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孙丰文集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理”是用来解读或被解读的。所以老孙说“党”永远是“被国来治、被政来理”的对象,党不是用来“治国理政”的,“党”根本就不是主体,它哪来的霸占公器的资格?谁要拿党来治国理政从就有臥槽他祖宗的权利!直到把他捣成稀巴烂,捣成灰!
   
   此活有点混,可此话也是瓴在屋顶。再混的话还能比“我不管你用阴招邪招,只要你给我搞定,搞不定就提头来见”更混吗”?混话还能比“乱抓、滥捕,冤关、屈判,还能比酷刑、活摘、机关枪装甲入城扫射人群”更令人震惊与愤怒吗?可见包子是比赵高、薛怀义,张家兄弟,比贼天武氏更残酷万倍,是忍人!我只是因恨嚼嚼牙,心头之火并未消呀!


   
   现进入解析——.
   
   ⑴“党”只是“众理万理”里的一个普通的“理”,是用来反映知识、反映思想、反映对象的一个一般意义的理的载体,并不特殊,也不高贵。但是“国”却是全体国民存身立命,顶礼谟拜,不能分离,与生俱存的条件,因而“国”即政权的本身。而“党”只是后天形成的一个具体的意识,与其他意识一样平常,它有什么资格来治国,来理政?
   
   “国”直接表达的就是“国家”是“政治”,是“最高”,是“政权本身”,哪有比国还高的政治,比政权还“政权”的政权?真他妈鸟蛋一枚!
   
   “国家”是当然的唯一,最高,最高就是不许超越,就是至大无外。国家这个词揭示国的就是自身包含着“治”,是“治”的最高限度。不许有任何的超越。“国家”这个概念蕴含了“治理”,蕴含了“政治”,并且还蕴含权威的最高。自古至今,不论中外,谁见过哪一个国家在国家之上还有比国家更权威的权威?更政治的政治?如果国家之上还有更权威的权威,更政治的政治,那就只能有更权威更政治的别有的名称,不会有国家这个名。就因“国家”是最高权威和最大政治,才叫国家。国字的四边划定了的就是权威的范围,意味着它的不可逾越,它的至上至大,它的不准亵读的及其神圣,是人人所不能逃和人人必受其规范的公器。
   
   任何党来“治国理政”,都是对国民、对公器的玷污,是霸占,是强奸!
   
   “国”就是最高最大的治理,“国”无可取代,因而“国”就是“政”。
   
   ⑵什么是“治”?
   
   “治”就是用已心比人心,见贤以思齐。
   
   习包子的“治”却是以“已心”窥人心,见贤生妬,阴谋防之除之!
   
   “治”做为谓词,意思是:自然之物的人类只可能有私交私谊,不存在什么党内同志之交同志之谊。包子在青少年时最爱邓丽君的歌就是证明,证明了人类中只有私交与私谊。因包子与邓丽君都是自然人,有的就是自然情,邓丽君的自然人情就必打动所有自然人情的人,当时的包子尚未被党性完成清脑,意识里保留的还是人性人情。所以邓丽君的歌声必能使他动容。
   
   另:美驻京大使雷德于07年3月11日与尚未成为中共领袖的习近平的对话,习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他透露他对美国电影的品味。说“他特别喜爱好莱坞製作的二次世界大战电影,也期待美国继续拍这一类电影”。他说:“这类电影好莱坞拍得很好,场面都很浩大,而且感觉十分真实;在美国电影裡,正义通常都能得到伸张,显示美国人有明确的价值观,且能清楚区分善与恶”。他指出:“最近十分卖座的中国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就让他感到困惑”。这又证明了什么?证明人人都是自然人,包子也是自然人,只要他不经了特别意识形态的灌输与洗涤,所可能有的只能是自然的人情,决不会有党内同志的志情志谊。
   
   他说的这个“十分真实”和“正义通常都能得到伸张”;“美国人有明确的价值观,且能清楚区分善与恶”,是因他的身还未全被泡泡在共产这个恶江恶湖,心底还残存着人的正常意识,说的话还残留着着人性与人情,不自觉说出的话就是正常的人的私交与私谊。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有在特别警惕与防范的情况下,说的才只能是党话即假话、空话、套话。
   
   因为人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都还是人,人不能不是人!人所能有的当然只能是人性人情,所以人群是能形成出阶级,但并没有阶级情。一方面阶级不是固化不变,另方面处在一定阶级内的人所可能的还是正常的人性人情。阶级不会使人丧失人情与人味。试想若今天的包子还是厦门知府,他能说他现在的话吗?
   
   人话是不须特别警惕就能漏出来的,党话是出于对他人的墙外有耳的防范或警惕才能说出的。
   
   习与袁红冰做酒友期间的言行,展现的也是没形成政治防范心理的人的行为,虽然很不光彩。但光不光彩是个境界问题,不是个空、假、套的关系问题。
   
   可见——人类只有私交,私谊、不存在党内同志间的志交志谊!
   
   ⑶私交私谊出于人情,它也可能有虚情有假意,但那是出自人的真性情中的虚情与假意;它不改变人的固有性质;
   
   党内同志间的志交、志谊出于意志,意志只管着开门或关门,意志并不懂好歹与真假,党的本身便有真假、正邪、善恶,是知性应予分辨的。因意志只管着肯定与否定,在党内同志的交往上就一点友情也没有,有的只是对权势与利害的追随。比如包子与三胖翻脸是千年宿敌,说利用又成了血鲜凝成的“同志”,故老孙说“同志”一次完全是建立在功利上的,与人性无关。
   
   老孙提出:治国治什么?
   
   答曰:治人的真情与实意,用较高境界的私交私意去提高较低境界的私交私谊,用较高的境界去提升朴素的境界,也就是把经验的直观往理性上提升。从功利境界往道德境界提升,再从道德境界往天地境界提升。当然应伴以法治。
   
   同志间的关系完全是由功利机制出来的虚假关系不是友谊,不是真情,倒是对人类真性情的游离与破坏,人类中不存在同志关系,只存在人性关系。
(2018/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