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无神论与欢乐颂]
谢选骏文集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神论与欢乐颂

谢选骏:无神论与欢乐颂
   
   贝多芬的欢乐颂,是首异教乐曲,目无上帝,因为它竟然鼓吹“欢乐女神,圣洁美丽”,还号召“一切人类成兄弟”,简直糟蹋了他们爹妈所吃的耶稣基督的宝血。因此,无耻的欢乐颂,最适合无神论者的纵欲狂欢。
   
   欧盟把“欢乐颂”作为盟歌,可见欧盟基本上属于一个异教联盟,不再以耶稣基督的心为心了。这样的结果,就是欧洲的异教化。随着欧洲的异教化,世界基督教的重心,势必发生历史性的转移。

   
   
   《安乐死前夕 104岁澳人瑞哼唱贝多芬》(2018年5月11日 转载中央社)报道:
   
   104岁澳洲科学家古道尔(David Goodall)昨天在媒体前轻快唱了几节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还说他很期待终于获准今天在瑞士结束生命。
   
   古道尔没有不治之症,但说他近几年生活质量大不如前,还说他希望一死了之。
   
   法新社和澳洲新闻网站news.com.au报导报导,古道尔在瑞士北部城市巴塞尔(Basel)一间旅馆的小房间内告诉大批前来采访的电视和平面记者说:「我不想再延续生命。」
   
   古道尔曾获澳洲勋章(Order of Australia),他昨天穿着一件印有「老得很不堪」(Aging Disgracefully)字样的毛衣说:「一个人应可自由选择死亡,如果死亡是在适当的时间点。」
   
   路透社报导,他说:「过去一两年我能力大不如前,过去6年视力退化,我不想延续生命,我很高兴明天有机会做个了结。」
   
   古道尔不准在澳洲寻求协助来结束生命,因此不得不前来瑞士。他对这点很不满意。
   
   他表示,希望他个案引发的关注能刺激澳洲和其他国家重新思考相关立法。
   
   澳洲禁止医助自杀或安乐死,不过维多利亚省去年11月率先通过法律,允许绝症患者结束生命,法律2019年6月生效。
   
   古道尔1914年在英国伦敦出生,1948年移居澳洲,在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担任讲师。身为干燥灌丛领域的专家,古道尔同时在英国工作,在美国多个大学也握有学术职位。
   
   古道尔昨天在记者会上明显有听力问题,很难听清楚记者的问题,但用麦克风重述后,他能清楚且钜细靡遗的回答问题。他表示,他这趟瑞士结束生命之旅所引发的媒体关注,让他有一种「压力感」。
   
   他昨天说:「我不觉得与任何其他人的选择有关。」「明天结束生命是我自己的选择。」
   
   古道尔没多去想最后一餐要吃什么,说他烹饪的选择日趋受限。他没考虑用音乐伴他走上死亡之路,但说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会很不错,接着开口哼唱了一小段。
   
   古道尔说他不是没有遗憾,「还有很多事我想去做,但为时已晚,我甘愿留下这些事没去做」。
   
   美联社报导,巴塞尔市议员费佛(Annemarie Pfeifer)担心,绝症之外的医助自杀日益广泛,有朝一日恐被用来「施压」体弱老人来结束生命。
   
   她说:「我们必须谨慎面对生命。」「如果巴塞尔有死亡之城的名声,对这个城市并不好。」
   
   瑞士联邦统计局表示,医助自杀数量快速成长,9年前是297起,到了2015年,数字多出3倍以上来到965起。去年案例中,近15%不到65岁。
   
   珍惜生命,自杀不能解决问题,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若须谘商或相关协助可拨生命线专线「1995」或张老师服务专线「1980」。
   
   谢选骏:贝多芬的欢乐颂,是首异教乐曲,目无上帝,因为它竟然鼓吹“欢乐女神,圣洁美丽”,还号召“一切人类成兄弟”,简直糟蹋了他们爹妈所吃的耶稣基督的宝血。因此,无耻的欢乐颂,最适合无神论者的纵欲狂欢。
   
