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谢选骏文集
·7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4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5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8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2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谢选骏: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月光法案,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中国官员财产公示 实在是难上加难》( 2018-03-03 转载 神州观察)报道:


   
     中国已进入新时代,载人飞船早已遨游太空,然而,全国民众最期盼、被称为“阳光法案”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至今仍“难于上青天”;刚闭幕的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虽提出国家监察制度入宪建议,这一方面却又交白卷,不免令人失望,而新一届全国“两会”恐更难有突破。
   
     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内地早已推行多年,一九八七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已提出要建立领导干部财产申报制度。一九九五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去年“两办”又印发《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规定》和《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查核结果处理办法》。直到目前,各级官员每年都要填写家庭财产申报表格,交组织、纪检部门备案。
   
     问题是,官员申报全靠自律,如实填报者少之又少,以致形同虚设。没有一名贪官是财产申报而丑行曝光,原因就在于只申报不公示,缺乏透明度,缺乏社会监督。即使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依然是从上至下监督,根本难以保证官员不漏报,也难以保证监督的人不会包庇。
     事实上,公布官员个人财产,已被认为是反腐最有效的唯一举措,这些年社会各界一直呼吁不止,却始终没有进展。中共十八大后,当局宣扬制度反腐,强调让权力在阳光下运作,但在推动阳光法案问题上却一拖再拖。尤其讽刺的是,虽然有个别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曾公开提出,但历届全国两会上却无人响应,个个代表、委员“噤若寒蝉”。
     其实,阳光法案迟迟无法出台,并不令人意外,原因也是众所周知,因为官员们手中的财产一旦公布,数目惊人,社会影响极大,当局或担忧官员队伍不稳。但不管怎样,这一问题无可逃避,尤其是不少官员正加速向海外转移资产,推行阳光法案势在必行,拖愈久,积累问题愈严重,民怨也愈大。
     最可笑的是,一方面“财产公示路漫漫,官员羞于露家底”,另一方面因贪腐落台“被公示”的官员财产,天文数字却令人触目惊心,例如白恩培贪腐二亿四千馀万元,朱明国贪腐一亿四千多万元,周永康贪腐一亿二千多万元,金道铭受贿一亿二千多万元,万庆良受贿一亿一千多万元,而徐才厚、谷俊山家中搜出的现金、黄金珠宝等更令人咋舌。
     显然,当局既然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反腐败,就应当更有破釜沉舟的决心通过阳光法案,既然宣称反腐“宁可得罪官员,不可得罪十三亿人民”,就应有信心让全民监督官员;否则,反腐败无论力度有多大,都难走出愈反腐愈腐败的困境。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懂的是,从巩固集权,阳光法案断不可行,否则就会民心浮动了。但是,如果官员个个隐匿财产,连领导都不能掌握全局情况,那就将危及政权稳定了。
   
   月光法案,就是每个官员必须向最高领导报告家庭财产,便于领导掌握情况,否则,各级官员隐匿财产,一有风吹草动势必个个相机行事,各自逃窜的结果,必将瓦解政权。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才能构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附录
   
   阳光法案(sunshine law),又称“信息自由法”、“资讯公开”或“资讯自由”(freedom of information),是应用于促使政府机关的资讯向民众公开的一个通称,其基本假定是“在一个民主社会,人民有权利知道有关公共政策方面的决定究竟是如何达成的。阳光法案的基本出发点是“人民有知的权利”,但却有人批评此举可能妨碍了决策官员以秘密方式处理政务的作法。
   
   目前一般人所理解的阳光法案,具有较为广泛的意义,包括制定诸如政治献金法、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游说法、利益冲突回避法、资讯自由法、行政程序法等,目的在防止或减少政府机关及人员(包括民意机关代表)违法、滥权、自肥等行为的发生。
   
   
   各地的阳光法案
   
   瑞典
   
   瑞典在1766年制定信息自由法并写入瑞典宪法,是历史上首条的信息自由法。在瑞典信息自由法被称为Offentlighetsprincipen(公众使用原则),并一直有效至今。
   
