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养兔]
东方安澜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养兔

             养 兔

   进入八十年代,农村里空气开始活跃,有一阵,时兴养兔。起风潮的原因据说是兔子浑身是宝,供销社敞开收购。农村人的脑子最简单,据谁说,没搞清楚;兔子的宝不宝,没搞清楚,也搞不清楚,或者也不想搞清楚;那是一个连妓女也纯洁的年代。当时人们只听见供销社收购,就好比吃了定心丸,有国家打包票,哪还有吃亏的道理。

   农村人还有个特点,就是眼红、或者说眼馋,看见这个养猪、那个捕鱼弄蟹搞个副业,自己也想,苦于没门路,养兔虽然偏门,但养畜生对农村人来说总归是轻车熟路,所以养兔是个不错的副业。

   最先开始的是父亲的朋友吴吉。吴吉小父亲七八岁,偷鸡摸狗赌钱喝酒,他们常轧在一块。属于臭味相投。吴吉嫌放家里臭,租了小队里废弃的仓库做养殖场,这样,隔三岔五,父亲总是出现在吴吉的养殖场。那时我已读初中,有客来访,娘就喊我去叫。吴吉的养殖场很有些规模,说是租,其实是霸占,农村人比的是嗓子粗。大门进去两排都是兔笼,上下三层,拐弯进去里间还有,看得出吴吉是下了血本的。仓库里臭气熏天,我能忍,跟屁虫妹妹只得留在外面草料场上。走进去,兔子们毫不在意一个陌生人的闯入,有的专心吃食,有的上窜下跳,有的半心半意,用无聊打发光阴。

   我学校里放学,经常能看见吴吉,也经常能从父亲嘴里听到吴吉,但父亲从没有说过吴吉养兔的收入,只讲些吴吉养兔的花边新闻。比如说吴吉一家子懒得烧饭,就吃干粮,饼干屑多到床上能出现小玉老鼠、比如说吴吉打牌赌钱赌荤了头忘了喂食、两顿并一顿喂;比如说吴吉冒着露水割兔子爱吃的馒头草;父母知道吴吉能干、但又粗枝大叶,觉得他步子迈的太大、不可取。但畏首畏尾的父亲心里也蠢蠢欲动。既担心养兔的前景,又怕摸人家的后腿。大概跟在吴吉后面套着了些经验,父亲也决心小打小闹试试。

   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看到父亲在剖竹竿,我问干啥,父亲赶开我,说小孩子家,大人的事不要瞎操心。我吃了大人的屁,就啥也不问了。不过父亲的心思我还是猜到了。父亲有个特点,心里搁不下事就会在嘴上唠叨,这是他化解情绪的一种方法。果然,隔了几天,在屋的东横头,一排兔笼并列在那儿。父亲的兔笼,做的很仔细,转角上钻了细孔,用铁丝绞死,仿佛千年不坏的样子。父亲虽然不要我操心,但割草的任务,还是落在我头上。

   虽然多了额外的任务,少了玩的时间,但和兔子打交道多了,我莫名喜欢上了这些活蹦乱跳的小东西,为了养好它们,我特意跑街上百货商店的书柜买了本《养兔》。因为养兔是风潮,接连几个人抢书,我买到的竟然是最后一本《养兔》。买书的时候,我似乎觉得自己是在扛一份责任,要替不识字、不懂科学方法的父亲把兔养好。一本书要二毛五,为此我吃了一个礼拜的咸菜汤。看了书,才知道养兔有很多学问,兔子食物的构成、喂食喂水、防疫方法,都有讲究。要定时清理兔笼,喷洒药水,我把书中的内容讲给父亲听,父亲看我买了书,又自大狂、当起小老师来,哈哈大笑,讥笑我说养几只兔子,又不是造原子弹,要什么书,“金刚撒屎大排场”。我没想到自己的认真换来如此结果,一下子泄了气。从此以后,我割草就三心二意,再也不关心兔子的死活了。

   父亲倒是没觉得对我的打击能怎么样,反正兔子按他的土办法养着,依然鲜蹦活跳。父亲对我不用心割草也不以为意,看看兔食不多,就自己去打。我和父亲就养兔上再没有交流。我只看到父亲不知什么时候买了一把医用的长嘴剪刀,说是剪兔毛用。后来,我还真见父亲为兔子剪过一次兔毛。不过剪的参差不齐,兔毛也不干净,有些还结了块,据说剪下来的兔毛是养兔最基本的收益。父亲的兔毛量倒是很多,有满满一大蛇皮袋。

   接下来,父亲用自己的老经验却对付不了出现的新情况,兔子得病了。往日活蹦乱跳的兔子变得惊扰不安,接着就是死乞白怜,父亲一看不对头,去找吴吉,吴吉过来看过,也拿不出办法。父亲一筹莫展,自嘲说是老革命碰到新问题。只好去找兽医,配了药,拈碎了和在水里喂兔子吃。父亲守在兔笼前二日二夜,精心伺候,无奈兔子还是奄奄一息,回天乏术,人困马乏的父亲一怒之下,把十几只兔子都摔死埋在了土里。

   自此,父亲不再作他想,不久,去了碧溪搬运站当搬运工,我也开始学木匠了。但空空荡荡的兔笼依然废弃在东横头,一家人看着这些已用不着的兔笼被日晒雨淋,一直没有处理掉。父亲不响,母亲不提,我也从来不问父亲为什么不把兔笼处理掉,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养兔唯一的成果那一整袋兔毛一直挂在房梁上,一挂挂了好几年,直到有一次,我得到了一个招工名额,需要体检,父亲才想起那袋兔毛,叫我卖了,希望能换个十块八块的体检费。我脑子里一直记着国家包票,这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占据了整个养兔的全过程,支撑了父亲对养兔的信念。我傻乎乎拿到收购站,一番鉴别、一过秤,收购员给了我五毛钱,看到到手的五毛钱,对照来时兴冲冲的劲头,我欲哭无泪,窘的恨不得有个地洞钻钻。收购员带点鄙视又带点嘲笑有带点怜悯地说,可以买两块雪糕。似乎五毛钱已经是便宜我的了。

   我真的去买了两块雪糕,雪糕真好吃,我一口气就吃完了。吃完雪糕以后我再也不作他想,安心做木匠,当时木匠人工是四块钱一天。

   不久之后,我家要造房,般抬箱柜,赫然发现箱柜底下垫着《养兔》,母亲打扫的时候把它连同其他垃圾一同倒在河滩边竹园里。傍晚,我上河滩经过竹园,看到书被风吹着一阵翻滚,我走过去捡起来,举过头顶,狠狠地把书甩在了吴家泾里。

   这个时候,吴吉也已跟我父亲,在碧溪搬运站当搬运工了。

   

                            18、4、13

(2018/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