   欢乐颂 (贝多芬作品),又称《快乐颂》(德语为Ode an die Freude),是在1785年由德国诗人席勒所写的诗歌。贝多芬为之谱曲,成为他的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的主要部分,包含四独立声部、合唱、乐团。而这由贝多芬所谱曲的音乐(不包含文字)成为了现今欧洲联盟的盟歌、欧洲委员会会歌,亦曾被用作罗德西亚1974-1979年国歌《扬起罗德西亚的声音》的旋律。
   席勒的《An die Freude》最早创作于1785年,并收录于隔年出版的杂志《Thalia》中,这首诗是共济会的诗歌。席勒于1803年对《An die Freude》进行修改,删减了部分词句,贝多芬在第九号交响曲第四乐章中所使用的歌词,便是以席勒1803年版本的《An die Freude》为基础。
   
   创作背景
   
   作品大约创作于1819到1824年间,是贝多芬全部音乐创作生涯的最高峰和总 结。1=F调,4/4拍。这是一首庞大的变奏曲,充满了庄严的宗教色彩,气势辉煌,是人声与交响乐队合作的典范之作。通过对这个主题的多次变奏,乐曲最后达到高潮,也达到了贝多芬音乐创作的最高峰。乐章的重唱和独唱部分还充分发挥了四位演唱者各个音区的特色。
   席勒的《欢乐颂》,因贝多芬的第九(合唱)交响曲而为人所知。贝多芬22岁时(1792年)就有把这首长诗全部加以谱曲的想法,但当他53岁完成第九交响曲时(1823年),他仅挑选了诗的第一节、第二节前半、第三节和第四节的后半作为末乐章的歌词。
   《欢乐颂》其实是《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终曲乐章。《第九交响曲》是于1822年秋天开始进入创作阶段的。但贝多芬却几乎花了大半生的时间来酝酿、来筹划。一直到完成了《庄严弥撒》之后,作曲家才开始动笔谱写这部凝聚其一生力量和信念的宏篇巨作。其实《欢乐颂》原本是德国诗人席勒的一首诗作,气势磅礴、意境恢宏。而贝多芬本人正是席勒的忠实崇拜者,这首《欢乐颂》也是贝多芬最钟爱的诗作之一,席勒在诗中所表达出来的对自由、平等生活的渴望,其实也正是一直向往共和的贝多芬的最高理想。所以作曲家从年轻时就开始计划着把这部诗作变成声乐作品,根据专家的研究和史料的调查,在贝多芬早期的一些作品中确实就已经有了后来《第九交响曲》最后《欢乐颂》乐章并不完整、成熟的雏形。他曾经说过:“把席勒的《欢乐颂》谱成歌曲,是我20年来的愿望!”
   第九交响曲的创作手稿直到作曲家的暮年,经历了人生风雨历练之后,贝多芬才真正下苦功开始创作自己心目中的最高理想。夸张的是,为了保持创作激情和状态,贝多芬先后搬了四次家。终于在埋头一年半之后,在1823年的年底,这部凝聚着贝多芬人生哲理的《第九交响曲》完成了!虽然经历的时间不算短,但作品的创作还是比较顺利的,几乎是一气呵成。在很多人看来,这时候可以迎接欢呼和胜利了。
   但情况恰恰并非如大多数人所想,因为《第九交响曲》的首演充满了坎坷。按照合同,这部作品原本应该放到英国的伦敦去首演,但是贝多芬依然觉得音乐之都维也纳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贝多芬的音乐风格在当时的维也纳受到了罗西尼歌剧的强大冲击,有些人甚至攻击贝多芬的音乐已经过时。面对这种状况,作曲家又想把首演改到柏林去进行。这时候维也纳听众熬不住了,反而又强烈的呼吁《第九交响曲》应该在维也纳首演,很多人联名写信给作曲家要求他留在维也纳,信中充满了真切的感情。贝多芬为此回心转意,开始筹划作品在维也纳的首次演出。
   在演出前的排练过程中,又出现了很多问题。贝多芬的这部作品,确实是对乐团乐手的严峻考验,有不少段落演奏起来颇具难度,需要乐手有扎实的功底和优秀的技巧。而且《第九交响曲》也是贝多芬唯一一部引入人声的交响曲作品,其中一些高难度的段落令当时参加首演排练的歌唱家的表现不够完美,而使贝多芬恼怒。综合这些因素,第一次合练的效果很差,有人甚至建议贝多芬改动某些段落,以减小表现上的难度。但是对艺术追求完美的乐圣坚持自己的理念,没有改动一个音符。为此,演出日期不得不一改再改。
   幸好随着时间的推移,排练逐渐有了起色,并且越来越好!终于,在1824年5月7日,维也纳凯伦特纳托尔剧院,《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首演音乐会隆重举行!这次演出可谓盛况空前,久违的欢呼、久违的热烈,重新回到贝多芬的周围。
   
