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肾盂肾炎 35]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肾盂肾炎 35

   陆文:肾盂肾炎 35
   
   到县城,打了个长途电话,向宝囡报喜,晚上做东道主,在湖山饭店办两桌庆功宴。局长政委来了,他俩夫人来了,女秘书和一位管档案的美女来了,后来又陆续来了徐局、刑警经侦两位队长,以及看守所所长和车辆管理部门的,随我们出征的另外十名警察刚好坐一桌,坐不下添了一桌,隔了片刻,来了三位,听说是督察部门的,一会儿又来了八九位,其中三个女的,衣装时新,像老师,又像富家妇女,再加一桌,前后共四桌,比较宽松。我对店老板说,要是再来人,不需通报,加桌就是。每人一包“散花”烟。小常小王看主桌没他俩的份,跟管理车辆的,与其他客人坐在了一起。
   
   我和赵所、徐局和局长、政委,及其夫人、秘书美女,以及看守所所长和两位队长坐一桌,共11人,坐内室雅座,墙上有文人字画,既有《醉翁亭记》蝇头小楷,还有“来的都是客,相逢开口笑”的泼墨,墙角有花架,铺了地毯。徐局在局长面前有些低调,局长政委矜持,他跟着不说话,场面只好由赵所主持。他逐个敬酒,代表海虞警方表示谢意,然后我代表红旗机械厂向在座各位敬酒。吃了半个钟头,气氛才活跃起来,当然多亏了秘书与美女,她俩逐个向领导敬酒,细声细气的,局长政委眉开眼笑,再加上看守所所长起哄,酒席才觥筹交错形成高潮。


   
   吃到中途,赵所带着我,跟徐局去另外三桌敬酒。三位时装女性看见徐局,都站起来打招呼,叫三猛子。三猛子急忙敬酒,与她们打成一片。我与赵所跟协助我们办案的车辆管理员热情了一番。赵所代表海虞警方,我代表红旗机械厂,隆重表达了谢意。管理员有点受宠若惊,连说不敢当。我偷偷给了名片,说从此你是我厂永远的贵宾。他又连说不敢当。
   
   酒席中间,赵所与我附耳,桌下亮了三只指头,我点点头,趁徐局上厕所跟了去。厕所无人,塞了徐局一信封,内有三千谢礼,说不成敬意,帮我谢谢有功之臣。徐局执意不收,说职内之事,理所应当,况且赵兄是战友,朋友,怎么不正之风刮到我们这儿来了。推让之际,听见脚步声,吃不消盛情,还是收下了,连说受之有愧,还说货车已停于公安局停车场,放心睡觉。
   
   夜九点,与客人一一道别,徐局跟我们回宾馆坐了一会,我想请他去卡拉OK,他说酒喝多了,免了。徐局走了,我想请赵所玩一玩,他说人地生疏,体力不行,算了。我说,要不要给你开个单间房,睡个安稳觉。他笑了,说,赵科都懂,真是好兄弟,算了,省几个钱,咱们哥俩聊。趁赵所高兴,塞了他跟徐局一样的信封,还说今后有些开销不方便来找我。赵所哈哈笑了,说,兄弟,像你这样拎得清的不多了。你不是赵科,是财神,赵公元帅。
   
   那夜,我和赵所谈得很欢畅,有相见恨晚之感。他给了我大哥大电话号码,说有事,有急事,直拨电话。还说我俩的老祖宗福气,黄袍加身做了皇帝,说财神也姓赵,权钱都在赵家手里,不富不贵也难。我说,看过一本闲书,说老祖宗通过非正常手段,夺了孤儿寡母的江山,一直深为内疚,毕竟周世宗柴荣没亏待他,有恩于他,提拔他为殿前都点检,所以不忘初心,给了柴家丹书铁券免死牌,即便谋反也不捉,嫖娼赌博更不捉。赵所听了说,不捉,警察干啥?吃啥?社会风气要败坏!
   
   一夜无事,晨醒。我到小常小王房间,偷偷塞了每人两百元辛苦费。两人连连推辞,说赵所知道不得了,要卷铺盖回原单位。我说,我不说你不说谁知道。两人客气了一阵,只得收下了。
   
   司机来宾馆,跟我们吃了早点,我关照货车先走一步,想叫小常或小王乘车随行。赵所说,没问题,该司机跟车辆所混得很熟。他叫小常抄了车牌,与司机的住址与身份证号码。并关照小王去寻店做锦旗,以红旗机械厂名义送当地警方。问我写什么吉言,我答:平安一方,战无不胜。赵所朝我翘大拇指,说,好!高!
   
