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谢选骏文集
·《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谢选骏: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在抗战中,日寇“三光政策”其实是从江西苏区的“土地革命”中学习来的。从解放军的暴行也不难看出,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那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村村见血”——这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越南本是中国的属国,二是因为中越两国都是属于共产国际的势力范围——兄弟加同志。正是因为这种“兄弟加同志”的特殊关系,使得共产党中国没有像对待印度那样,在战争中遵守了国际法,而是纯粹运用了中国的“国内法”来对待越南。那就是上述所述的三光政策,这是共产党在内战中行之有效的“战法”。而在朝鲜,由于面对的是联合国军,也无法像在越南和中国国内一样,采取违背国际法规的三光政策。
   
   《烧杀抢掠强奸妇女 传解放军搞三光政策》(2018-05-11 转载超级苹果网)报道:


   
   越南在文宣中称中国在中越边境战争称施行“三光”政策,字里行间堪与日本皇军媲美。
   
   自1993年2月10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批复,“解除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任务,撤销云南前指,边防部队转入正常守卫,停止空军航空兵和地空导弹部队在中越边境轮战”,正式结束持续十余年的中越边境战争以来,这场惨烈的战场处于被遗忘状态,双方都默契地保持沉默。而在网上,关于这场战争从起源、过程到结束争议很多,更有中国在越北占领区施行“三光”政策的传闻。
   
   由两份资料谈起
   
   1979年5月17日,中国军队完成作战任务撤回国内两个月后,越南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截至一九七九年三月底一些目前可以看见的损失的初步统计表》的报表,初步统计了一个月的中越边境战争里越方的部分损失。具体如下:
   
   1、被毁灭的市:总数四个中被毁灭四个,占百分之一百。
   
   2、被摧毁的乡:总数三百二十个中被摧毁了三百二十个,占百分之一百。
   
   3、城市里被摧毁的民房面积:六十万平方米。
   
   4、城市里失去住房的人数:十五万。
   
   5、农村中被摧毁的住房:四万五千座。
   
   6、农村中失去住房的人数:二十万。
   
   7、被摧毁的中、小学校:总数九百零四所中的七百三十五所遭摧毁,占百分之八十一。
   
   8、没有学校读书的学生人数:十八万。
   
   9、被破坏的幼儿园:总数六百九十一所全部被破坏。
   
   10、失去学习场所的儿童人数:一万四千。
   
   11、失去学校的教师人数:五千五百七十。
   
   12、被破坏的医院和卫生站:总数四百三十所中的四百二十八所被摧毁,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五。其中;省级医院总数四所全部被破坏,占百分之一百;县级医院总数二十六所中的二十四所被摧毁,占百分之九十二;乡卫生站总数四百所全部被破坏,占百分之一百。
   
   13、被破坏的林场:总数四十二个中的三十八个被破坏,占百分之九十。
   
   14、被破坏的农场和农业站:四十一个。
   
   15、被杀死或被抢走的牛:总数二十六万头中的十五万七千头被杀死或抢走,占百分之六十。
   
   16、被杀死或抢走的猪:总数三十万五千头中的二十四万四千头被杀死或抢走,占百分之八十。
   
   同一时期,越南课本中对1979年的中越边境战争描述如下:
   
   “在这场侵略战争开始的时候,中国军队狂妄的叫嚣要在半个月内扫平整个越南,占领胡志明市。然而,我们越南人民团结一致,全民动员,给中国侵略军以沉痛的打击。
   
   “初始我正规军避免与庞大的侵越军正面交锋,把敌军引入山林中,然后开始反击,运用各种灵活战术,象游击战,丛林战,地道战,地雷战,对敌军迎头痛击,中国军队自以为能在短时间内占领整个越南,却最终陷入了我越南英雄儿女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不得不仓皇逃窜,狼狈逃出越南的领土。
   
   “中国政府的狼狈失败,对其国内民众却声称‘是为了教训一下越南,而不是要占领越南’,真实无耻到了极点。虽然中国的侵越战争彻底地失败了,然而,在这场战争中,中国在其越南占领区的每一处,无一例外地进行最大限度的掠夺与破坏,抢掠易搬运财物,然后焚烧摧毁工厂建筑房屋等不动产,烧杀抢掠,强奸妇女无恶不作。中国军队在越南的‘三光政策’(烧光,杀光,抢光)给越南人民也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谅山万人坑为铁证之一)。”
   
   越南官方公布的损失统计中,充斥着的百分百、百分之九十九、百分之九十以证损失之大、之惨,包括百分六十的牛、百分之八十的猪被抢走或杀死。再看越南课本的描述,是否有种眼熟的感觉,将主角由中国替换成日本,将时间点放到抗日战争,是不是完美切合,连“三光”政策都被借用。
   
   越共的笔杆子是不是太偷懒了,直接抄袭了中共的课本?也难怪,共产主义文宣都有一个老祖宗,苏俄、共产国际。曾经的战友加兄弟关系,中共在广西建立专门的干部学校为越共培养干部,越共绝大多数干部实际都是由中共培养出来的,以中共为师的。
   
   真假“三光”
   
   “三光”算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个由日本二战时期在中国华北发明的名词,给中国人民留下了深重的苦难,几十年后中国人自己被扣上这个帽子颇有点难为情。有的言之凿凿,称许世友一怒之下下令“三光”,后来许被免职也与此有关。真相又是怎样的呢?
   
