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谢选骏文集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中日一体化是最后解决方案
·九一一恐怖袭击是官僚资本的狂欢
·没有时间哪里来的时间简史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再花四十年 结束伊斯兰
·中国社会的亡国经历与囚徒困境
·统一世界的唯一秘诀——千古一帝的真实含义
·阿拉伯国家类似英语国家
·1984还是2034
·文革是“红区文化”的顶峰
·另类的游击战争
·赵本山的尔虞我诈
·现代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 Ian-Buruma
·埋葬广义相对论
·科学真理及其谬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宇宙黑洞与佛家哲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谢选骏: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我用这个词形容中国的“西方形象”》(2018-05-19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报道:
   
   2018年5月18日下午,中国研究院的会议室里来了资深学者,也来了普通学生,他们都为一个人而来——新加坡资深学者和外交官马凯硕。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这位有着33年外交工作经历的老外以“China and the West(Perception of China)”为主题,分享了他对国际关系的观察和思考,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主持了这场workshop。以本次工作坊为开端,中国研究院“思想季“正式开启。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钟晓雯亲历整场活动,为各位读者带来分享。
   
   工作坊一开始,马凯硕就给中国的“西方形象”定下了基调:Negative(负面)。
   
   要说负面形象产生的原因,美国是绕不开话题。马凯硕回顾了中美建交至今的交往历史,把美国对中国的态度总结为三个“C”:Common Interest(共同利益)、Complacency(自满)和Concern(担忧)。
   
   Common Interest(共同利益),是指冷战时期,中美为制衡苏联而建交。在共同利益的推动下,两国跨过意识形态的鸿沟走到一起。
   
   Complacency(自满),是指冷战结束后,由于中美实力悬殊,美国并不把中国放在眼里。当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选举时为了表现自己与老布什“亲中”的立场不同,没少说过头话。以至于2000年APEC现场,当中美领导人碰面时,大家都捏了一把汗。出人意料的是,克林顿对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惊人地友好,甚至拥抱了江主席。马凯硕说,“我亲眼所见。”
   
   Concern(担忧),则是近年来美国面对中国时的常态。这背后是中国的崛起令美国倍感威胁。而且这种担忧,正让中国的海外形象越来越负面。
   
   马凯硕分析,中国的负面形象是中美经济、政治、文化差异三个维度作用的结果。
   
   经济上,中国从美国不屑一顾的对手,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美国没料到的,也是它不愿意面对的。“说起来美国是个很自由的国家,你可以骂特朗普,但是没有一位政客敢说美国会成为‘第二’,这无疑是政治自杀。没有人敢说出这个‘truth’”马凯硕比出“砍头”的手势,现场一片笑声。
   
   他预言,美国将会在10年内步下“第一大经济体”的宝座。美国人嘴上不说,却无法回避这越来越明显的趋势。这种不安全感,会让中国形象越发负面。
   
   接着说“政治维度”。中国成为“老大”已经让美国难以接受,更糟糕的是,这个中国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当中国变得强大时,中美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将更加扎眼。马凯硕用了一个成语:“火上浇油”(Add fuel to fire)。
   
   最后是“文化维度”,过去200年里,称霸全球的一直是西方国家,他们视之为理所当然。而今天,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一个亚洲国家即将摘得“第一”的桂冠——此时,潜藏在西方人脑海中的“黄祸”一词缓缓浮现。这一因素,也导致了中国在西方的负面形象。
   
   综上所述,马凯硕总结,过去2、30年中国和美国打交道的方法,恐怕在未来的2、30年里都将不再管用了。这是中美关系非常艰难的时刻。
   
   精华版问答
   
   Q:中美未来有没有可能在气候问题、恐怖主义等议程上达成新的“Common Interest”?
   