   乐曲歌词
   
   O Freunde, nicht diese Töne!
   Sondern laßt uns angenehmere anstimmen,
   und freudenvollere.
   Freude! Freude!
   啊!朋友,何必老调重弹!
   还是让我们的歌声
   汇合成欢乐的合唱吧!
   欢乐!欢乐!
   啊!朋友,不要这些调子!
   还是让我们提高我们的歌声
   使之成为愉快而欢乐的合唱!
   欢乐!欢乐!
   Freude, schöner Götterfunken
   Tochter aus Elysium,
   Wir betreten feuertrunken,
   Himmlische, dein Heiligtum!
   Deine Zauber binden wieder
   Was die Mode streng geteilt;
   Alle Menschen werden Brüder,
   Wo dein sanfter Flügel weilt.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
   灿烂光芒照大地!
   我们心中充满热情
   来到你的圣殿里!
   你的力量能使人们
   消除一切分歧,
   在你光辉照耀下面
   四海之内皆成兄弟。
   欢乐,天国的火花,
   极乐世界的仙姬;
   我们如醉如狂,
   走进你的圣地。
   习俗使人各奔东西,
   凭你的魔力手相携,
   在你温存的羽翼下,
   四海之内皆兄弟。
   Wem der große Wurf gelungen,
   Eines Freundes Freund zu sein;
   Wer ein holdes Weib errungen,
   Mische seinen Jubel ein!
   Ja, wer auch nur eine Seele
   Sein nennt auf dem Erdenrund!
   Und wer's nie gekonnt, der stehle
   Weinend sich aus diesem Bund!
   谁能作个忠实朋友,
   献出高贵友谊,
   谁能得到幸福爱情,
   就和大家来欢聚。
   真心诚意相亲相爱
   才能找到知己!
   假如没有这种心意
   只好让他去哭泣。
   谁算得上非常幸运,
   有个朋友心连心,
   谁有一个温柔的妻子,
   请来同聚同欢庆!
   真的,只要世上还有
   一个可以称知己,
   否则离开这个同盟,
   让他偷偷去哭泣。
   Freude trinken alle Wesen
   An den Brüsten der Natur;
   Alle Guten, alle Bösen
   Folgen ihrer Rosenspur.
   Küße gab sie uns und Reben,
   Einen Freund, geprüft im Tod;
   Wollust ward dem Wurm gegeben,
   Und der Cherub steht vor Gott.
   在这美丽大地上
   普世众生共欢乐;
   一切人们不论善恶
   都蒙自然赐恩泽。
   它给我们爱情美酒,
   同生共死好朋友;
   它让众生共享欢乐
   天使也高声同唱歌。
   一切众生吸吮欢乐,
   在自然的怀抱里,
   她那玫瑰色的足迹,
   善人恶人同追觅,
   甜吻,美酒,生死之交,
   都是欢乐所赐予,
   虫豸也和神前的天使,
   一同享受着生命。
   Froh, wie seine Sonnen fliegen
   Durch des Himmels prächt'gen Plan,
   Laufet, Brüder, eure Bahn,
   Freudig, wie ein Held zum Siegen.
   欢乐,好像太阳运行
   在那壮丽的天空。
   朋友,勇敢的前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