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曾节明文集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睡觉免不了做梦,人做的梦大多会忘记,一般规律是:睡得越沉,忘得越干净。但四月三日到四月四日夜间,尽管我睡得很沉,做的梦却记得非常清晰。
   
    这是一个奇怪的梦。在一个阴间多云的天,好象是暮春时节,我来到一处掩映着茂密树木的古旧大院,院内有三幢平行的条子木楼,中国传统式样,色彩淡雅,楼顶是中国传统式的灰黑色烧瓦;院墙有铁丝网,院门及拐角处,都有戴着德式钢盔的哨兵,还有几个穿着蓝黑色中山装的人在溜达。院门口的内侧,停着三部黑色的“蚂拐车”(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老式轿车),和一部美式吉普车。
   
    一楼的客厅里,我猛然看见戴笠招呼七八个人入席吃饭,一张古檀色的大圆桌摆了一些饭菜,中间还有一个热气腾腾的火锅,但并不奢华。戴笠中等身材,精干偏瘦,他头戴德式的圆柱形军布帽,帽沿上有一个国民党党徽,身着笔挺的棕色德式军制服,腰上配着一把中正剑,肩上披着黑斗篷,看起来威风凛凛。他把斗篷挂在一根大堂的柱子上,坐下来招呼众人吃饭。
    我仔细看时,居然发现戴笠长得很有点周恩来的味道,两道眉毛很浓,两片薄嘴隐含着冷酷无情,只不过周恩来双眼皮的眼睛更大,而戴笠的脸比较长,而且有点歪。
    和戴笠一起吃饭的人中,有一个美国军官,穿着橄榄绿的美军风衣;其他的人要么穿着棕色的德式军制服,要么穿着蓝黑色的中山装。
    戴笠与这些人谈笑风生,还歪着脑袋与那个美国人开起了玩笑,但奇怪的是我却听不见他们讲话的声音,尽管距离这么近。
   
   
    接下来我上到二楼,进入了戴笠的卧室,惊讶地发现,戴笠的卧室很简朴:一台可以睡两个人的木床,只有床板和褥子,没有席梦思,床头安放着老式电话机,床头柜上放着一把手枪和一瓶安眠药,墙上挂着孙中山和蒋介石的像,像的下方是两具有扶手的木沙发,靠床的墙上挂着戴笠和蝴蝶的结婚照,我总觉的身着白色婚纱的蝴蝶并不怎么漂亮,年龄也不小,戴笠怎么选择这么一个老牌影后做老婆?
    床的对面是一张办公桌,桌前有木质的圈手椅,办公桌紧挨着老式的大窗户,窗户外面是木制阳台,阳台的对面是另一幢条子木楼——原来戴笠的卧室所在的木楼,处于两幢条子楼之间,所以窗外没有视野。
    为什么要夹在中间住呢?这不是很可惜吗?我突然发觉阳台对面的窗户,被一整块木板钉死了,有人告诉我说:对面没有人住,把那窗户遮住是安全起见、、.
   
    我突然想到,我怎么会见到戴笠呢?他不是早就不在了吗?于是赶紧下楼去找戴笠,却怎么也找不到楼梯口,正找间,忽然响起了呯呯的枪声,惊觉时才知是梦一场,原来是妻子敲门催促我起床了,窗外的天阴间多云。
   
   
    这个梦很奇怪,因为我对戴笠并没有多少兴趣,当天白天和晚上也压根没有想到戴笠,看来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不准确的,应该是“日有所思,夜未必有所梦”才对。
   
   
    为什么会梦见戴笠?也许因为戴笠是一个不可替代的人物,据说,蒋介石逃到台湾时曾长叹:
    “若戴笠同志在,我们不会来这里。”
   
    或许,上天在注定国民党丢失大陆的同时,也注定了共产党克星戴笠生命的提前谢幕。1946年3月17日,国民党军统叛徒内奸马汉三安放在戴笠座机上的一颗定时炸弹,把戴笠终结于南京附近的戴山。
   
   
   
   
   
   
   
   曾节明 记于2018.4.5戊戌丙辰丁卯凌晨于春寒纽约州
(2018/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