   A:中国或许可以帮美国造基础设施,但这么做一定会在经济和文化维度上遇到巨大阻力。特朗普对气候问题不以为然,也不在意恐怖主义。中美关系没有简单粗暴的改善方法,除非美国换总统。
   
   Q:除了您说的三个维度,我觉得还有第四个维度作用于中美关系:网络安全。
   
   A:这是一个很好的一个角度。我很好奇美国在中国年轻人中是一个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印象。
   
   Q:在美版“知乎”Quora上有人提问:“中国知识精英怎么还不发起颜色革命?”有网友就给出了一张浦东天际线20年间前后对比图,大家秒懂。
   
   原图如此,年份疑有误,根据下图上海中心的施工情况看,应为2013年。
   
   Q:90年代曾有Asian Value(亚洲价值观)之争,您认为东西方价值观差异存在吗?存在普世价值吗?
   
   A:价值观差异真实存在。比如美国人认为选举程序是总统合法性的来源,而中国人认为领导人的政绩是政府合法性的来源,这背后就是价值观差异。
   
   Q:有欧洲学者将中国比作第二个苏联或是第二个德国,这是不是西方对中国怀有负面印象的原因之一?
   
   A:很多人认为美欧观点相同,其实不然。例如,中国投资非洲,美国人很不高兴,认为侵害了美国的利益。但欧洲人意识到非洲人口暴增,只有发展起来,非洲人才不会进入欧洲。因此他们本应该支持中国帮助非洲发展,甚至和中国一起这样做,但他们碍于美国的淫威,不敢发声。
   
   Q:怎样看待中国官方将中美关系比作婚姻、夫妻?
   
   A:“夫妻说”或许是中国官方出于国家利益的权宜之计,类似于“韬光养晦”。
   
   观众提问
   
   Q:最近欧盟主席Tusk表态坚持伊核协议,这和美国立场相左,未来中美欧三角关系会怎样发展?
   
   A:重要的不是欧盟怎么说,而是他们怎么做。当下不仅是中美关系的关键时刻,也是美欧关系的关键时刻。
   
   Q:您刚才说了中美关系的3个C,您认为第四个C会是什么?Confrontation(冲突)还是、Cooporation(合作)?
   
   A:没有人知道下一阶段是什么,也许是基辛格说的Co-evolution(共同演进)。中国很幸运能有一个习近平这样强有力的领导人,但你们也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
   
   谢选骏指出:在这里大谈特谈中国的“西方形象”,其实不是西方人,而是新加坡外交官马凯硕;而且还是一个印度人。介绍西方人对中国的观感,为什么要找一个印度人呢?而且还是新加坡出来的印度人?这比请一个美国人来介绍日本人对中国人的看法,还要奇怪得多。
   
   这个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不仅不是西方人,而且还不是懂得西方的亚洲人,而是“史上最强悍的亚洲崛起代言人”,他的著作就叫做《反对西方》。
   马凯硕1948年出生在新加坡一个印度信德人后裔的贫穷家庭。一家六口人住在只有一个卧室的屋子里。父亲并不是马凯硕的骄傲,因为他13岁来到新加坡时是个孤儿,缺乏教养,还交了烟、酒、赌三友,经常钻到床下躲避粗鲁的债主。在马凯硕13岁时,床板终于救不了父亲,他被送进了监狱。
   出身不好,邻里也恶。马凯硕的左邻右舍是马来人和华人。贫穷导致马来人和华人的冲突。马凯硕亲眼目睹华人青年拿着破酒瓶打架,马来邻居满身是血。鲜血从伤口汩汩流出,成为马凯硕少年时代的鲜明记忆。
   好在,和许多贫穷而有天赋的亚洲少年一样,马凯硕有位好母亲。没有她,那个家庭就不可能度过早年的艰苦岁月。而战后的伟大时代,则让马凯硕演绎了一场麻雀变凤凰的真人秀。
   马凯硕6岁上学,享受政府为营养不良儿童设立的特殊营养计划。在政府的财政援助和奖学金资助下,通过选贤任能的选拔体制,马凯硕一步步摆脱了贫穷。18岁时,他当上每月能拿到150新币的纺织品推销员。
   
   但是,马凯硕这个新加坡出身的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现在中国到底怎么了?
(2018/05/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