   送锦旗时,局长政委跟我与一身警服的赵所合了影,他俩又叫徐局跟我与赵所小常小王合影,徐局起初犹豫忸怩,似乎不愿将功劳占为己有,最后还是经不起邀跟我们照了。小常小王是联防队员,没警服可穿,联防队制服又不成体统,像看门人,只得仍然穿便衣,参加此摄影话动。
   
   与徐局吃了辞别饭,离开河南某县已下午二点,徐局意犹未尽亲自送行,警车开道,开始还拉了几分钟警笛,行人车辆纷纷让道,十字口交警敬礼,直至邻县交界,才握手道别。临分手,我问徐局,华小四判几年?他答,像这种案件,有的一年,有的三年,有的关了半个月放人,没一定。主要怕关了,当事人家里没经济来源,怕出事。像华小四,有三个小孩,他女人哭天抢地,村长担心出问题,跟我说早点放了吧。还说,有一对母女输血染上了艾滋病,村人不敢来往,她俩也自愿隔离,华小四常把馍馍煎饼放在她俩的门口。
   
   这次出差花费11835元,向宝囡报了明细帐,并将多余的钱缴出。宝囡笑了,说,账一清二楚,你倒没学会揩油,拿着吧,算奖励,适当时候在赵所那儿再花些钱。我说,父亲是典当朝奉,他曾说过帐轧不平,东家要歇生意。
   
   宝囡想在食堂摆两桌庆功宴,我说算了,我脸上有光,供销科无光。宝囡还想说什么,听见敲门,止住了话头。原来是后勤张科有事相商,我打了个招呼,于是告辞。
   
   路过黄副厂长办公室,刚巧望窗外,一眼看见我,于是进去寒暄了几句,递了红中华。那女打字员没穿工作服,花枝招展,一本正经打字,朝我笑了一下,又低头打字。女打字员胸脯高耸,性感,黑皮,属于黑里俏,健康肤色,因此将牙齿衬托得分外洁白,一头长发也墨黑发亮。
   
   晚上全家吃夜饭,惠娣掌勺积极性高,小圆也笑容满面,说你走这几天,天天跟姐姐一起睡,不是睡东面一间,就是西面一间。姐姐还想拉我出门学搓麻将,我想叫她跟我学古筝。铢泉吃了饭,要紧进房做作业,我们三个吃酒,吃了一瓶,直吃到晚上八点才结束。
   
   我考虑今夜怎么睡。以前我从没为这种事纠结过,自从跟惠娣摆对成双应酬了晚宴,见小圆情绪低落,分外小心,不让她受到伤害。惠娣在厨房间洗碗关照我跟妹妹一起睡,说她在乎这个,假客气。对我说要找男朋友,只打雷不下雨。
   
   我故意晚睡,坐在太师椅上想翻小圆常看的《古诗十九首》,一眼看见她放在书桌上的墨迹:
   
   绿浓红褪春去后,
   烟雨织成愁!
   欲问高山流水、春归何处?
   流水无情,山无语……!
   唯有连绵潇潇雨。
   怨东风无力留春住……
   绿深红消香无主。
   无奈落英随柳絮!绕天涯?
   
   也不知诗,还是词,创作于今年五月初。一看是她的作品。小圆多愁善感,见月伤心,睹花流泪,此词不知无病呻吟,还是内心独白。借景寓情,有身世漂泊之感,怨四季变迁,东风无力留春住。
   
   隔了一会,我坐在躺椅上翻《宋词鉴赏》,看柳永《雨霖铃》,读苏轼《江城子》,并试图背诵。我发现我越来越在乎宝囡,此刻好像为了宝囡在读《宋词鉴赏》,这倒并非要增进什么爱情,而是发现她的重要性。她不单可以让你入党做官,还可以轻松给你财路。才几天功夫,八千就到手,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做漆匠能挣几个钱,捞回扣,又能有多少?我觉得以前在浪费精力,在虚度光阴。我只是在情场上有所建树,在金钱领域,连个门都没入。我问德德,在此领域有无潜力,他回答,不试,怎么知道哇。
   
   说明:此节“绿浓红褪”诗词,乃常熟女词人李琼所作,授权借用于此。
   
   江苏/陆文
   2018、5、20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8/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