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谢选骏文集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谢选骏: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我也熬过辅导员的折磨,但我没有自杀,而是把它化为继续前进的动力。
   
   《在美失联北大女生唐晓琳已确认离世》(2017年10月11日 转载侨报等综合)报道:


   
   “来自中国的研究生唐晓琳已离开人世”,犹他大学物理与天文学系所有学生10日均收到了含有该内容的邮件。当日,犹他大学(Utah University)的物理与天文学系主任Benjamin C。 Bromley教授给系里所有学生发去了一封邮件,邮件中表示,系里来自中国的研究生唐晓琳已离开人世。当天,犹他大学校方并向《侨报》记者证实了这一不幸消息。该邮件对唐晓琳的去世表示极大悲痛,并说她将会被所认识的人们深深怀念,并且提供了心理辅导的信息。但邮件并未提及唐晓琳的具体死亡原因,以及何时何处发现遗体。
   
   以上消息最初是由一位与唐晓琳同系的中国留学生提供给《侨报》记者。在此之前,她曾在知乎上表示“两三天前三藩市警方找到了一具尸体,大约是xiaolin的,大约她真的从金门大桥跳了下去。”10日上午,《侨报》记者致电该系主任办公室,办公室人员证实邮件的确实是由他们发出的,并称犹他大学警方从旧金山警方获得消息,唐已经死亡。同日,犹他大学新闻发言人珀斯(Annalisa Purser)向《侨报》证实,唐晓琳被警方证实已死亡。珀斯表示,唐晓琳的离去令学校师生深感悲痛。她说:“晓琳是我校重要的一员,她将被那些曾和她一起学习、工作的同学、朋友深深怀念。”《侨报》记者同时联系了旧金山警察局,了解唐晓琳失踪案的最新情况,不过目前尚未收到回复。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表示,唐失联后,领馆同其家人保持着密切联系,愿意为其提供必要的协助。
   
   四天前,据唐晓琳的朋友在微博上透露,失联已8天的唐晓琳留下的最后踪迹是,10月1日,去往了金门大桥南侧的迎宾中心。那里是她曾在给朋友的留言中说要去结束生命的地方。记者在Uber的司机论坛上,同样找到了该寻人信息,但发表时间比微博上的信息更早。
   
   当地时间10月4日下午12点31分,来自波士顿、一位自称是唐晓琳朋友的网友用英文写道:当天唐晓琳花了大约5美元,乘坐了一辆uber到达迎宾中心。他还在寻人启事中提及“唐晓琳处于忧郁症中,可能会伤害自己。”“提供任何线索都会给予很高的奖赏。”15分钟后,这位网友更新状态称“我们在警察局,但是需要时间来通过法律程序。”晚上九点再次更新称:“警方已接管该案,谢谢大家的帮助。”记者同时注意到,曾在脸书上登出寻找唐晓琳状态的几位网友,都删去了该信息。
   
   “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多好的一个人,”在得知唐晓琳的死讯后,一位自称是唐晓琳的高中同学的网友对《侨报》记者这样说道。她表示,高中时代的唐晓琳在班级里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很安静,但“大家对她印象都很好。”就此《侨报》记者向唐晓琳曾经就读的龙口市第一中学了解消息,但校方表示,唐晓琳的高中班主任目前不在学校。
   
   读博第七年压力大——从已知的唐晓琳的经历来看,她度过了非常漫长的读书生涯。根据寻人启事中的信息,2004年她进入北大就读空间物理专业,2008年本科毕业后去往美国读研究生,至今已是第9个年头。从时间上推算,这是她攻读博士学位的第7年,但仍未毕业。此前,据中国媒体报导,犹他大学媒体发言人安娜·丽萨表示,唐晓琳就读于该校的物理与天文学系。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犹他大学的物理与天文学系每年招收将近20名研究生,同时提供有学费减免政策。但录取条件十分苛刻。
   
   在知乎上,有网友从她的一张与人合照的照片背景里看到了“试管和移液枪”,这两样均与生物专业有关。随后该网友在一个科研社交网络服务网站“researchgate”上查询到,唐晓琳“在犹他大学的生物物理专业读phd,做的方向还是难度相当高的病毒RNA(项目)。”这位网友的言论引发了很多博士生,尤其是科研工作者的共鸣。与外界想象中的光鲜亮丽、前途似锦不同,他们往往要面对的是导师不让毕业、实验反复失败、花大量精力时间研究的项目“永远不会出来成绩”。
   
   即使毕业了可能也面临着压根找不到合适工作的尴尬局面。“如果生物PhD能够有一个合理的退出/止损机制,或许这样的悲剧就可以避免发生了。”一位网友这样评论道。
   
   一位自称是唐晓琳师妹、同在美国读书的匿名网友表示,唐晓琳“有时候要半夜去实验室守着实验,特别辛苦”,“记得有次和她吃饭,吃完了都晚上10点了,她还要回实验室看结果。”同时这位网友还表示唐晓琳在读博过程中曾换过导师,“之前导师据说对她和另外一个中国女生不是特别好。”
   
