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陈寅恪的浅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寅恪的浅陋

   陈寅恪的浅陋

   一篇题为《盛世大师:皆欺世盗名当道》的小文提到,陈寅恪与鲁迅关系非同寻常,在日本同过窗。陈寅恪初次回国任蔡锷的秘书时,与鲁迅来往频繁。但陈寅恪再度出国后,与鲁迅再无联系,也无只言片语谈到鲁迅。原因何在?文章写道:

   “一直到晚年,鲁迅早已经去世了,陈寅恪才透露,因为鲁迅的名气越来越大,最后以‘民族魂’的大旗覆棺盖椁,继而成为‘先知先觉’和‘全知全觉’的一代圣人,他怕言及此事被国人误认为自己像鲁迅所说的那样成为‘谬托知己’的‘无聊之徒’。然后‘是非蜂起,既以自炫,又以卖钱,连死尸也成了他们沽名获利之具’。所以,晚年的陈寅恪对于与鲁迅先生曾经是同窗的经历从不提及,这也是陈寅恪孤高与自尊的证明。”

   不由得齿冷了一下,既冷作者,也冷陈寅恪。

   鲁迅不配为民族魂,不是什么“先知先觉和全知全觉的一代圣人”。恰恰相反,其思想错误多多。我在一本待出版的《中华历史精神》一书中指出其大错有四:

   一、“民族劣根性论”是对中华民族的诬蔑;二、“仁义道德吃人论”是对中道道德的诋毁;三、嘲孔斥儒是对中华文化和圣贤的攻击;四、“人肉筵席论”和“两个时代论”说是对中华历史的无知抹黑。

   还有一点,鲁迅说“汉字不灭,中国必亡”,也是极端错误的。恰恰相反,反孔反儒反汉字的恶潮喧嚣,才是亡中国、亡天下之声。凡是主张抛弃废除汉字、禁止汉字流通的学者,都是不学无术或学术混杂者。鲁迅钱玄同蔡元培刘半农瞿秋白陈独秀吴玉章之流,皆反儒反华之分子、无知无畏之妖人也。

   东海早就指出,鲁迅成为民族魂,吾民吾族必然失魂落魄。

   对于鲁迅的思想问题,当时各派学者看不到,可以原谅;陈寅恪号称一代宗师,又与鲁迅交往甚深,居然视而不见,置之不理,任凭鲁迅浪得虚名和误导国人误我中华,就不可原谅。

   陈寅恪对鲁迅从来不提及更不批判,如果是担心是非蜂起,被人误会为沽名获利,那是过于珍惜自己的羽毛而缺乏文化责任感、社会责任感的表现,貌似清高,恰是低俗;如果是因为不识鲁迅之错误,那是缺乏明辨功夫,不配为儒家,遑论一代宗师。

   东海曾为文《儒门杂家陈寅恪》,招致大量讥讽,有崇拜陈寅恪的故人私下里一再为之愤争,几乎因此绝交。看来东海对陈寅恪还是过誉了,即使是儒门杂家,学儒不精,学术不深,也自有一定见识。或许,陈寅恪不至于完全看不出鲁迅的问题,真认同鲁迅为民族魂。只是陈眼昏花,雾里看花看不明朗,看不出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既不屑于随波逐流赞誉鲁迅,也不认为有批判的必要性。故选择闭口不言。然终究难逃浅陋之谥。

   钱穆云:“救世界必中国,救中国必儒家。”至今振聋发聩。东海曰,欲救儒家,不能不严厉批判各种歪理邪说和反孔反儒思想,不能不深入揭露鲁迅们丧魂失魄丧家祸国的真面目。包括陈寅恪在内的民国诸贤见不及此,可哀也矣。2018-5-19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