   美国/信息自由法
   
   美国于1967年通过《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FOIA)是美国关于联邦政府信息公开化的行政法规。
   
   英国
   
   英国于2000年通过的《信息自由法》帮助从事调查性报道的记者希瑟·布鲁克(Heather Brooke)获得了英国议会议员们申报各项开支的信息,从而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辩论。调查结果最终导致议会下议院议长及其他一些议员辞职。
   
   中华民国(台湾)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政府资讯公开法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
   
   中华民国立法院于2005年12月6日制定了政府资讯公开法,同年12月28日公布生效;于1993年6月15日制定了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同年7月2日公布生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公开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2007年4月,国务院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订于2008年5月1日起生效。 为贯彻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2008年4月29日,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国办发[2008]3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施行过程中遇到诸多难题。
   
   “阳光法案”
   
   上世纪80年代,领导干部财产申报制度被首次提出。1994年,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曾将财产申报法正式列入立法规划,但未能实际进入立法程序。1995年4月2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
   
   2005年,在公务员法的制定过程中,对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予以规范的建议最终未被采纳。2005年4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上获得通过,并于2006年1月1日起实行,该法中重申了《公务员管理暂行条例》“严禁在经济实体中兼职或者兼职取酬”的规定。[2]2006年8月29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研究党员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关于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作为重要的党内法规颁布实施。
   
   近年来,呼唤“阳光”的话题持续发酵。典型一例,刊于《南方都市报》的一幅题为《脱吧,该你了》的漫画,在凯迪社区数日内点击过600万,“盖楼”之高让漫画作者也跌破眼镜。各大网站不得不将“呼唤阳光”现象作为重要舆情记载与描述,此民间情绪的强大“气场”,可令任何当家人为之动容。即使不乐意,也难免心惊。谁都不愿背上“不阳光”或“怕阳光”的名声,就是真不阳光、真怕阳光,也得拿出欢迎阳光的姿态。所以说,仅从舆论应对和积极姿态的角度,也需正面肯定还不够阳光的申报规定。2010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其中“第二十三条 本规定自发布之日起施行。1995年发布的《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2006年发布的《关于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同时废止。”
   
   2013年1月23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十八届二次会议公报指出,“认真执行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制度,并开展抽查核实工作”。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是众多现行纪律检查规定中的一项。现在,中纪委会议公报的这一规定,无疑是夯实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制度的建设性举措。在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困难重重的情况下,把已经存在的一项制度“由虚变实”,也不失为在反腐败工作方面的一项推进。
   
   按照《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每年3月31日之前,副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向组织申报收入、房产、配偶、子女移居国(境)外、从业、经商、投资情况等14项重大事项。也就是说,从4月起,涉及全国县处级以上干部的申报事项都已上报完毕,等待核查。南都记者近日从纪委系统获悉,中央纪委正在研究全国层面的抽查方案,由于意见尚未统一,目前“尚未有定论”。据透露,至少有3种抽查办法纳入中纪委考虑范围,一是选定一定的比例随机抽查。二是采用“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对拟提拔的干部进行抽查。第三种办法则是,当有线索检举某些干部或存在腐败行为时,对这批干部的申报内容进行核查。而在地方层面,南都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只有广州和上海出台了具体实施方案。今年3月,广州市纪委称,南沙区的领导干部重大事项申报工作将加大抽查核实力度,初步考虑按照15%的比例进行。随后的4月初,上海也规定试行开展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材料的抽查核实工作。
   
   香港
   
   香港现时没有立法规定公开政府资料。1995年3月,香港政府制定了一套公开资料守则,以公务员管理规章的形式,要求表列的政府部门设立公开资料主任,向市民提供政务资料。
   
   谢选骏指出:阳关法案既然不能兼容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就是极权主义,那么,试行月光法案也是一个补救措施。
(2018/04/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