   作为旧金山的地标,金门桥一直被誉为近代桥梁工程的奇迹。但它也被称为“自杀圣地”,自开放近80年来,有1500人从桥上跳下,但据当地人介绍,目前防自杀网已建好。
   
   谢选骏指出:不准毕业毋宁自杀。我也熬过辅导员的折磨,但我没有自杀,而是把它化为继续前进的动力。我的辅导员是北大毕业的,他原先是个志愿军的宣传员,复原以后报送进入北京大学本科。他没有硕士文凭,却要辅导硕士课程,可以想象那个场景。他对我说:“我发表第一篇论文修改了八遍。”我回来就跟友人说:“完了,他肯定要我把毕业论文修改十遍。”后来果真如此。我的朋友真够意思,他说:“没事的,你修改完了我帮你誊写。”这个十遍里面,有两遍我一字未改,只是另外请人重抄了一遍,那辅导员竟然说:“不错,有所提高。”去他妈的,提高了什么?提高了我十遍抄写的厚度吗?这就是我所发现的人类动物学所要研究的课题吗。
   
   那么,北京大学现在如何呢?
   
   《被性侵者不止一人 北大禽兽门持续发酵》(2018-04-08 端木珊)报道:
   
     前北大教授沈阳22年前多次性侵女学生高岩,致其自杀一事持续发酵。爆料者李悠悠表示,受害者不止高岩一人。
   
     高岩不是唯一受害人
   
     4月5日,居于加拿大的北京大学硕士生李悠悠在豆瓣发文,实名举报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沈阳在22年前性侵北京大学中文系女学生高岩,并污蔑其有精神病,致其死亡的事件。
   
     4月7日,李悠悠在接受《现代快报》采访时透露,“高岩不是沈阳第一个性侵受害人,也不是最后一个。”近期,李悠悠等人已经直接或间接联系到了多位受害者,有北大的,也有南大的。“我们已经明确的知道,这些女生有些也给我们讲述了他们被沈阳性侵的真实过程,我们也是感到非常惊讶和愤怒。”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受害者姓名,但在适当时候,其他受害人会站出来。
   
     高岩的一名师弟、北大九六级中文系的校友也对《南方周末》表示,目前已联系到几位受害者,但还不便透露姓名。“还在做疏导工作,一旦她们愿意站出来,会联系媒体。”
   
     高母掩面痛哭:“20年了,没有人听我们说”
   
     4月7日下午,多家陆媒就沈阳性侵高岩一事,对高岩的母亲周树铭进行采访。
   
     据高母透露,高岩生前,沈阳曾在一天下午去高岩家中,高岩的父亲回家时,正巧发现沈阳在自己家,但未与沈阳谈清楚因为何事造访。从那以后,高岩的精神状态更加不好了。
   
     高岩去世后,周树铭曾到北京大学,“要进去找沈阳和他谈谈”,但未能如愿。“三个保安像看犯人一样看着我,不让我进去。”
   
     “20年了,没有人听我们说,我们也不知道向谁说。”提起当年到北京大学讨要说法的往事,周树铭双手捂面,哽咽不已,“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我一直在小院站着,中文系没有一个人出来问过一声。”
   
     对于北京大学对沈阳作出的“记大过处分”,周树铭表示,“不合适,给得太轻了。”她并针对“高岩家属并未对给沈阳的处分提出异议”的说法回应说,20年中,没有人代表北京大学正式告知她这一处理结果,更没有人征求过她的意见。“没人告诉我,只有孩子们告诉我。”
   
     在受访时,周树铭发表对媒体的一封公开信表示,要“揭发迫害高岩致死的沈阳是如何使用手腕欺骗和侮辱高岩的。如果说高岩的死与沈阳无关,那请问北京大学于1998年7月为什么要给沈阳行政处分呢?!”
   
     周树铭希望“给我闺女一个清白”,并保留追究沈阳诽谤、损害高岩名誉权的权利。
   
     三高校发声明撇清关系
   
     在沈阳性侵事件曝光后,连日来,与之相关的三所高校相继发声明,撇清关系。
   
     4月7日,南京大学文学院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南京大学文学院关于北大校友网上发文的声明》,建议沈阳辞去南京大学文学院的教职,停止沈阳从事南京大学文学院的教书育人工作。声明还表示,北京大学的处分已经证实沈阳的师德师风存在过问题,任何处分都不能代表事实的消亡。
   
     声明并提及,去年2月,沈阳向南京大学和文学院提出调往上海师范大学,后又向文学院说明因对方原因未能调动。目前,沈阳的人事关系仍在南京大学文学院。但据上海师范大学官方网站的介绍,沈阳“现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上海师范大学光启讲席教授,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传学院教授。”个中原因,南京大学文学院并不知情。
   
     随后,上海师范大学也发声明称,从今日起终止2017年7月与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签订的校外兼职教师聘任协议。
   
     4月8日上午,北大就此事举行专题会议,并公开了1998年对沈阳的处分文件。在北大公开的处分决定书中,沈阳虽承认曾与高岩搂抱、亲吻,但将责任归咎于高岩,称是高岩要求沈阳“表态和她建立恋爱关系”,沈阳无意但说“那你就算我的女朋友吧”。沈阳在高岩去世后,还解释称当时实出无奈,因为他感到高岩的“精神状态有问题”。
(2018/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