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大队的小店]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队的小店

           大队的小店

   大队里有一爿小店,不知何年何月开设的,反正我记事起,大队部那一排平房的第一间已经是小店了。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想过问父亲,小店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一爿小店,全大队的都要来买买买,大概因为便利惯了,谁也没提起过小店的历史。

   我们小队,就靠在大队旁边,离小店很近,有时候母亲边烧菜边差我去拷酱油,我撅起屁股一阵烟就一个来回。从小,小店就是我的根据地。我从来不调皮捣乱,我在小店里玩,也从来没有被赶过。小店里三个售货员,他们轮替。同和老板是编外人员。不说每天毕到,也差不了多少。我在小店里,最稀罕的是同和老板的小收音机。红色的,一手掌大,搁在柜台上。小店里有一方高板凳,是方便拿顶格的黄纸什么的,同和老板就坐在板凳上,右脚对准煤油储罐一搁,这是他的招牌动作。我胆小,尽管无数次有机会触手可及,但我连摸也不敢摸一下。我生性懦弱,对高大上的东西有一种天然的恐惧。只能在边上静静的听。我听得很认真,从小收音机里,我第一次知道了单田芳、黄梅戏、大杨调、小杨调,觉得比家里的广播喇叭有趣多了。

   小收音机很吸引我。其实,小收音机杂音很大,但大家照样听的津津有味。同和老板偶尔还要来一碗黄汤,他是烫粉皮出身,衣角里总不缺豆制品下酒。神酒下肚,耳伴仙音,老头怡然自得。同和老板很少搭理别人,但也从没见他喝醉过。我生性喜静,不冲撞他,也就对他没有喜恶。在小店里,是纯粹的玩,因为很少兜里能掏出一两分的角子,买几个牛屎饼解馋,那是很奢侈的事。

   七七年,我家刚翻建了平房,父亲手头紧,拾点破货卖了,凑个一角钱,差我跑腿,买包九分的绿竹香烟,这样我能蹭个一分,我非常乐意。我最担心父亲有钱,这样,他可以自己去买一角四分的勇士牌而无需难为情,因为大家通行吃的勇士牌,而绿竹就拿不出手了。父亲看管小队里的养猪场,人来客往比较多,他又死要面子,一度怀揣两种烟,勇士牌请客,自己偷偷抽绿竹。

   父亲虽然没文化,但有乡下人的油嘴,俗话说的小噱头。我曾亲眼见他把某人骂哭了,又放噱头,把他引得哈哈大笑。他和小店里三个售货员都交好,这也是他买低档烟一定要叫我跑腿的原因。面子看不见,但很重要。因为和他们熟络,有一样事情,他们一定要差到父亲,那就是“出货”。说是出货,其实是到供销社进货。小店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盘一下店,过后便要去供销社进货。我至今也没搞清楚为什么把进货说成是出货。

   江南地区水网发达,来往必须要船。出货小队里记工分,是个好差事。又散心工分又高。这个时候,父亲总会带上我。出货一般是三吨的水泥船,难得用五吨的,除非货特别多。跟随水泥船去公社供销社一趟,那是比过年更开心的事情,而我每年都有几次机会,让同年们羡慕不已,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这个好差事后来被撬掉了。

   开近船,父亲一般找一个帮手就够了。早上出门,带好饭菜,我这个跟屁虫戴了个草帽坐在船舱里小板凳上。那时,父亲爷叔都还年轻,无聊的时候,逗我玩。在空船上,最简单的逗法,就是晃船。两个年轻力壮的大人,如果使尽全力,足以把水泥船晃倒个儿。每到这时,我从叽哇乱叫到哇哇大哭,大人们总是要把胆小的我弄哭了,才罢手。大人们哈哈大笑,看着仓皇的我,一脸委屈。我盼望能从父亲的脸上找到些救援,可父亲看起来笑得更开心,一点不可怜逗比的我。

