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谢选骏文集
·1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谢选骏: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由于长期近亲通婚,欧洲王室遭受遗传疾病侵袭,频临绝种,为此需要引进新血,而黑人血统最接近人类干细胞,因此充满了原始活力。
   
   欧洲文明伴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加上了休止符,第二次世界大战彻底结束了欧洲的盛世。由此看来,二战之后兴起的政治正确主义不是无的放矢的,因为只有好好保护了黑人,才是保护了白人的长久未来。因为黑人虽然原始,却也接近人类干细胞,因此充满了原始活力。

   
   从遗传学的角度看,“社会意义的缺点”,可能正好是“生物意义的优点”。为了拯救欧洲,请拥抱黑人吧——白人亲属就别来画蛇添足凑热闹了!
   
   《揭秘哈里王子未婚妻:美国人,黑人血统,奔放女演员,还离过婚》(搜狐2017-11-28)报道:
   
   看看新闻消息,昨天(11月27日),英国白金汉宫发出一纸告示,宣布33岁的哈里王子已经在本月初和36岁的美国女演员梅根·马可订婚,明年春季就会举行婚礼。王室还宣布,哈里王子婚后将居住于肯辛顿宫内的诺丁汉郡小别墅。目前,威廉王子一家也住在肯辛顿宫。更具有纪念意义的是,这里曾是威廉和哈里王子的母亲戴安娜王妃生前的住所。
   
   事实上,不久前,哈里刚刚承认自己与梅根恋爱时,梅根的黑历史就被扒了出来:以前是美国十八线模特兼女演员;离过婚;衣着性感;在美剧《金装律师》里几乎全裸出镜……这路数和哈里的“白富美”前女友团路数完全不同。
   
   梅根出生于1981年8月4日,在洛杉矶最乱街区之一克伦肖长大。据说,这地方平均每周有47桩案子,包括谋杀案。现在,梅根家的房子门外都架起了机器,有媒体蹲点采访。
   
   梅根父亲是白人,一度是好莱坞最好的摄影师,离过一次婚,带着一儿一女跟梅根老妈结婚,她妈妈是非洲裔黑人。梅根皮肤不黑不白,小时候在学校里很受种族歧视。
   
   父亲在梅根6岁时又离婚,梅根跟着单亲妈妈生活,心理很早熟,开始了力争上游的人生。 老妈本人就挺强,当旅游中介、瑜伽教练,一边在福利机构工作,一边读出了社会服务硕士学位。
   
   梅根读名校西北大学,学了两个专业:戏剧和国际关系。毕业以后铁了心走国际路线,挤破头到联合国纽约总部实习了一星期,有了这份简历,还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美国大使馆工作过。
   
   不过,梅根很快发觉自己不适合做一板一眼的公务员。于是,她开始闯荡演艺圈。第一个日播剧角色就是肥皂剧,在《犯罪现场调查》当过配角。不过,一直不太红。 直到出演《金装律师》才算有了人气,不过,在戏中走的是性感路线。
   
   当演员没忘高大上的国际路线,她是儿童慈善大使,去卢旺达关爱儿童;去阿富汗看望美军;还支持联合国妇女慈善活动,在大会上演讲过。
   
   此外,梅根也是一个女商人,有自己的服饰品牌,不过走的是亲民路线。
   
   当然,最厉害的是梅根找男人的本事。她的前夫是好莱坞制片人恩吉尔森,是个高富帅。两人恋爱7年,结婚3年。不过,有朋友爆料说,在他们离婚前,男方家人都没跟梅根讲过话。 离婚的原因是,恩吉尔森发现梅根周末跟其他男人约会。
   
   梅根离婚当年,便和北爱尔兰高尔夫球手麦克尔罗伊交往,还和男友一起玩冰桶挑战。
   
   《金装律师》在加拿大拍片,她定居多伦多,男友换成主厨维蒂洛, 这位主厨男友去年3月还在推特上发两人的信息。但5月,梅根就碰到了哈里王子,当时她和维蒂洛还在同居。于是,维蒂洛立刻变成了前男友。
   
