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射雕英雄传》]
东方安澜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射雕英雄传》

            《射雕英雄传》

   在我家的屋后,有一块集体的零散地,七七年我家和大伯家分家,拆了老屋搬到这块地上建了新房,却挡住了爷叔家的太阳,自此,爷叔家跟我家一直不和。东面的太阳升起来,我家要比爷叔家早两个小时照到太阳,等太阳落山,他家又只得忍受夕阳太阳的炙烤,这就是乡村宅基地的落身,落身不好,苦一生。

   爷叔有个娘,从小我就没见她精神过,从来都是病怏怏的,和我们小孩子特别不对路,看到有小孩在弄堂里疯窜,张嘴就骂,从来不顾谁家大人的面子。她摆着脸骂“小猢狲、小短寿,武辣痴”,她骂人,面相特别难看,反而,我们一点不怕她,而且,时不时还要在她面前做个鬼脸,故意引她骂,她看骂不动,就驱赶我们,我们就“呼啦”一哄而散。

   小孩子有个特点,谁对你好,他就不敢放肆,再调皮的小孩,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小孩子最吃情面。她跟我们不好,小孩子当然有小孩子的好恶,我们异口同声叫她老太婆,而且,提及老太婆时总要加重语气,恶形恶状。有时,当面惹她,叫她老太婆。其实,老太婆那时五十也不到,但她厌恶小孩,甚至会变着法儿欺负我们,小孩子吃不得亏,当然不卖她账,事情的起因就发生了。

   小队空仓库里摆了个电视机。大概我们小队人少积累多,全队一商量,七八年,买了个14吋的彩色电视机,日历牌的,还专门请木匠做了个电视机架子。我们小队一时风光无限,“中国女排”《血凝》《姿三四郎》《上海滩》,甚至有外公社的赶来看电视,一有风靡的电视,仓库场上像过节,人山人海。我们这群孩子,当然得地主之便,占尽了好位置。看着外人羡慕的脸色,听到外人羡慕的声音,个个洋洋自得。

   我们小队首开集体买电视机之先河,后来有条件的生产队,也陆续买了。特别是分田到户后,对于集体资产的处置,买个电视机是最实惠和方便大家的,买电视机基本上没有反对的,到《射雕》放映,基本各个小队都添置了电视机,这样,来我们小队看《射雕》的大大减少了,但是,我们小队靠近大队,大队里的社队办企业很多,遇到好电视,这些人都拥过来,电视间里水泄不通。

   放《神雕英雄传》的时候,我好像已经不小了。但电视的诱惑如何摆脱得了呢。我早早的排了队,占了最好的位置,这是我最“大意失荆州”的地方。所谓排队,就是拿凳子抢占好位置,以为排好了队,万事大吉了,撒丫子在天涯海角疯,等晚饭时回来一看,傻眼了,电视机被挪到了仓库场上,自己排的凳子还在仓库里,一下子,心儿拨儿拨儿凉,随即怒火中烧,想找个人拼命、想找个人算账。

   我不知该找谁算账,可是又不甘心被欺负,年少气盛,恨不得把天拆下来。你们叫我没位置,我叫你们看不成。我一个发狠,上去把电视机掐了。这下,惹了众怒,众情汹汹,我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有人交头接耳在打听谁家的孩子这么没教养。我当然不服,有人开,我掐;有人开,我掐;我冒众人之大不韪,一意孤行,于是,我成了众人口里的狗崽子。

   得罪天下人是很可怕的。

   面对一个小孩子脆弱的愤怒,绝大多数大人露出了狰狞的面相。从《射雕英雄传》起,培养了我得罪天下人的勇气。众人皆服我不服;众人皆毒我不毒。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豁出去了,当然不怕骂,我被几只手扯开了。我抵敌不过大手,就去摇毛竹竿上的天线,把电视机摇得花花绿绿,在众人的谩骂声中,我不甘屈服。僵持不下时,父亲不知从哪儿钻出来,铁青着脸,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把我拎起来,往家里拽。我想方设法脚抵地面,减弱父亲的力度,做着徒劳的反抗。我一路哭诉到家,父亲基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没有打我。只是失了面子的父亲脸色仍然不好看。

   俗话说:十人伙好,十人伙坏;我刚被拽到家里,就有人来劝,说我被算计了。小干家贼吃哑巴亏,本来天天排队好好的,老太婆非要怂恿别人搬场上。搬也就搬了,但偏偏把你家小干的凳子遗在那儿,别人的凳子都原模原样,独独你家的被吃瘪,难怪小干心里不平衡,要作天作地,捅马蜂窝。

   我本来就猜测老太婆捣鬼,但没看见无法指名道姓骂她,有人这么说,我心里才释惑,也更加憎恶老太婆。

   父亲了解了内情,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掮了把家里的木梯,带着我到仓库场上。父亲的做法有些夸张,像有意做给别人看的样子。大人当然不会学孩子气,幼稚到去犯众怒,但大人有大人的行事方式。父亲把梯子搁在墙上,这样,我和父亲站在梯子上看电视,看电视的人转过头来看我们。

   一对活宝。

   第一个喊投降的当然是我,站立一久,小脚吃不消。小人倒底脚劲小。父亲呵呵一笑,把我吊起来,掮在他肩上。父亲肩上,承受了我全部的重量。旁人看着,替我们父子俩吃力,这样不行,回家拿了两条结实的长凳,叠起来,两个大人,把我夹在中间。我脆弱的玻璃心感受到了一股亲切的暖流,破涕为笑。那天的《射雕英雄传》看的残缺不全,但黄药师接受郭靖的情节记忆犹新。

   回家以后,我再也没去过电视间。一方面是母亲严厉的管束;另外是无法排遣众人狰狞的面孔。但《射雕英雄传》仍然像魔咒一样吸引着我。不久,父亲瞒着母亲,冒着和母亲翻脸的危险,买回了全小队第一台电视机。不过是黑白的。在黑白电视机上,看完了《射雕英雄传》的最后几集。

   父亲万岁!

                           2018、5、20

(2018/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