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谢选骏文集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谢选骏: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我用这个词形容中国的“西方形象”》(2018-05-19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报道:
   
   2018年5月18日下午,中国研究院的会议室里来了资深学者,也来了普通学生,他们都为一个人而来——新加坡资深学者和外交官马凯硕。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这位有着33年外交工作经历的老外以“China and the West(Perception of China)”为主题,分享了他对国际关系的观察和思考,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主持了这场workshop。以本次工作坊为开端,中国研究院“思想季“正式开启。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钟晓雯亲历整场活动,为各位读者带来分享。
   
   工作坊一开始,马凯硕就给中国的“西方形象”定下了基调:Negative(负面)。
   
   要说负面形象产生的原因,美国是绕不开话题。马凯硕回顾了中美建交至今的交往历史,把美国对中国的态度总结为三个“C”:Common Interest(共同利益)、Complacency(自满)和Concern(担忧)。
   
   Common Interest(共同利益),是指冷战时期,中美为制衡苏联而建交。在共同利益的推动下,两国跨过意识形态的鸿沟走到一起。
   
   Complacency(自满),是指冷战结束后,由于中美实力悬殊,美国并不把中国放在眼里。当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选举时为了表现自己与老布什“亲中”的立场不同,没少说过头话。以至于2000年APEC现场,当中美领导人碰面时,大家都捏了一把汗。出人意料的是,克林顿对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惊人地友好,甚至拥抱了江主席。马凯硕说,“我亲眼所见。”
   
   Concern(担忧),则是近年来美国面对中国时的常态。这背后是中国的崛起令美国倍感威胁。而且这种担忧,正让中国的海外形象越来越负面。
   
   马凯硕分析,中国的负面形象是中美经济、政治、文化差异三个维度作用的结果。
   
   经济上,中国从美国不屑一顾的对手,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美国没料到的,也是它不愿意面对的。“说起来美国是个很自由的国家,你可以骂特朗普,但是没有一位政客敢说美国会成为‘第二’,这无疑是政治自杀。没有人敢说出这个‘truth’”马凯硕比出“砍头”的手势,现场一片笑声。
   
   他预言,美国将会在10年内步下“第一大经济体”的宝座。美国人嘴上不说,却无法回避这越来越明显的趋势。这种不安全感,会让中国形象越发负面。
   
   接着说“政治维度”。中国成为“老大”已经让美国难以接受,更糟糕的是,这个中国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当中国变得强大时,中美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将更加扎眼。马凯硕用了一个成语:“火上浇油”(Add fuel to fire)。
   
   最后是“文化维度”,过去200年里,称霸全球的一直是西方国家,他们视之为理所当然。而今天,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一个亚洲国家即将摘得“第一”的桂冠——此时,潜藏在西方人脑海中的“黄祸”一词缓缓浮现。这一因素,也导致了中国在西方的负面形象。
   
   综上所述,马凯硕总结,过去2、30年中国和美国打交道的方法,恐怕在未来的2、30年里都将不再管用了。这是中美关系非常艰难的时刻。
   
   精华版问答
   
   Q:中美未来有没有可能在气候问题、恐怖主义等议程上达成新的“Common Interest”?
   
   A:中国或许可以帮美国造基础设施,但这么做一定会在经济和文化维度上遇到巨大阻力。特朗普对气候问题不以为然,也不在意恐怖主义。中美关系没有简单粗暴的改善方法,除非美国换总统。
   
   Q:除了您说的三个维度,我觉得还有第四个维度作用于中美关系:网络安全。
   
   A:这是一个很好的一个角度。我很好奇美国在中国年轻人中是一个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印象。
   
   Q:在美版“知乎”Quora上有人提问:“中国知识精英怎么还不发起颜色革命?”有网友就给出了一张浦东天际线20年间前后对比图,大家秒懂。
   
   原图如此,年份疑有误,根据下图上海中心的施工情况看,应为2013年。
   
   Q:90年代曾有Asian Value(亚洲价值观)之争,您认为东西方价值观差异存在吗?存在普世价值吗?
   
   A:价值观差异真实存在。比如美国人认为选举程序是总统合法性的来源,而中国人认为领导人的政绩是政府合法性的来源,这背后就是价值观差异。
   
   Q:有欧洲学者将中国比作第二个苏联或是第二个德国,这是不是西方对中国怀有负面印象的原因之一?
   
   A:很多人认为美欧观点相同,其实不然。例如,中国投资非洲,美国人很不高兴,认为侵害了美国的利益。但欧洲人意识到非洲人口暴增,只有发展起来,非洲人才不会进入欧洲。因此他们本应该支持中国帮助非洲发展,甚至和中国一起这样做,但他们碍于美国的淫威,不敢发声。
   
   Q:怎样看待中国官方将中美关系比作婚姻、夫妻?
   
   A:“夫妻说”或许是中国官方出于国家利益的权宜之计,类似于“韬光养晦”。
   
   观众提问
   
   Q:最近欧盟主席Tusk表态坚持伊核协议,这和美国立场相左,未来中美欧三角关系会怎样发展?
   
   A:重要的不是欧盟怎么说,而是他们怎么做。当下不仅是中美关系的关键时刻,也是美欧关系的关键时刻。
   
   Q:您刚才说了中美关系的3个C,您认为第四个C会是什么?Confrontation(冲突)还是、Cooporation(合作)?
   
   A:没有人知道下一阶段是什么,也许是基辛格说的Co-evolution(共同演进)。中国很幸运能有一个习近平这样强有力的领导人,但你们也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
   
   谢选骏指出:在这里大谈特谈中国的“西方形象”,其实不是西方人,而是新加坡外交官马凯硕;而且还是一个印度人。介绍西方人对中国的观感,为什么要找一个印度人呢?而且还是新加坡出来的印度人?这比请一个美国人来介绍日本人对中国人的看法,还要奇怪得多。
   
   这个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不仅不是西方人,而且还不是懂得西方的亚洲人,而是“史上最强悍的亚洲崛起代言人”,他的著作就叫做《反对西方》。
   马凯硕1948年出生在新加坡一个印度信德人后裔的贫穷家庭。一家六口人住在只有一个卧室的屋子里。父亲并不是马凯硕的骄傲,因为他13岁来到新加坡时是个孤儿,缺乏教养,还交了烟、酒、赌三友,经常钻到床下躲避粗鲁的债主。在马凯硕13岁时,床板终于救不了父亲,他被送进了监狱。
   出身不好,邻里也恶。马凯硕的左邻右舍是马来人和华人。贫穷导致马来人和华人的冲突。马凯硕亲眼目睹华人青年拿着破酒瓶打架,马来邻居满身是血。鲜血从伤口汩汩流出,成为马凯硕少年时代的鲜明记忆。
   好在,和许多贫穷而有天赋的亚洲少年一样,马凯硕有位好母亲。没有她,那个家庭就不可能度过早年的艰苦岁月。而战后的伟大时代,则让马凯硕演绎了一场麻雀变凤凰的真人秀。
   马凯硕6岁上学,享受政府为营养不良儿童设立的特殊营养计划。在政府的财政援助和奖学金资助下,通过选贤任能的选拔体制,马凯硕一步步摆脱了贫穷。18岁时,他当上每月能拿到150新币的纺织品推销员。
   
   但是,马凯硕这个新加坡出身的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现在中国到底怎么了?
(2018/05/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