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谢选骏文集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0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1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2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谢选骏: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因为迄今为止,有关“吴小晖邓卓芮离婚”的消息,都无当事人自述的事实和法庭文件的公布,而仅仅是媒体的谣言,是典型的假新闻。
   
   中国之大,为了消除债务隐患,可以找出100个人头来作为“杀一儆百”的祭品,何必一定要找邓小平家族的亲人来开刀呢?打狗好要看主人,何况是邓小平外孙女孩子的爹。


   
   《吴小晖邓卓芮离婚时间有玄机》(2018年5月12日 转载小思博客)报道:
   
   吴小晖与邓卓芮离婚时间玄机在于,起初邓小平家族试图试一试习的反腐决心。尽管两个人早已分居,婚姻关系名存实亡,但是毕竟夫妻一场,还有一个孩子,轻易不想离婚。如果习不把反腐的怒火燃到邓小平家族,他们就不一定离婚。
   
   但是事情发展不顺利,吴小晖在调查之初有些气焰嚣张,他的桀骜不驯的态度,激怒了习。后者痛下决心,要干掉吴小晖。遂通知邓家族,最好及早划清界线。因此,邓小平家族也似树倒猢槂散,没有老人的保护,不得不矮矮的屋檐下只好低头而行。吴小晖去年6月被当局带走调查前,才正式与邓卓芮离婚。
   
   其实对于凤凰男吴小晖,邓小平外孙女邓卓芮是相当的痴情。离婚后,邓卓芮“气得要发疯”,实际上是得了抑郁症。打算要远走高飞,在深山老林里隐居,或者去寺院做尼姑。注意,这不是气,而是一种爱,忠贞的爱情,爱不忍释。中共在文革和文革之前,经常以背叛反革命的家庭宣传。搞政治情绪化,老子革命儿接班,老子反动儿背叛。夫妻也要以革命利益为重,可以为了共党到崇高事业而撕开脸皮,反目成仇。但是邓卓芮就是有些舍不得呀!
   
   我自己就深有体会。在父亲被打为右派之后,母亲对于父亲是气不打一处出,哪里还有什么爱情。当然我以为,邓小平外孙女邓卓芮也许还是一个有骨有肉的有良心的人。尽管我们无法知道吴小晖是背着老婆,赚钱,把国家和公司,即广大劳动人民的血汗钱据为己有,还是夫妻共建社会主义的文明家庭,同甘苦,共患难。估计邓小平家族和江泽民家族都是发了大财的暴发户。所以他们夫妻俩可能是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不过中共的反腐还算有人性,不愿意把自己的英明领导人的形象玷污,让邓小平大人的伟岸身影轰然倒塌。所以,只好丢卒保车,劝邓卓芮离婚拉倒。
   
   于是就出现了昨日的惊人一幕,5月1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判处吴小晖有期徒刑18年,没收财产105亿元人民币。这个数额是中国目前没收的最高记录。而且此时很敏感,涉及到中共曾经最高领导人的家族,反腐斗争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真正的高潮!
   
   吴在三年前曾高调否认离婚事件,说媒体无中生有,咆哮着要打官司。不过,后来胳膊拗不过大腿,吴小晖被捕后受审,严刑拷打,加上心理攻势。据说说邓家也无可奈何,不得不支持习近平当局。由于没有后台,吴小晖的骨头硬也没用。后来只好认错,服刑。孙政才也是一丘之貉。熬不住啊!
   
   谢选骏指出:上文的分析很不到位。因为作者不知,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因为迄今为止,有关“吴小晖邓卓芮离婚”的消息,都无当事人自述的事实和法庭文件的公布,而仅仅是媒体的谣言,是典型的假新闻。
   
   还有一则假新闻来自《纽约时报》——
   
   《吴小晖获刑背后:中国力图消除债务隐患》(2018年5月12日 转载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者:艾莎)报道:
   
   安邦保险集团在北京的办公大楼,该公司创始人吴小晖周四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上海一家法院判决一名大肆举债收购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的大亨入狱。中国的小公司越来越多地表示因为资金成本上升而无力还债,或者越来越难以找到资金。对另外一些私营企业来说,借贷成本飙升。
   
   面对十年借贷热潮的后果隐隐逼近,中国政府正在加大力度消除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风险借贷和投机泡沫。为此,北京正在控制形式隐秘的地下借贷,将最严重的违规者公之于众,同时又采取措施确保小投资者和整体经济不被动摇。
   
