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东海一枭(余樟法)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弘儒家之人道,立千年之人极
·天下无妖(组诗)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余东海

   《两种臭》有些东西现在臭了以后会越来越臭永远地臭那是内部腐烂的散发

   有些东西现在虽臭将来会越来越香暂时的臭那是外面傥来的脏水

   《自由》要浮你就浮要沉你就沉不下海你就在岸上呆着我只想给你一片海却不想主你沉浮

   要雨你就雨要风你就风不上天你就在地上杵着我只想给你一片天却不想对你多管

   《自题诗集》闻是闻不到的我的味藏得很深别说在千里外别说是普通人就算鼻子底下老猫仙犬也嗅不到什么

   要一个字一个字嚼烂了咽下去十年之后那妙味那奇香才会丝丝袅袅向血液散去从眼光发出

   《变易》元素换一种队列石墨就成了金刚

   枪炮掉一个方向喷火就变为飘香

   《净土》不在西方不在他方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就在阳光公寓在南宁在广西以及中国

   净土就在我一笑或者一念之间

   《导师》站着是一把梯向着他你想爬多高就可以爬多高直到天空之外

   躺下是一条路沿着他你想走多远就可以走多远直达时间之外

   《万物的尺度》没有镇过我的诗不是好诗没有醉过我的酒不是好酒没有欣赏过我的风景不是好风景

   没有迷过我的人不是美人没有见过我的人不是大人没有与我交过手的人不是大英雄

   《孤客》拈花之时面对一人如面对千万人

   拔刀之时面对千万人如一人也没有

   《循环》在鸡眼里我是野鹰在鹰眼里我是飞熊在熊眼里我是凶狼在狼眼里我是怒虎在虎眼里我是猛龙在龙眼里我是大鹏在鹏眼里我是天空在天眼里我是公鸡

   《无论被怎样》被美美涂上粉饰被深深装入锦盒被隆重供在高台被高高捧上云端无论被怎样粪土依然是粪土

   被厚厚涂上尘垢被悄悄投于暗角被重重踩向脚下被深深埋入地底无论被怎样明珠毕竟是明珠

   《居心》如果居心叵测不论居在哪里都会遭遇许多叵测被七犬吠逐被夜叉追赶

   如果居心不良不论居在哪里都会出现不良境相或豺狼虎豹或十殿阎罗

   如果居心险恶不论居在哪里都是居在监狱甚至地狱

   《犯规》我不愿跟你玩我会退出你不愿跟他玩请你退出

   你不愿跟他玩要把他赶走以便自家玩你就犯规了你会玩残自己最后成为笑柄

   以后你就是跪下邀请我也不会再与你一起玩

   《抵》在我手里以一抵百是小意思有时侯一人抵千人万人甚至十万百万也是应该的

   就象一元钱在公仆手里可以抵千元万元甚至十万百万一样

   任你雄兵百万怎抵东海十八骑

   《给我一刀》给我一刀还以一刀那是对你慈悲给我一刀还以一脚那是对你的友好

   给我一刀还以一笑那是对你的尊重给我一刀还以一默那是对你的开导

   给我一刀不见了我那是对你的轻渺

   《种子》无论冰山雪岭还是荒野沙漠甚至邪门僻地我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颗颗种子

   可能枯焦可能腐烂但只要能扎根生长就绝不会开恶之花结邪的果

   因为我留下的种子都是善的

   《东郭先生曰》不期望一点感激不需要任何回报甚至不愿让狼知道当它走投无路时谁将猎狗误导

   望只望狼啊当你获得安全后不要不要不要暴出狼牙把我当作佳肴

   《舍得》为了日出喷薄不能不舍弃月色朦胧为了果实丰硕不能不舍弃花朵娇艳为了大道通天不能不舍弃曲径通幽

   人生有时不能不舍弃一些好东西很好之前还有更好更好之上还有最好大弃大获多舍多得

   《嘲李白》玄宗老儿招招手值得仰天大笑么长安不值得一见韩荆州之流更不值得

   做蓬蒿人有什么不好一飞冲天在天上也不过一个老白脸而已

   只有那个老官僚不明也不狂的四明狂客少见多怪才会惊呼谪仙人

   《不变》不论脸怎么变色怎么变不论病怎么变尸怎么变不论兵怎么变政怎么变不论民怎么变国怎么变不论卦怎么变天怎么变

   不论水中央怎么变不论纽约华盛顿怎么变不论城头大王旗怎么变不论大千世界怎么变不论肉体怎么变

   我不变

   《认识》见过我脸的人只是见过一张脸尝过我拳脚的人只是尝过我的拳脚拥过我身子的人只是拥过一具肉体他们都不认识我

   读我诗文的人只是见识过我的才气陪我喝酒的人只是领教过我的豪情见我流泪流血的人只是见过我的泪血他们未必认识我

   认识我不容易就算我万语千言把千千结的心肝剖出来就算他们因我而死因我而活不能认识我的人照样不认识

   有的人认识我很容易见到我照片或听到我名字就认识了

   《任务》在石缝中栽花在焦阳下筑梦在沙漠里播绿在毫无诗意的地方诗意地栖居

   与我同居的人有福了与我同居南宁的人与我同居中国的人有福了

   《不要逼我翻脸》静则翻书动则翻山偶尔翻翻冤案生平兴趣如此而已

   不要让我翻不成书翻不成山翻不成小小冤案不要逼我翻脸

   我翻脸就预示有人翻车有人翻身预示着云水翻腾历史翻新

   我翻脸就是翻天

   余东海简介 原名余樟法,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男,属龙(1964年),原籍浙江丽水,陆续结集出版有新旧诗集十余册,书法集《绿城百花百鸟诗书集》(与陈政、王云高合作),学术著作有:《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东海丛书》(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等。电邮[email protected] qq:604391736

(2018/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