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自觉的侵犯]
谢选骏文集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自觉的侵犯

谢选骏:不自觉的侵犯
   
   网文《王珞珈: 在国外生活,从被人辱骂后想到》(2018-04-26)说:
   
   在国外生活,从网络或报刊上时时可以看到华人被人辱骂的报道,什么“滚回去”,什么“人渣中国人”等等。被骂的人常常会为此感到恼怒和羞辱。我自己也有在公共场所被人辱骂的经历,那是我来到加拿大二十来年第一次遭遇辱骂。那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站在地铁的电动扶梯上,正好站在一个黑人青年的身后,那个黑人青年突然回过头说:“fuck you, Chinese man” ,我听了一楞,我想这是在骂我吗?我没有理会,但我微微侧过头,用眼睛的余光看看自己身后,看看有没有中国人,没有。我知道他是在骂我。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愤怒。可为了自保,我没有回击他,因为,我想什么样的人才会如此粗鲁地在公共场合去骂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呢?无非是三类人:精神病人,没有教养的街头小混混,和受教育程度低下的人。如果想去跟这三类人较真和论理,那是白费功夫,因此我觉得对付这类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嗤之以鼻。

   
   在偶遇这种被人无缘无故地骂时,虽然理性告诉我们不要面对面地与这类人对抗,可我们还是要再思考一下,为什么会在公共场合被他人选择为被辱骂的靶子?有一种情况就是人们常说的种族歧视的行为,因为我们的肤色,我们的语音告诉外界,我们是外来人。其次,可能就是遇到没有教养的,喜欢在街头惹是生非的小混混。就像我遇到的那个黑人青年,他自己本身就是外来人,他应该十分清楚他的定位。他选择我作为攻击的靶子可以看作是一种歧视,但不属于那种种族歧视,他觉得我是黄皮肤好欺,因此他的谩骂行为更多的是一种挑衅。
   
   在公共场合受到他人歧视性辱骂是一种公开的歧视行为。然而,它让我联想到实际生活中一些眼睛看不见,心里却能够感知的无言的歧视,尤其是在职场内。它可以是发生在找工作上,也可以是发生在获得工作机会之后。
   
   在职场上发生的被歧视现象可称之为隐形歧视,因为没有谁敢明目张胆地歧视他的雇员。这类歧视也不能完全把它看作是种族歧视,有的就属思想上的一种偏见。是对某类人的看不起或蔑视。这种职场内的隐形歧视表现手法是多样的,有时是很难界定的,因为它游走于各种政策的边缘。拿学历来说,不同的职位要求不同的学历,在北美读书获得的文凭无疑是会被认可的。可对在中国国内获得的文凭的认可度就取决于招募单位或老板个人了。如我有一位朋友,他在国内获得博士学位,在政府的资助下,他来到美国作访问学者,在做访问学者快结束时,他向老板提出能否在他的实验室继续进修一段时间的要求,老板答应了。可当他接到工作offer时,他看见老板给他的offer是技术员的头衔,他想这不是公然地歧视我吗?经过思考后,他愤然拒绝了他老板的offer,回国了。显然,他的这位老板是没有能同等地看待一个在中国获得博士学位的学者,对我这位朋友的博士学历有着歧视行为。面对这种歧视,他虽然可以去据理力争,但那是改变不了他老板心里对他的歧视。他或许可以和他的老板谈话后争取得到一个博士后的工作头衔,可他的老板在工作上仍然可能会象对待一个技术员那样对待他。因为他的老板可以说,我不知道你从本科到攻读博士期间所学的课程是不是相当于一个在美国攻读博士的学生所学的课程,因此无法给于你同等待遇,也无法放心让你独立做研究。我的这位朋友回到国内后,申请到多项国家级科研项目,干得有声有色的。
   
   在职场上另一个易受到歧视的方面就是语言。语言是交流的工具,不论从事那种职业,需要用语言来表达和交流,这是语言的重要性。可如果太看重它的重要性,就容易犯一叶障目,犯盲人摸象的错误,并可能会在思想上滋生出对语言障碍者的歧视。如我认识的另一个朋友,在日本拿到博士学位后,在加拿大得到一个做博士后的工作位置。后来他在应聘一份新工作时,他请老板写推荐信,老板答应了,结果这份应聘的事就没有了下文。不久之后,他又应聘另外一份工作,这一次他接受教训,他请别的教授为他写推荐信,结果他获得了那份工作。经过十多年的努力,他现在已经晋升为教授了。我的那位朋友虽然无法得知为什么他没有能得到他的第一份工作,但通过排除法,他推测就是语言问题。华人来到北美打拼事业时,刚开始都会有些语言的障碍,毕竟华人的母语不是英语,但语言的障碍是可以克服的,而且语言障碍是不能和一个人的能力划等号的。一个人的能力是他知识,技能和经验的综合表现,他的能力不应该因为语言障碍而被减分或否定,更不能因为有语言障碍而受到歧视。
   
   除了在职场上因为语言和学位等问题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还有诸如职位的晋升,加薪等问题上也可能存在有歧视的现象。当在职场上遭遇到不公正的隐形歧视时,我们需要认真对待和谨慎处理。首先,我们不能因为受到歧视而诅丧,恰恰相反,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自信。其次,和在公共场所遭遇辱骂一样,需要避免使用热处理,即对抗。而是应该采取冷处理。冷处理可以是回避或“绕道”走,就象我那位求职的朋友请教授写推荐信一事,这个教授不成,我再找其他的教授,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看不到你的闪光点的,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你的。但如果在职场上真遇到明显的种族歧视,只要证据确凿,可以寻求法律的帮助。
   