   距今最近、最明显的迹象出现在周四上午。上海一家法院判处中国最大保险公司之一的创始人吴小晖有期徒刑18年。吴小晖曾是一名汽车销售员,后成为中国最成功的商人之一。今年3月,他受到诈骗指控,被指利用名下公司安邦保险集团骗取投资者逾652亿元人民币。
   
   但其他迹象也在显现,包括贷款违约的公司越来越多,以及很多借款人面临的利率越来越高。
   
   “和所有去杠杆行动一样,不轻松,”标普全球(S&P Global)中国信贷专家李国宜(Christopher Lee)说。“会有输家。”
   
   随着吴小晖被判刑,北京一项历时一个月的行动落下了帷幕。这场行动旨在以安邦为例,警告那些举债收购酒店和好莱坞电影公司等知名炫耀性资产的大型企业集团。吴小晖于去年被拘押。2月,安邦被中国政府接管。在那之前,该公司收购了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和一系列豪华物业。
   
   这些高调的交易促使人们担心,日渐高涨的债务水平威胁到了中国的整体经济。自从吴小晖陷入困境以来,中国其他通过大量举债在海外高调交易的民营企业,如大连万达和海航集团的掌舵人开始出售资产,以便偿还债务。
   
   “传递的信息是:你们必须收拾自己的烂摊子,能卖的都卖,以便解决问题,”李国宜说。
   
   中国也在打击混乱的影子银行业。这是一个不透明的领域,非银行贷款机构把借款人和愿意为了换取高额回报而放贷的人连接起来。很多情况下,小投资者并不知道潜在的风险。因为政府出台的新规,这种资金要么正在枯竭,要么成本上升。比如,据李国宜介绍,通过信托贷款筹集资金的成本急剧上升,过去12个月里从7%增加到了10%。在中国,信托贷款是一种流行的影子银行形式。
   
   影响开始显现。
   
   据标普环球编制的数据显示,仅过去四天,就有三家中国民营企业债务违约,对持有它们债券的人表示无法还款。今年截至现在已有13家公司债券违约,并且最近几周速度加快。早年间,违约的现象很少甚至不存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地方政府向放贷机构施压,要求它们免除债务或延长还款期限,以保护就业岗位,维持经济稳定。
   
   “对影子银行活动的管控力度加大,基本堵上了这种非传统的融资渠道,”评级机构穆迪(Moody 's)大中华区信贷研究副董事总经理钟汶权(Ivan Chung)说。“脆弱的发行人更容易受违约压力的影响,”他补充道。
   
   破产案例也出现激增。东方资本研究的一项研究显示,2017年新增案例同比增加一半以上。该研究公司在其报告中称,预计今年中国企业的违约案例会再次大幅增加。
   
   对很多公司来说,借贷成本普遍增加。债券利率也在上升,导致企业利用这个资金来源的成本增加。
   
   中国政府正在玩一场谨慎的游戏。尽管允许出现更多的债务违约,但政府上月向金融领域注入了更多资金,以控制潜在的损失。
   
   同时,它也在赦免像安邦这样的大公司。安邦有大约3500万投保人,如果倒闭会动摇中国的金融系统。
   
    “对规模较小的公司,它们不一定会介入,”曾在亚洲从事银行业务,并与人合著了三本有关中国金融制度著作的侯伟(Fraser Howie)说。他还补充,“你看到的是政府允许它们中的一部分破产。每天都有很多私企违约。”
   
   安邦周四称其拥有充足的现金,可兑现对客户的承诺。该公司重申,吴小晖已不再是公司董事长。吴小晖的律师翟建(音)拒绝置评。
   
   法院认定,吴小晖非法出售保险产品来支撑公司的财务状况。检方称,吴小晖指示员工伪造财务报表和营销信息,试图逃避监管,向公众筹集资金。
   
   上海的刑事律师严义明说,鉴于这些指控,判决是严厉的。法院上周四还表示,它已查封了吴小晖的银行账户、房产和股权。
   
   吴小晖最初在三月唯一一次出庭的时候不服气,对指控提出了异议。但面对可能被判无期徒刑的判决,他承认了这些指控,并请求法庭考虑减刑。
   
   “我深刻忏悔,”吴小晖在法庭播出的电视声明中说。“知罪悔罪。”
   
   谢选骏指出:中国之大,为了消除债务隐患,可以找出100个人头来作为“杀一儆百”的祭品,何必一定要找邓小平家族的亲人来开刀呢?打狗好要看主人,何况是邓小平外孙女孩子的爹。
(2018/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