘联想中国区的PC业务,职权大大增加。这似乎预示着,联想已经到了无人可用的阶段。
   果不其然,在刘军回归联想集团的同时,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陈旭东宣布离开联想集团。而在2015年3月,刘军离开,正是陈旭东接替刘军任移动业务负责人。但杨元庆并没有给陈旭东太多时间,2016年11月,联想集团高层再度动荡,陈旭东离开移动业务,转负责联想全球服务业务,联想全球人力资源负责人乔健则接替陈旭东负责移动业务集团。
   不停的走马换将,杨元庆搭班子的工作着实糟糕。
   自杨元庆接任联想集团以来,过去的大将一部分跟随柳传志去了联想控股,另一部分选择离职,杨元庆始终没有建立起一支强有力的领导班子,最终曾经人才鼎盛的联想,沦落到无人可用的地步。
   除了在搭班子上毫无建树之外,杨元庆在“定战略”上更是糟糕,战略失误与战略摇摆不定几乎成为联想集团给外界最重要的认知。
   不是依靠内生增长,而是企图大规模并购国外企业抛弃的业务来做强做大,从今天来看,是彻彻底底的失败。我们不妨假设,如果联想集团选择了内生增长,选择了专注产品,选择了专心团队建设,联想今天可能会是另一番光景。
   除了并购战略的失败,杨元庆带领的联想还犯下了几次巨大的战略错误,智能电视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智能手机抢了先机,最后却颗粒无收。
   2017年4月11日,杨元庆现身联想新财年全球誓师大会,又提出新“三波战略”。新的“三波战略”,即保住决定生死存亡的电脑业务、提升保证未来发展的手机业务,以及布局未来重点的智能设备和“设备+云”。新“三波战略”脱胎于2016年11月杨元庆提出的老“三波战略”。所谓老“三波战略”,首先是保持核心PC业务全球领先地位和盈利能力;其次要拓展智能手机和数据中心业务,成为增长引擎和利润引擎;再次,押注自然语言交互和人工智能,让联想的硬件设备更加智能化。
   但在这之前,联想集团已经经历了多次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2013年,杨元庆发内部邮件宣布,联想集团根据业务线划分为两个业务集团,分别为Think业务集团和Lenovo业务集团。
   2014年4月1日,在联想宣布计划以约23亿美元收购IBM X86服务器业务之后,其组织架构和高管团队亦随之调整,联想从上一年的两大业务集团变为四个独立业务集团:PC业务集团、移动业务集团、企业级业务集团和云服务业务集团。
   2015年3月,杨元庆将又联想集团业务收缩为个人电脑业务、企业级业务和移动业务“三大引擎”。2016年3月18日,在毫无预兆下联想集团突然宣布组织架构重大调整,波及旗下云服务业务、PC业务、企业级业务、移动业务( MBG)四大业务集团;同年11月又提出“三波战略”。
   组织架构的频繁调整,也反映出杨元庆对联想集团未来的战略规划始终没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
   组织与管理层更迭频繁,战略摇摆不定,联想集团的员工也正在丧失信心,这些年,数十位高管纷纷出走,离职的基层员工更是不计其数。在联想经常出现,一个离职高管带走一个团队,联想“带队伍”的管理传统也变为“高管带走队伍”,沦为笑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