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高洪明
·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中美:愿景互不为敌,竞赛直到永远
·圆梦中国-为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
·人权高于主权从来是伪命题
·中国要积极主动地行使我钓鱼岛主权!
·爱国,理性与血性哪个更重要?
·关于中国民间保钓反日活动之我见
·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中国保卫钓鱼岛主权非诉诸武力不可
· 保卫钓鱼岛主权PK保卫十八大安全
·实录:中国最牛的导游之导游词
·藏人为何自焚?中央应检讨藏区政策
·美国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反腐问计专家不如实行民主宪政
·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让“字改变中国,信不信由你!
·中国访民状况见闻报告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
·中国政治反动派—我的原则立场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提几个要求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也把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 要求中国最高法院公审薄熙来案并旁听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拍拍砖灌灌水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中国不可对朝鲜核试验采取绥靖政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中央七常委敢于面对胡星斗的文章吗?
·中国最没文化的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
·合法不存,非法不在:为公民街头自由辩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提醒法国总统:访华不要见利忘义!
·五一随想:民生总是政治正确的关切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抗议逮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3公民!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二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中国新疆状况之我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四
·一张壹圆人民币纸币:法轮功宣传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五
·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
·莫管日本修宪,只管光复中国钓鱼岛
·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习总海洋新方针自相矛盾误国误民
·美国政界对中国人权状况判断不正确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六
·从8.15日本投降纪念日想到的
·高洪明朝阳出入境接待大厅“碰壁”记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七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八
·无法定自由,王功权公民公益行为无罪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十
·敦促中央先行个案道歉赔偿平反六四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十二
· 伟人曼德拉 南非民主制度成就了他!
·新疆暴恐分子是中华民族的公敌
·寻滋罪已成为警方迫害公民的法律凶器
·六四过后谈六四
·认同港人6.22公投和占领中环的声明
·暴恐事件频发是中共强暴治疆政策的结果
·新疆大美,风光可掬
·新疆大美,风光可掬
· 新疆一瞥:警察多与安检滥纪实
· 新疆诸多问题,新疆人怎么看?
·中秋随想:中国政治反对派人士的心态
·另类非法也万岁!
· 白公馆渣滓洞关押的都是共党叛徒!
· 中国爱国者标准:内争人权,外保主权
· 对港台目前焦点的看法
·平安日随想:人与神
· 要求中共香港地下党公开并依法活动
· 与其民国当归不如建设真正人民共和国
·网警真的无处不在 公民隐私荡然无存
·中共敢不敢学习国民党直选总书记?
· 言论自由与宗教信仰极端化都引发人祸
· 言论自由不应伤害世界穆斯林的感情
· 言论自由不应伤害世界穆斯林的感情
· 全人类的北极不能属于任何国家所有
· 取消军委主席特权置其人民监督之下
· 言论自由中国人要争取西方人莫任性
· 官媒承认对政治言行借口寻衅滋事打压
· 达赖奥巴马共赴早餐会 中国反应莫过敏
· 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不易 军事崛起更难
· 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不易 军事崛起更难
