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谢选骏文集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谢选骏: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默克尔有“恐俄症"?原来与她幼时自行车被偷有关》(2018年4月13日 转载海外网)报道: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政坛素有“铁娘子”之称,她虽然出生在东德且俄语流利,却很少甚至不愿使用这门语言。默克尔的“恐俄症”从何而来?其中的缘由还要追溯到这位德国“铁娘子”小时候一次自行车被偷的惨痛记忆。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曾在克格勃工作的俄罗斯铁路公司前总经理弗拉基米尔·亚库宁,近日在一本回忆录中为默克尔的“恐俄症”进行了一种非常规的解释。他表示,默克尔出生在东德,讲得一口流利的俄语,但她与俄罗斯方面进行会谈一般都会通过译员交流,而不愿意使用俄语。亚库宁怀疑这位德国总理是患有某种“恐俄症”,而最终,默克尔本人向他揭晓了答案。
   
   亚库宁称,他曾有幸在柏林与默克尔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并谈到了此事。“(默克尔)在接待室门口欢迎我,并开始跟我讲俄语。她说,‘亚库宁先生,您是对的,我真的很害怕说俄语。在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一名苏联士兵偷走了我的自行车。从那以后我就有了一种感觉,可以说是反感俄罗斯人。’”亚库宁在自己的书中引用默克尔的话写道。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亚库宁也是做出了迅速而又绅士的反应。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立即回答,‘默克尔女士,拐角处就有一家大型百货商店。我立刻就想到,如果这能够治愈您的创伤,我会跑到商店里去把所有的自行车都买下来。但是我不确信这样做能否奏效’。”
   
   虽然由于年幼时的糟糕经历导致默克尔对俄语以及俄罗斯人产生了反感,但她与俄总统普京的私交似乎还是不错的。普京曾表示“安格拉(默克尔)不时会送我几瓶德国产的拉德贝格啤酒”,而默克尔也证实有时候会从对方那里收到非常棒的俄罗斯熏鱼。此外,两人交流也没有语言障碍。普京曾在东德工作,学会了德语,而默克尔的俄语也十分流利。
   
   谢选骏指出:被偷一次自行车就会产生如此之大的心理障碍?这不大可能,尤其是对铁娘子这样的人而言。我在中国被偷过一辆三轮车,价值三个月工资;在日本被偷过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在美国被偷过一辆破旧的自行车——都没有产生类似的后果。苏联红军曾在德国强奸了两百多万妇女,导致德国彻底的亚洲化过程,可怜到变态程度的默克尔总理,是否也是一个苏联红军这个强奸部队的受害者呢,以致于她对自己可以流利运用的俄语产生了如此歇斯底里的恐惧和厌恶。要知道,这个事件不可能是童年时代发生的,否则,默克尔怎么会说流利的俄语呢?这个时间更可能是在她比较成熟的时候发生的,在她会说流利的俄语以后发生的!
(2018/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