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十三,最初的反思
   
   从文革初期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革命者,后来转而积极热情地投入革命,到头来又被批为“反革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得想想清楚,而林彪事件正促使我从深处去反思,这是我的心路历程中第一次重大转折。
   
   1969年4月中共召开“九大”,在观看有关纪录片时,有一个场景印象很深,至今还记得:毛泽东向参会者提了三个问题,问大家“同意不同意?”:一是,选林彪为党的唯一的副主席,“同意不同意?”,全体举手,毛泽东说了一句“有希望”;二是,选林彪作为唯一的接班人,“同意不同意?”,全体举手,毛泽东又说了一句“有希望”;三是,要写入党章,“同意不同意?”,全体举手,毛泽东又说了一句“有希望”,提了三个问题,说了三句“有希望”。毛的语气显得既亲切又严肃,就像导师在对学生们问话,也像父亲在对子女问话;毛的语气又十分沉着、坚定,似乎这是他早就预定的、唯一的、不可改变、不容反对的结果,一切都遂他所愿,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在当时的我看来,一个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这种方式来作出重大决定,表面看来显得不够隆重,甚至颇有戏剧性,但却又显得不同凡响,“份量很重”,实属罕见,也只有毛泽东才能这样做,足见他的伟大、英明。这一场景,让我感到,这是毛泽东出自内心深处的抒发,抒发他对林彪寄予重望并十分满意的心情。全国人民听毛泽东的话,把林彪当作崇拜的对象,当时盛行“早请示”和“晚汇报”,即把“小红书”高举过头,口中念念有词:“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敬祝林副主席身体永远健康”。
   
   可是,才过了两年,林彪这个毛的亲密战友变成了毛的死敌,而且死无埋葬之地,这是一个天大的变故,这是一个无法想象、无法解释的变故,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般的震撼人心!在我脑海里,一下子涌出了一大堆问号,引发出众多符合逻辑的推想。
   
   林彪出逃了,为什么出逃?必定是因为大祸即将临头、身家性命不保。那么,是谁要置他于死地?是谁有胆量和力量敢于置他于死地?似乎谁也没有这种胆量和力量,因为他是毛的亲密战友和钦定接班人,除了毛泽东。对,只有毛泽东才能让林彪大祸临头、性命不保。毛泽东为什么要置他于死地?因为林彪要抢班夺权。林彪为什么要抢班夺权?党章规定他是毛的接班人,他将稳稳当当地接掌最高权力,何必要抢班夺权?除非他的地位和权力面临威胁。这种威胁只要不是来自“毛及其身边的人”,林彪不会放在心上,只有这种威胁来自于“毛及其身边的人”,才会让林彪全力反击以求自保,当林彪觉察反击无望而且一张大网正在向他逼来,他料定大祸即将临头、身家性命不保,于是仓促出逃。这是当时自己听了有关文件传达后整理出来的问题和思路。我想,任何人都可以按照这个逻辑作出如上推想。该事件暴露了一个事实,即存在“毛及其身边的人”与“林及其身边的人”之间互相争夺权力的事实。至于,在“九大”这“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以后,他们二者之间如何产生对立?双方如何密谋策划?又经过了哪些博弈?除了出逃,林应该有多种选择,最后怎么会走到仓惶出逃这条路?这一切疑团在传达的中央文件中是无法得到真实回答的,但存在上述双方争夺权力的这个事实,确实是唯一的、最合理的推断。
   
   中央文件竭力解释说,毛早就看出林彪心怀不轨,那么“九大”期间毛袒露出对林彪怀着希望和满意的那个场景,是虚假的,是在演戏,他之所以看重林彪,是因为他利用林彪达到了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及一大批元老的目的,为了继续利用林彪来稳固其权力和地位,就上演了那场戏。但是毛心里一直对林彪怀着戒心,一旦发觉林彪有什么图谋不轨之嫌疑,立即采取行动将其扼杀在“摇篮”里。再看林彪,既然他早有不轨之念,那么,林彪提倡全国人民学习“毛泽东思想”,熟读“老三篇”,推出“小红书”(毛主席语录),提出学习“要立竿见影,活学活用”,要“狠斗私字一闪念”,要“灵魂深处闹革命”,宣扬“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以至让人确认他林彪是毛的最忠实的学生,是“毛泽东思想”最奋勇的捍卫者,是最懂毛思想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等等这一切,岂不也同样是虚假的!是在演戏!其真实目的,是谋图在帮毛泽东打倒一批身处高位的革命元老以后,能够博得更大的权力和地位。他心里其实很清楚,毛不过是在利用他,对毛也一直怀有戒心,一旦发觉毛指使身边的人采取行动以至对他有所威胁之时,除了反击以图自保没有别的选择。由此可见,什么革命、胜利、团结,都是虚假的,都是演戏,毛林之间的权斗却是真实的。这种权斗愈演愈烈,事关重大以至压倒一切,非得倾注全力,否则将被对方置于死地。可以想见,在他们的脑袋里,充满着如何利用对方又能遏制对方的谋略,在他们行动议程里,充满着如何密切监视对方行动、调动人马、择机攻击的策划,哪有心思去想什么共产主义理想,哪有工夫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以上这种推想,从另一角度更有说服力地肯定了:存在“毛及其身边的人”与“林及其身边的人”之间互相争夺权力的事实,可被称作为“两个司令部”的对决;由此,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文革初期的“两个司令部”的对决,岂不是同样性质的事实?——“毛及其身边的人”与“刘及其身边的人”之间互相争夺权力。
   