·有感春节晚会登陆时代广场与优酷特
· 关于军委主席向人大报告工作入宪建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耳闻大学生第一次大游行
   当年我家住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步行到天安门广场也不过20分钟左右,当时我并不知道北京高校大学生们对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逝世的评价和态度。
   1989年4月27日,我下班乘43路公交车由团结湖(那年我在公司招待所上班)回家,车到离建国门桥头不远处堵车了,大家不知是什么原因,听车上有人说是大学生在游行。公交车被堵了挺长时间,然后才开动,我坐车回了家。
   回家赶紧做饭吃饭,我打开了半导体收音机,收听了《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当时对华开播不久)》和《BBC电台》的广播,才大体知道了北京高校大学生游行的一些情况。

   目睹大学生第二次大游行
   5月4日,我下班回家又被堵在了建国门桥头不远处,司机让等不及的乘客下车,我也随着下了车。我来到建国门桥头上,亲眼看到了由西向东游行的大学生,他们人头攒动,标语横幅招展,口号震天;我向北望去,北二环路上,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游行大学生的背影。这个场面太震撼人心了,我被这个场面感染了。从5月4日起,我开始关注北京高校大学生的当前状况。
   5月6号我给赵紫阳总书记及中共中央写了一封信
   第二天晚上,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官方的一个讲话,我讨厌他们冠冕堂皇的讲话;于是次日,我赶写并寄出了一封给赵紫阳总书记及中共中央的信:内容有两个,一个要求中央与大学生真诚对话;一个要求邓小平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并退休。当然官方无人理睬我的要求。
   亲眼目睹大学生天安门广场绝食场面
   5月14日(星期日)上午,我由东交民巷去沙滩后街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姐姐家看望母亲,当时不知什么原因没有8路公交车,我就走着去了。当我走到南河沿时,不知什么原因,我想去天安门广场看看,于是我去了天安门广场。我看到了北京高校大学生的绝食场面:有气球悬挂的标语、有用白布条缠头的学生;而且我拿到了一张关于大学生绝食宣言的传单,宣言的内容我记不得了,反正是挺激动人心的。因为,外人无法靠近大学生绝食现场,所以我看了一会儿就去姐姐家看望母亲了。可惜的是这张传单我让姐姐看后,不知放哪儿弄丢了;但是,就从这一天开始,我就每天都去一趟天安门广场了。
   声援大学生绝食人民大游行
   从5月15日开始,关注大学生绝食的各界人士及市民越来越多了,大学生绝食现场围观的各界人士及市民也越来越多了,于是我从16日开始每天一趟到天安门广场中国历史博物馆西门高台阶上观看天安门广场和道路上络绎不绝、车水马龙来到天安门广场声援大学生绝食游行的各界人士及市民。那个场面可以说在中国是前所未有的,是感染人心的,是激励青年人行动的。
   从5月16日到20日,我每天都在中国历史博物馆西门的高台阶上站上四、五个小时,有时站得脚有点木;我是忙里偷闲上班时早走,或中午或下午站在中国历史博物馆西门的高台阶上观看声援大学生绝食的游行队伍。为了方便去天安门广场,我改骑自行车上下班了。我的自行车随便放在那里,从来没有丢失过,据说小偷们都罢偷了。
   我看到了:中共中央党政机关的游行队伍如外交部;中共中央事业单位的游行队伍如中央党校、人民日报社;北京厂矿单位的游行队伍如首钢、南口机车车辆厂;在京宗教界人士的游行队伍如和尚、道士;北京市大学生的游行队伍;北京市中专生、高中生、职高生的游行队伍;北京市小学高年级学生的游行队伍;北京市民的游行队伍;外省市大学生的游行队伍;总之,参加声援大学生绝食游行的人民,囊括各行各业各界的人士,覆盖男女老幼的市民;反正,参加声援大学生绝食游行的人民,是形形色色,林林总总、数不胜数的。
   我还看到了:乘坐卡车的人民警察的游行队伍;在天安门广场上空抛撒戒严令传单的军用直升机。
   几天之后,我听到了北京工自联的大喇叭广播,我也曾经去过位于天安门城楼西侧的北京工自联广播站那里,但我当时认为他们广播的内容太“激进”了,所以没有和他们取得联系。至于北京高自联,他们的指挥部在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我几次想去与他们联系,但都害怕广场人员太多可能发生踩踏事件,因此没能与北京高自联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这让人遗憾。
   泼墨毛泽东巨幅画像
   5月23日下班后,我带着女儿去天安门广场,一路上她举着小拳头学着来来往往零散不绝的游行队伍喊着口号,打倒DXP、打倒IP、打倒YSK、打倒高洪明。我对女儿说,你把爸爸打倒了,就没有人疼你了。
   在天安门广场,我看到了那张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的画像,不知被什么人泼了什么东西,弄得一块黑一条黑的,当时一台老吊车正在作业,它在把画像慢慢地从城楼上吊下来。我听说是几个外地人朝毛泽东画像泼了墨水,这几个人被大学生扭送公安局了。
   我的身心与大游行融为一体了
   第二天下了班,我把妻子和女儿送到她姥姥家去了,因为孩子9月1日上小学,好让她早些适用那边的环境,这样东交民巷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