   到了供销社码头,一般总有好几条船歇在那儿。大人去里边打交道,我就像凿开了脚链的囚徒,满大街乱逛。父亲宝贝我,总会给我个一角两角,使我玩的纵情和尽兴,父亲的溺爱,养成了我日后大手大脚的坏习惯,我不知应该感谢父亲呢还是责怪父亲!有一点可以肯定,爱是喜欢的延续,父爱没有尽头。难得上街的我,看什么都新鲜,一玩就玩晕了,往往忘记了吃午饭,父亲高兴的时候,也会有拆烂污的举动,带着我,爷俩下一趟馆子。说是下馆子,其实是工农兵饭店烧个汤,五角三分钱,爷俩盛碗饭。但下馆子对于初出茅庐的我来说,无疑于天堂般的享受。为了这顿饭,母亲回家看到饭盒里的剩饭,往往会大骂一顿,我在角落里,替父亲忿忿不平,当然,也替我自己忿忿不平。

   出到货的船,落舱沿快要吃水了,满载而归。这时的父亲,主橹,爷叔在父亲身前,吊梆。父亲掌握好船的方向和平稳度,爷叔吊梆加一把力。摇橹是要些本事的,满舱的船不能晃,还要防备机帆船卷起的大浪,如果河水灌进舱里,就有沉船的风险。当船驶离供销社码头,就是我的天下了。船上的牛屎饼、甜橄榄、话梅,吃到不要不要的。有一种吃叫随便吃;另一种吃叫放开吃。两吃相加,只恨苍天生了我个小肚皮。大人唯一的要求就是只能吃,不能拿。橄榄、话梅、瓜子都是散装的,拿上岸到店里,售货员理好大小不一的申报纸,兜一个个三角包。在船上,我第一次吃上了雪饼、杏仁酥饼,这些,是那个年月里高大上的副食品,说出来羞愧,有一次我吃的狼形籍状,小肚皮吃不下了,为了难得一吃的美味,不怕牺牲,竟然一边舀着河水,一边把杏仁酥往肚子里拌,直到晚上睡睡肚子发胀,难受的睡不着,只好起来在庭院里兜圈子。这些我人生的糗事,直到如今,还在岁月里留着余香。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过我们:没有糗事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

   三个售货员,和全大队的男女老幼都认识,有时免不了和客人吵架,但三个人中年龄最大的沈元宝脾气最好,从来没和谁红过脸。提起他,全大队都认。当出货船上岸,只要他在,总会到河滩上接船,仔细地安排好这样那样,妥当后揉揉我的头,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两三粒赤卵糖,年幼的我,最喜欢他。父母亲都交口称赞他人缘好。有一年开全大队社员大会,选举人民代表,全大队社员都在沈元宝名字下面举了手,看到这么多只手,所有人都认为老沈的人民代表是铁板钉钉的,后来说是九队的徐寿根当选了,因为沈元宝不是党员。

   后来,同和老板死后,我长大了,长大后的我,喜欢看闲书。钻在闲书堆里不能自拔。恰巧,钱建华也喜欢看闲书,而且,他的书来路野,《兴唐传》《隋唐演义》《三侠五义》《林强海峡》《乾隆秘史》,什么书他都能借到,这太太太合我的胃口了,羡慕的我小眼睛放光。我去小店里的次数比以前更勤了,勤的更进一层意思是,可能小建华借的书期也紧,来不及转手借给我,我就去磨,赖在小店里不走,有一次缠着他跟到他家里,这样多半能如我的意,把好书借过来。

   在我人生中还不识柴米油盐之时,钱建华开启了我读书的眼界,我要感谢他。钱建华是团员,三个人当中年纪最轻,脑子活,后来去镇上开了副食品批发,大发了。社会上鼓励个体经营以后,大队里的这爿小店盘给了张雪良,陆路畅通,再也用不着我们去出货了,进货渠道也多样化了,有的拖拉机送货上门,他自己只一辆大三轮车,省时省力。八五年春节,新年里无聊,我们转到小店屋后,发现三轮车没锁,我一个发狂,拿来就蹲。我人形小,蹲个大三轮,刚开始,只能在水泥场上兜圈子,摔了两跤之后,三轮车才慢慢听话了。年初二骑了一天,渐渐练出了手感。第二天,继续无聊,怀着欣喜之情想去巩固巩固,发现三轮车被锁在了电线杆上。

                           18、4、30                        于门卫室

(2018/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