   在一篇题为《真实的战场经历 中国军队太善良》中,一位参与作战的解放军陆军54军步兵班班长张贵丁,记述了自己参战的经过。“我所在的部队是从北方平原的冰天雪地里直接开赴越南的,如果说还有一点熟悉的感觉,那就是越南家家户户墙上的中国主席华国锋的领袖像。一天,连队占领一高地后,派出我班到山下的村庄搜索敌情。越南实行全民皆兵,百姓和军人并无装扮上的区分,战区内的越南人无论男女老少,冷不防就会扔出一颗手榴弹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贵丁两次枪下留人,没有向隐藏在村庄内的越南人开枪。一次执行潜伏任务,一位战友为了避免全连暴露,杀死了一个发现他们的越南人,战后荣立三等功,战友们却“都有意无意的疏远他,就连同乡的战友也不愿和他多说一句话。仔细想想,士兵做错了吗?如果不是他及时出手,全连官兵能有几个活着回来都难说。但即便是这样,大家仍然与之形同陌路。士兵退伍时,哭得很恸。”
   
   然而,当他们看到乡村商店中、仓库中,玲琅满目的商品——整盒整盒的上海牌手表、一排排崭新的凤凰、永久自行车,满满的大米、面粉,全部都是“made in china”,而国内这些商品都是凭票供应,有钱都不一定买不到时,他们愤怒了。“‘烧了它!’官兵们恨得牙痒。粮食码得太高,几把小火还点不着。于是就搬来些桌椅堆在过道里,人撤出去,喷火兵远远地放出一条火龙。直到一周后,粮仓还在雨中翻卷着浓烟。”自行车被征用,遇上陡坡骑不动就扔掉,“高高举起摔掉”,“到前边的村庄再弄一辆,再骑,再摔掉”。
   
   正如张贵丁所说,“中国人割自己的肉喂肥了对手!”抗美援越期间,中国勒紧裤腰带支持越南,只要越南有需要都优先供应,支持越南合计200亿美元。任何正常人在攻占对手的城市后,在其仓库、商店看到的都是自己援助的物资,都会愤怒。无论是收回这些原本就是中国的物资,还是摧毁他们,任何一个有廉耻的越南人都没有任何话可说。如果这就是所谓的“三光”,那真是仁义之师。
   
   而在战前的1977年,越南就开始推行排华,驱赶、迫害越南华侨,实行“净化边境”,最初强迫住在边境地区的华侨迁移内陆,后来干脆将大批华侨驱逐出境,约20万华侨及越南人被驱逐,不准带走任何财产。留下的岁忍辱负重,受尽了迫害,苟延残喘。
   
   至于对城市的破坏,这与前述提到越南的全民皆兵不无关系,秉承“军民鱼水关系”的解放军吃够了苦头。此外,几十年没有作战任务的解放军,与自二战以来一直处于作战中的越军相比,单兵作战确实存在差距。“多打炮,少流血”,解放军将学自苏联的大炮兵主义发挥到极致,每战都集中优势火力,充分压制、杀伤越军减少自己的损失,狂轰滥炸之下,破坏自然严重,阵地上的土都被梨了一遍。据说打光了抗美援朝后几十年库存的弹药。
   
   尽管越南的所作所为令中国士兵愤怒,为了减少损失中国也采用了大炮开路的战术,令越南损失惨重。但曾参与作战的越南人吴日灯也承认,在高平看到了“战争的残忍,看到平民被杀,房屋被烧。但也看到了中国士兵对粮仓和百货商场秋毫不犯,并在门外贴上封条”。所谓的“三光”,只是一次文宣战、愚民而已,在战场未能得到在嘴上也就能得到?
   
   谢选骏指出:在抗战中,日寇“三光政策”其实是从江西苏区的“土地革命”中学习来的。从解放军的暴行也不难看出,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那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村村见血”——这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越南本是中国的属国,二是因为中越两国都是属于共产国际的势力范围——兄弟加同志。正是因为这种“兄弟加同志”的特殊关系,使得共产党中国没有像对待印度那样,在战争中遵守了国际法,而是纯粹运用了中国的“国内法”来对待越南。那就是上述所述的三光政策,这是共产党在内战中行之有效的“战法”。而在朝鲜,由于面对的是联合国军,也无法像在越南和中国国内一样,采取违背国际法规的三光政策。
(2018/05/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