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肾盂肾炎 30]
陆文文集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肾盂肾炎 30

   陆文:肾盂肾炎 30
   
   年底,百货公司包场,组织舞会,惠娣邀我和小圆一道参加,因不感兴趣,喜欢看杂七杂八的书和录像带,没跟着去。我关照小圆坐着看,不要上场,生怕累了,毕竟吃晚饭前散步近一小时。
   
   夜九点,两人才回状元坊。惠娣说,跳了三只曲子不跳了。我问为何?她说,一是双方彼此踩脚板,二是头上的五彩吊灯转个不停,头昏眼花,三是贼男人吃豆腐,胸口被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有意无意触了几记。说教我走四步,老是找机会搨便宜,有苦说不出,把他扔了走下场。没想到跳舞比挑河泥石水担难。我调笑,说,挑河泥石水担顶多脚底板被玻璃划伤,倒没人吃豆腐。


   
   小圆说,舞厅灯光暗,能见度至多两米,刚进去一片黑暗,分不清男女。空气太混浊,还有人放屁,吃了大蒜跳舞。早想离开,因姐姐单位组织活动,不好意思提前退场。
   
   过了年上班,大概过了元宵,宝囡打电话叫我去厂长办公室。原来小陈接到检举信。此信盖有公章,检举我收了劳保商店2800元回扣,是一个推销员向店主任交代的,不知何故。因为回扣不上帐,是从营销员工资收入里抽取的,神不知鬼不觉。我对宝囡说,我没索贿,回扣在正常范围内。现在营销竞争激烈,同行黑吃黑是常有的事。劳保商店用此方式断自己财路不可思议。混水摸鱼,伪造公章还不容易,我祖父是刻图章老手,在肥皂上也能刻。宝囡想想也对,说,你要自律,不要辜负对你的期望,出了事我没面子,大家知道你是我一手提拔,新调来的黄厂给我压力很大,我把此事压下,只当没发生。你去年叫厂里电工帮你拉电线,叫农民工木匠给你做房门,并记人工,以为我不知道,都给你擦了屁股。你找机会向小陈表示一下,他喜欢看书,给他买一套四大名著就可以。我说,我搞到一本禁书叫《肉蒲团》,薄薄的一百多页,黑市标价20元。你要看的话,我给你,不看错过。宝囡说,你不求上进,脑子乌七八糟,时间精力都用在瞎里(无用之处),我走了,看谁帮你遮风挡雨,像皮球,踢一踢,动一动,再这样,下次吃酒不叫你。
   
   我深深感到与宝囡相处吃力,不能感受她的所思所想,连投其所好也没这能力,文化层次比她低了至少两个档次,文学知识欠缺无系统,尽管还不能说绣花枕头一包草。就拿四大名著来说,只看了《水浒传》,其余三本看到中途都放下。《三国演义》《西游记》的故事都是通过连环画知道的。《红楼梦》则通过电影与电视连续剧,连《白蛇传》也只晓得大概,上次小圆说的《聊斋志异》,听都没听说过。说上京赶考住旅店的书生,如何被美女狐狸精骗了肉身,摄住魂魄。说得津津有味,仿佛她是狐狸精。遗憾的是,我不是那书生。那天酒后送宝囡回家,至永济桥她赖住不走,坐下来看月亮,说月亮多圆。我一点都没走进她的内心世界。月亮在我眼里不过是鸡蛋黄、圆大饼、电灯泡,顶多光映天地,普照万物。还没有宝囡那么重要,我觉得宝囡才是我的月亮,尽管她的脸庞没有月亮圆。宝囡对月亮的无端抒情,或者说情有独钟,可能渗杂了某种我不知道的人生感受。我记得她还没来由吟了四句:“天空一鸟过,妾始至于境。海上明月升,眼亮心澄澈”。也不知出处,还是集句,都不好意思问她,这四句诗亦不知有没有写错。宝囡还谈许文强冯程程,谈他俩的爱情如数家珍。说起《三笑》亦津津有味,那模样希望自己也碰到唐伯虎。有一次,她在酒桌上朗诵了“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绕口令,噜哩噜嗦的,也不知出处。大家拍手,有的说李清照菩萨蛮,有的说辛弃疾钗头风,搞得我云里雾里,也傻头傻脑跟着拍手。我认为可能这种差距,影响了跟她的情感交流。我在她面前有点自卑,缩手缩脚,也许不小心,两人私下里我的角色仍是一个太监,一个后勤科长。
   