   据报道,梅根与哈里第一次碰面是在多伦多的一场推广伤残运动员比赛的慈善活动。两人谈起慈善很投缘,王子很欣赏梅根对生活的积极态度,立马要了电话号码,并展开攻势,最终两人开始轰轰烈烈的异地恋。
   
   大概一年前,哈里和梅根的绯闻被爆出来,哈里王子大方承认了两人的恋情。此前,梅根还到伦敦进肯辛顿宫见过威廉和凯特,两人很喜欢她,据说梅根很自信,一点没被王室范儿吓住。
   
   此后,哈里还带梅根去见过女王,大家一起喝了下午茶。女王应该对梅根印象不错,所以仅过了一年,就同意了哈里迎娶梅根的要求。
   
   话说,此前这段恋情没几个人看好。不少英国网友在得知哈里和梅根恋爱的消息时,就表示,“这事不可能!英国王室还没这么前卫!”、“她不仅混血,还离过婚,对王室绝对是‘NO’”。
   
   然而,也有网友表示,挪威的哈康王储都跟单亲妈妈结婚了,还接受了对方的私生子,哈里王子怎么不行?
   
   事实证明,如今,就连一向传统的英国女王也接受了“非传统”的孙媳妇,说明现代的王室都不再固守古板的教条,玩保守那一套了。毕竟,王室也得与时俱进。
   
   谢选骏指出:其实,这跟前卫不前卫毫无关系,而是跟“欧洲王室需要改良血统”相关。由于长期近亲通婚,欧洲王室遭受遗传疾病侵袭,频临绝种,为此需要引进新血,而黑人血统最接近人类干细胞,因此充满了原始活力。
   
   网文《欧洲皇室联姻——世界上最复杂的亲戚关系》(大千世界 2014年 第8期)报道:
   
   “欧洲的祖母”传出的皇室病
   古代西班牙人曾认为贵族和平民最大的区别在于贵族身上流淌着高贵的蓝色血液。当时古老且庞大的卡斯蒂利亚家族宣称自己的血统是最纯净和最高贵的,因此贵族们常常骄傲地挽起袖子,露出自己手臂上清晰可见的蓝色静脉血管,再加上他们从来不从事体力劳动,养得肌肤雪白,更是将那蓝血凸显得清晰高雅,由此得名“蓝血贵族”。
   
   蓝血贵族不容许这样高贵的血统加入半点儿杂质。这样的情形不只在西班牙,在整个欧洲都大致相同。
   
   1838年,18岁的亚历山大德丽娜·维多利亚成为英国女王。两年后,维多利亚和表哥阿尔拔亲王结婚,这位亲王是德国萨克斯科堡家族的王子,和维多利亚的血缘关系非常近,他的父亲是维多利亚母亲的弟弟。这真是门当户对,也是可怕的近亲结婚。偏偏两人感情很好,一世忠诚,共生育了9个孩子:5个女孩,4个男孩。
   
   待孩子们都长大了,维多利亚便开始给他们安排婚姻。按照欧洲王室约定俗成的规矩,女王的孩子是不可能婚配给平民的,婚姻对象必须在各国的王公贵族里挑选。第三个女儿艾丽斯嫁到了德国,成了德国黑森家族大公爵路易斯二世的孙媳妇,不幸的是这个女儿身上带有母亲遗传的血友病的隐性基因,她为黑森家族生下王子之后,人们惊恐地发现孩子患上了血友病。
   
   同样的惊恐还发生在西班牙。维多利亚的小女儿爱彼特丽丝也嫁入了黑森家族,她的女儿小维多利亚也是致病基因的携带者。小维多利亚成年后嫁给了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源自外祖母身上的血友病基因便进入了西班牙王室,随即出生的西班牙王子亚丰索患上了血友病。
   
   可怕的疾病并没有停下传播的脚步,艾丽斯的女儿们身上也带有血友病的致病基因,大女儿艾琳成为德国皇帝的媳妇之后,又给皇帝生下了一些带有致病基因的孩子。二女儿艾利克斯嫁到俄国,成为沙皇尼克拉斯二世的妻子,同时也将可怕的血友病不远千里地带到了俄国皇室中。
   
