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曾节明文集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1917年十一月,列宁一伙在俄国政变夺权后,厉行高度组织化的榨取法术——战时共产主义政策,经过三年烧杀血战,战胜了组织松散的、且不会对社会实施有组织榨取的白俄各路军队,终于建成了人类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极权恐怖政权。
   
   
    于是,在内战后的1920年,布尔什维克匪帮继续沿用“以余粮征制”的“胜利法宝”——以马克星重机枪强迫农民缴粮,城市实行配给制、、.结果却发现工农业生产不增反减,粮食产量尚不及沙俄在“一战”困境中的产量,农民纷纷逃亡,暴动四起。
    睹此困境,列疯子哀叹:“我們計劃用無產階級國家直接下命令的辦法,在一個小農國家裡按共產主義原則來調整生產和分配,事实說明我們錯了。”列宁说:“我们仍未进入社会主义社会”,暗示苏俄要补资本主义的课。
   
    于是由列疯子拍板,布尔什维克匪帮转而实行新经济政策,它包括:
    废除余粮收集政策,实施实物税。
    停止配给制度,允许商品买卖。
    放松了贸易限制,鼓励外资企业投资,将资金与技术引进俄国。
    停止以没收的方式进行资本主义改造,改以租借和租让的方式,在一定范围内允许个体私营经济的存在。
   
    列疯子还强调:“退一步是为了进两步。”即走资是权宜之计,实现共产主义的目标不变。
   
   
    由上可见:列疯子的“新经济政策”,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如出一辙,邓共的“改革开放”,根本不是中共所吹嘘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探索,而是拾列宁的牙慧;列疯子有关“新经济政策”的诡辩,就是八十年代中共“改开”理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源头。
    而且,新经济政策下的苏俄(联),官商勾结腐败现象也达到了俄国史上空前的惊人的程度,在1921年发生了贪污受贿大规模地蔓延的现象,虽经“反腐”运动,大规模的贪腐,仍在1926~1928年间大反弹,这与中共“改开”后的空前腐败景象如出一辙。
   
    可见,共产党极权+市场经济,就是空前的腐败。
   
   
    当然,自1992年开始的十年当中,中共的“改开”,也有超越列疯子“新经济政策”套路的地方,就是邓小平南巡的“不问姓资姓社”,而列疯子是要问姓资姓社的,列疯子明确地说,“新经济政策”是暂时的;而由于邓小平的南巡,中共从此不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了”,“改开”成了长期基本国策。
    太多的迹象表明:邓小平早就不信马列主义,共产党是怎样一种荒谬的东西,邓矬子也心知肚明,邓小平活着的时候,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色彩相对最为淡化,也表明:瞪小瓶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根本不感兴趣。这是邓小平走资,与列疯子走资的区别。也是“邓改开”与列宁新经济政策的区别。
   
    如果邓小平多活二十年,而且身体足够好,中共必然演变为一个类似于社会行动党的专制党,中共国是很有能演变成大号的新加坡的。
   
    但天命却让毛泽东的政治辅导员和毛文革的红卫兵“多年媳妇熬成婆”,自胡锦涛上台开始,共产党的意识形态重新回潮,习近平上台后,更提出“勿忘初心”——即不要忘记共产主义的初心,悍然以“供给侧改革”的名义消灭私企,大力扶持毛左,重搞个人崇拜复辟终身制、再次引发习主席语录、、.恍若隔世的毛泽东五十年代又来了。
   
    这一切,象极了苏俄的“新经济政策”时期,严酷的极权体制和意识形态洗脑,外加用以为法术和权宜之计的经济“改开”,习近平时期的“改革开放”,就象列宁死后,暂时由斯大林继续的苏俄“新经济政策”时期。
   
   
   
    实际上,不管是列宁的“新经济政策”,还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都是一种不稳定状态,它们之所以不稳定,是偏离了共产党的极权本性,市场经济是一种与共产党不配套的东西,所以不管是列宁的“新经济政策”,还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都无法长久:
   
    它要么象越南那样,随着共产党的真正“变修”(放弃极权专政党,向专制社会党演化),而融入国际市场,演化一个正常国家;
    要么象列宁的“新经济政策”那样,很快为斯大林的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所取代,当前习近平反融入国际市场的行为,就是终止邓小平“改开”的一大信号,对美的贸易战只是刚刚开始(习近平需要一场新的仇美反西方思潮)。
   
    中国大陆社会全面收紧、国民遭二次充公的序幕开启了,张春桥三十七年前关于中国人将“吃二茬苦,受二茬罪”的预言,正在应验!
    由“709”大抓捕开始,由于邓江时代“改开”积累的公民社会空间,已基本被消灭,自下而上改变专制在中国已基本不可能。
   
    要改变中国,需要一种意外的力量。
   
   
   
   
   
   曾节明 2018.4.10戊戌丙辰壬申春暖晚于纽约州
(2018/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