   有人说,毛刘、毛林之间的斗争,是思想、路线的斗争,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是当官做老爷的特权阶级要复辟资本主义与劳苦大众不吃二遍苦之间的斗争,这些说法也曾是我积极投入革命运动的所谓“理论依据”,可是发生林彪事件以后,我怀疑了。
   
   从1966年到1971年五年间,林彪作为毛的亲密战友共同打击资产阶级代理人,把资产阶级代理人统统挖出来并打倒,“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表明,文化大革命已经取得绝对胜利,思想、路线斗争已经结束,党内不再有走资派或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位置,哪里有什么新出现的思想、路线斗争?刘少奇早就推崇“毛泽东思想”,到头来却被整死,林彪更加推崇“毛泽东思想”,到头来如丧家之犬,摔死了,这跟无产阶级、资产阶级有什么关系?跟劳苦大众吃不吃二遍苦又有什么关系?如若要说是思想、路线斗争,那么,谁是谁非、谁正谁误,如何辨别?说毛泽东一贯正确,其他人都错了,所有革命元老几乎都错了,正确的只有毛泽东孤寡一人,可是,如若说,所有元老都没有错,只有毛泽东一个人错了,岂不更符合常态?更为合理?更令人信服?
   
   从1966年到1971年五年间,我和所有中国人一样,都在做着一件事——革命斗争。跟谁斗?跟资产阶级斗。可是事实呢?百姓斗官员、学生斗老师,子女斗父母,同学斗同学,同事斗同事,工人斗工人,农民斗农民,都说自己是无产阶级革命者,都自称是毛主席的好战士,这是阶级斗争?其中哪一方是资产阶级,哪一方是无产阶级?谁也无法证明自己属于无产阶级,谁也都在指责对方属于资产阶级,“阶级属性”在一场乱斗中变成了谁都可以用来黏贴的标签。马列主义声称“政治就是阶级斗争”,“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革命”,这种教条跟眼前的现实不符,这些教条只是为权斗服务的工具。领袖们在权斗,百姓们跟着乱斗,什么革命、理想,什么劳苦大众、为人民谋福利,等等这一切,不过是双方拉来助威的虎皮,是双方用来壮胆的兴奋剂。
   
   林彪事件让我产生不少怀疑,同时也看到真实的一面。一是,怀疑文化大革命,这不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伟大革命,只是一场领袖们之间的权斗,只是一场老百姓之间的乱斗,“政治就是阶级斗争”这一教条无法解释文革中的事实。二是,怀疑共产主义,那是永远无法实现的幻景,最最信仰共产主义的领袖们,原来是全心全意争权夺利的凡人,崇高理想只是他们装扮自己的华丽外衣,可以相信,假设人类发明出类似长生不老灵丹那样的种种物品,那么首先享用的就是那些领袖们,绝不会跟你“共产”!三是,怀疑世界上存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毛泽东、林彪那样的领袖们,曾自我标榜或被吹捧为身体力行这一宗旨的光辉典范,可事实证明,他们最最看重的是个人的权力及地位。谁也不会反对“为人民服务”,因为在现代社会中,人人都处在互相服务的环境里,这种现实反映到人脑中,就形成了这一共识。但是每个人也都为自己的欲望和利益着想,特别是对于那些自我标榜的政治家们,千万不可相信他们,要时时警惕他们为了私利而祸害大众。四是,怀疑所谓的“大公无私”,看清了那些宣传的虚假性,诸如,“无产阶级最最大公无私”,“共产党员是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大公无私是最最崇高的道德准则”等等。什么是公?什么是私?公与私该是何种关系,这些问题从此开始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多年后,还写出了几篇文章整理长期的思考。还有其它种种怀疑,不过当时并没有细想。
   
   可能有人会说,在他们看来——政治就是权斗——这是很容易明白的事情,为什么把政治或这样那样的革命看作是争权夺利竟有那么的困难?他们不曾受到长期封闭环境下的洗脑,所以不能理解。那个年代里,人们崇拜老一辈革命家、革命烈士、战斗英雄等等,因为他们大公无私,他们献身于解放劳苦大众的革命事业,凡是可以看到的文字、视听材料,都充满了对革命家和英雄们的歌颂,使你哪怕不是崇拜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人是“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一个纯粹的人”;哪怕你不太坚信但也会接受这种说法——在这世界上真的存在一些“全心全意为人民”的人,他们是正义和真理的化身;更有些人居然产生幻想,自以为就是这样的人……。在这类环境中,你不可能怀疑你所崇拜的人会出于个人目的而行事,你只知道那些革命领袖在为国家大事“日理万机”,并且“操碎了心”。真的,如今我完全能够理解,为什么在强制封闭洗脑的环境里,哪怕是有学识的人也会在政治上表现得那么幼稚无知。现在有些人写文章,总是指责中国人的素质低,这些作者在倾泄心中的愤怒之时,却忘记了深挖造成这些现象的根源。
   
   不过,后来我发觉“政治就是权斗”这种观点过于简单,只是从事实的表面去看待政治,如果深入观察思考这种“权斗的政治”与社会演变的历史之关系,以及与社会文明发展的历史之关系,那样就会体会到问题的复杂性,不过那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在当时,只是停留在“政治就是权斗”的认识,只是偶尔会发问,个人及其集团的争夺权力的斗争,怎么会形成整个社会的大动荡呢?那些政治家们又是如何能够动员全社会的热情和行动的呢?直到后来移居加拿大,来到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天地,阅读更广泛,想得更彻底,社会、国家是什么?什么是良好的社会、国家?政治是什么?政治权力是什么?人民是什么?人民跟政治、跟权斗有关系吗?真理是什么?……等等,想要为这些问题寻找合理的解释,成为一种动力,促使我去深入学习、思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