   这以后连续几天我在东长安街上,看到了骑摩托车的“飞虎队”,他们的车队呼啸来回东西而过,甚是引人瞩目。我在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时,听一个狱友说,当年他就在北京市国安局工作,他知道当时有一些国安便衣就骑着摩托车混杂在“飞虎队”里。
   6月3日,我上班路上,看到由东单到建国门的大街上,甚至一直到大北窑的大街上,都能看到三五成群、零零散散掉队的士兵,他们一身军装,只是没穿军上衣和没戴军帽,他们由西向东一路撤退。我边骑车边和他们打听,他们说他们被拦截的人们冲散了。我到了团结湖班上点了个卯,就骑车直奔了天安门广场。
   在天安门广场长安街大马路上,看到有人站在军用卡车上在宣传,那人举着冲锋枪,指着卡车说,这是运送武器的车辆,这是准备镇压广场大学生和市民的,号召人们有所准备。
   我听了宣传,心情顿时紧张起来,真的害怕发生流血事件,但当时又不相信能够发生流血事件;因为,我坚信“人民军队是人民子弟兵,是不会用枪杆子对付人民的”。
   在天安门广场,我看到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制作并矗立的“自由女神像”,围观拍照的人很多;可惜,我那时没有照相机,至今遗憾没有留下自由女神像的熠熠风采。
   当时已过中午,我肚子饿了,就骑车往家走了。路过公安部门口时,看到有一群人围在那里,我挤过去看了一会儿,听了一会儿,才知道是北京工自联的人在召开记者招待会,有三两个外国记者在那里,才知道北京工自联的人被抓了,他们在向公安部要人。因为自己太饿了,于是我就骑车回家了。
   我饭后睡了一觉,又吃了点东西,下午6点多我来到东交民巷东口,向北溜达,我没有再去天安门广场,因为我嫌那里人太多太乱,我害怕发生踩踏事件。
   当我走到路西东单加油站时,看到有一长溜的士兵被市民拦截在那里,士兵没有戴军帽没有穿军上衣,都蹲在那里。有几个市民汗流浃背地向他们宣传人民子弟兵不打人民的道理,士兵们一声不吭地听着,一言不发地听着。当时,便道上市民很多,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我认真地有兴趣地听着。我听了很长时间,一阵儿感到疲惫发困,我就回家了。我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快10点了,我就一头躺下睡着了。
   突然,我被窗外传来的嘈杂声音吵醒了,我把头探出窗外看了看又听了听,知道是沿着东交民巷马路由西向东行进的游行队伍,这是司空见惯的情形,10来天了,天天如此。我又倒头大睡了,因为这些天,我太累太困了。
   我打算亲眼看看天安门广场
   6月4日早上7点左右,我被合住一个大单元房的同事兼邻居老W敲门叫醒了,我开了门出来,他对我说,我以为你昨晚去天安门广场了呢?那边开枪了,来坦克了,我还怕你出事呐!
   我说,谢谢您了,我昨天累坏了,晚上不到10点就睡着了,我真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老W说,没事就好!你别到处跑了,好好在家呆着吧!我鞥了一声,答应了。
   我埋怨自己太贪睡了,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我都不知道,立马我决定骑车去围着天安门广场转一圈看看,以弥补自己的过错。我赶紧干吃了个馒头,就骑车向天安门广场那边奔去。
   我骑车经过台基厂大街,一路冷冷清清,我来到长安大街时,我慢腾腾地骑着自行车,左右观望着,我看到两个年轻人斜背小军挎书包,在外贸部门口一辆大轿车旁边转悠,其中一个人用火柴点燃了打开的大轿车的油箱;砰地一声,大轿车油箱冒烟了,但并没有爆炸,这吓得我够呛,我赶紧骑车向西去了。
   当我骑车快到南池子时,那里通往天安门广场的马路已经被武装士兵封锁了,他们持枪坐在地上,任何人也不准通过。我只能远望着几处升起的浓烟,无奈地离开了。
   我只好骑车穿行南河沿大街了,我看到马路两边几个垃圾桶上各有几个子弹射穿的窟窿眼儿,有的窟窿眼儿在垃圾桶的中部;我看窟窿眼儿的密集程度,我认为那是冲锋枪扫射造成的。当时,四外无人,我下了车,走到垃圾桶旁用小拇指捅了捅那窟窿眼儿,那窟窿眼儿比小拇指粗多了。
   我穿过南河沿大街,走景山前街,我路过北长街,我想顺着北长街去南长街,看一下是否可以到天安门广场。当我一路独行骑车来到南长街时,把我吓呆了:那里通往天安门广场的道路不仅被武装士兵给封锁了,而且还有一辆炮筒朝外的坦克车。我看到这个阵势,赶紧掉头骑车走了。
   我一直骑车到西四,我不死心,我又骑车到了西单,我想看看从这里能不能到天安门广场。我看到:从西单路口到府右街,马路上的铁制隔离栅栏都被坦克碾压得七扭八歪;便道上一片狼藉,尽是摔碎的玻璃瓶子;马路上可以看到一片一片的痕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西单路口有几辆公交车被撞得东倒西歪;西单路口东北角有个标语宣传墙,下半部也有10几个弹洞,我下车用食指捅了捅,是够不到底的。
   我看到府右街一线通往天安门广场的道路完全被武装士兵给封锁了,他们持枪坐着脸朝外。这边愤怒的人群,向士兵们投掷什么东西,士兵也向这边投掷什么东西,有一个滚过来呲呲冒着烟,吓得我赶紧下车远远地躲着,后来才知道那是烟雾弹。我不知道人群与士兵是哪个引起了互相投掷东西。我还看到长安戏院门口有一具被烧焦的尸体,不知是何许人也?
   突然,士兵那边啪啪打了几阵子枪,吓得人们四散奔逃,我也扔了自行车,跑到马路南侧一棵大树下躲了起来。等枪声停了,我赶紧骑上自行车向西去了。
   我一直骑到军事博物馆那边,一路上我看到:有焚毁或撞毁的公交车,有焚毁或撞毁的军用卡车或军用吉普车;马路上的隔离栅栏全都歪七扭八躺在那里;木樨地桥上有一具焚烧的尸体,附近都有着火的痕迹;有人在捡子弹壳,有人在拆军车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