   我跟宝囡的疏离,或者说隔阂,还有以下几种原因。会面都是公开场合,不是科室,就是中层干部会议上,再就是招待客户或关系户的酒桌上。我们一无幽会场所,宝囡既不敢在本地开房间,又不敢星期天跟我去姑苏鬼混,而她丈夫和女儿又常年盘据在家,我也不能带她去职工大楼,也不能带她去状元坊。去甸桥倒有钥匙,但想到小圆一往情深,以林黛玉自许,为我生死状,我可没有这个胆带她去,担心行好事时,她说不定闯进来。宝囡的眼神里曾泄露这种欲念,我无计可施,她的身份,我又不敢建议去隅山野合,或者在她里面会客室里胡乱吃一顿,尽管野合乱吃我有极佳的心理素质,只好做痴不癫。
   
   五一节,小圆娘叫女儿去北京玩,想带我一起去,我生怕惠娣假日孤单,叫她带姐姐去,我看家。惠娣很高兴,想带铢泉一道去,我没同意,一是考虑开学,孩子来不及回家,二是想让她俩在北京多玩几天。她们提前买了车票,在五一节前一天走了,我送到车站,忍不住送到姑苏,在火车站入口处与她俩一一拥抱告别。我先拥抱小圆,再拥抱惠娣,惠娣倒没计较。我把儿子安排典当朝奉处,以腾出时间地方跟宝囡盘桓。
   
   约定时间,宝囡下午五点半来到状元坊。我烧了四只菜,开了一瓶红葡萄酒,并学小圆,关了电灯,点了两支红蜡烛。环境氛围颇获宝囡欢心。我用录放机放了《小城故事》、《雪中莲》、《微风细雨》、《明月千里寄相思》,声音低低的,磁带翻来翻去,反复循环,宝囡眉开眼笑,似乎感觉后勤科长有了长进。
   
   我划时代的创意还没跟读者说,这可是我的长处,不,强项,酒后,我跟宝囡洗澡,一同挤在浴缸里洗鸳鸯浴。在浴缸里对坐,互相凝视,不解瘾还坐到她的背后上下其手,既像助浴搓背,又像伸出咸猪手。宝囡被我新鲜的举动震住了,她咭咭地笑,我吃准她有好多年没这么开心。期间,我还给宝囡剪了趾甲。脚板光滑柔软,由于从未赤脚下田,肤色格外白,右脚大脚趾也没有石水担留下的划口,从她的脚板可断定为她的成份不是地主便是富农。
   
   澡毕,赤裸着身子背着她走了三十九级台阶,让她躺在小圆花雕床上。宝囡身子不沉,身子滑腻腻的像鱼鳅。她两条肉臂勾住我的脖颈,还说猪八戒背媳妇。在床上,她伏在我身上,叫我不停地亲她的脸,尤其嘴唇,我才明白宝囡贪图的是浪漫情调、无限缠绵,并不仅止于肉体的疲劳。这次造爱,我觉得宝囡蛮投入,蛮主动,不像上次羞涩,犹如忍受色鬼的袭击。我放肆大胆的玩,也没说什么,我觉得凭小聪明,打开了宝囡情感的新天地,也觉得第一次在宝囡家玩,有点把她当作了孙二娘店里的人肉馒头。
   
   江苏/陆文
   2018、5、16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8/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