   总之,在公共场所或在职场被人歧视只是一个小概率事件,绝大多数当地人都是能友善地,公正地对待外来移民的。在加拿大,虽然我在街头被人骂了,不管是因为歧视还是无端的挑衅,它都不可能颠覆我对加拿大的美好印象。
   
   谢选骏指出:上文把在国外遭到“无缘无故地骂”的原因,全部归结为对方,没有想到这可能是因为文化冲突造成的,例如贴得对方太近,身上有异味,打喷嚏咳嗽没捂着……还有盯视了别人却没打招呼等等。这些都和语言无关的,但却是比语言更为直接的身体语言——很容易引起文化冲突。“精神病人,没有教养的街头小混混,和受教育程度低下的人”——只是把这种冲突引起的不满表达了出来。记得有次一个加拿大华裔精神病人李伟光,砍下了邻座白人男子麦克林(Tim McLean)的头颅,割耳切鼻开膛剖腹并且生吃,就是因为对方先前曾在公车上煲电话粥……煲电话粥,会不会引起歧视呢?还是一种不自觉的侵犯?结果杀人者被判无罪。歧视,有时来自一种“冒犯”——有时候,一个人的存在,就是对于他人的冒犯,一种不自觉的侵犯。
   
   《曾以灰狗斩首案震惊加拿大:竟要完全释放》(加拿大家园 a 2017-02-06)报道:
   
   曾以灰狗巴士斩首案震惊全国:李伟光申请解除所有限制!
   
   2008年在长途巴士上砍下邻座乘客头颅的加拿大华人李伟光是罕有的因精神病被免除刑责的例子。过去几年来,他一直在接受治疗。一开始住在和监狱无异的精神病院,逐步获得行动自由。去年终于获准在遵守一些规定的条件下住在精神病院外。现在他正在申请解除这些规定,获得完全自由。
   
   这些规定包括每年接受一次精神评估,让治疗他的医护人员知道他的住处,受到服药监督等等。如果他的申请被批准,他就不必继续遵守这些规定,但是可以自愿接受监督和治疗。星期一出庭作证的一位心理医生表示相信李伟光会自愿继续接受治疗。
   
   李伟光现在已改名为Will Baker。此前他每一年都顺利通过评估,被认为重新犯案的可能性极低。但是受害者麦克林的母亲德戴利一直极力反对让李伟光重获自由。她星期一再度发声,表达她的反对。
   
   8年前,北京移民李伟光在开往温尼辟的灰狗巴士上,砍下了邻座无辜白人男子麦克林(Tim McLean)的头颅,割耳切鼻开膛剖腹并且生吃,案件一时轰动世界。更加让人感到吃惊的是,8年后的今天,李伟光的律师正式向法院提出了完全释放(absolute discharge)他的要求。
   
   根据相关法律的定义,完全释放意味着李伟光将获得完全自由——也就是说李伟光将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他的行动也不再受到任何限制。
   
   昨天下午(周日,2月5日),受害人的母亲迪德利(Carol de Delley)也收到了李伟光的检查报告,报告称检查官已经通知李伟光的律师申请其无条件释放。
   
   多年来饱受丧子之痛打击的迪德利(Carol de Delley)对于案件的发展表示难以接受,直呼:“不能释放李伟光!”。
   
   8年多之前的血案至今重提仍令人毛骨悚然。2001年,李伟光做为技术移民从北京移民到加拿大,并于2007年入籍。2008年7月30日约下午6时,李伟光登上了前往温尼辟的灰狗巴士,车上有麦克林和另外35名乘客。
   
   22岁的麦克林遇害时正在熟睡。李伟光突然起身,连刺这位素不相识的临座年轻人多刀,行凶后还把对方的鼻子、舌头和一只耳朵切下来,放在口袋里。之后更残忍地砍下麦克林的头颅,并向警员和其他乘客挥动人头。警方事后在巴士上发现多件人体残肢,有些被胶袋装着,死者的眼睛和三分一心脏不见了,相信应该是被李伟光吃掉了。
   
   异常血腥的杀人戮尸现场成了不少目击者一生的噩梦,最先赶到现场的警官之一巴克(Ken Barker)在案发6年之后自杀,自杀之前,他长期受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折磨。当时车中的另外两名女乘客精神也严重受创,并因此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
   
   经过长达半年多的调查和鉴定,法庭裁定李伟光患有精神分裂症,不需承担刑事责任。随后他被安排在塞尔扣克精神病院进行治疗。近几年,曼省刑事审议委员会逐渐恢复李伟光的自由限制,他的医疗组说,他是模范病人,明白持续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的必要。
   
   2015年,李伟光申请迁出精神病房,入住温尼辟集体宿舍,并获批准。他可以在无人陪同的情况下外出,活动范围远至温尼辟,不过前提是要带上手机。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受害人母亲迪德利表示难以接受,她说谁能保证李伟光之后不会再杀人、再吃人眼球和人心?她担心的是,李伟光获释后,会自以为病好了、不再服药,那时候谁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现在,李伟光已经更名为Will Baker。近日,他将可能获得完全释放的新闻也登上了多家英文媒体。根据加拿大高级法院的规定,如果当事人没有表现出对公众安全造成严重威胁,那么就应该给予无条件释放。不过该规定同时明确,必须有明显证据显示对公众安全没有危害才能够给予一个人无条件释放的要求。
   
   迪德利在得知此事之后,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完全释放意味着砍头案指控将无档可查,李伟光将不受任何条件限制。迪德利称,完全释放是加拿大司法对成年罪犯的最低宣判,如果罪犯获得彻底免除指控,那意味着罪犯没事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