   源自维多利亚身上的血友病致病基因通过贵族联姻的方式扩散到4个国家的皇族身上。当时的人们不知道其中玄机,把在皇室中流行一时的血友病称为“皇室病”。也正因为这强大的家族网,维多利亚得名“欧洲的祖母”。
   
   被施魔法者
   曾经在欧洲创造了统治时间最长,统治地域最广纪录的封建家族哈布斯堡家族随着1918年奥匈帝国的解体,终于结束了家族王朝的历史。而在这长达600多年的统治期间,哈布斯堡王朝便是靠着复杂的联姻巩固其地位的。这个王朝中有一句经典的座右铭:“让其他人发动战争去吧,而你们,快乐的奥地利人,就去结婚吧!”其实在18世纪,哈布斯堡王朝就衰落了,科学家和史学家们推测这与王朝贵族间近亲结婚和乱伦产子不无关系。
   
   哈布斯堡王朝最后一位直系继承人是查尔斯二世,他的父亲腓力四世是他母亲的亲叔叔,而他的曾祖父菲利普二世也是他妻子的亲叔叔,也就是说查尔斯二世的祖母同时也是他的姑姑,这简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当然查尔斯二世也无须过多称呼自己的亲人,因为他直到4岁才勉强开口说话,而且语意含糊不清,到了8岁终于学会走路。他的身形比一般人矮,而且瘦弱不堪,没有什么治理国家的能力,到了30岁时看上去已经是老态龙钟,全身浮肿,无法站立走路,而且时常遭受幻觉和痉挛的折磨。
   
   即使这样,查尔斯二世还是结了两次婚,因为强大的哈布斯堡王朝需要直系继承人来延续香火。可是天生阳痿的他根本无法让妻子怀孕,因此直到39岁的生命走到尽头之时,他也没有生下一个孩子,哈布斯堡王朝在西班牙的直系从此消亡。
   
   现代医学研究显示,查尔斯二世身上至少带有两种遗传病,一种是肾病,这是他身体浮肿的原因之一;还有一种是激素失衡导致的生长发育迟缓。当然,查尔斯二世身上还有哈布斯堡王朝成员特有的疾病“哈布斯堡下巴”。该疾病的特征是下颌畸形,导致舌头偏大,话都说不清楚。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这是近亲遗传的结果,以为是中了巫术诅咒,因此将查尔斯二世称为“被施魔法者”。
   
   从查尔斯二世往前追溯的200年间,直系的11次婚姻中,有9次是近亲结婚,其中两对发生在叔叔和侄女之间,还有两对发生在堂兄妹之间。
   
   16世纪中叶,哈布斯堡王朝分裂成两个分支——奥地利和西班牙。前者占据了神圣罗马帝国的帝位,史称奥地利哈布斯堡皇朝;后者统治整个西班牙、西属尼德兰、意大利南部、撒丁王国以及美洲新世界,称为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整个王朝中的家族成员曾出任神圣罗马皇帝,奥地利公爵、皇帝,匈牙利国王,波西米亚国王,葡萄牙国王、西班牙国王以及意大利、法国、尼德兰、比利时等若干地区的国王、大公及公爵,可以说足迹几乎遍布整个欧洲大陆。
   
   从欧洲的历史来看,王室之间想要通过联姻来实现国家的合并或者联盟的强大,是要建立在同一民族,且双方都有意愿要统一的前提下的。但大多数时候,这样的联姻除了把一些致病基因扩散之外,根本达不到“欧洲一体化”的目的。
   
   可怕的近亲撞击
   “疯女”胡安娜是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最后一代血统纯正的继承人,自她之后,西班牙王室身上就掺入了其他血液。她就是带着疯狂因子的血液嫁给腓力的。腓力虽然是个帅哥,但他身上依旧有一个明显的遗传特征,那就是“哈布斯堡下巴”。两个带有遗传疾病的人结合在一起,致使一些遗传疾病在以后的联姻中生生不息地发展下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